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后路、决绝

天域苍穹 第四百九十七章 后路、决绝

    及至第二日。

    月皇再度召开高层会议,正式确定兼宣布几件事宜。

    “第一,月宫雪身为月宫圣女,明知故犯,违背月宫规矩,私自与叶南天相通;十八年囚禁,只属薄惩;既然存心脱离月宫,月宫亦无谓苦留,从即日起,其再不算是琼华月宫门人弟子、月宫规则亦不施于其身;自此之后,月宫雪与琼华月宫再无关联;前尘往事,一刀两断!”

    这第一件大事,措辞可谓是极为严厉、斩钉截铁,全然不留余地。

    月霜月寒对此直接暴跳如雷,就差大打出手了,所幸在众人极力劝阻之下,才勉力按捺下来,倒要看看你月皇后边怎么说,当真不信咱们姐妹敢撂下南北打东西吗?!

    “月宫雪,到底是出身月宫,且曾为月宫圣女;虽然从出嫁即日起,再不为月宫弟子,但,琼华月宫自有尊严,法度;月宫雪出嫁之日,琼华月宫仍旧是月宫雪的娘家。”

    “出嫁,按照古礼,一丝不苟!嫁妆,月宫明珠,四颗,无垢莲子,三颗,冰晶玉魂,一枚!上品灵玉,一万枚,本宫所藏的天材地宝,可任其自选三种;素日随侍侍女,准予带走;……”

    这第二条的内容,同样让众人大跌眼镜。

    相比较于第一条的严厉,第二条的恩宠程度,同样的出人意料,两两根本就是南辕北辙、天堂地狱。

    “从此之后,月宫雪只为叶家媳妇;再非是琼华月宫门人;两者之间,再没有任何关联。不允许月宫雪以琼华月宫的名义,在外招摇。一旦发现,严惩不贷!”

    这三条规定,让众人如坠云里雾里,或者唯一高兴的,也就只有一个成冰梅。

    月宫雪,这个自己的生平大敌,从此终于要彻底消失在自己视线里。

    不,应该是永久消失在自己往后的生命里!

    其生死与否,跟自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自然也不需要处心积虑费尽心机的去针对她了……

    这个傻女人,为了俗世所的****,竟然无视了唾手可得,月宫宗主琼华月皇的尊位,真真的不智至极!

    “第四,婚娶之事,始终是人生中最大的喜事,所以,我希望,琼华月宫,人人都要高兴一些,为月宫雪这个月宫待嫁弟子祝福。”

    “或许,这是琼华月宫前所未的第一次送嫁操办,却也将是琼华月宫的最后一次送嫁操办!唯一的一次!”

    月皇说罢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犹有笑容,可是一众长老尽都隐隐感觉到,月皇眉宇之间,隐藏的重重忧虑。

    对于月皇的忧虑,众位长老并不多意外,事实上他们同样有忧虑在心,二宫主与大执法至今还是没有半点消息传回,眼见江湖大劫将起,在这等时候,还在意那些小事情做什么?

    月宫雪去意已决……那就由她去吧。

    这时候,谁又能管得了那么多……

    所以,即便是那些原本心存反对的,此际也都不再反对,而是选择了默认。

    众人全部心思,都在考虑:当今江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这场未知的劫难,又到底有多么严重?

    诸般决断事宜宣布完毕之后,月皇一直攥得紧紧的手心,展开一团纸条,淡淡道:“闲杂人等,全部退下!”

    看到那些个纸条,所有长老心下都是重重的一震。

    不过眨眼之间,长老之下所有人员,都是退避一空,能够逗留在大殿中的,全都是月宫高层。

    月皇仍自高高站在上面,望着下面的一干月宫高层,目光更显沉重,忧虑,那种如山如岳的压力,瞬时笼罩在众人心头。

    人人都下意识地摒住了呼吸,静待月皇告知当前状况

    月皇的眼色在众人脸上扫视了一圈之后,淡淡道:“这里,是二殿三宫七大宗门反馈的消息。”

    众人闻言都是悚然一震,亦不约而同地竖直了耳朵。

    “西殿方面回信:他?派出的人手,当前并无消息传来,也无人回返。”

    月皇二度开口的第一句话,就直接将气氛,引入了深渊。

    似乎一股莫名的杀机,蓦然而生,瞬时便萦绕至与会众人的身周。

    所有人尽都是眼中精光爆射,气息愈趋沉重了起来。

    “东殿方面反馈,之前所有前往天钓台人员,没有回音,没有人返回,到发信之日为止……失联时间已达二十三天!”

    月皇清冷的目光在众人脸上转了一圈。淡淡道:“大执法与二宫主一行人等,也恰好是在二十四天前失去消息的,两者失联的时间如此同步,不知道是巧合,还是……”

    所有人鸦雀无声。

    “寒月天阁方面消息,掌门人岳长天率众十六人前往天钓台查看异动;至今下落不明,再无消息传回,亦无人归来,失联,二十七天!”

    “照日天宗消息,掌门人乌回天……”

    月皇将所有门派的消息,逐一念了一遍,二殿三宫七大宗门,所有赶往天钓台方面的人手,竟然没有任何一家有接到外出人员传递回来的消息!

    终于念罢。

    月皇在宝座台前踱了几步,口气阴冷,淡淡道:“想必大家都听清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事态又到底多么的严重……相信大家都已经很清楚。”

    “青云天域,已经平静了数万年岁月,看来又是重归天下一统的时候吗?”月皇自问自答的说了一句,淡淡的自嘲一笑,声音,突然变得声色俱厉:“我不管这个青云天域发生了什么变化!但,琼华月宫,永远只能是琼华月宫!”

    这一声断喝,便如半空霹雳雷震乍临!

    所有人尽都是心中悚然。

    “如果这一场浩劫,琼华月宫终究无法躲避,那么,只能倾情投入,尽心面对!”

    月皇凤目之中,射出前所未见的森冷威严光芒。

    “如果,琼华月宫注定了玉石俱焚、不存于世的结局,我仍旧不希望有任何人,去委曲求全!”

    “我们在江湖乱世,能够主掌一方,高踞众生之上;那么,就算是江湖一统;也是一方诸侯!如果连这一点本份都做不到,那么,也不要做什么让列祖列宗蒙羞的事情!”

    “情愿玉石俱焚!”

    “与琼华月宫共存亡!”

    “琼华月宫,存在,便如琼霄明月,广盖四方,纵然不存,留下的精神,也当如夜空皓月!万古辉映!

    琼华月光,绝不屈服!”

    “这就是我们,琼华月宫面对浩劫的态度!”

    月皇的话,让在场所有月宫高手,每一个人都是热血沸腾、斗志满满!

    “所有一应事端,都不必多说,从现在开始,面对即将掀起的滔天浩劫,我只有一句话。”

    月皇森冷的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掠过,一字一字的说道:“……那就是,全力应对!”

    全力应对!

    众人轰然一诺!

    纵然琼华月宫上下尽都是女流之辈,但这一刻,掀起的气势,那种壮烈威武、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却足以令任何人、任何势力为之动容!

    “宫主,既然事已至此,那么现在操办月宫雪送嫁的事情,是不是该缓一缓,又或者将规模缩小,相信雪儿知道了月宫的状况,一定会理解的……”这句话,是二长老蹙着眉头说出来。

    所有人也都是猛然惊醒。

    这等紧要关头,还要将月宫雪送嫁之事,操办得这么声势浩大,会否有些本末倒置!

    又或者根本就是自相矛盾呢?

    月皇轻轻叹了口气。

    淡淡道:“以下我所说的话,将作为本宫绝对机密,在场与会的任何人不得泄露!此次,若是本宫能够成功度过浩劫,那么,这件事,就当做多此一举,若是不能……若是有人胆敢泄露一句,永生永世,子子孙孙,都不得入琼华神墓!”

    众人神情一凛。

    “这一场江湖浩劫,之前并没有半点消息流泄出来,此次突然发动,仍能在短时间内天下不闻,其背后势力必然有崩天裂地、颠覆乾坤之能……是以即便是手握月宫实力,本座仍旧不敢抱太过的乐观态度,从容面对。”

    月皇淡淡说道:“在这等关键时候,坚持操办月宫雪婚礼;甚至大操大办,首先,乃是借此向整个天下,彰显琼华月宫强横实力。对于敢侵犯月宫之人,就要有为月宫反噬的准备!其次,亦是面对天下,声明月宫雪不再是月宫弟子。”

    “若是月宫雪最终能够安然度过此劫难,月宫雪便当真不复为月宫弟子,我们月宫为出嫁弟子办理嫁妆,操办婚礼,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但若是有个万一……”琼华月皇声音低沉:“万一……月宫最终不免全军覆没……那么,我们现在逐出去的月宫雪……就将是琼华月宫唯一,也是最后的种子……”

    “月宫雪曾为本宫圣女,她之所学,除了功力尚浅之外,却可说已尽得月宫菁华,这亦是当年不允其与叶南天成就一段佳话的另一个主因——本宫传承外流的可能!不过世易时移,今时今日或者反而要借她之力,将本宫传承,完整的流传下去!”

    “无论她对月宫是否还心存怨怼,仍旧耿耿于怀、难以释怀,但……她所掌握的传承,仍旧还是……”琼华月皇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我们琼华月宫的传承!”

    “这是最后一步!亦是最无奈的一步!”

    所有长老闻言尽都恍然大悟,想不到月皇竟然已经思虑到了这么深远。

    不管胜败如何,都要预先留下了后手。

    一个宗门的传承,从来都要高于宗门的兴衰,宗门可以兴废,传承却绝不可断绝,一旦传承断绝了,那这个宗门就等同是无本之木,覆灭之期不远矣!

    “咱们月宫,留下后手的,不只是我一个……”月皇沉声道:“我希望,这件事……真相就截止在这里。”

    众人纷纷点头,脸色沉重。

    这是相关传承大事,谁若是将之泄露了,可就真的是琼华月宫的千古罪人!

    永生永世都难以洗刷的叛贼烙印!

    “从即日起,琼华月宫所有弟子,包括长老与太上长老在内……在练功的时候,需要先考虑一下……自己与谁,平日里看不顺眼的,反而要在一起操练,切磋、训练彼此之间的默契。”

    “任何私人恩怨……在这等时候,都要暂时放下,一切以应对将来之劫难为大前提!”月皇厉声道:“谁若是还在这等时候斤斤计较往事……卓令可以即时自绝!”

    大殿中,鸦雀无声。

    “诸位,等进一步的消息吧!”

    月皇美目深深地扫看了众人一眼,转身而去。

    “明日乃是吉日吉时,送月宫雪出嫁叶家!所有人,务必齐集出席!”

    “至于,其他宗门观光往贺的,就不必了。”

    月皇最后一句话,还在空中回荡,但,人已经消失了踪影。

    众人脸色尽都沉重至极,良久良久,始终没有人先行离去。

    ……

    月霜月寒来到月皇的住处的时候,月皇正自站在窗前,遥望远山万里冰雪,满目尽是萧肃。

    “月宫雪出嫁叶家,这送嫁的一路上,只怕风尘难安……还希望,两位长老在仪式之后沿途护送,确保此行风波不兴。”月皇头也不回。

    月霜点点头:“义不容辞,只是……”

    “只是什么?”月皇淡淡问道,短短一个问句,声音中,却似乎蕴含着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月霜踟蹰半晌,说道:“今日与会众人固然都明白这其中的深意……但却唯独不让作为当事人、乃至传承之人的月宫雪知道个中底蕴,她作为弃徒,嫁出月宫…这,似乎有欠公允吧。”

    月皇旋风一般地转过身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月霜。

    目光中,竟然泪光莹然,火焰勃发。

    月霜吓了一跳,道:“月皇,难道我说的哪里不对吗?”

    月皇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揪住了月霜的衣襟,一字字低声说道:“霜长老,我知道你此问的出发点是为了她好,也知道你对她、乃至整个叶家都有极大的善意……只不过,你知道么……”

    她顿了顿,压抑着,用极低音量却好似咆哮一般的说道:“月宫雪……是我的亲生女儿!”

    “她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亲身女儿……我是她亲娘!霜长老,我维护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害她!?”

    月皇此刻的声音,全然不复平日的雍容威严,更像是一头受伤了的母兽,为了自己的孩子,在进行最后最凄厉的呐喊。

    月霜月寒闻言登时浑身一震,呆若木鸡!

    月宫雪……竟是月皇的亲生女儿?

    这……

    这可能么?

    又或者说,这貌似也太匪夷所思、骇人听闻了吗?!

    “二位对我之言有所质疑,这本在情理之中,本座也不多做解说,我只说一句,当前情势,这般做法,正是能够保全雪儿的最佳方式,二位长老是否认同呢?”

    月皇凄惨的笑一声:“二殿三宫七大宗门此行去往天钓台的力量,综合起来,岂同小可……便是比起琼华月宫当前所拥有的实力,只怕也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吧。这么多超级高手,竟于同一时间无声无息齐齐失踪,这等现状,岂可轻忽……”

    “这一切预示着什么?岂不早已昭然若揭!”

    “喊打喊杀,意气用事,我自是不如你们姐妹的!”月皇狠声说道:“但说到如何保全自己,保全传承,运用计谋,哪怕是在自己心上割一刀也要达到目的这种事……”

    “你们是断断不如我的!”月皇大吼一声。

    月月寒尽都低下了头。

    “委屈……自古至今,谁又敢说一句自己委屈?”月皇愤怒的说道:“世上又哪有真正一帆风顺的人?若是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了……琼华月宫传承断绝,中道夭折,那是理所应当,与人何尤!”

    “月宫雪是我的女儿,她就必须要承受这个命运!”

    “她是月宫圣女,她就必须担负起这个责任!”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又或者是……将来!”

    “不容推诿!”

    “你们懂吗?”

    “明白吗?”

    月皇就如同是疯狂了一般,竭力地压低了音量,却又将自己心中这么多年挤压的苦楚委屈,一股脑儿的倾情发泄出来!

    这种低低的咆哮节奏,似乎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从她的心脏之中,强势崩裂出来的!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失态至此,更是将自己此生最大的秘密自揭于人前!

    但,此刻就是想要发泄!

    或许,再不发泄出来……就真的没机会了。

    ……

    第二天.

    这应该是月宫雪和叶南天一生之中,至少是前半生之中,最最难忘,最最值得铭记的日子!

    琼华月宫终于兑现了当初的条件,决定遵守承诺,将月宫雪嫁给叶南天为妻。

    全宫,为之诚挚祝福!

    但,也在同一时间宣布将月宫雪逐出师门,从此以后,月宫雪与琼华月宫再无关联,就算是联络,琼华月宫也绝对不予承认彼此的同门师承!

    也就是说,脱离月宫之后的月宫雪,你爱咋地咋地。

    但,不管未来的你富甲天下、权倾天域、功高盖世,又或者是独尊天下……全部都与琼华月宫再无关联。

    你风光,你荣耀,琼华月宫只会冷眼旁观。

    你落魄,你凄惨,甚至你死了,琼华月宫还是只会冷眼旁观。

    或彼或此,彻彻底底的成为路人、陌生人。

    月宫雪听到这个消息,差点当场崩溃。

    师父怀抱的温暖,自己现在还能感受得到、还在默默回味个中温情……

    怎地,一夜之后,天翻地覆、彼此关系竟比之前更疏离,又或者该说是再无关系!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