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过是一缕魔魂

天域苍穹 第六百九十六章 不过是一缕魔魂

    “主上,现在殿主正自召集西殿高手,以最强阵容,最极端的手段,最惨烈的战法,步步阻击笑君主的进攻!这般做法虽然制造了大量的伤亡,但绝大多数的死者,仍在魔魂回收范围之外……”

    矮胖子跪在魔尊面前,声音沉重:“换言之,原本该进入祭坛的灵魂力量大量散失,无从汇流祭坛……请主上定夺。”

    黑衣魔尊沉默了一下,阴森森的说道:“定夺?如何定夺?你告诉我该如何定夺?”

    “这……”矮胖子闻言登时楞住了。

    心道,这不是你最在乎的事情吗?任何人事物在这件事面前,也要让路么?

    怎么现在却又表现得好似没事人儿一般?

    黑衣魔尊闭上眼睛,幽幽的说道:“让少殿主把人撤回来。就说是……我说的。”

    矮胖子闻言又楞了一下,随即急忙回应道:“是!”

    说罢赶紧离开了。

    你前一刻还一副无可奈何的款,下一刻,却又立即给出了应对指令……这…这怎么感觉有一种,在跟两个人说话,不,应该是在跟一个拥有两种不同思维的人对话,反正就是类似这种不正常的感觉呢……

    矮胖子如同一缕青烟,急疾去到了西殿。

    “殿主大人,主上说……”

    “他说什么?”宗星宇冷冷的转过头。

    “主上说……让你暂时停止对笑君主的阻击行动,放他们进来,然后在予以阻击,当前的阻击地点不合适,非是……”

    “打住,我想知道,他是在用什么身份来命令我?”宗星宇幽幽的说道:“你的主上是魔魂道之主,然而魔魂道不是西殿,而西殿,就只得一个声音,那就是我!我,才是西殿的殿主!”

    “他没有立场,更加没有资格命令我。”宗星宇傲慢的转头,注视着矮胖的黑衣人,冷漠的说道:“所以请你回去,转告你的主上。如果想要说什么,或者是想要达到什么目的,就自己来,让人当传声筒达不到他的目的。”

    矮胖子一下子愣住了。

    他做梦都想不到,宗星宇的态度竟然是如此的强硬,如此的不留余地。

    他来之前有想过此行会有一定阻滞,但只要自己把话说得漂亮了,把利害关系分析清楚,总能达到目的,而自己的目的非是全面否决宗星宇的战略,只是让他把阵地移动到祭坛有效范围而已,这点就当前局势而言,固然会有一定程度的损失,但绝非难事。

    可是,他却完全没有想到,宗星宇竟完全没打算跟自己谈,直接拒绝,异乎寻常的强硬!

    面对如此强硬的宗星宇,矮胖子登时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了。

    宗星宇再不听话也好,也是主上的儿子。

    人家父子之间,有什么不可以说?不可以商量的?

    哪怕是打得天翻地覆,但自己也是无法说话的。

    眼看着宗星宇冷硬如铁的面容、全无商量余地的表情。

    矮胖子叹了口气,只能转身回去。

    黑衣魔尊听到回复之后,扬天看了半天,半晌之后,淡淡道:“终究只是一缕魔魂!”

    矮胖子眨着眼睛,显然是没听明白黑衣魔尊话里话外的含义。

    您是说的……什么啊?

    却见魔尊已然振袖而起,忽的一声,瞬时便失去了踪迹。

    ……

    宗星宇冷着脸,眼神恒定一瞬不瞬地观视着远方的战局。

    那里,应该在战斗,而且是不断地战斗。

    虽然目力有所不及,看不到具体状况,但,神识还是能够感觉到那边的大致情况,战场彼端,几乎每一时每一刻都有许多空间在震颤……

    但他的眼神虽然冷锐,眼底深处,实则却是在期待着什么……

    他并没有将全部心神都关注于远方的战斗。

    或者应该说,他超过九成的关注度,都放在另一件事上。

    以至于他的眼神、动作,身体,陷入了僵硬状态,异常的不和谐。

    风声飒然,一团黑雾,“忽”的一声显临极天顶。

    宗星宇的身躯陡然颤抖了一下,但仍自倔强的没有回头。

    修为高深如他,自然知道是自己的父亲到了。

    但这一刻的宗星宇,却像极了一个执拗的孩子,在和自己的父亲赌气,我知道你来了,我知道你有话要说,我知道你对我不满,但我就是不回头看你。

    你能把我怎么样吧?!

    黑雾凝结成了人形。

    宗星宇在等待。

    等着,猜测着,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主动寻上自己,到底会跟自己说点什么?

    他绞尽脑汁的猜测着,甚至猜得自己的心都在酸涩,颤抖。

    感觉着自己眼眶,因为酸涩的湿润,满蓄眼眶之中眼泪,竟渐渐控制不住。

    然而让宗星宇做梦也没有想到的,自己竟然会听到——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魔尊的声音冷冰冰的,仍旧充满了那种漠然的意味。

    “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宗星宇赌气的说道。

    “我没问你干什么,我只问你,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魔尊的声音平淡,冰冷。

    “我当然知道?”宗星宇突然想要爆发:“你怎么会不知道?父亲,自从您……”

    他的话并没有能够说下去,因为,已经被魔尊打断。

    魔尊冰冷的眼睛盯着他:“不要叫我父亲!”

    宗星宇愣住。

    “你应该称呼我为主上。”魔尊冷淡的看着他。

    宗星宇两眼发直。

    “魔魂道,何谓魔魂?”魔尊看着他。

    宗星宇只觉头脑中金星乱闪,尽是一片模糊,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干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此际身在何方。

    “魔魂道,就是无数魔魂!”

    “所有修炼了魔功,经过了魔尊洗礼的,便是魔魂。”魔尊眼睛不带半点情感的看着他:“换言之,你也是,也不例外。”

    “我也是!?”宗星宇脚下一个踉跄,蹬蹬蹬连退三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满眼不可置信地望着魔尊:“你说我也是?!我也是……”

    “不错,你也是。”魔尊淡淡道:“你也不过就是一缕魔魂,额如此而已。”

    宗星宇头脑中一片空白。

    “所谓父子之缘,根本无缘;一万多年的父子?不过就是一句骗人的空话罢了!”魔尊有些嘲讽的望着他:“你以为真的有你想象的那么重情重义吗?”

    宗星宇有些崩溃的嘶声喊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什么叫父子血缘,根本无缘,还有这一切,又与重情重义有什么关系?”

    “不就是因为所谓的父子之缘,你才敢不听从号令?”魔尊冷漠的道:“你才有恃宠而骄的底气?一意孤行的胆量?你认为,我一定不会处置你?所以你才敢无视、违背我的命令!”

    “归根到底,不外就因为你是我儿子吗?或者说,你曾经是我儿子?”魔尊的话,就像一把把最最锋锐的钢刀,深深地刺入宗星宇的心头。

    令到他的心头,瞬时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什么叫做曾经?什么叫做曾经?!”宗星宇几乎是神智错乱的叫:“难道当年的一家人过往,您竟然都忘了吗?您真的都忘了吗?”

    “当年是一家人的因缘不假,但,当你接受魔尊洗礼之后,这份因缘便即不复存在了!”

    魔尊冷冷的哼了一声:“既身为魔,还要这些人类的可笑情感做什么?”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也算是缅怀那最后一点,你笃定认为的……那一点可笑的父子情分。”魔尊黑袍身影飘飞而起:“立即将你的人撤回来!”

    “若是当真耽误了我的大计,就算是你,也只有早一天进入祭坛,成为……”

    “……那早就该付出的,一缕魔魂!”

    话音未落,魔尊的身影已告消失无踪。

    宗星宇宛如泥雕木塑一般的呆立在原地,良久良久一动不动。

    他的嘴唇无意识的哆嗦着,嘴角不断流出鲜血,眼神,尽是一片死灰。

    他呆呆的站在极天顶之巅,站了一天一夜,晨风雨露,染白了他的头发。那头原本乌黑的长发,在他重新活动起来的时候,竟然完全的灰白了。

    重新恢复活动状态的宗星宇,身姿看似仍如往昔一般的挺拔,却给人一种已经有些佝偻的感觉。

    心中的某些东西,已经塌陷了。

    宗星宇大踏步地返回了西殿主殿,随即,以最强势的强硬态度,发布了一条命令——

    “西殿全员所属,尽皆出动!所有人等,在命令传达后的第一时间迅速抵达战场!御敌于西殿主巅三百里外,不胜则死!”

    “若是无能阻挡笑君主大军,那么,西殿上下就集体陨灭于三百里之外!”

    “此命令即刻执行!”

    “在半刻钟之内,西殿所属没有集按时结者,斩无赦!”

    这条命令,立即传送出去,传送到每一个西殿所属的修者手中。

    外面,即时响起来震天的钟声。

    无数身影,以一种近乎催命一般的速度,自四面八方赶过来。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