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追踪,迷惑

天域苍穹 第四百三十三章 追踪,迷惑

    … ……

    <二合一!>

    其实又岂止是他,在场的其他各大宗主,掌门,长老,所有听到宗星宇分析,全部都是人人脸色一变。

    一种前所未有的震骇感,油然涌上心头,震撼莫名。

    “在场诸位尽都是各宗门之中的翘楚人物,如何不明比个中玄机,就算这一切基础条件尽都具备了,但想要成型这么大的组织,也仍需要最少五百年到一千年的准备磨合时间,这份水磨功夫,这等苦心孤诣,又岂止是可惊可怖而已……”

    宗星宇倒抽了一口气:“各位,这么大的一个势力,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隐藏了……最少五百年以上的岁月……而我们这些自诩了然天域一切大事小情的上位者,却全然懵然不知,当真是取死有道,与人何尤了!”

    宗星宇苦笑一声,目光精光闪闪的看着众人:“眼前现状,到底是在开玩笑?还是我们这帮人,已经腐朽到了这等地步了?我们一个个的,难道当真都老糊涂了?”

    各宗门高层尽都脸色难看,但对于宗星宇的最后一句问话,却是任谁也无法反驳。

    的确,这么大的一个势力,居然隐藏了这么久,自己这些人尽都是站在天域最顶端的超级存在,不管是财力实力势力情报等资源……全都是最顶端的,但就是什么风声也没有听到!

    “这才是一件最可怕最最紧要的一件事!”

    宗星宇苦苦的笑着:“而现在……天钓台已经变成了人间血狱,天空中只怕也不会再掉下来挂着诱饵的鱼钩……也就是说,阴阳圣果从此绝迹!”

    “那个获得阴阳圣果的幸运儿,若是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多半就在这一片尸体之中……”宗星宇叹息一声:“至于那些阴阳圣果,肯定是在那些被带走的空间道具之中……”

    “换言之,诸位,这次事情麻烦了!”

    宗星宇的这番话,才算是真正地抛下了一颗大炸弹。

    轰得众人外酥里嫩,********!

    一个那么恐怖的势力,若是再获得了这么多阴阳圣果,那么后果是什么,那还用说吗?

    这个已经实力强横至斯的组织,更进一步,当真就是再无任何势力可以与之争锋,一统天域,指日可待!

    “看来,我们这里的所有人必须要联手一次了。这是解开当前死局的唯一解决方法,如果大家不想被各个击破,湮灭在岁月长河之中的话。”宗星宇目光闪动之下,当机立断的说道:“西殿距离此地不远,不知道……各位掌门宗主,有没有兴趣移驾往我们西殿坐坐?”

    “正该如此,本宗愿向宗殿主领教高明!”

    “久闻西殿乃是天域第一美景所在,正要去见识见识。”

    面对宗星宇的邀请,在场所有人无有例外,全都是非常痛快的一口答应下来。

    毕竟,每个人都清楚得很,宗星宇的话半点也没有危言耸听,这一神秘势力浮出水面,以及为数众多的阴阳圣果为其战局,却是大家需要共同面对的前所未有的危局。

    若是这一次搞不好的话,也别说什么被各个击破,就算所有势力联合起来,也未必就能有十足的胜算!

    若是于此仍是不能团结一致,共抗危局,或者不久之后,整个青云天域,都会沦为那个神秘组织的奴隶!

    从此,天域江湖真的被其一统!

    面对如此恶劣的情况,凑在一起群策群力的商量一下对策,显然是大有必要!

    就算是有天大的过节,也要暂时放下。

    须臾之后,这一帮人在宗星宇的邀请之下,联袂下山而去。

    人人尽都是眉头紧皱,一脸忧色。

    江湖大劫,终于要到来了。

    就算是乌回天等人,也暂时放下了笑君主身边人即将来复仇的事情,集中全部精力,先来面对,讨论这件事。

    委实是这件事的严重性……?实已经是,去到了极点!

    达到了所有人的心理底线!

    自从离开天钓台之后,叶笑就一直在找机会,让金鹰下来,带两人离开,离天钓台这个是非之地越远越好。

    可是,他心头却始终有一股莫名的阴霾萦绕。

    似乎心头上的那团阴霾,丝毫也没有因为距离天钓台渐行渐远而消弭,反而越来越觉阴沉,越来越阻塞心湖!

    叶笑情知这不是错觉,自己的实力在青云天域即便是最盛之时,距离最顶层次亦有相当的差距,但这份直觉,又或者是灵觉,却是足以冠绝当代,无人可以比拟!

    “那么,对方到底是谁呢?”

    叶笑在心中快速思考着这个问题;虽然暂时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有看到,自然也就不能确定对方的时分,但,在叶笑心底却已经隐隐有一个人名冒了出来。

    或者,也只有这个人才能有这样的能力。

    也唯有这个人,才能够形成令到自己如斯坚韧的神经都有些承受不住的压力!

    武法!

    青云天域第一高手,真的是你吗?

    对于这个从来只是闻名,却并没有真正对上过的当世第一人,叶笑向来是忌惮多多的,所谓人的名树的影,武法可以称雄天域这么多年,岂无因由!

    往昔,叶笑亦是道元境九品顶峰强者,虽然也有自知之明,自知不是武法之敌,但始终觉得自己与武法亦处于同一位阶,虽然不敌,但仍有一拼之力!

    可是时至今日,随着叶笑对于修途了解得越多,对于个人真实实力的了解亦是越多,无知而无畏,有知而有惧,且不说诸如天机神棍、混蛋寂寞那种难以揣测的终极强者,也不论如梦怀卿、白公子、婉秀等天外天大能,就以天域范畴以内,自己前世曾经以为已经攀至巅峰的修者层次而论,自己竟是差得尤远!

    之前亲眼目睹玄冰戏弄寒冰雪有如老叟戏顽童一般的随意,早已明证了太多太多!

    寒冰雪同样是臻至道元境九品顶峰的天域顶级强者,可是对上玄冰,几乎没有半点抗衡余地,或者寒冰雪当前较之当年的笑君主,还要稍差半分,但也就那么半分而已,叶笑自问,笑君主对上玄冰,绝对不会比寒冰雪强多少,若是当真生死相搏,举手投足间足以幽明异路,差距就是这么的大!

    而现在对上的,却可能是排名犹在玄冰之上的武法,叶笑心底岂能当真无惊无惧?!

    虽然已经隐隐猜到了隐伏的敌人是谁,但叶笑心中的危机感却丝毫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尽管当前已经摆脱了被四面合围,重重围攻的局面,却又陷入了更加危险的危局之中!

    暗中的敌人当前还没有任何动作,更加不知道对方藏身在什么地方。

    但叶笑清楚地知道,他在!

    而且,这个状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因为对方在寻觅最佳的出手时机,只要自己一旦露出什么马脚,就会立即引来雷霆一击。

    这一击,纵然是自己处在前世的巅峰时刻,也是万万抵挡不住,甚至就算联手寒冰雪,也远远的力有不及。

    是以就算明知道只要吞了阴阳圣果,很快就能天下无敌,但,这个“很快”在当前是不成立的,因为在自己吞服的那一瞬,已经足够让对方杀死自己一千遍!

    若是自己一个人殒命,那倒也罢了,却此地还有寒冰雪,一旦冲突爆发,势必牵连到自己的好兄弟,寒冰雪。

    不能乱,更加不能惊惧,这些负面心态只会令自己的心境愈发的萎靡,而无济于事,唯有设法突破眼前危局,而所谓设法,不外斗智斗力,力既不可敌,那么……

    毕竟,两世为人的叶笑,比之前世的笑君主,可是多了许多波谲云诡的心思!

    叶笑仍自沉默地急速前掠,寒冰雪则陪在他身边,同样默不作声往外飞奔。

    叶笑的轻功固然称,但说到底只得道元境初阶水准,纵然出尽全力,也还是无法抛离寒冰雪半分距离,毕竟寒冰雪同样以轻功著称,人间独秀,名岂虚应!

    “寒兄,你说这阴阳圣果……”叶笑似是想起了什么,若有若无地停顿了一下,轻声道:“吃了就真的能够天下无敌吗?”

    叶笑这会的的声音不但音量放得很轻,且异常的平静,又或者说是平和,完全就是一个初入江湖的少年人,对某种能够助长修为缔造神话的神奇果实的好奇。

    又或者说也可以说是,就是某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的完美演绎!

    寒冰雪闻言几乎一口气没缓过来,若非其轻功早已当真了得,已臻随心所欲、任意往之的层次,没准就得跌个狗吃屎。

    及至循声侧头看过来的时候,却见叶笑脸上满是好奇,然而眼神中,却在寒冰雪看过来的瞬间极速闪过一道警告神色。

    放眼整个青云天域,说到最了解叶笑的人,既不是横天刀君厉无量,也不是瀚海天涯君应怜,而是人间独秀,寒冰剑客寒冰雪!

    寒冰雪此际虽然并不知道叶笑这么说的用意所在,却是瞬间明白了眼下只怕另有变故滋生,当下便配合着低声笑道:“要不说你这种初入江湖的小菜鸟真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那阴阳圣果若是没有这样的功效,难道这上万年来死在这里的江湖高手,一个个的都是傻了不成?若是没有那等神异,你以为西殿创殿祖师宗元凯那一身通天彻地修为从何而来,还有那武法为何能够成为当今天下的第一人?!尽都是因为那阴阳圣果!”

    叶笑仍自飞速前行,沉默了半晌,似乎是在消化这句话的内容,良久后才又轻轻叹了口气:“数日下来,竟有四十二枚阴阳圣果传世啊……我也不敢奢求,分润给我一枚就好啊……”

    “美不死你……”寒冰雪鄙夷的撇嘴:“那等瑰宝哪里轮得到你……我看你小子变成一个黑球才是板上钉钉的挺有希望……”、

    他叹了一口气:“不过这几天真真是怪事连连……那白影频频出手,最初还可说是我疏忽大意,可是到后来我可是全神贯注,将所有修为全都发挥运用出来了,尤其是神识感应,更是遍布钓钩周遭,却愣是没有发现任何发现,虽然我也知道那白影的出手速度断断非我可及,但我仍寄望可以观察出其出手轨迹,若是我能看破其手法,未必不能复制,进而取得阴阳圣果,可是那白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谓电光石火、白驹过隙,只怕都不足以形容其万一,

    真不知道那道白影究竟是如何取走阴阳圣果的,世间竟有如此惊人神速,当真可惊可怖。”

    “我甚至怀疑,就算是天域第一人武法,也未必能有如此神速!”

    寒冰雪摇摇头,压低了声音,一边飞掠,一边说话,音量低得几不可闻。

    然而暗影处,一直跟随着叶寒两人的那个人却是眉头一皱,这句话,正是说到了他的心里。

    他何尝不是全身本事都放在了那上面,还不是一样没有捕捉到白影的任何消息。

    心中突然有一种疑惑:难道他们……不是?

    叶笑道:“那白影定然是一位不世出的绝世高手,武法做不到,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本就是颠簸不破的至理……”

    “哼,你小子知道什么?你说的所谓至理不过是一般意义上的情况,不是我小瞧天下英雄;就那白影的速度,恐怕整个青云天域,断断没有人能够达到,武法不行,别人就更加不行。”寒冰雪哼了一声。

    “任何人都不行吗?出现在天钓台的白影又怎么说?”叶笑满脸尽是疑窦的问道。

    “嗯……”寒冰雪沉思半晌才说道:“我所作出的推论,是以我本身修为作出的评估,平心而论,我的本身实力虽臻道元境九品顶峰,但比较武法玄冰等人,还有一段遥不可及的差距,但唯轻功一项,我自信就算有所差距,但差距一定不会相差太远,然而我却对那道白影的移动轨迹,完全无法捕捉,就已经可以印证许多事情了……但若是说……天域当真有人能够勉强达到那个层次的话……那么,放眼天下,至多也只有两个人……或许可以……”

    “两个人?谁啊?”叶笑紧接着问道。

    “其中一个……自然就是现在的天下第一高手,武法……”寒冰雪点头又摇头:“不过……就算是武法,多半也是没有那么快的……”

    暗影处的黑影悄然跟随着,竖起耳朵听着,寒冰雪的每一句话。

    “既然只得两人,自然非此即彼,另一个是谁呢?难道是飘渺云宫大长老玄冰?”叶笑再问。

    “怎么会是玄冰,玄大长老的武道排名尚在武法之下,武法不行,玄冰更加不行……我说的另一个……他或者是当今之世唯一比较有把握可以做到的那个人……”寒冰雪叹了口气,说道:“此人就是当年曾经得到阴阳圣果的第一个人,宗元凯;宗老殿主若是尚在人间,那么…以他有对阴阳圣果的了解,倒是很有可能以这等神鬼莫测的方式拿走偌多阴阳圣果。”

    …………

    <最近,有些拿捏不定,感觉需要牺牲,但,有些拿不定主意。所以,今天更新后,请假两天,我想想……到底该怎么办……详情请看起点单章

    >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