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决战时刻

天域苍穹 第六百九十八章 决战时刻

    雪丹如雪白的衣袍上,尽是赤红,几乎被鲜血染成了血衣,神情格外复杂地望着惨不忍睹的战场,下意识地轻轻叹了一口气。

    玄冰和君应怜,还有霜寒等人,四下里查看西殿高手的尸体;脸色凝重。

    “敌军方面有绝大部分人手,都变成了干尸……这是被魔魂抽走的迹象。不过也有一部分没有变化,应该是魔魂抽取元能范围有所不及的缘故……”

    玄冰道:“但当前最奇怪的反而是……这里已经是魔魂道大本营的所在地,但为什么西殿方面的修者全部死光了,魔魂道的人手竟然没有出现来援,这实在太不合情理,太反常了!”

    叶笑正要说话,突然心中一动,抬头看去。

    只见空中一团诡谲阴霾,正自迅速离去。

    “站住!”

    叶笑抬头向着天上厉喝一声道:“宗元凯!你站住!”

    天空中的那团灰雾闻声登时止住了去势,一阵扭曲变换之余,幻化成了一个浓雾组成的人形,在空中飘摇往复:“叶笑,再前进三百里,那里才是我魔魂道与你宗门联军的决战之地!”

    “你若是不想让青云天域变作魔宇天下,就来阻止我吧!”

    灰雾所凝集的身影道罢这一声阴森森的言喻,更不停留,即时飘走。

    “宗元凯!”叶笑凝目叫道:“你一手创立的西殿,已经彻底毁掉!连带你的儿子孙子,也都丧命于这一战之中,难道,你就这么的无动于衷吗?”

    这点委实是叶笑最奇怪、最难以理解的地方。

    从当前的态势看来,刚才的战斗中,宗元凯这位魔尊分明就在头顶观战,或许是从双方开战伊始,他就已经到了。

    那他为何不出手?

    就这么眼睁睁坐视自己儿子战死。

    这……这样的做法竟也算是一个父亲吗?

    灰雾迅速的远离,风中就只飘来一句话,低沉,冷漠,如同在呢喃。

    “你跟他的问题,其实是一个答案,只不过……是一缕魔魂,仅此而已。”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心中都不禁升起一股凉意。

    一个答案?!

    只不过是一缕魔魂。

    你对敌人狠绝无极那也罢了,但对自己的儿子,竟然也能这么绝情!

    所有人尽都陷入一片空前的寂静氛围之中。

    原以为众生有情,魔亦有情,不意所谓魔者,竟无情至此,而魔者对待自己的亲子都能如此,更遑论他人,若是当真魔祸天域,天下生灵势必尽遭涂炭。,众人在感叹之余,对抗魔类的决心却自又坚定了一分!

    玄冰不知何时,悄然来到了叶笑的身边,皱眉思索。

    闻人楚楚迟疑了一下,亦走到叶笑身边,低声问道:“那……阴阳圣果,吃了之后固然会令到服食者修为一步登天,却也会被播下魔种……魔种日益扩张,全面魔化之后,便会彻底泯灭人类的情感?”

    “否则,前后两代天域第一人,宗元凯还有武法何至于这般魔形魔状,灭绝人性……”

    闻人楚楚低声问道。

    叶笑雄躯陡然一震,失声道:“确实如此!”

    宗元凯与武法之所以会这般丧心病狂,除了这个解释,当真就再也没有别的理由。

    但凡还有一丝丝人类的情感,就绝对做不到现在的这样子无情!

    他之前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宗元凯武法等人入魔的关键所在,但想不到,此际闻人楚楚这一句话,却几乎是揭开了所有的谜团!

    其实二货之前曾不止一次的提到过,轮回果乃魔界产物,固然有助长修为之效能,却也同时伴随危害,但叶笑等人所服用的阴阳圣果乃是二货加工过的无危害产物,由于灯下黑的缘故,是以竟是始终思不及此。

    魔界物种,助长修为的同时,魔性就此深植,日益壮大,最终服用者成为彻头彻尾的魔者,一旦成就魔者,便会启发构建魔魂祭坛,魔化整个位面的任务,使该位面成为魔界附庸!

    这样的任务周期固然极之冗长,动辄数万年甚至更长,但所非实在不大,充其量也就是几枚轮回果而已,而且这些轮回果还是可以回收的!

    更有甚至,或许轮回果垂钓的根本用意,除了可以直接收取无数元魂,根本就是乘机投下魔化整个位面的种子,毕竟对于魔界这等超级位面而言,数万年岁月根本无足道哉!

    叶笑得闻人楚楚一言提醒,瞬时想通了全盘,甚至想通了更深远的问题,不过想通了又如何,始终要应付当前状况才为主要,其他那些更深远的问题……等需要面对的时候才考虑吧,那些实在太高端了,暂时真没精力没能力去应付!

    “那东西,我们也吃过……”闻人楚楚有些忐忑。一句话将叶笑拉回现实

    “你们吃的那些是经过高人处理的,没有所谓的魔种,不用担心,自己吓唬自己!”叶笑随口解释道,心下仍是莫名地沉重起来。

    眼下,终于要到最终决战的时刻。

    宗元凯前前后后付出了数百万修者性命,将自己的魔魂道的所有外围,甚至是已知的所有势力,全部都送葬到自己手中。

    原因是什么?

    他这般绝对不是想要投降,更加不会是良心发现,想要自己毁灭这个邪恶组织!

    其中,一定有重大图谋。

    岳长天给予己方情报之中,最为着重提到的祭坛,魔之祭坛,也许即将要完成了吧!

    宗元凯没有即时开启决战序幕,而是将战场放到了三百里之外,这大抵就是宗元凯这位魔尊完成九大祭坛最后一步的前奏!

    所以,他才这么做,才这么说,才将最后的决战地点,定在了那里。

    但……自己想要毁灭这个组织,想要将魔物彻底消灭,明知道前面是坑,是陷阱,也需要跳进去,因为,正如宗元凯所说,这对于自己也是仅有一次的机会!

    换言之,三百里外的那处战场,无论于比于此都是不能放过,不容错过的最终战场所在地!

    这一战,才是真正决定青云天域未来的最终一战!

    最终,不管谁胜谁负,都将改写历史!

    又或者说是定鼎天域新史!

    或者是魔宇天下,或者是青云靖明!

    尽在此战!

    叶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变得极为沉重,沉声道:“大伙原地休息,疗伤。任何人不得轻举妄动。”

    “宗元凯既然说在三百里外决战,那么他就绝不会在现在行动;若是能这么做,他早已经动手,不用再等。”

    “所以此役,我们不急。”

    “大家养好精神,将状态恢复至万全状态,再来开启这场灭魔之战!”

    “现在,才是最终的灭魔之战!”

    在叶笑的坚持下,所有人按兵不动,养精蓄锐。

    就在这只隔着魔魂道大本营三百里之处,扎下营寨。

    这一等,就是整整十天!

    这个举动,让己方所有人都大惑不解。

    明明彼此已经是近在咫尺,短兵相接。为何还要按兵不动?

    之前一路势如破竹,连番获胜,一直打到现在关键时刻,却停住了?

    直接一鼓作气的杀过去,毕功于一役,不就一切结束了么?

    有不少人心中都做此想法。

    然而在叶笑玄冰君应怜等人眼中,当前态势却全不是这么回事。

    这一路的顺利,连番的大获全胜,可以说,超过七成的胜果都是对方故意给的,也许就是所谓的假象。陨灭的那些人手,并不是那么好杀的,根本是魔魂道将之抛弃的……送出来让你们杀的!

    对于这一点,叶笑的感受无疑是最深的。

    在宗元凯,也就是魔尊出现的那一刻,叶笑分明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威胁,那是至极的危险感觉。

    叶笑向来笃信自己的感觉,更加判断出宗元凯的修为,竟还要在现阶段的自己之上,错非如此绝不之余有这种强烈至极的危险感觉。

    那份凛然,那份俯视,让叶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纵使一路走来,无可匹敌,也不意味着自己就此天下无敌!”

    “宗元凯有如此通天修为,还要费尽心思,将数百万人送给自己杀,所谋者必定非同小可!”

    “前后数百万修者性命,魔魂道所有外围组织都被斩杀得一干二净,然后才到了这一步,最后决战!”

    “如果我是宗元凯,那么,我若是没有绝对的把握,我会这么做吗?”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种事情,连万一的疏漏都不能存在,一定得是‘绝对’!”

    “所以他一定有绝对把握,可以将我们这边的所有人全部都埋葬在那里。”

    “所以他才会这么做。”

    “既然如此,那么我方实力经过鏖战西殿,有了相当的折损,就这么贸然冲过去,必然会被其吞噬;成为魔魂养料。”

    “但这一战,却又是势在必行,那么,我应该怎么做?才能使胜算更高?”

    贸然出战,胜机渺茫。

    不战,却又绝对不行!

    到了这等境况,竟是进退两难。

    这段时间里,叶笑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

    应该怎么做?

    战,必战!

    战,必败!

    那么又有什么办法,可以战而不败?

    叶笑几乎愁白了头发。

    想来想去,貌似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所以这十天里面,叶笑做出了一系列看起来很疯狂的举动。

    首先,叶笑将厉无量,雪丹如,君应怜,玄冰,闻人楚楚,寒冰雪,琼华月皇,月宫霜寒,宁碧落,赵平天,柳长君等人全数聚集在一起。

    他本来还打算要找雷大地等人过来,但,三老却是直接消失了,躲开了。

    “当前形势严峻,相信大家都能看得出来。魔尊定然是有了必胜的把握,才会这般主动邀战,之前,数百万修者送葬,已是明证,就算是为了成就祭坛,但那始终是自身实力。”

    “甘愿竟这么庞大的实力,一气舍弃,相信大家都明白,这意味了什么。”

    “所以,想要提高此战胜算,想要更好保全自己,那么就只有提升自己自身实力这一条路了!”

    “一般意义上的实力,根本难以谈到威胁到魔尊!”

    “所以,在座众人都是咱们一方最有希望冲击达到金丹境界之人,唯有臻至丹成之境,才有资格说到威胁魔尊,现在我们胜算契机所在,就在你们这些人身上,唯有大家都突破了……我们才算是拥有真正对上魔尊的本钱。”

    “这是针对助长本身修为的丹云级数灵丹,一颗便能够增加百年修为……每人十颗,只要本身负荷得起,效力不会有折扣”

    “这是针对神魂壮大、修复的丹云级数灵丹,辅助修行效果不俗。”

    “这是……

    “这是……”

    “总之一句话,以上灵丹无限制供应,大伙需要多少,直接开口报数,我唯一的希望只有……我需要你们,在这段时间里面,最少有五个人以上,突破到丹成之境!”

    “最少最少,要有五人以上的规模!”

    “如此,我们才有一点点制胜的机会。”

    “否则这一战,根本就不用打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叶笑的脸色格外严肃,异常沉重。

    琼华月皇沉吟了一下,道:“笑君主大人,刚才魔尊出现的时候,就只得您曾经与他对话,我相信,这并不是单纯的对话,如你我这等层次的修者,当可以从那一两句话之间,感受到很多东西……”

    她说到这里,不再往下说,一双眼睛注视着叶笑,月皇相信叶笑懂她的意思。

    叶笑点点头,道:“不错,我确实感受到了很多。”

    琼华月皇径自追问道:“比如说?”

    “比如说……我感受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束缚感觉。”叶笑字斟字酌,道:“还有一种,源自骨子里的毛骨悚然……可以说,我的气场,气势,神魂,神念……完全被对方全面压制……嗯,这就是这种感觉,绝无虚假……”

    琼华月皇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其实又何止月皇,在场众人尽都脸色大变。

    在场的每个人都是修行的大行家,如何不知道,叶笑既然生出这种感觉,就代表根本就不是对方的对手,错非如此,绝不至于产生这种被彻底压倒的感觉。

    而叶笑本身,现在却是联军之中修为最高、甚至是远远超过其他人的那种。如果连叶笑都不能对付魔尊,那么其他人,更加的无能为力。

    大家更知道,修为到了那个层次,再不是所谓围攻群殴就能够解决的了。

    “君主大人,你目标已经臻至了成丹之境,而且已经做出了相当的突破。”琼华月皇脸上忧形于色:“修为如你,竟然还不是魔尊的对手?魔尊的实力当真有这么可怕么?”

    “也许魔尊的实力,比我描述的还要更强横,就现在来说,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下无敌。”

    叶笑沉声说道:“若非如此,他又怎么可能做出来那一连串匪夷所思的决定?任由我们将他的所有爪牙全都杀光?”

    “之所以这么做,除了基于祭坛需要魔魂的主因为之外,还代表了他有绝对的把握,局势完全受其控制,并不担心出现任何的意外。对于我们而言,或者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应对魔尊的绝对把握!唯有打破了这个‘绝对’,此役才有生机,才有胜算!”

    “若是魔尊修为已经臻至如此高度,我们纵然突破丹成之境,胜算也属渺茫。”琼华月皇叹了口气:“且不说丹成之境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突破的,就算当真突破了又能如何?!”

    “月皇的话自有道理,不过现在的状况就是如此,若是仅凭当前所有的战力去决战,此役十死无生,绝无丝毫胜算,但若是能够多几个成丹修者,或者有九死一生的机会。”叶笑吸了一口气,道:“现如今,我是成丹境,冰儿,是成丹境;还有厉无量、寒冰雪,现在也都已经到了成丹境,但区别却在于……寒冰雪,还没有成丹境大成,仍有进步余地。”

    “而君应怜,现在也是伪丹境;实力做出突破的霜儿寒儿现在也是伪丹境。”

    叶笑目光看着众人,落在了闻人楚楚的身上,淡淡道:“飘渺云宫的闻人楚楚姑娘,她现在也正在冲击伪丹境。”

    “在场众人中,有冲击伪丹境余地的人手,大抵还有二十人之多!”

    叶笑沉稳的说道:“在个人绝对实力方面,魔尊的实力确实是天下无敌,无可匹敌,但是,魔尊之下的高手,在质量方面上,绝对不如我们高。”

    “而这一方面,亦是我思前想后,所寻觅到的,唯一可以击溃魔魂道根本的契机所在。”叶笑如是说道。

    “君主说的方案确实有实施余地,也有极大的成功可能……然而根本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就算是我们这些人全部都突破了,甚至全歼的魔魂道所有人手……但……始终还需要面对魔尊……一旦对上他,我们还是……”月皇满眼尽是忧虑的说道。

    在场众人之中,以月皇最为老成持重,她自然明白叶笑所说的战略,确实具有可行性,却也更加明白,一个比完成成丹境还要厉害的超级大能,又岂会会在乎任何的群战。

    若然魔尊真的达到了那样的地步,那么,就算这二十多人全部突破成丹境,对上魔尊,仍也是希望渺茫。

    叶笑霍然抬头,目光深邃,注视了琼华月皇良久良久,这才一字一句地道:“我们还有最后一招,修者的最后一招!”

    “修者的最后一招!”

    月皇浑身陡然剧震。

    修者的最后一招?!

    修者的最后一招,便是引爆自身所有一切,与敌同亡的自爆式攻击!

    成丹之境是天域武道及至,无论魔尊的实力高到了什么水准,始终还在此天之下,便受这片天地的限制,若然有合共二十人的规模,全部都是丹成境界的超级高手,不惜自身的发动自爆攻击,魔尊陨落的几率,果然是存在的!

    “之所以要众人突破,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叶笑目光中闪现破釜沉舟的锋锐:“如果我们能够战胜魔尊,那么,就意味着魔祸不存。此次浩劫被我们消弭。”

    “反之……若然我们不能……”

    叶笑咬咬牙,道:“……就算是不能胜,也要竭尽全力将魔尊的爪牙全部铲除;尤其是将魔魂道的九个祭坛,彻底毁灭!”

    “只要完成了这个基础目标,就算是我们这些人全部都死在这里,但只要是九个祭坛没了,魔尊的爪牙也没了,此次魔化天域的根本也就没了……至少也相当于为这个青云天域争取到了万年时光,以及下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叶笑的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慷慨激昂。

    琼华月皇除了心折不已之外,更兼心旌震动。

    “以宗元凯当年吞食阴阳圣果,成就天域传奇为起点,一共用了两万年,方始构建出现在的规模……”叶笑沉稳的说道:“我们这些人若是全部死掉,青云天域能够充当魔魂,而且短时间内填充祭坛的高阶修者,可谓少之又少……”

    “再有一万年的积累,多半也是到不了现在的规模。”

    “只要有这个前提基础,我们今日就算悉数战死,仍可寄希望于后人!”

    “至少,魔祸天下不会出现在我们这个时代!”

    叶笑目光灼灼:“但无论如何,这一战,大家必须要尽最大努力,最大极限,豁尽去战!”

    “胜则英雄,败则英魂!”

    “胜也无悔,败也无愧。”

    “因为我们为这一战尽了最大的努力、最大的心力。”

    叶笑目光灼灼:“各位,你们现在要做的唯有,尽最大努力去提升,此外,就是做好牺牲的准备。”

    “我这里所有资源加起来,至少可以大家提升千年修为。”

    叶笑留下丹药,放在桌上:“所有处在这个瓶颈上的,每人领一份去。尽力去突破吧!”

    “为了自己,也为了,青云天域!”

    ……

    叶笑留下丹药,转身走了出去。

    这个临时的帐篷里,合共汇聚了八九十多人;此种包括了各大宗门,还有散修高手,只要是拥有接近入微瓶颈水准,还有囚笼瓶颈的修者,这些人,可算已经汇聚了青云天域的所有巅峰修者。

    这其中缥缈云宫二十五位,琼华月宫十七位,冰霄天宫十九位,寒月天阁六个;天涯冰宫八个,此外就是叶笑等一众兄弟姐妹。

    散修之中,能够达到这个阶位基本要求的;寥寥无几,除了叶笑和厉无量等人之外,大抵就只有三个人!

    “十天之内,务必要将自身修为提高要可堪一战的层次,为了天域的未来,为了青云不为魔化,竭尽心力,尽力提升!”

    看着叶笑留下的许多丹药,每个人都是心情激动澎湃。

    这等一次性提升千年修为的灵丹,别说亲眼得见,亲身服用,根本就是传说中才有的绝品灵药,笑君主就这么拿了出来,还拿出这么多,无偿给了大家。就为了此一战!

    所有人心中都是震动莫名。

    ……

    “你手头的那些个轮回果……”君应怜问道:“还有多少?若是拿出来,或者能更增胜算……”

    叶笑叹了口气,沉声道:“你对轮回果的效能有所误解,轮回果确实能够令服用者修为一步登天,拥有道元境巅峰修为,但也就仅止于此,若是本人修为已臻高深层次,服之固然可令功体修为更上层楼,却无助于突破入微、囚笼,超越道元境巅峰以上的那些境界,更注重自身修为境界修养,宁碧落、赵平天、柳长君就是最好的事例,他们的心境修为,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怕还要更胜厉无量寒冰雪一筹,却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磨砺,才能做出进一步的突破,是以就算是将那些轮回果吃了,用处也不大,就只得十天时间,差距太大的人根本不可能再做更多的突破……”

    “而这些已经去到了临门一脚层次的修者,有那骤增千年修为的丹云神丹已经足够了,能突破就突破了,突破不了就是突破不了,外力极限大抵就这么多了!”

    “等到这一轮的突破有了结果,才需要考虑轮回果的应用,若然一个人的心境有余,需要增长修为配合心境,才是值得服用轮回果的适当人选……”叶笑苦笑一声:“但我估计,充其量也就只得七八个人才有此心境。”

    “若是有益,我当真半点也不介意全部发出去;但一定要要确认有用。而且还要是,对这一战有大用!”

    “但就当前而言,盲目提升,对战力根本就没有任何帮助,相反,贸然提升之人一旦死亡,反而会为魔魂道的祭坛提供更多的力量,得不偿失。这种策略,断不可取。”

    叶笑声音很沉重。

    君应怜点点头,表示认可叶笑的说法。

    “说句心里话,当前最紧迫的,还是你们几个人,你们才是我最信赖,可以将后背交托的人,其他人,纵使如何的赤胆忠心,终究是隔了一层。”叶笑看着厉无量,玄冰,君应怜;寒冰雪,月霜,月寒,赵平天,宁碧落,柳长君。

    “已经进入金丹境的,稳固自身境界为先,当然,或是能再进一步更好!”

    “至于还没有进入的,你们就只得十天时间,每多一人进入丹成之境,胜算便增一分!”

    叶笑的眼神,兀自看向魔尊离去的方向,彼端,魔焰滔天!

    那里,魔气弥漫!

    那里将是最终战役的战场……

    无论胜败,都是此世不朽传说!

    只不知,天意谁属!

    叶笑心下忽而再显澄明,明悟滋生,淡淡地笑了笑:“人这一生,总有些事必须要做!哪怕你不想去做,,不敢去做,但命运总会追着你,抽着你、逼着你……将你赶回到这条一定要踏上的道路之上。”

    “然后,再给你一个选择的岔路口!”

    叶笑缓缓走了出去。

    “我来了。”

    “我的路,我选了。”

    “此一战,势在必行!”

    “必胜!”

    叶笑猛然抬头,眼中神光爆射!

    这一刻,他的目光恍如穿透了苍穹,直射到九霄云外!

    ……

    整整十天.

    宗门联军这边没有丝毫进军动静,而魔尊那边对此竟然毫不着急;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叶笑预定的十日之期终于过去。

    琼华月皇自潜修闭关状态中重启,缓缓站了起来。

    这十天下来,自己虽然有所突破,但是突破的进度却不很多,却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

    若是这一战,必须要有人做出牺牲的话……那么,我……或许应该挺身而出的。

    无论是为了宗门,为了天域,还是为了……亲人!

    ……

    闻人楚楚也自潜修中启关,眼睛里面射出更胜冰霜的冷漠,然而在这份森寒冷漠的深处,却另蕴含着一份难言的炽热。

    这一战,注定是需要有人牺牲的。

    我现在已经臻至囚笼之境,却还差一步,未能凝成金丹。

    但,如果非要牺牲的话,那么,我希望,走在他的前面。

    此生注定难以与之并肩,但比他先走一步,总还是可以的!

    ……

    雷大地三老同时睁开眼睛。

    此一生,已经圆满。

    再无遗憾。

    此际,已是灭魔之战的关键时刻,如果能够用我们这三把老骨头换得年轻人一点生机,以及辉煌的未来,那么,我们谈何犹豫!

    ……

    众人不约而同地向着中央的议事大帐走去。

    一个个步履坚定,绝无犹疑。

    叶笑沉静地坐在帐篷内中,脸色无悲无喜。

    一个个修者,络绎不绝的鱼贯进入;各自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一言不发。

    此时此刻,已经用不到再说什么了。

    今天,就是决战时刻。

    不过短短时间,天域宗门联军所有道元境巅峰修为以上的修者,尽数聚集。

    “很好!”叶笑抬头,锐利地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视一圈,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淡淡道:“现在是清晨时分,大伙再休整一天,下午出发;去到魔魂谷外扎营;明日正午时分,灭魔之役正式启动。”

    “是!”

    “现在,魔魂道的外围力量已经确认全部清除。内中剩下的,大抵就只有魔魂道的骨干力量,但无一不是高手之中的高手……所以,道元境七品之下的修者,此役就不用参与了!”

    所有在场之人闻言只是沉默了片刻,同时点头表示认可。

    在场众人能有当前这份修为,无论眼力才分见识智慧头脑都是上上之乘,自然瞬时就明白叶笑这句话的用意所在。

    这一战,对手尽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道元境七品以下的武者,就算是参与,也起不到任何作用,纵使只面对巅峰高手交战的余波,恐怕就足以将这些人瞬时消灭。

    甚至就算是发动自爆,也难以造成什么效果;只能为对方白白的提供魔魂而已。

    不但徒劳无功,反而助纣为虐!

    “本座在此最后说一句。”叶笑沉静的说道:“这一战只怕难免牺牲,但是,所有人都要注意一个重点,又或者说是此役的关键所在……如果你的牺牲,不能对魔魂祭坛产生破坏作用,那么就以保全自己的性命为优先。”

    “因为在不能破坏祭坛为前提的时候,哪怕你有成功拉着敌人同归于尽,最终结果仍是为祭坛增加了能量。”

    叶笑目光如电,一字字道:“这一点,一定要记住了,千万不要忽略!”

    所有人的脸色都转为沉重,以及异常的难看。

    如果不能破坏祭坛,竟然连拉着敌人同归于尽都不行?

    这个要求,貌似就有点太高,又或者说是太苛刻了吧!

    “所以我们当前的首要之务……”叶笑说到这里,突然间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氛围席卷而来,立即停下说话,扭头看去。

    在场众人也即时感觉到了这股突然而来,好似阴云密布一般的压抑;同时转头看去。

    只见在帐篷的左面,帐篷棚顶位置乍现氤氲扭动,一个人影赫然闪现,随着外面山风吹拂,帐篷布鼓鼓荡荡,那条人影也在上面随之起起伏伏。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魔尊!

    就在众人议事、布置对敌战略的时候,魔尊竟然就这么明目张胆光明正大的出现了。

    无声无息、宛如虚空幻化。

    在场所有人全然没有人发现,他到底是怎么来的。

    此刻的魔尊,就像是一幅画,画在了帐篷上面,与帐篷合二为一,毫无违和感。

    众人见状不禁哗然大作。

    帐篷顶部的帐篷布不外就是最普通的布匹;可是魔尊现身于斯,俨然向是一道影子,但却是眉眼宛然,居高临下的俯视众人,竟自发出一阵阴森恐怖的诡笑。

    “不错不错,本座原本还在忧虑,凑齐祭坛的灵魂力量难以充足,万万没想到,才不过十天时间,各位都提升了这么多……现在看来,祭坛所需的力量彻底有着落了,果然是天佑魔道,杰杰杰杰……”

    “混账!”

    琼华月皇手心一抖,两道白光骤然****而出,锋芒直指帐篷顶部的魔尊。

    彼端魔尊兀自哈哈大笑,全无闪避的意图。

    却见那两道白光不偏不倚正整从魔尊寄存在帐篷上的影子位置当胸穿过,将帐篷割裂了两个透明的口子,风雷之声一闪而过。

    外面,有数声惨叫蓦然响起。

    显而易见,月皇的攻击非但灭有对魔尊造成半点伤害,反而无意打伤了在外面的自己人。

    魔尊的身影仍在帐篷上持续鼓荡,阴森诡笑杰杰不断。

    “这大抵只是一道虚影寄象,无形无质,勉强攻击徒劳无功。”雪丹如急忙提醒。

    “哈哈哈……”魔尊前仰后合的大笑:“还是雪宫主有些见识,确实不必徒劳尝试,庸人自扰,凭的丢了身份。”

    琼华月皇冷笑一声道:“果然是魔尊,魔心魔性,魔行其事,非我辈可以臆测,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自己面前,亲眼看着自己一生的心血毁于一旦,此际竟然还能够笑得这么大声,岂不令我等为之侧目。”

    魔尊阴森森的道了一字:“错!”

    “错?”月皇眼中露出来疑惑不解的神色。

    “错,无论是我的儿子,还是我的手下,他们并没有死!他们只是进入了魔魂祭坛,成为了祭坛的一部分,与祭坛合二为一,便等同是获得了永生!”魔尊阴森森的笑着:“你们这等凡夫俗子,哪里知道成为魔魂,永生无尽的好处!”

    月皇冷冷道:“我不知道成为魔魂的好处,那样的所谓永生真的有意义吗?我只知道现在的现实是,一个连自己亲生骨肉都能残杀,都能将之转化成为魔魂的人,已经不配称之为人了!就只是一头彻头彻尾、丧心病狂的魔物!”

    “宗元凯!你已经毫无人性了!”

    这已经是琼华月皇作为一个女人所能骂出来的最恶毒的话了。

    但魔尊听了之后,却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哈哈大笑,尽显无尽欢畅之姿:“多谢夸奖,不错不错;我既为魔尊,为何还要有人性?”

    “我本是魔,魔为我道,献身魔道正是本魔此世该行之路,最终归宿!”

    众人齐齐无语,半晌无言。

    这种以泯灭人性为荣的家伙,众人这一辈子也都是第一次见到,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叶笑目光中锋芒大盛,注视着魔尊淡淡道:“宗元凯,想不到你终究还是着急了。”

    …………

    <又是一万字更新。我真是勤奋得让我自己都感动了……

    呜呜,像我这么帅的人,还这么勤奋的,真的不多了。

    今天去超市,给媳妇买了个儿童节礼物,嗯,一件裙子;嘿嘿嘿……

    祝福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明天我多写一些,争取再更新一万多字,为大家庆祝节日。>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