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六百八十四章 雷霆欲起【万字更】

天域苍穹 第六百八十四章 雷霆欲起【万字更】

    及至叶笑动身回去的时候,心中仍自充满了那种难以言说的悲愤。

    当岳长天那道黑衣身影,在他面前化作缤纷光芒的那一瞬,叶笑唯一的念头,竟然就只想要立即杀进去魔魂道,杀一个天翻地覆。

    那是一种张着嘴却无法喘息、无从压抑的悲痛,以及一股深入骨髓灵魂的极致愤怒!

    他更不停留、飞身而上。

    仍在在悬崖上面等候的玄冰等人乍见叶笑归来,才待要开口问话之前变故,却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叶笑那一身冰冷的杀气,还有狂躁至极的暴怒。

    一个个不由得愣住。

    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在悬崖下遭遇埋伏,吃了大亏?!那也不像啊,纵使叶笑此际满身杀气,双手却未见凝气,并不是动过手的样子,但,如此惊人杀气,又是由何而来呢?!

    下一刻,叶笑突然冷冷的说道:“所有人都回去。这里已经没事了。”

    声音冰寒彻骨,浑然没有半点感情。

    众人闻言之下齐齐一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平日里的叶笑,固然是众人认可的首领,但一派阳光俊朗的秀气面容,和煦的笑意更是常挂唇边,最是标标的暖男形象,这会这是怎么了呢?这……貌似太反常了吧?

    但众人又在动念的同时,清晰地感受到叶笑此际话语中那种不容违拗的冰冷。

    几乎就是不知不觉之中,下意识地顺从他的意思转身而去。

    众人一道走出去好远之后……

    突然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凄厉长啸,撕裂了整个天地;众人尽皆悚然一惊,回头循声看去。更见一道无匹光华飙射九天!

    这是众人终此一生都难以忘怀的震撼一幕!

    只见叶笑身形急疾如白虹经天,手中神锋闪烁,如同将天地乾坤之内的光芒全数聚焦一般,横亘方圆千里地域,以电光火石、白驹过隙之势一掠而过!

    但见,叶笑身形过处所经过的两座万丈高山,竟然被生生断裂!

    原本高耸入云的山峰,缓缓倾倒了下来。

    倒向叶笑刚刚飞上来的那处断崖!

    断崖那边,此际尚有生命囚笼守护,由内而出,固然并无阻滞,但由外而来的外力非但无法破坏,甚至难以加注于其上;但叶笑这会却端得大手笔,那两座山峰悍然落下,单以两山的山体而论,怎地也要高过断崖几千丈!

    两座山峰,轰然落下!

    整个大地,都因之猛烈地震荡起来,方圆千里之内的平地上,亦随之出现了一道一道数丈深的裂缝……

    这是一股前所未见的极致破坏之力!

    这一道断崖,就此无影无踪、再无曾经任何存在痕迹!

    原址之上,就只有一座新的碎石山!

    不管是多少痕迹,还是秘密,都在这座新山之下,深深的埋葬!

    叶笑一剑纵横之余,再发出一声长啸,凄厉至极的声音穿入夜空,如同雷霆炸响,只震得整片大地,簌簌颤抖;漫空乌云,荡然无存。

    所有见证这一幕的人都是感觉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笑君主,这是怎么了?至于整出这么大的场面吗?

    每个人都能听得出来,笑君主前后两声长啸之中尽都包含了那种臻至极致、去到尽头的悲愤以及血淋淋的刻骨仇恨!

    那么,刚才在这断崖之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竟令往昔的笑君主,如今的叶笑,失态至此!?

    雷大地三人站在帐篷前,仰首望着天空异状。

    随着叶笑前后两声长啸炸响半空的时候,三老异常敏感地感受到声音中外人察觉不到的深层悲愤,三老同时身躯一震,脸色为之一变,虽然又马上就恢复了平静,但看似平静的面孔上却透出一股若有若无的黯然。

    叶笑一剑移双山,瞬时掩秘崖,带着一身的杀气,回归营寨,第一时间,便即召集所有高层以及高阶修者开会议事。

    雷大地等三人来得更早,三老头儿的脸色都是青色的,雷大地一把揪住叶笑劈头就问道:“是不是?怎么样?”

    叶笑沉默了一下,沉沉道:“不怎么样,不是。”

    素来沉稳的眼神此刻竟在刻意回避、闪躲。

    雷大地何等阅历,刚才的那一问也不过是抱了万一的指望,如此什么还不明白,强行抑制几已夺眶而出的泪水,却仍是浑身颤抖,无力的点头:“是的,不是!他还活着,我们不能忘记寻找。”

    叶笑黯然地闭上了眼睛,沉声道:“是的,今后寒月天阁弟子出行之时,第一要务就是找寻掌门,每一个都要致力于寻找掌门,任何人不得怠慢!”

    雷大地三人闻言眼睛又是一红,恶狠狠地说道:“冲霄,这一次屠魔之战,我们老兄弟三个,是一定要打前锋的!”

    叶笑沉默了一下,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

    “没什么这个那个!这个事就这么定了!”雷大地白发萧然,目光如电:“这次的变故,乃是整个青云天域的耻辱,更是我们势在必行的事情……我们要报仇,要亲手报仇!”

    报仇!

    叶笑慢慢道:“三位师尊老当益壮,想要打前锋自然没问题的;只不过呢,你们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那就更没问题了。”

    “那东西,我们不吃!”

    雷大地三人很干脆的拒绝了。

    他们知道叶笑所谓的条件所指,早在三老初来的时候,叶笑就曾经拿出轮回果,让三老服下去增长修为,若是能够借此突破本身瓶颈,更可解去当年与武法大战之后的宿疾,更上层楼;但雷大地三人却出人意料地拒绝了。

    “我们这三个老家伙自家知道自家事,我们的这副残躯机能老化严重,往昔大战又伤了本源,就算之前占了徒弟的光补了回来些许,但之前的损耗实在大大,就算是使用了这个,使得宿疾痊愈,甚至更进一步,终究是无望大道!”

    “这些灵果,你还是自己留着,留待真正的有缘人。”

    “我们吃了,浪费!”

    叶笑对此可谓无奈至极。

    莫说是二货纯化之后、全无隐患的轮回果,就算只是阴阳圣果,随便一枚那都是在整个青云天域引发山呼海啸的神品异果,自己上赶着送到三老面前,人家居然不吃!

    “三位师尊,你们要是不吃这东西,徒儿如何放心让你们去冲锋陷阵?”叶笑苦恼地皱起眉头:“咱们现在对上的魔头,非但手段毒辣狠厉,高手更是众多,多一分实力就是多一分机会,如何说到浪费两字……”

    叶笑的一席话还没说完,就被云漂流打断:“哈哈……你这小子不会是以为我们几个老家伙不吃你这个果子,我们就没有杀敌之力?徒儿,你未免太小看我们老哥三个。”

    叶笑皱眉道:“师尊,实力强大才是硬道理……”

    “实力强大肯定是硬道理,这点谁也否认不了,但是呢……”雷大地拍了拍叶笑的肩膀,道:“第一,我们这幅老骨头最终能够飞升的机会微乎其微……第二,就算是当真能飞升我们哥仨也不想走了,毕竟寒月天阁还是需要有人坐镇。这一役之后,本阁能够活下来的中坚弟子,未必能有几个……我们就算是飞升了,也不放心。”

    “一个大宗门,总要有几个撑场子的角色……又或者说,我们就算是在这一战中战死了,总还能保存一下门派的其他力量……你懂么?”

    “冲霄,你的前路未可预期,此战终了之日,只怕就是你就离开这个世界之时吧,你注定是不属于这片天地的。正是明白到这点,我们固然指望你提升一下门派的名气,却也仅此而已;门派的守护之责,肯定是不能让你来做,那只会对你的成就形成桎梏。”

    “所以我们就不能吃那异果了。你离开青云天域,飞升红尘天外天,始终是由低级位面登临高级位面,难免势单力孤。”

    雷大地语重心长:“孩子,你现在正该用这些东西,更多地栽培一些完全属于自己的人马,团队……将那些值得付出、信任的,全部都带着上去;要不然,你对我们不放心,我们对你更加的不放心。”

    “我们只要活过此役,相信在青云天域这片天空下,就是顶层人物,别人想要杀我们……几乎不可能了。”雷大地慈祥的看着叶笑:“但你上去红尘天外天,至少在出奇,在那些强者眼中,就是个渣,完全不如眼中的渣滓……你不为自己未来打算,我们这些个做师傅的,却仍须为你考虑到。”

    叶笑心中一热:“那些都是后话,当前兵凶战危……”

    “不用再说了。”雷大地摆了摆手,道:“不光是我们,还有你展师兄他们……我们不反对你给他们提升修为的丹药;但这等一步登天的神品异果,还是不要给。”

    叶笑不明白:“为什么?”

    “个人有个人的造化,他们不像你和厉无量……你们虽然散修出身,但在你们修途之中,经历过多少生死磨砺?”

    雷大地苦笑着:“你们的心智,可称坚如磐石……然而他们呢,历练远远不足……在寒月天阁长大的他们,虽然也经历过江湖路腥风血雨,但总体来说还是太过顺遂……心境充其量也就能跟他们当前的功体修为相当;若是当真让他们一步登天,乃至晋升到了飞升的地步……我担心这份机缘反而会令到他们丧命在飞升天劫之下。”

    叶笑闻言浑身上下陡然一震。

    这倒真是一个问题。

    一个不容忽视,需要认真面对的为题!

    是的,飞升红尘天外天之时,肯定是要经过天劫洗礼的。

    若然自身心境历练不够、积累不足,必然导致自身修为境界难以圆满;以这样的状态面对天劫,当真是无力求生,取死有道。

    青云天域多少万年来,臻至天域修者极峰,尝试着飞升更高位面的强者不知凡几,但,绝大多数的修者,尽数都陨灭在天劫之下。

    雷大地白发萧然,沉沉说道:“历待渡劫的强者,陨落者的几率,超过九成半……迄今为止,就只有极少数的修者成功飞升进入红尘天外天的,本门所知的,仅得七人而已。”

    “七个人!”叶笑闻言不禁又再震动了一下,这个数字显然与他之前所知道的消息不复,叶笑所知的,不过只得三人。

    看来这些超级门派的记载,无疑要全面许多。

    “是的,共得七个人成功飞升红尘天外天,但这七个人之中,超级门派垩出来的强者,只有三个,而另外四人,则全部是散修出身。”雷大地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你可知,这是为什么缘故?”

    叶笑躬身施礼,和声问道:“请师傅指点迷津。”

    “环境。”雷大地白眉低垂,道:“真的就是环境;散修的生存氛围实在太恶劣了……放眼整个江湖中,散修总是占垩据绝大多数;每一个散修因为自身状况,都会努力地去寻找机会,去寻找机遇,他们对于所谓大道的期待之心,远比宗门修者更加坚毅。”

    “对于散修而言,他们对比于宗门修者的最大差异,或者说缺陷就是自身修行功法的区别。”

    “散修缺少心法,尤其是缺少适合自己的心法,宗门弟子,尤其是超级宗门弟子,宗门弟子普一入门,就会有专门的鉴别测试,甄别其基础根基,判断其修行哪个类别的功法心法,这点本是优势,但从另一个方面而言,却也从一开始就给这个弟子设了限,你此生最多也就能够到达你所修行心法的上限而已,断断没有可能超越你修行功法原创者的极限!在这样的前提下,何谈大道!”

    “而一众散修,本身并无很多心法传承,一旦将某部高深心法弄到手,无不视若至宝,一遍遍咀嚼领悟,虽然修途滞涩难行,心法垩修行更是满布荆棘,尽是挫折,只要一个不慎,便会走火入魔,中道夭折,但对于散修而言,大道之路无论如何艰险莫测,只要有望前行,就会义无反顾的勇往直前,是以一部功法到了散修手中,往往会被他们领悟出,当初撰写出这本功法的那位原创者,也未曾领悟到的全新境界。”

    “散修的修途,实在是太艰难了,因为他们的选择实在太少,又或者直接就是没有。而各大宗门的弟子,只要是修为达到了某个境界,自然会有合适的功法,等着他们自己去选择。甚至,即便初初选择错误、修炼出岔,仍有改正、修订的余地,这一条路走不通,还可以走另外一条路。”

    “而散修则很难拥有改正错误的机会,更多的时候,明知道自己的修路出现了偏差,仍要抱着人定胜天、事在人为的想法,坚持走下去。好比有些自身体质偏火属性的散修,得到了一部水属性的上乘功法之后,明知道这部功法与自己的体质不合,可是他们会选择放弃吗?不会!他们只会想方设法与这门功法相匹配。”

    “他们或者采用异常残酷方式方法的折磨自己,四处想办法,抢夺各种天材地宝,借助外力外物改变自己的体质,与功法契合,或者坚持以火身修水法,纵然进境缓慢,举步维艰,甚至随时走火入魔,吃尽千辛万苦,仍旧初心不移。”

    “在这样的际遇之下,绝大多数的散修不免因为功体的殊异而导致修行前路中断,难有更大成就,但那些最终成功者,他们不但会功体根基大进,他们的韧性和毅力,心性,境界,都会因而大成,甚至可以说,就算不成,散修在心境毅力方面仍旧与大宗门的弟子,有天壤之别。宗门弟子与散修,于功法方面的起点并无可比性,但在对待所修行钻研功法的态度上,同样没有可比性!”

    此时,琼华月皇和玄冰,雪丹如君应怜等人也纷纷到来。

    听到雷大地在剖析修者修行修途,大家都是在静静地听着。

    雷大地此际打开了话匣子,虽然看到这么多人都来了,却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第二个原因则是心态……举凡能够拜入大门派的弟子,大多都是天赋出类拔萃之辈。就算是那些幼年困顿,贫苦交加机缘拜入宗门的那些弟子,但,他们能够在这些超级宗门严格的选拔之中脱颖而出,本身就说明了根本问题,那就是,他们的天赋乃是最优秀的。”

    “不管彼时是多么贫苦交加多么艰难困苦,受过多少折磨痛苦,但,在被选拔进入超级宗门的这一刻,往昔守城的许多苦楚尽数都化作了一份自信,以及踌躇满志……而这些东西,却也很容易转化为傲气。”

    “而在江湖上行走,有许多对于散修来说是天垩大垩麻烦的事情,大宗门的弟子只需要报出自己的门派名字,就可以迎刃而解,打上了大宗门的标签,那份优越当真就是无从抹杀的。”

    “正是基于此,自大宗门出去的武者与散修经历的战斗乍看似乎是差不多……实则两者间的心态存在着本质的不同;大门派的弟子有底气有靠山,散修却随时随地都感觉自己岌岌可危,如履薄冰。凭良心说,散修在暗处付出的,当真要远远高于大宗门的弟子。”

    “如是久而久之,散修之中但凡只要有人能脱颖而出,必然会成就名震天下的绝顶强者。虽然这种人的出现几率不足万一,也许数百年数十亿人之中才能出一个,但,举凡出现的这类修者,必然是煊赫天下,震荡江湖的隽永之才。”

    雷大地淡淡的说道:“远的不说,青云天域第一高手武法,曾经的第一高手宗元凯;还有当今天下……横天刀君,厉无量,笑君主,叶笑……”

    “武法当年也是一个散修,不属于任何门派;而宗元凯在创建西殿之前,也就只是一个小门派弟子,门派被灭,沦为散修……”

    “武法和宗元凯,叶笑,这三人是青云天域的第一高手,至少曾经是,然而这个所谓‘第一高手’的名头,却从来没有落在各大宗门的某个弟子头上?”

    这一声蜻蜓点水一般的轻轻问话,却好似是闷雷一般击打在各大宗门高层的心上。

    玄冰,雪丹如,琼华月皇,都在心中问自己:“是啊,宗门弟子分明比散修多了那么多优势,更规避了许多的风险危机,纵然不是一马平川也差不多,但,第一高手的名头,却从来没有被大宗门的人占垩据过?”

    此际唯有叶笑颇有几分汗颜,自己的心性、毅力、韧性、心境确实不俗,足以凌驾于任何当代宗门弟子之上,这点毋庸置疑,不过,自己当前所拥有的超卓实力,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大抵还是无上心法紫气东来神功以及二货出品终极品质的轮回果,以及一连串的机缘,甚至宗元凯、武法这两位,他们之所以能够登临天域第一人的宝座,很大程度也是因为阴阳圣果的助益!

    如果说自己还有武法宗元凯最为优胜众人的,却还是天缘,虽然天缘也是实力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自己的师傅这么夸奖自己,总还是多少有点脸红!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雷大地所说的这些,也是的的确确的真理。

    纵然是天缘,但天缘对于任何人都是平等的。

    甚至,大宗门弟子还占垩据优势。

    散修拼命能得到,那就是散修的本事。

    雷大地轻轻叹息一声,道:“近年来各大宗门高手层出不穷,但,个中修为的最高,大抵也就不过如缥缈云宫的玄冰大长垩老那般层次……距离第一,虽然只差一步,但却从来都没有跨过那一步。”

    “这不能不让我们沉思、反省。“

    琼华月皇皱眉问道:“依雷老的意思,难道竟是说……我们这些超级宗门,还不如散修?或者说……我们宗门对于弟子提供的资源辅助多了,反而是一种错?”

    这并不是质问,而是真诚的探讨。

    这一点,以雷大地的城府阅历,自然是听得出来,他想了想,斟酌了一下措辞,这才继续说道:“若然一定说是一种错的话,那大抵就有些过了……或者应该说是一种自我局限。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门派的路,当真是走错了那么几步。”

    “愿闻其详。”琼华月皇虚心的说道。

    “当真让老夫说出个究竟,老夫此际却也说不出来什么具体原因,月皇不要以为老夫是在矫情,老夫是当真有这种感觉,却又一时间难以表述,连只能意会不能言传都说不上,只能算是一种隐隐约约的微妙感觉。”

    雷大地苦笑一声:“若是我能想得出来,找得出来这个缺陷,那么,我反而不会这般的开诚布公了,假以时日,寒月天阁哪里还会是今天的寒月天阁么?彼时一统天下,绝非妄言啊。”

    众人不由齐齐莞尔一笑。

    雷大地说的极为有道理,且至为真诚。

    “若说心得感悟的话,我只是觉得,门派极力栽培自家弟子,固然份属该然,但门派本身赋予弟子的那种天然保护,反而是另一层的桎梏,这种保护,在行走江湖的时候效用显而易见……大家都会给面子。这亦导致了弟子在行道江湖的时候,缺少了散修那种步步惊心,时时算计,随时随地都可能身败名裂,随时随地都要面对全家灭绝的……那种危机。”

    “当然无论,这是事情,唯有到了我们这等层次、高度、地位的宗门长者,才会想到这些,若是长远计,那份步步惊心的氛围,才正是一个武者,一个江湖人,所应该尝受到的,最真切的垩江湖味道。”

    “同时也是……巅峰武者,所必须要经历承受的折磨苦痛。”

    “未经打磨锻炼的顽铁,无论铁质如何,初初被动地扔进一个大熔炉之中的时候,全都是完全没有任何的自主垩权,就只能被动地被淬炼打磨,若是撑得过一连串的锻炼洗礼,才能变成惊天利剑;同样的,一个武者在没有任何依靠的情况,能够在遍地虎狼窥伺的垩江湖中行走无碍,威凌天下,才能蜕变为一名绝世高手!”

    雷大地道:“这大抵就是我的感觉,这么多年来,最巅峰的人物始终没有大宗门弟子的原因之一;也是这么多年里,一共飞升成功七个人,大宗门中人,就只占垩据了其中三个,其他的四个人,全都是散修的根本原因所在。”、

    雪丹如秀眉微蹙:“难道说,门派就不应该存在?各大宗门创派祖师以及前人的努力,其实都是在做无用功!”

    “不,雪宫主的说法却是去到了另一个极端,门派自然有存在的必要,但是……教授弟子的具体方式方法……同样有改进的必要……”

    雷大地道:“这才是宗门弟子有所进益的根本原因之所在。”

    在场众人都是明白人,自然都听明白了雷大地的话中真意,但却又纷纷都是皱起了眉头。

    这个问题,看似颇有道理,但说到当真实行,根本不垩行,说说易行难都说不上,几乎等同无解。

    门派大了,就算是不给弟子提供庇护什么的,但,那种无形的名气,早已根深蒂固,等同是弟子的无形护身符,这种无形的力量,往往更具威慑力,可以无限放大。

    “问题发现了,总有解决的办法,徐徐图之,总有解决一日。”琼华月皇开口道。

    琼华月皇所说的乃是正理,对于宗门弟子锻炼磨砺的相关问题,绝非一朝一夕能够解决,而当前浩劫临头,正是兵凶战危之刻,在这个问题上持续兜缠,却是本末倒置。

    叶笑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额头;这么多人在这里,自己肯定是没可能令三老吃什么轮回果了……沉声道:“关于宗门弟子的大方向已定,咱们还是先说正事。”

    “什么正事?”众人纷纷问道。

    叶笑既然说是正事,那肯定是大垩事正经事,自然就没工夫继续探讨雷大地提出来的这个问题。这点主从之别大家还是分得清楚的。

    但这并不代表大家就真的忘记了刚才的议题,而是将之要放在心里,回去找人研究,看看到底怎么办,不得不说雷大地今天说的事情,的确是各大宗门的掣肘;同时更是一份耻辱。

    毕竟,许多天赋天才门人弟子,偌大资源配给,全方位培养,名师教导,按照个人资质,挑选最合适的功法……这样子上下包装立体打造,但,最终结果却不如那些什么资源也没有的散修走得远……

    但却偏偏是事实。

    雷大地给叶笑递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内中隐含有浓浓的期望,还有关心。

    叶笑很知道这个眼神的意思。

    “将那些能够提升修为的阴阳圣果,用来栽培你自己的班底,将那些幸福带走……带去红尘天外天!”

    “这是我们所乐见的,最希望你能够做成的!”

    这句话,他们没有说出来,但眼神中已经很明确、确确实实地表现了出来。

    叶笑心头登时一热。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激荡的心胸平静了下来。

    “今天请诸位过来,却是有重大垩事情需要商量。”叶笑沉声道:“门派的问题,自然是大垩事,不过这些我们大可以在这一波浩劫过去之后去解决,徐徐图之,而我们当前迫在眉睫、急需面对解决的,却是生死存亡的大垩事。”

    众人的目光聚焦向叶笑。

    叶笑眼神一眯,露出异常冷厉的神色,淡淡道:“因为之前的暗子布局,我如今已经打探清楚了神秘组织的底细底蕴,这次让大家前来,就是要将情报与大家共享,进而展开行动。”

    众人神色齐齐一震,满眼尽是不可置信的的望着叶笑:“此言当真?”

    不到众人不惊讶,在场众人几乎包括了青云天域顶级超过八成以上的顶级势力,而这些势力在之前的数月时间里,群策群力竭尽所能的搜罗神秘组织信息情报,所得却极为有限,即便所得也是流于表面,对于神秘组织的底蕴底细仍旧至为浅薄,众人尽都明白情报的重要性,自然对于神秘组织的机密头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有力难施,此际突然听到叶笑引爆了如此劲爆的好消息,怎能不惊喜莫名!

    “此事千真万确!”叶笑一挥手,两个人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宁碧落与赵平天两人。

    “诸位,这俩人是我的两个兄弟,多年前安排他们进入神秘组织卧底,一度失去了联系,但是现在我们终于又见面了,说来有趣,他们俩来我们这边的原因,竟是神秘组织将他们派过来做卧底的!”

    叶笑哈哈哈哈的一阵冷笑:“往昔我从来不信天意常佑善人云云,可是这次,神秘组织派过来的卧底,却是我派过去卧底的我的兄弟,一番相见之后,我终于不得不承认,冥冥之中确确实实是自有天意存在的!这一役,天意属意我们这方!”

    众人也是哈哈一笑。

    随即,所有人都将急切地目光聚焦于赵平天和宁碧落。

    宁碧落缓缓叙述,将自己所见所闻,全部都毫无遗漏的说了出来;只是将隐匿了柔儿的存在,又将时间修改了一下,从将近一年前进入,修改成为‘在几年之前’进入。

    这些修改却是不得不改的,毕竟他们得到的情报实在太多了。除了他们三人知道的那部分,还有叶笑从岳长天口中得到的消息,也统统从宁碧落的口中说了出来。

    岳长天他们宁可身死道消,用生命灵魂血肉锻造生命囚笼来保守秘密,也不愿意暴露本来面目,叶笑又怎么会违背前辈的最后遗愿?

    其实就柔儿为主力得到的信息量就已经隐秘至极弥足珍贵,若说宁碧落两人在短期内就打听到这么多的消息,反而不足采信,多半有人存下这俩人真是“卧底”的想法!

    宁碧落对于这份功劳一开始是抗拒的,真心不愿意冒领这份贪天之功,但是,叶笑在将岳长天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最后就只多说了两句话:“老宁,你忍心让岳掌门牺牲之后尤自清名受污么?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的!”

    就是这两句话,让宁碧落即时改变了主意。

    “如此英雄,不能万世流芳已经是莫大遗憾,岂容清名更损!”

    随着宁碧落的讲述,所有人的脸色,都是越来越显沉重,难看已极。

    在此之前,大家都已经尽可能地高估了这个神秘组织的恐怖程度!

    但却还是没有想到,这个组织的邪恶恐怖和强大高度,竟然已经去到了如此骇人听闻的地步!

    不仅组织本体强大至极,而且与西殿东殿这两个天域最超级的大门派关系千丝万缕。

    还有那九大训练基地,更是让人听了背脊发麻。

    庞大的祭坛,神秘的控制,残忍的杀戮,种种灭绝人性的作为……

    天下第一高手武法,竟然就是这个组织的人,而且不过就是放在外面最显眼的一枚棋子。

    仅此而已。

    单只是这一件信息情报,就已经让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目前,我们两人搜罗到的情报,大抵就只有这么多……而那几个培训基地的具体地址,我始终也没能打探出来具体地址……原本我们还有继续潜伏的打算,但经过了之前那段时间的清除内奸变故之后,注定是不可能再回去了。”

    宁碧落说完,脸色满是忧虑之色地望着众人:“在场的都是自己人,不再说那些虚头巴脑的客套话,我们这边虽然说人手众多,但与对方相比,真实实力……差距还是蛮大的。”

    “就算顶层高手数量,彼此大抵差不多,但中层修者的实力差距,却是天差地远,完全没有可比性。”

    沉默半晌之余,琼华月皇猛地抬头,目光极尽锋利的注视着宁碧落:“宁先生为我等带来了如此详尽的情报,我等本该铭感五内,可是有一句话本宫却仍需问在当面,依照先生的说法,你当初也曾受到了魔魂道的秘法控制;那你为何能够……”

    她话没说完,但众人都明白她话外的意思。

    你也说了有许多铁骨铮铮的豪杰,在进入其中之后,都会迷失了本性,变成了魔头杀戮的工具,那么你们两人又为什么能例外?

    这句话,却是道尽了众人的心声,此际兵凶战危,不容允许有丝毫疏忽怠慢,就算宁碧落赵平天带来了许多机密情报,重要信息,这点疑问还是要问,问个究竟!

    纵然此举会伤人心,却仍是不得不问,不能不问!

    宁碧落歉然地看了赵平天一眼,说到这里,就只能选择暴露柔儿。

    之前叶笑与宁碧落赵平天有过研究,若是能不暴露柔儿的存在,自然就尽可能的不暴露,是以在之前的叙述中,一直刻意回避柔儿的存在,抱了万一的打算,但此际琼华月皇问及此事,亦道破众人的心声,那点万一的指望,就此不存!

    必须得曝垩光柔儿的存在,否则,不足以取信于这么多人。

    这个不得已的选择,不得不做,不能不下!

    赵平天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我们之所以不曾被控制,乃是因为我的老婆。”

    “你的老婆?”众人下意识的齐齐追问。

    虽然众人都是老江湖,如何不知道两人之前不愿提及另一个当事人,必然有苦衷,但另一个当事人只怕才是不受魔魂道秘法控制的主要人物,同时,或者还意味着有秘法可以反制魔魂道控制秘法,众人对于这件事最是心心念念,怎能不问!

    纵然明知强人所难,仍旧要问!

    赵平天没有马上开口说话,沉思了一下,随即叫道:“柔儿,你出来吧。”

    但见空气之中,似乎有一阵氤氲波动闪过,一个温柔的声音道:“我一直都在,没有离开过呀。”

    众人齐齐大吃一惊,循声看去,却见就在自己等人面前,一道人影徐徐浮现。渐次变化成一个女子的面貌。

    柔儿此际虽然现身人前,眉眼宛然,身材婀娜;但整具身形,却仍旧呈现出烟雾状态,有形无质,虚幻不实。

    赵平天的面孔上流露出一抹深沉的痛楚,涩声道:“这是我的妻子柔儿,她因为一场变故,肉身陨灭,再不复血肉之躯,一番特异机缘使其转修魂修一道,正是她的存在,令我们成功摆脱魔魂控制,我们之所以能够获取到这么多的情报,泰半也是因为有柔儿之助……”

    他转过头,遥望着自己的妻子,柔儿也深情地看着他,赵平天声音更显嘶哑,道:“这是我生平憾事……”

    众人尽都为之默然。

    在场众人都是天域顶尖修者,每个人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眼力阅历见识绝逼的超人好几等,对于魂修之说,纵使不曾亲见,也所有耳闻,但从这女子现身的时候,自己分明就没有感觉到半点灵力的波动,这可就有点不正常了。

    还有,这个女子刚才可是有说,她一直就在这里,只是不曾现身出来而已,而自己等人却愣是没有半点察觉,这些就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

    传说中的魂修者,果垩然非同凡响,有其玄奥于身!

    “抱歉。”琼华月皇眼中流露出由衷的歉然之色。

    琼华月皇就算身份地位再如何的崇高,她始终还是一个女人,而她此生最为欣羡的就是终成眷属的有情人,而赵平天柔儿,虽然相守却无能相聚,但两人的心却是没有一刻分开过,这可谓是月皇,不,应该是所有女性至为羡慕的状况。

    再想到自己有份逼迫这对有情人,道破这份缺憾的至情,负罪感不禁油然而生!

    其实有何止月皇,诸如雪丹如、月宫霜寒、三宫女性长垩老,无不眼眶发红,有感于心!

    赵平天淡淡道:“我明白的,这么大的事情,关乎天域未来,断断不能仅凭我们两张嘴说说,大家就对东西两殿群起而攻之……我们还没这么大的分量——这毕竟是数以亿万计人命的大垩事。我们理解。”

    大家默默点头。

    在柔儿出现的这一刻,之前所有的疑问,全迎刃而解。

    的确,除了这等匪夷所思、仅存在于传说中的高阶魂修修者,貌似也不会再有什么其他的可能,能够在魔魂殿那种地方来去自如、探听情报!

    既然消息情报的真确性得到印证,那么接下来的,便只余——面对!

    “东殿!西殿!”

    “魔魂道!”

    “九大基地!”

    “九大祭坛!”

    “巅峰高手,数不胜数,中层力量,百万有余!”

    每一个消息,每一份资料,都如同是晴天霹雳,难以负荷!

    …………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