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六百八十章 义无反顾【三合一】

天域苍穹 第六百八十章 义无反顾【三合一】

    显然,,云兮然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会出此反问之语,气血翻腾之余忍不住又狂喷出几口鲜血,赶紧摸出大把的丹药,大口大口地吞下去,静心调息,又过了许久之后,这才喘息稍定,嘶哑的说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不管以往你是谁,我是谁,现在都是一根线上……见不得人的蚂蚱!难道,你就那么不在乎……?”

    刚才开口说的黑衣人静静地坐着,仍自淡淡的说道:“你在乎与否是你的事,我在乎不在乎,却是我的事,我不会管你做什么,你又凭什么置喙我做什么?!”

    黑衣人愈发愤怒的低低咆哮:“现在都已经到了这等地步,你还要死守着那点可怜的面子,人活着才有资格谈未来,一旦无常,说什么都虚的。”

    暗影中的黑衣人似乎低低的笑了笑,淡淡道:“你也说了,人活着才有资格谈未来,现在的你我,还能够以人自居吗?不,我还有这个资格,我的身体固然被控制,但我的神智,却还没有被控制!还有资格说这句话,至少比你有资格!”

    他终于抬起头,清冷的目光,如同利箭一般穿过空间,注视在那个正在吐血的黑衣人首领身上,声音愈发地清冷平淡:“云兮然,我只问你一句,你现在是否还要问我,为什么不去救援你呢?”

    这名黑衣人首领,竟然便是星辰云门的掌门云兮然!?

    云兮然身躯陡然一震,目光直直的望向那盘膝而坐的黑衣人,低声道:“原来,你早已经认出了我!”

    那黑衣人冰冷的说道:“认出来你是谁,并不是多么值得夸耀的事情。”

    云兮然恶狠狠地低声道:“你能够认出来我,确实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岳长天,难道你以为,我便没有认出你来?”

    黑衣人身躯亦是一震,眸子中首度露出来痛苦的神色,旋即重归淡然,轻声道:“纵然认出那又如何?”

    “认出又如何?大家不过彼此彼此,状况雷同,你以为你还是寒月天的掌门吗?”云兮然阴森森的说道:“岳长天,现在的状况如是,你我都就只是被人控制的可怜虫,一个卑微卑贱的奴隶而已。”

    岳长天眼中再度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勉力抑制着心头的火气,冷冷道:“不错,你说的半点也不错,只不过呢……我这个奴隶,却偏偏不想去救援你这个奴隶,有问题吗?!”

    “我就偏偏喜欢看着你和你的手下,全部都葬身在哪里!”岳长天的声音中,也赫然多了几分恶毒:“云兮然,你们日星两宗,这些年来欺压我们寒月天阁,岂不也已经很长远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到了立时就报,现在,时候到了!”

    云兮然低声咆哮:“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照日天宗、星辰云门覆灭了又如何?现在已经是什么时候?就算主上还给你自由,难道你以为你还能够回到寒月天阁继续担当掌门吗?”

    岳长天静静道:“不能,这早已是不争的现实!”

    “那么,寒月天阁,还是你的吗?星辰云门,还是我的吗?”云兮然歇斯底里的说道:“既然大家都已经走到这一步,谁比谁更卑贱下作一点,又何妨更堕落一些!”

    岳长天眼中露出一丝怜悯,淡淡道:“你搞错了最根本的一点,寒月天阁岂会与星辰云门和照日天宗一般,日星两宗固然已经不在了,可是寒月天阁却注定将绵绵不息!”

    云兮然终于忍不住狂怒:“岳长天,你这么自己糊弄自己有意思么?!”

    岳长天眼神中有锐利的冷静,轻声道:“糊弄自己?现在的现实是,照日天宗没了,星辰云门没了……而我们寒月天阁,却正在壮大,注定辉耀万古……”

    “云兮然,你看着吧,或许这一场江湖浩劫的消灭,将由我寒月天阁来完成!”

    “我本人纵然沦落为见不得人的污点,但,岳长天这个名字,却还是寒月天阁的掌门!”岳长天感叹自我心酸之余,却仍是骄傲地说道:我岳长天岂能为了自己的生死荣辱,就做出那等欺心妄行、倒行逆施的勾当?”

    云兮然怒道:“还在自欺欺人,你难道不知道,你们寒月天阁的那个所谓天才弟子叶冲霄的真实身份,根本就是笑君主叶笑!我们的大仇人!日月星三宗整体的大仇人啊!彼此早就注定了势不两立的立场身份!你就这么眼看着整个寒月天阁落入他的手中??有力不施,一味坐视?!”

    “坐视又如何?”岳长天泰然自如:“叶冲霄是笑君主叶笑又怎样?不管他骨子里是谁,今生今世,叶冲霄就是我寒月天阁的弟子!”

    “不落入他的手中,我们是寒月天阁;落入他的手中,寒月天阁仍旧是寒月天阁!”

    “若是寒月天阁能够在他手中发扬光大,名垂青史,流芳万世,那么,我宁愿双手送给他!”岳长天目光中有些炽热:“在谁的手中,有什么关系?纵使是仇人,那又如何?”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现在就只是一群魔物,更是一群卑贱的奴隶。那么,所谓仇人……这等高尚的称呼,我们也已经不配再拥有。”

    云兮然冷哼一声,阴森森的说道:“岳长天,算你有种!你等着吧,此番回去,我定然将一切都秉明主上……我倒要看看,你的风骨,你的坚持,你的气节,在主上面前,又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

    岳长天微微抬头,目光中露出一丝由衷的讥诮讽刺,淡淡道:“原来你竟以为,这一次我们还能回去?”

    云兮然陡然一震,失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岳长天淡淡的笑了,笑声很怪异,道:“乌回天没有回来……你的人也没有回来。就只回来了你自己,那也就是说……其他人都已经死了吧?”

    云兮然怒哼一声:“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我只会说,他们死得好,死得太好了!”岳长天目光中露出一丝寒意,轻声道:“你的手下人都已经死了,云兮然,你作为他们的首领,不怕他们一干人黄泉孤寂,落寞难行吗?!”

    云兮然退后几步,警惕的喝问道:“岳长天,你想做什么?我劝你不要妄动,你若是妄动,且不说日后主上的追究,你以为你奈何得了我么?纵然我身受重伤,单打独斗,你仍旧耐我不何!”

    岳长天轻轻地笑了笑:“今朝不理明朝事,主上那边日后会如何,我还真正不曾放在心上,至于说我一人之力拿不下你……或许吧,但你又怎知是我一人呢?你且回头看看。”

    云兮然侧身闪出五步,这才转身回头看去。

    只见在他身后丈余位置,另有三个黑衣蒙面人;排成品字形站立,牢牢地堵死了他后退道路。霍然转头之际,另一边的其他八九个黑衣蒙面人,亦都默默地站了起来,一步步向自己这边走来。

    纵然一干黑衣人动而无声,但所有人流溢出来的杀机却是森然若刃!

    云兮然见状不由得大惊失色:“你们……岳长天,你……你要做什么?”

    岳长天盘坐不动,淡淡道:“事到如今你竟还要问这般愚蠢的问题?日月星三宗在数万年前,本是一家;现如今事情到了这般地步,已然注定无法挽回,那么,为了避免三宗祖师蒙羞,今日就由我就代表当年的祖师爷,就在这里,清理门户。”

    “乌回天已经死了,以你们两人的交情,他此际应该还在路上等你结伴同行,共走九泉。”岳长天轻声道:“云兮然,挚友一场,当真不该让他就等,上路吧!”

    云兮然连退三步,怒道:“岳长天,你以为你还是寒月天阁的掌门么……你难道不知道,竟如果胆敢对着同一个组合的人下手,将会有神魂反噬,沸血烧脑的惩罚?!”

    岳长天淡淡的笑了笑:“知道,我当然知道这层禁忌,老早就知道了!那么你猜猜看,我怕不怕这些反噬、惩罚呢?”

    “你……你不敢!”云兮然色厉内的说道。

    此刻的云兮然脸色发青,自家最知自家事,自己此际身受重伤,生命力更大量消耗,根本就没有多少本钱跟岳长天对上。

    若是岳长天当真想干掉自己,就算只得他自己,也费不了多少力气,更别说周围还有那么多岳长天的人!

    云兮然做梦也想不到,岳长天竟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对付自己。

    而更出乎意料的是,岳长天现在所率领的一群人之中,至少有三四个,乃是星辰云门和照日天宗的门人。岳长天竟然有本事将这些人也全都变成了他的人!

    “云兮然!你丢尽了星辰云门的脸!”其中一个黑衣蒙面人,身上星光闪烁,正是星辰云门一脉嫡传的正宗传人,只见此人声音中满满的尽是悲愤之情:“你可还记得星辰云门的道统,是怎么传承下来的吗?那是门派高层集体自杀,神魂俱灭,才保留下来的一点道统,若是你之身份被确认,世间将再无星辰云门……”

    “之前你被人控制,本心难遂,倒也罢了,但现在看来,分明是你从一开始就从未加以反抗,反而甘之若饴,卑躬屈膝,迫不及待的去给魔头当奴才……你,你有什么面皮自称是星辰云门的掌门?”

    云兮然大声道:“你以为我想那么卑躬屈膝么?形势比人强,事情到了那一步,只能见步行步,面对无可抗拒的强横力量,就只能委曲求全,难道还有什么办法可想么?你们这些人,不会以为到现在竟还可以回头么?!”

    “回头!?我等自然不会再抱奢望!”这位星辰云门的高手沉痛的,却是一字字的说道:“但是,我们还有另一个选择,我们还可以选择死!”

    我们还可以选择死!

    这八个字,可谓是掷地有声。

    其他的十几个人,眸子中尽都发出类似的炽热神光。

    “我们这些人自从天钓台落入陷阱一直到现在,一直都在寻找这么一个机会……”岳长天清雅?声音中,夹杂着无限坚决:“那就是…带着你,带着乌回天,还有当初我们门派的所有人,一起去死,一起摆脱这层桎梏!”

    “所以我们之前一直都在委曲求全,一直都很配合,一直很听话,唯一的目的,就是等到有一天,暂时摆脱监视!大家一起出来,一起死!”

    “不要让还活着的人,把我们仅余的一点面皮都丢光!”

    “我们无法决定还能活得有尊严。”岳长天仰脸向天,悠悠的说道:“但我们可以选择,死的稍稍有那么一点自尊。”

    “天可见怜,这个机会被我们等到了。”岳长天静静道:“此时此刻,我很欣慰,不,应该是我们这些全都很欣慰。”

    云兮然闻言如遭雷击,呆若木鸡。

    “乌回天肯定没有逃走。”岳长天淡淡道:“他一定会找上寒冰雪,将生命结束在这个生平宿敌的手中;所以我笃定他不会回来了。”

    “乌回天死得好。”

    “乌回天的行事为人向来极尽阴险狡诈之能事,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算不上是一个好人,但……这一次,他的死,死得有骨气,有人气,我岳长天要说一声,佩服!”

    “然而你,云兮然。”

    岳长天目光如箭:“动手!”

    “且慢!”云兮然眼珠咕噜噜转动,忽而哈哈笑道:“其实我们大家都是一个心思,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还有……”

    岳长天坚毅的目光丝毫不为所动,淡淡道:“就算你是,仍旧要死。因为我们,已经决定要一起死了,不会有人例外!”

    一声令下,十几位黑衣高手一起动手。

    云兮然面如死灰,尽力的躲闪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但此刻的他身受重伤,一条命几乎去掉了大半条,如何还能同时应付这么多高手的联袂进击?

    不过眨眼光景,便已经是满身伤痕,深可见骨,鲜血标飞;眼看着就要无力支持,奄奄待死。

    岳长天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云兮然身边,一只手猛地扬起,夹杂着一股有如九天皓月一般的清辉,悍然落下!

    一击绝杀!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瘦削的身影突然猛地冲了上来,强行插入岳长天与云兮然之间。

    岳长天登时一楞,杀手走势也即一缓,那身影却已然手起掌落,一击沛然,早已将云兮然的大好头颅生生排为齑粉。

    随着“轰”的一声轻响,连其神魂,都被悉数拍散,万劫不复。

    “这最后一击,说好了我来。”岳长天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田老九,你这又是何苦?”

    这田老九惨笑一声,道:“岳掌门,云兮然始终是我们星辰云门的掌门人,清理门户的事情还是该由咱们亲手完成才是正理……还有就是,您现在还不能死,您还要带着兄弟们,去做咱们之前商量好的那件事呢!”

    “至少就当前而言,您活着,比我活着有用!”

    这时,田老九脸上突然显出一阵痉挛,眼中更是流溢出宛如疯狂的崩溃神色:“兄弟们,千万莫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兄弟我先走一步了,不再承受这种痛苦了!”

    说罢一声闷哼骤起,口鼻中蓦然喷出大量黑血,这血液,竟然如同烧开了的热水一般。

    散发出腾腾热气。

    田老九痛不欲生的踉跄一下,拼着最后的一线清醒,一掌狠狠拍在了自己头上,同时,丹田位置传来“轰”的一声爆裂鸣响。

    血肉纷飞。

    田老九的尸体“砰”地一声摔倒在地。

    显然人已经死了,还是神魂俱灭,魂飞魄散的死法。

    可是,身体却还在不断的抽搐,不断地抖动,这具明明已经死得透了的躯体,竟还在承受着那种难以言喻的极致痛苦!

    众人眼中尽都有泪光闪烁。

    岳长天长啸一声,狠狠一掌将田老九的身体?得粉碎,含泪喃喃道:“兄弟,前路孤寂,姑且慢行;我等即刻就来!”

    这个神秘组织控制人的手段,当真是恶毒到了极点。

    组织内的成员不禁止彼此切磋,但却严禁下死手,换言之,如果两人之间放对,怎么打都可以,只要你不把对手打死就好,这样残苛的规定,既可以有效地调动个人间的能动性,同时也不会造成组织战力的削减!

    切磋对殴往往会伴随着失手,但在神秘组织中,所谓的“切磋”一定不会失手,因为对战双方一定会至为小心的回避这点,因为若是你敢杀死组织内的人,那么,死者死亡流溢出来的流溢能量会激发出杀人者体内的同类型能量,两股能量一旦发生相冲的时候,头脑中的隐藏禁制就会立即发作。

    沸血烧脑!

    所谓的沸血烧脑,乃是指浑身的鲜血,会因为禁制的作用而逆冲入脑。就如同烧开了的热水,在大脑里面疯狂的蒸煮;却又不会让人即时死去,那种极致的痛苦,可谓是无穷无尽。

    甚至是即便你抵受不住痛苦,自尽死了,遗体仍旧会继续承受这样的痛苦,一直到……肉体完全腐烂!

    完全不复人形。

    禁制的作用才会消失。

    换言之,一旦禁制发动,不管你当前是生是死,不管你是人是鬼,都要持续承受下去。

    直到你的身、心、魂三者全都不存于世!

    所以,岳长天才会一掌将田老九的尸体打碎。

    田老九代替岳长天一掌击杀云兮然的举动,名义上是星辰云门情理门户,实则却是赴死一击,又或者说是代替岳长天的送死一击!

    而岳长天的哪一掌,却也不乏投桃报李之意,毕竟田老九此刻仍有神秘组织成员的身份,岳长天一掌毁尸,未尝没有风险,毕竟谁也不知道那禁制的效果是否应用于尸身!

    然则义气男儿,有所为有所不为,亦有所必为,田老九有代岳长天赴死的义举,岳长天又岂无消去田老九尸身受辱的担当!

    “或许,在这个邪恶的组织里面,就只有我们这些人……”岳长天目光有些凄然,也有些傲然的看着四周黑衣人,道:“还有……那么一点点……”

    他没有说下去。

    十几人的眼睛里,都发出了光。

    显然,大家知道岳长天未尽之语,人,人性,人心,亦或是人味呢?

    不过是哪一种,对于当前大家伙而言,总是值得了!

    “所有人准备,今晚上跟我进攻叶笑的大营!”岳长天深深吸了一口气:“今夜,到了我们,该和这个青云天域……说再见的时候了。”

    他仰脸向天,眼睛更显深邃,充满了无限眷恋,仰望着天上星空,那天边明月,久久不动。

    所有人尽都归于静默,抬头仰望天际。

    到了此时此刻,大家才知道,这个人间,竟是这般的可爱,哪怕是脚下的一株小草,在眼中,也充满了勃勃生机。

    即便只是眼前的那一棵小草,也足以令到众人感到羡慕。

    因为,这株小草仍旧可以……健康自在地活在这个人世上,而自己,过了今夜,就再也不复存在了。

    ……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