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嫁妆、争执、疑问

天域苍穹 第四百九十五章 嫁妆、争执、疑问

    “按照霜寒两位长老的意思,是要……将场面排布得盛大一些,这个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嫁妆方面……”月皇淡淡道:“霜寒两位长老提议,为前圣女备下的嫁妆以当然是我们琼华月宫的特产为主;月宫明珠,一百颗;无垢莲子,一百颗;冰晶玉魂,一百枚……”

    她说到这里,略略顿了一下,显然是要看大家的反应,却意外发现大家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浑然没有将这些嫁妆当回事。

    月皇见众人无动于衷,心下讶异,却不知道众人同样讶异,这些数字要求,昨天已经说过一遍了,再说一遍,又有什么意义?玩强调吗?

    该给多少,不该给多少,你做宫主的说了算就行了……

    这有我们啥事儿啊,强出头无论能不能减少嫁妆分量,都会伴随得罪霜寒两姐妹的严重后果,两姐妹虽然因为为人孤僻,少有结交,却也少与人结怨,单凭两姐妹的强大实力,已经足以令众人做出最明智的选择,闷声发大财,看别人出头才是正经……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所有人都在期盼别人出声,自己就不用出声了,也就变成了没人出声的状况!

    于是乎甚至有几位真心不关注此事的长老,开始盘膝打坐,调理气息,都已经快要入定了……

    赶紧练功提升实力才是正经事。

    月皇不由得心中一阵发狠,接着说道:“如此看来,大家对这个提议都没有什么别的意见,既然如此,我就在此宣布,霜寒两位长老的提议,大家一致通过,并无异议;月宫雪出嫁,基本陪嫁就是月宫明珠,冰晶玉魂,无垢莲子,各一百份好了……大家若是没什么事,可以回去练功了,练功提升实力是正事。”

    月皇这会的表现很是有些直截了当,甚至,干脆摆出来一副一锤定音的架势。

    当然,也不乏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你们一个个都缩着脑袋,不肯出头,就让本月皇一个人去面对月霜月寒的联手压力……我哪里有那么傻?

    没心眼,能当得了月皇吗?

    这下子,看您们还能不能坐得住。

    就算你们还坐得住又如何,这些好处最终的归处可是入本座爱徒之手么,终是没有便宜外人!

    练功?练吧,继续练吧!

    哼!

    果然,月皇这句话一出来,大殿之中顿时一片骚乱;大家任谁都没有想到,月皇居然能够同意这个离谱到极点的提议。

    这怎么行!

    “宫主,这事万万不可!”差一点点就晋入入定状态的二长老立即就站了起来,脸都有些发红了:“这月宫明珠,无垢莲子与冰晶玉魂,尽都是我们琼华月宫的镇宫之宝;几可说是琼华月宫根基之所在!就算只给出去一颗,便已经是天大的恩赐,更是本宫莫大的损失,万年光阴也未必弥补回来,更何况是每样一百份?宫主,千万三思啊。”

    三长老那边也急急地开口了:“就是啊宫主,且不说我们月宫圣女从来就没有出嫁的先例;月宫雪如今能够破格出嫁,已经是打破了我们琼华月宫的规矩,此事就算是缘起于宫主承诺,给予陪嫁也属应有之意,但尽可给予其他物事……怎地可以将这么多的镇宫之宝同予一人,断断没有这个因由……”

    “正是如此,此事万万不可啊。”其他的十七八位长老也基本都坐不住了,纷纷发言阻止。

    一时间,反对的声音占据了绝大多数,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因为人人都明白,若是真的按照这个章程拿出去,琼华月宫的根基起码得损耗八九成,不即时土崩瓦解都是好的……

    即便是连现在的练功环境,都难以保全!

    更不要谈什么更进一步,冲击更高层次……

    要是连琼华月宫本体都崩塌了,还冲个屁?

    月皇心中暗乐,故作沉吟状,片刻后才道:“大家有此担心,倒也情有可原,只不过呢……刚才霜寒提出来,大家都没有提出反对,本座还以为大家都看重那月宫雪,才不吝如此大礼……”

    “我们那时候俱都是在心里权衡得失、神思不属,却绝对不是表示同意……”

    “对啊宫主,你要知道我们练功的人的脾气……”

    “不管怎么说,各一百份的说法那也是断断不可以的!”

    群情汹涌,与会众人就没有一个同意的。

    连寒霜姐妹都没有在这个节骨眼出声,在这个节骨眼还要坚持每样一百份的的说法,那只会引来公愤,只会适得其反,令到事情无从转圜!

    反过来说,暂时不出声,便等同是给了众人面子,等下关键时刻自有立场出声发言!

    月皇至此终于放下心,却还是故作皱着眉头状:“既然大伙都说不行,那么,这份嫁妆的数目要到底多少才合适?今天总要讨论出一个数目来吧?这么点点小事情,难道还要长久的拖下去?再说了,霜寒两位长老可就在这里等着呢。”

    月皇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是露骨……您们若是拿不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措施,霜寒恐怕就要真的将这些全拿走了,彼时真的大打出手,这责任我不负,你们谁掂量着自己能够应付得了霜寒姐妹,尽管自行出手无妨……

    “说说就说说……出嫁一个闺女,给笔嫁妆固然该然,但总不能因此让娘家倾家荡产吧……”一个长老大表不满的嘟囔着。

    “是啊是啊……每样一百份的数目绝对不行的……”

    “什么一百份!不要说一百份,就算是每样一份,都得进一步商榷,那些都是罕世异宝……”

    ……

    众人热烈讨论,态势空前火爆。

    纵观琼华月宫创派以来的数万年间,开会讨论事情的时候,当真就从来没有这么热烈过,人人发言都能这么踊跃,唯恐抢不上前,说不出心中所想。

    月霜却是越听越不乐意,一时间忍无可忍,大声喝问道:“各位,各位,听我说一句,这个你们商量商量,这是应有之意,但是,是不是也应该顾虑一下我们的感受……我们提议是每样一百份不假,是漫天要价,我们也没真指望能让宫里面拿出来那么多资源出来,就算宫主舍得,我们还不干呢……”

    “但是,我们提议了一百,你们现在居然说什么连一份都得商榷……这可就是打咱们霜寒姐妹的脸了,太不给面子了吧?!”

    月寒随即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谁想打我们脸?给个痛快话,咱姐妹敢惹事就不怕事大!”

    众人空前高涨的气势瞬时为之一滞。

    面对着这姐妹两人的强势逼问,在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有些发憷的。

    单打独斗,放眼整个琼华月宫,当真没有任何一人对上她俩,敢说有把握。

    一直老神在在的大长老咳嗽一声,和声道:“月霜说的不错,大家都是自家姐妹,如何能把宫中无数珍藏当真悉数送人,更不须搞得这么激烈火爆,当前的分歧说白了不就是一个数目么,只要双方取得共识,都能满意的就行了了……全给肯定是不行,但若是一颗都不给,霜寒两位妹妹脸上也过不去,老婆子都看不过眼……大伙就按照这个方向讨论好了,和气生财,大家慢慢来,慢慢来。”

    琼华月皇坐在宝座上,连声咳嗽,颜色怪异异常的看着这位大长老,真是人才啊!

    不到月皇不赞叹,大长老一出来调节,虽然说了一大堆没滋没味的话,但当真把当前火爆气氛给压了下来……

    “咱们姐妹办事讲究个痛快,在意个脸面,”月霜表示自己退了一步,道:“五十颗到九十颗之间,你们商量个数字,我们也就认了。”

    “啥?不可能!”二十多人一起咆哮怒吼,

    又有一人满脸黑线的反问道:“月霜,你知不知道你所说的那些东西在咱们月宫一共才多少?”

    这位正是主管财务仓库的长老,这会满脸尽是哭笑不得的尴尬。

    <>“多少?”月寒一脸天真的问道。

    “月宫明珠,共得一百零三颗!”这位长老沉声凝重的说道:“而且,这个数目还是前后七八万年的全部积累……总数就这么多了!至于无垢莲子,满打满算一共也不过七十五颗!你要一百颗?就算你真个将我们全体都杀了,也是凑不足的。”

    “还有那冰晶玉魂,八万年岁月以来,祖祖辈辈耗费无数心力人力物力的积攒,也才四十九颗而已,就算你折衷的数目,也不够啊……”

    这位长老看着月霜月寒,满眼尽是无奈:“你们啊……你们啊……你们这是打算让咱们月宫为了嫁闺女,要拆房子卖地,用不用把琼华月宫整个打包都送出去……”

    众人听罢,尽都是一阵哄笑。

    宫中所藏的全部库存,一共就这么点,你们要现在有的东西的两倍数目?

    这是强人所难,还是强人所难呢?

    月霜月寒的俏脸上登时也是一红,道:“不说这些都是本宫独有的特产,怎地才这么一点啊……”

    这两人平时醉心修炼,哪里顾得上那些个外物,知道这些月宫特产,还是此次回宫路上打听出来的,以作叶南天夫妇重聚的主打贺礼,所以对于这些本宫特产的具体数目字真正不知道的。此刻一听说这个真确数字,才知道自己摆了乌龙,自己的说法确实有些孟浪了。

    不过不要紧。

    反正我们的初衷也就只是漫天要价……等着对方还价就是了。、

    这么一阵哄笑之后,大殿之内的气氛也轻松、融洽了许多。

    月皇此刻坐在上面,感觉到了自己开口说话的时候,就说道:“霜寒姐妹素来醉心修行,对于宫中珍藏有所不知,不足为怪,月宫明珠、无垢莲子、冰晶玉魄乃是本宫绝品宝物,关乎本宫根基,委实不能给予太多,在此由本座来定一个大致的数目字;霜寒两位长老既然提出来了,若是一颗也不给,可谓不近人情……但若是给的多了,月宫也损失不起……”

    她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吧,这个数目字就定在一颗以上的,十颗以下,大家就在今天把这件事定了,可不要再来回扯皮了。”

    月寒嘴角一撇,就要说话,显然是还要进一步争取,却被月霜一下子拉住了衣袖,示意她不要再说话了。

    事实上,能够取得这样的“战果”便已经是弥足珍贵,难能可贵的,自妄求更多,怕会作法自毙,求的越多,所得更少!

    莫说这三项奇珍每样都能获得不少于一颗,就算当真一样只得一颗,如叶家那种小地方,也足够改造出一个新的小型琼华月宫了……

    这可都等于是白得的。

    之前的目标就只是以让叶南天月宫雪夫妻团聚为大前提,现在却又有了新的收获,可谓是是意外之喜,或多或少都是无所谓的,无谓节外生枝,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反正当时说那个数字也就是信嘴胡说,胡搅蛮缠的……

    根本就没想过月宫真的能给。

    若是全盘否认,作为补偿,其他的条件上定然会给予相当让步……

    若是给了,月宫更会将其他的都给补足了……毕竟,镇宫之宝都肯送出去了,其他的一些小东西又值得几何,要是还在那些细枝末节上把人得罪了,那可就真的成了一宫傻逼了……

    “太多了,还是太多了……”二长老连连摇头,心疼的连连咂嘴。

    “就算是十颗仍是太多了……”另一位长老也在摇头:“七八颗,也多……”

    “五六颗,还是多了……”一位长老翻着白眼。

    “三四颗……貌似还多吗?”又一位长老站出来,说这话的长老偷偷的瞄了霜寒姐妹,有点底气不足的道,这才又道:“要不就两颗吧?”

    “额,不行不行,还是多、还是多了……”

    月寒这会终于忍不住,大声喝问道:“差不多的了?是不是不给才不多呢?真不知道你们是咋想的!你们怎么就这么小气呢,月宫雪已经恢复了圣女身份,琼华月宫圣女出嫁,两颗你们还嫌多?真真让我看不下去了……也难怪啊,出嫁的不是你们自己闺女,真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莫可名状……”

    月寒这番话,说得阴阳怪气、颠三倒四、不知所云,但讥讽意味毫不掩饰。

    众长老心思陡转,一时间也觉得自己的心思确实有些偏,月皇已经定下了十颗以下的份额,自己等下却连两颗还嫌多,不光是霜寒姐妹,只怕连月皇那边多交代不过去,可是这个时候松口,却又不甘心,毕竟是好大一笔资源!

    “要不这样,月宫明珠,六颗,无垢莲子,五颗;冰晶玉魂,四颗,这样行了吧?”月霜出来打圆场,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我们说一百颗,是不了解状况,你们都不同意,情理之中,月皇定下了十颗的限制,我们再减一半,已经压缩到了四五颗,你们总没话说了吧,相信我们姐妹两个的面子,怎么也值这四五颗了吧?”

    这句话出来,众人都是感觉不大好回答。

    若是不同意,也就等于是说:你们两个的面子,还真值不上这么多。可是这句话都在众人的心理打转,却是谁也不敢说出口。

    一旦真的说出来,可就彻底的将霜寒得罪死了。

    这种傻事,谁爱干谁干,反正自己是不干的。

    终于,一直和稀泥没有参与探讨的大长老又再度睁开眼睛,看着霜寒道:“还是有点多……”

    这是这位专门和稀泥的大长老,这么多年以来,所说的第一句有意义的话。

    众人尽都满脸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若是没有大长老开口,大家已经准备默许这个数目了。

    “你……”月寒站起来就要发飙。

    你大长老怎么滴,竟然这么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驳我们姐妹面子,不信我们敢真动手吗?

    月霜急忙拉住:“别冲动,更别发火……人家可能这一辈子活到死,就只说这么一句不和稀泥的话语,你可别再给人家否了……咱们的面子是面子,人家也是需要给点面子的……”

    月寒气鼓鼓的重新坐了回去。

    月霜美眸流盼,和声道:“既然大长老开了金口,小妹在此给大长老面子,就再多退一大步,月宫明珠四颗,无垢莲子,三颗,冰晶玉魂,两颗,合共九颗,取意长长久久,这样总可以了吧?”

    月寒在一边,一脸不高兴,道:“我可明说了,这已经超过我们姐妹两人原本的底线了,绝对不可能再有任何让步了。”

    众人一阵无语。

    就本心而言,就这数目……还是有点多了……

    但,她们都说了已经是超过底线了……

    还能怎么办?

    要不就这么办?!

    “呵呵,我在这也讨个面子;月宫明珠四颗就四颗,无垢莲子我私人添一颗,共得四颗;唯有那冰晶玉魂……乃是琼华月宫的根基神珍,减掉一颗,这样总数仍是九颗,长长久久之意不移。”

    月皇恰如其分地站出来打圆场。

    众人尽都一惊,对于再减一颗冰晶玉魄众人可以理解,那确实是琼华月宫根基所在,即便只许一颗,便已经是莫大恩赐,让大家动容的是,月皇竟承诺私人添一颗无垢莲子,那无垢莲子即便是月皇之尊,每百年也仅能分润一颗而已,竟在此私人送增,当真是大手笔!

    月皇的这次开口,却是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月霜月寒对于这个数目自然是可以接受的,余者也都明白,不可能再压下去了;再勉强压落去,可就真的要大打出手了,而且还不止是对上霜寒,还有月皇,刚才的最终数目可以月皇亲定的!

    虽然一个个心里还是感觉有点多,但大家都识趣的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心下却多想了一层,看来霜寒姐妹说月皇对那月宫雪犹有师徒之情,非是无的放矢!

    有鉴于此,众人更无异议,就此认同了月皇的最后定论!

    更有不少人心里按质付费:出嫁就陪送这么多好东西,早知道,我也早出嫁好了……

    月皇平静的宣布散会。

    带着一股莫名的窃喜与复杂的心情,离开了大殿。

    事情告一段轮,众位长老这会一个个回想今天的事情始末,尽都感觉其中怪异多多。

    此刻回想,这月皇……还真是明里暗里的和霜寒一条战线的……对于此点,大家都能够感觉出来一些;可是,月皇在这之前明明是极力反对叶南天和月宫雪的……现今怎么会态度转变这么巨大呢?

    毕竟她还囚禁了月宫雪这么多年乃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

    可是今日种种,实在令人费解,如果说只是因为月霜月寒施加压力的话,月皇绝不可能做出来如此让步。

    这事情,真是越来越是看不懂了。

    众人正在想着,却见“呼”的一声,竟是月皇又回来了,但闻其道:“对了,本座这几天一直感觉心惊肉跳,似乎是有什么大事情将要发生了一般……这种感觉,非但感觉不好,而且感应异常强烈,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类似的感觉?”

    若是世俗中人,开会的时候说上这么一句,还要征求大家的意见,大家肯定会觉得这家伙是个神经病。

    但现在琼华月皇说出来,大家却是立即就提高了警惕。

    修者跟寻常人其中一项差异,就是修为到了一定的高度上,这种玄之又玄的神识感应力,无法言说的感觉,类似直觉一般的感应有大幅度的提升,亦是修者生命中一项异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若是月皇陛下不提,我还以为是老身近来心绪不宁,诸多的疑神疑鬼……”大长老首先说话:“不错,我近来也时常感觉一种背心冒凉气,心神不宁的感应……这种感应很是实在,却又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大长老一说,有好几个人随声附和起来,显然,确实有好多人都有类似的感觉,非止个别。

    “那这事儿可就有些古怪了。”月皇嘴上说,但眼睛却在仔细观察这些说话的人,身份,地位,立场、朋党……

    半晌之后,突然脸色一变,沉声道:“之前大执法与二宫主带着十几个弟子,前去天钓台那边,时日可是已经很不短了……人没有回来,怎地消息也没有传回来?”

    …………

    <六千字,干脆一起发了。>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十方神王
十方神王
作者:贪睡的龙
十方天域,强者为尊,少年林天偶获神秘铁剑,炼无上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