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决战时刻,致命变故!

天域苍穹 第五百三十八章 决战时刻,致命变故!

    此役本意只在屠魔,结果两个人的女人居然这么极端的掐了起来。

    偏偏两人还啥都不能说,真正是令人无语外加更无语!

    尽管两人此际什么都说不出,但心中却又只得无尽的感动。

    自己的女人都为极做到这个份上了,还说什么,还能说什么?!

    相对点点头,叶笑与白沉同时举手:“此战平局!”

    随即,两个人冒着漫天的雷劫天罚,回归六芒星。

    以两人现在的功力修为实力,此世所谓的天道天罚,对于他们来说,虽然还不能说全无意义,至少已经处于完全可以承受得住的范围,并不需要再在意。

    又一次平局,南北双天的气运支柱,甚至比其他天地还要更低了一些。

    接下来,叶笑这边闻人楚楚出战,扳回一局;而白沉那边,熊二先生也来了一场首秀,以其实力,就算刻意隐藏实力,仍旧是碾压对手轻松获胜,扳回一局;这两局的胜利,也令叶红尘和东天大帝那边又再各输一局。

    至此,琉璃天帝那边悲催的发现,自己居然只是个看客?!

    两边四方固然打得烟尘滚滚,灿烂无比,可自己这边居然半点动静都没有……

    “这叫他么的什么事……”琉璃天帝暴跳如雷:“难道连天道也歧视我们妖族吗?!”

    金凤王的战死,令到琉璃天帝还有紫龙王备受打击,心情更是沉重。

    琉璃天帝陛下还想着用激烈的战斗,来宣泄一下心中的郁闷与悲愤;却万万没有想到,接连好几场都没有琉璃天这边什么事。

    所幸就算如何的落空也好,琉璃天一边终究还是要上阵的。

    接下来的接连两场都有琉璃天之人参战,先是对上叶笑一方的闻人楚楚,套路战,轻易落败这没什么好说的,然而紧接着再度遇上东天大帝一边的时候,却是拼了狠劲儿拿下了一场。

    要不然,可就直接垫底了。

    相比较于差点垫底的琉璃天,东天直接垫底,竟是一场都没有拿下来!

    至此,诸天所有参战人员差不多都已经参战了好几回。

    而各方天地的气运,本来应该是此消彼长,有多有少,有高有低,可先后三场平局下来,凭空降落许多气运,连命定的两个大赢家叶笑、白沉也没多少富裕。

    琉璃天与叶红尘一方,就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的气运红光。

    东天大帝那边更惨,比之琉璃天和叶红尘还要不如,就只剩个底了。

    而叶笑和白沉,南北双天,也不过七成多些而已。

    然而接下来,就要去到真正的极峰决战了,属于各天至高强者之间的交战了。

    五方天帝之战。即将正式拉开帷幕!

    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

    叶红尘与琉璃天帝,还有东天大帝,竟是同时宣布退出竞争。

    “我们的气运所欲无几,再上去相争,只得输打赢要,丢人现眼了。就算当真让我们赢了,增添的些许气数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与其如此,还不如直接认输,反正此战最终决出的乃是此世天命之人,索性就将我们剩余的气运当做一份奖励,归于此世天命所归之人,恰如其分,顺理成章!”

    对于这个论调,大家都是无话可说。

    然而如此一来,最高天帝之争不免直接演变成了南北双天的对决。

    宛如无数岁月之前的南北至尊决战!

    一战定此世天运!

    叶笑,白沉!

    这最后一战、亦是最终之战,将在这两人之间进行,穹顶夺剑、天命所归之主,也将在这两个人之中诞生!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叶笑率先纵身而出,当空而立,手中君主剑,闪闪发光,振声大喝一声:“白沉!来来来……与我一战!”

    白沉长身而立,一声长啸之余,朗声笑道:“叶笑,咱们终于到了今时今日的这个地步!我毕生最期待的便是这一战,且看天命谁属。”

    话音未落,便见白沉已是作势将起,欲待一掠而出。

    正式开启这场极峰最终战!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此刻的白沉,满眼满身满心皆是战意,只要他一出去,与叶笑交上手,必然是惊天之战爆发!

    只要想想刚才这俩人女人之间的战斗级数,便不难设想出他们之间的战斗激烈程度将去到何等程度,或许就只得当年的计策南北两大至尊的终极之战才堪比拟!

    甚至……甚至今日之战还要更甚当年的决战,为红尘修者战史再谱一页崭新传说!

    不意就在这一刻,极峰之战的前夕,惊现变生肘腋,意外蓦然发生!

    白公子作势欲出的身形突然僵直,原本满满自信,渴求一战的眼中转为不可置信的惊恐以及绝望之色!

    随即,白沉将一口淡金色鲜血,就这么毫无征兆地喷了出来,化作一天金色血雾。

    旋即,修长的身形再也支持不住,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往后倒下去,口中兀自发出来一声悲愤的怒吼:“叶笑!你卑鄙!”

    这一声怒吼,当真就好似同杜鹃啼血,山峡猿鸣。

    对面叶笑见状却是哈哈大笑:“白公子,你怎地还不出来,我欲与你一战,一证此世天命谁属!”

    委顿于地的白沉兀自大口大口的不停喷出鲜血,嘶声说道:“叶笑,我本以为你是个盖世英雄,万万没有想到,你的行事居然也如此的卑鄙无耻,我看错了你!”

    叶笑满脸尽是志得意满的笑容:“白兄,天下胜败本就该当无所不用其极。难道就只允许你诡计多端,就不能让我也算计一次么?叶笑何曾自诩过自己是好人,外界想当然的说法怎能作数,若是白兄当真相信了江湖传言,便是取死有道,与人何由?!哈哈哈哈……”

    叶笑此际的笑声,非但充满了得意洋洋意气风发,竟还有说出来的邪恶!

    除了在之前一战中牛刀小试稍露锋芒的熊二先生,一直都在六芒星内老老实实的待着,此际却是卓识地大吃了一惊!

    急疾扑出来到白公子身边,急盛道:“公子,你怎么了?”

    灵族魔头此际对白沉的关心丝毫不掺虚假,白沉乃是他于此世达成愿望的基石,万万不能有失,此际惊见白沉意外,自是大惊失色,过来救援!

    而更让熊二先生意外的还是此世天命所归、天数钟意之人叶笑,以熊二先生所知,为天意眷顾之人,九成九都是大仁大义、侠肝义胆、仙骨柔肠,剑胆琴心的大英雄大豪杰仁人义士,可是叶笑这会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外表道貌岸然、内里男盗女娼、背地里不知道干过多少龌龊事的衣冠禽兽!

    熊二先生不禁叹息:叶笑,叶大少爷,你的本质若然如此你早说,你要是早说我早就过去帮你了,咱俩双魔合璧,才是真正的天下无敌,我何必再费劲跟白沉这个亦正亦邪还一肚子心眼的家伙合作!

    婉儿和秀儿两女也是满脸惊慌失措的冲了过来,举止间竟至手足无措,显见心下的惊慌已经去到了一个极致!

    她们两人可是什么内情也不知道,是以此世这种悲愤与惊慌,尽都源自本心,却是半点也做不了假的。

    尤其是她们俩可是跟叶笑打过好几回交道之人,很知道叶笑非但不是好人,心计谋算不在公子之下,更是绝世医师、超品丹师,他算计起人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骇人听闻,再想想叶笑此际满满得意的嘴脸,只怕公子此次难以逆转回天了……

    “公子,您怎么了……”婉儿的眼泪一下子就吓得掉了出来:“您……您不要吓我啊……”

    “我……”

    白沉努力的运气调息,目瞪如铃:“我……中了叶笑的奸计……那叶笑端的了得,竟当真瞒过了我……”

    “奸计?他瞒过了你什么啊?!”婉儿和秀儿全然不明所以。

    公子近来有跟叶笑照过面么?有过交集么?我们怎么全然不知道呢?!

    熊二先生心里如论怎么想也好,却仍是睁大眼睛看过来。

    现在叶笑耍诈是肯定了,但具体什么时候耍得奸计呢,竟能瞒过我的眼睛?

    这不应该啊!

    熊二先生二话不说一个箭,一伸手就搭上了白公子的腕脉,赶紧确定白沉当前的状态是正经。

    瞬时辨认之下,却是猛地一瞪眼睛,一声惊叫脱口而出:“阴魂之毒?!”

    这一瞬熊二竟然有些茫然了。

    在此之前,他虽见白沉不支倒地,状况堪虞,却仍旧大有把握,毕竟在他想来,无论白沉中的是什么暗算,秘术,剧毒什么都好,只要自己出手,还不都是手到擒来,万事大吉。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白沉现在所着的暗算,身中的剧毒,恰好就是此世仅有的那几种自己解决不了的奇毒之一。

    阴魂之毒!

    所谓阴魂之毒,乃是以万千怨灵怨毒之念集聚压缩汇流于玄阴异气之内,本来怨灵之念与玄阴之气都是至阴之属,无法现于阳世,然而两者相容,却有阴极阳生之妙,由老阴而生少阳,转化为初阳之毒,非但兼具两者之长,更拥有恒久依附中招者之身,吸取其阳气壮大其本身,直至中招者阳气彻底耗尽,元神彻底瓦解,湮灭阳世方解,可谓是阴损至极的绝杀之毒!

    以熊二的能为而论,此世一切剧毒、秘术在其强横威能之前,都只会摧枯拉朽一般的彻底消灭,可是阴魂之毒除了依附中招者之身,与之植根为一再不分彼此之外,更能吸收外来支援的元能灵力,若是它负荷不了,就转为中招者自行负荷,换言之,熊二若是妄自输出元气相助,输少了没用,只会被阴魂之毒吸纳,一旦输多了,超出了白沉自身负荷上限,就会直接将白沉的身体撑爆!

    熊二先生瞬时得出一个结论,这事儿可太棘手了!

    偏偏在这等紧要时刻,引爆此毒,这仗还怎么打?!

    白沉努力的喘息着,咬牙切齿道:“我就知道,这一场赌约必然有阴谋相伴,但却万万没有想到,阴谋竟然体现在我自己身上,好算计,好算计!”

    “叶笑,你当真好卑鄙、好下作!”

    就只得一瞬间,白沉的脸色已经转为灰白;熊二能够清晰的察觉到,白公子体内的精纯修为,和旺盛的生命力正也在迅速消失。

    且这份消失的速度,甚至堪称恐怖,纵使以白沉的修为功体也支持不了太久。

    “看来传说是真的,那叶笑竟真的医丹毒三者兼修,各呈佳妙,连这阴魂之毒竟的品相级数也比寻常更高!”熊二迅速做出了判断!

    “公子先不要说话,平心静气,咱们未必就输定了。”熊二先生的精纯魔功瞬时化作最纯然的天地灵力宛如潮水一般涌进白公子体内,这一刻,这位魔功滔天的熊二先生也感觉麻了爪子。

    “待我先为你稳住元气流失速度。”

    眼见白沉危殆,明知是饮鸩止渴,熊二仍旧是输出海量灵元,助白沉暂时稳住元气流失,只要白沉元气不尽,便有回旋余地!

    “晚了,就算你能把我稳住此毒,让我苟延残喘也是无济于事……”白沉惨然道:“我在这等时候爆发毒患,如何还能够与天下英雄争锋,莫说现在这状况,就算我安健如常,对上叶笑,至多也就不过五成胜算而已,何况现在……”

    “叶笑隐藏偌久,这一击必然没法化解……一切就此定鼎,他才是天命所归……”

    “当真是好心机,当初发起此事的乃是叶大先生,而他们双叶之间的关系也没有挑明,由叶大先生提出来这件事,我父皇只会感觉,我们父子同心,综合势力无疑要比其他三家大得多,胜算可操,自然会尽力促成此事,甚至大力推动,不意却是入了那贼子的算计之中,可谁又能想到,隐隐以天下第一高手自居的叶红尘,妖族最强王者轩辕琉璃,竟尽都甘愿退让,让叶笑登位……”

    白沉喘息着:“现在想来,当初的破天之时,十万年赌约,乃至叶家人再现尘寰,全都是幌子,全都在为叶笑打掩护,全都是假象!”

    “甚至于……连当前状况都被这贼子算准了,到了当前这般的最后时刻,我父皇却又怎么会与我相争?所以东天必然会退出。而西天、琉璃天又早在他的掌控之中,最终最终,无论如何,也就只得我和叶笑两个人的终极对决!”

    “这是注定的事情。”

    “而在当前这个微妙时刻,他让我体内的极毒发作……就能不战而胜,成为此世天命所归!”

    “好计算!”

    “好心机!”

    白沉惨然长叹:“我自负一生聪明,小心谨慎,算无遗策,却怎地也没有想到,最后栽得最大的跟头,居然就是在这心计谋算上……”

    婉儿和秀儿不可置信的听着白沉诉说,兀自不敢相信,这难道是真的?

    叶笑当真是这等卑鄙小人!

    …………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