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七百章 “吃!”

天域苍穹 第七百章 “吃!”

    “锵!”

    星辰剑出鞘。

    随即,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叶笑身剑合一,连人带剑化作了一道经天长虹,长啸着,向着宗元凯呼啸而去!

    “宗元凯,且让我看看,你这个在当年号称青云天域第一高手的家伙,还保留有几分往昔的风采!”

    宗元凯身子飘动,沛然魔气升腾间,径自幻化出一张巨大的魔脸,斗大的眼睛凝视叶笑,满目狰狞,杰杰怪笑:“到了这等时刻,本座自然要亲身招呼,与你这个新晋的天域第一人一战!”

    话音未落,身子飘起,如同有形无质的幽灵,向着叶笑快速袭来。

    眼见魔身来袭,叶笑剑气爆盛,星辰剑光绚烂无比,二货亦于此刻无声无息地现身出来,极速移动到一个隐秘的角落,蹲了下来。

    此际二货的胡子剧烈地抖动着,耳朵扑棱扑棱的忽闪着,一双小眼睛不错神地注视着远方的九座祭坛,流露出满满的垂涎欲滴神色。

    “喵呜……竟然有这么多的灵魂力量……虽然还比不上天魂山那次……但真的很不少啊……”

    二货渴望得要死要活的:“好想吃喵呜,今天又可以大快朵颐一次了么……”

    ……

    半空中,叶笑单身独剑,强势拦截住了魔尊!

    正邪双方第一人,首度展开对战!

    这普一交手,叶笑才与对方掌力初初接触的第一个瞬间,便已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如果说叶笑乃是一棵挺拔小树的话,那么魔尊最最保守的说法,也得是裹挟着足以撼山拔岳的气势,摧枯拉朽而来的强劲飓风。

    挺拔小树或者可以在狂风、暴风中安然,可是对上至为暴烈的飓风,真的可以幸免么?

    还只是一瞬间的接触,挺拔小树就已经被飓风摧折到了快要弯曲折断的地步。

    叶笑鼓尽平生之力竭力抗衡,脸色瞬时变得通红,汗珠涔涔而出。

    叶笑已经尽量高估宗元凯的能为,却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实力竟至于斯,他蓦然生出一种感觉,才一开始,自己就已经被压榨到了底线!

    更可怕的还在于,敌人明显还未出尽全力,此刻的僵持,不过是暂时的假象而已。

    原本如臂使指、尽情挥洒的星辰剑,在这一刻,竟然恍如重愈千斤;四周的空气,变得粘稠,纵使只挥一剑,也需要用尽全身力量,冲破重重看不到的阻碍,才能接触敌人的攻击。

    面对如斯压力,叶笑的心脏在狂跳,浑身上下的血液奔流速度也在瞬间去到了极致,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随时可能爆裂掉!

    魔尊如鬼如魅一般的身子飘来荡去,与其说是人形,莫如说是一张纸片,眼神更显冷酷地注视着叶笑:“叶笑,现在你知道什么是实至名归了么!?”

    叶笑睚眦欲裂,突然一声暴吼,浑身上下的无数毛细血孔皆有紫气疯狂地爆将出来。

    这一刻,叶笑将紫气东来神功全力运转,极限发挥!

    在冲天紫气爆体而出的瞬间,叶笑清晰感觉到,刚才萦绕在自己身周的沛然压力竟然瞬间减少了许多。

    原本沉重甚至是笨拙的身躯瞬时恢复了原本轻灵;重若大山的星辰剑,轻若无物,裹挟着朦胧紫气,向着魔尊当头斩落!

    “咦?!”魔尊口中颇为惊异地呼了一声,讶然道:“这是什么功法?竟能突破我施下的囚笼封锁!”

    但见其右手一翻,更浓郁的黑气弥漫而出,竟是打算用手掌正面迎击星辰剑的强攻。

    叶笑见状心下一狠,强行摧谷之下,又向星辰剑上更加了几分力气。

    透剑而出、由掌而发的紫黑二气率先接触,普一接触,竟至发出“啵啵啵”这样的古怪声响;随即,高下判定,以肉眼可见频率,黑气不断败退,紫气则在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星辰剑剑锋更在紫气之后,闪烁着森冷的光华,锋芒毕露,意在必杀。

    魔尊骤发一声尖锐的长啸,黑气蓦然大涨,强行加注在节节败退的前一波黑气之上!

    无尽的黑气,自他的身体里面涌出来,汇流于手掌,手掌边缘的黑气猛然暴涨,迅速地恢复到了之前没有与剑锋接触的时候的浓密程度,甚至是更胜从前!

    而且,更浓郁的黑气还在持续翻涌而出,层层加持,黑气得此大援,非但平反败势,更乘势反扑,反攻倒算。

    嗡!

    叶笑一往无回的剑势竟然有如怒潮强袭坚实堤坝失利,被反震而起,星辰剑更是险些脱手而出。

    第一次,这还是叶笑以氤氲紫气加持于星辰剑的首次失利,往昔只要有紫气东来神功契合星辰剑,便是无坚不摧,无劳不破,无往不利,然而这一次却是首尝败绩!

    号称开天辟地第一功法的紫气东来神功,竟然也有失利一刻?!

    在旁紧密观察叶笑与魔尊战局的二货,小眼睛一眯,由衷叹息:喵呜,哪里是紫气东来神功不强,分明是我这个主人不争气,无论氤氲紫气多么的强横,质地如何的高,一旦对上在“量”方面超出太多太多的功法,还是不得不败。

    这就跟同等体积黄金与黄铜,肯定是黄金价值更胜多多,然而一两黄金的价值总比不上一吨黄铜的道理差相仿佛!

    噗!

    强势对拼的叶笑一招失利,险些就是一口鲜血喷出来,却仍是不免踉跄后退数十步;然而此际旁边一口剑宛如毒蛇噬物一般的急刺过来,叶笑脚步不停,星辰剑随手一格,身子陡然一震,左手却是下意识地一掌拍出。

    砰!

    出手偷袭的那个魔魂道高手本就被叶笑长剑格挡震得脚步不稳,脸色发白,而叶笑反击一掌又夹杂着风雷之声紧随而来,正在踉跄后退中,再无丝毫躲闪的余地,直接被叶笑一掌将脑袋拍了个粉碎。

    随即,一道魔魂化作了朦胧雾气,极速飞入第六个祭坛之中。

    叶笑虽然与魔尊火拼不敌,震伤后退,但,他的金丹修为却是实打实的不存花假,与这位道元境九品的魔魂道高手,根本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或者说,是一斤黄金跟一两黄铜之间差距,同样没有可比性!

    此际牛刀小试,反噬一击,便是必杀,毫无意外!

    那边,一道凤鸣九天也似的厉啸,悠悠传来,叶笑百忙中偷空一瞥,但见一道窈窕的身影,裹夹着难以言喻的极寒之气,一路飞过。

    来人正是冰儿。

    她所过之处,沿途的几十名魔魂道高手,全都在一瞬间被彻底冰冻,无一例外。

    同样没有例外的还有,跟着就是悉数爆裂,粉碎。

    而她当前的目标所向,正是那已经完成的,第三座祭坛!

    她原本的对手,那个矮胖子,被寒冰雪接了下来!

    以玄冰的老道经验,那个矮胖子仅凭固守又岂能长时间阻滞玄冰,玄冰之所以会持续缠斗,就只是为了蓄势——

    玄冰的眼力在天域联军之中首屈一指,还要比叶笑更早看出围绕在祭坛周围那群人实力的高深莫测,轻易难犯,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要一举拿下,才有胜机,所以才会选择实力固然也是极高,却与自己并无可比性的矮胖子,更偷偷传声给君应怜月宫霜寒姐妹,彼此呼应!

    及至蓄势臻至顶峰,玄冰,君应怜,月宫霜寒等人齐齐动作,发动了这一密谋已久的,堪称决定性的突然袭击!

    至于她们原本的对手,自然有寒冰雪接手,寒冰雪身法入微如今更上层楼,更将囚笼空间之道融入之,非但身法绝速,更可分身如电,幻化出多道身影,已然臻至时时皆真,刻刻皆幻的超逸境界,短时间同时缠住数人,并不如何为难!

    然而玄冰这一路疾冲,却成威不可挡之势,无可匹敌之霸气!

    叶笑那边虽然只是惊鸿一瞥,竟不禁愣住了。

    我靠,这丫头身上啥时候竟然具备了这等“我以出手,就是无敌”的超绝霸气?

    简直是……

    太牛叉了吧!

    魔尊也即时警觉,及至扭头看罢;身子去势已就;显然,魔尊也已经发现了,玄冰这一击,蓄势深远,更兼本身修为强悍无匹,此际已经去到了沛然莫御的地步。

    纵使祭坛有七大高手拱卫,也未必便无风向,情况不容乐观!

    在魔尊眼中,祭坛的安全乃为第一,其他一切也要让路,玄冰强势冲击,威势已成,自然要予以拦截,消弭危机于萌芽之中

    叶笑见状一咬牙,长啸一声,星辰剑在空中一阵急疾挥舞,随即,一道混圆的灿烂星河骤然出现:“宗元凯!吃我一剑!”

    叶笑再度身剑合一,凌空长掠而去,剑锋所指,正是魔尊宗元凯。

    剑光未到,剑气已经将魔尊全面笼罩!

    叶笑已知自己与宗元凯有相当差距,是以这一击的目的不求能够杀死魔尊,只要拖住魔尊的脚步,不让魔尊增援祭坛就算不枉。

    魔尊身形刚动,就感觉脑后锐利至极的破风声急疾袭来,那种激烈的破空声响,让魔尊即时意识到,若是不躲闪,这一剑将对自己造成相当沉重的伤损!

    分析利弊之下,魔尊只得顿住去势,旋风一般回身规避来招,及至看到是叶笑来袭,不由得冲冲大怒,恶狠狠的说道:“叶笑,我本不想这么早就杀你!但你这是在自己找死,与人无尤!”

    说罢怒啸一声,浑身魔气再度升腾。一挥手,几十条黑烟凝聚成为巨型手臂,向着叶笑星河也似的沛然剑势正面迎击了过来。

    叶笑见状不闪不避,反而又再持续输入自身功力,以最极端,最疯狂的方式与魔尊魔手对撞在一起!

    另一边,玄冰以锐不可当、无可匹敌的强横气势,一往无回地直飞祭坛上空,白玉也似的手掌,连连挥动;一刻不停的连发七百多道掌力,疯狂倾泄而下!

    祭坛周围的那七个好似泥雕木塑一般的高手骤然动作,同时飞身而起,七个人似乎连成了一体,无数道灵气,顿时封锁在祭坛上空位置!

    而后七个人联袂合力向着玄冰反袭而去!

    此际的玄冰亦在往下扑落,双方在半空中悍然碰撞在一处!

    轰轰轰……

    一连串的爆响,接连不断响起……

    而与此同一时间,叶笑与魔尊的火并之招正面撞击在一处的声音也随之爆响出来!

    刹那间,整个被魔魂加固过的空间,竟也随之剧烈地颤抖起来!

    一声闷哼,叶笑整个人好像一颗绣球也似地翻滚出去,一路鲜血狂喷;刚才凝聚了全身修为的身剑合一之招,竟被魔尊生生打破,招毁大败!

    叶笑在这一刻,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丹田位置的金丹,在这一拼落败之余,几乎便要爆碎开来;那浑圆的紫色丹身,更是出现了几道清晰可见的裂缝。

    大败亏输的这一刻,竟连神智都有些混沌了。

    所幸无穷无尽的紫色灵力自从无尽空间内狂涌而入,强行冲进叶笑的丹田,经脉,滋补受损的身躯伤处。

    魔尊一招得手,虽然亦受冲击,却好似全不当一回事,迅速向着玄冰那边疾冲过去。

    此际,卫护祭坛的那七个人,由于一力两分,超过半数的力量都维持供给祭坛,以及守护祭坛,剩余的力量若是用来对付一般人,仍是绰绰有余,但以之应对蓄谋已久,料敌机先,更提早蓄力的玄冰,不免力有未逮,双方普一接触,七人即时落败,同一时间里吐血后退,分成了七个方向,狼狈万状的摔落在地之余,又是一阵鲜血狂喷,每个人的神色都委顿了许多!

    面对玄冰惊天动地的蓄势一击,这七个人虽然已经竭尽余力,更已然燃烧了魔魂来抵挡,却还是抵挡不住。

    其中一人,伤势尤其严重,口中喷出来的,竟全都是内脏的碎块,却是被玄冰一击之下,将五脏六腑,都震得粉碎,显见是活不得了!

    但玄冰那边却也并不好受,窈窕的身子被反震而起,在空中直直的飞上去十几丈,闷哼一声,白玉一般的脸上掠过一丝晕红,嘴角悄然出现一缕血丝。

    面对七大顶峰高手联袂合招,宛如一体的疯狂反扑,纵使力量不全,纵使玄冰已臻金丹之境;这等硬碰硬下来,仍旧无法避免受伤。

    不过,这一拼,始终是玄冰胜了,她的掌力到底有一小部分,冲进了祭坛!

    尽管那一小部分掌力,至多也就相当于玄冰的三成威能,但终究是轰入了祭坛之中!

    刹那间,下方祭坛整个旋转起来,构建祭坛的无数微缩骷髅,同一时间里发出一种毛骨悚然的声音,一股诡异莫名的威能,点滴消磨,抵消了玄冰的掌力;祭坛上的魔火,不停地摇曳了好一阵;就像是一枚蜡烛,在狂风中持续摇曳,仿佛随时都将熄灭!

    火焰更是已经压缩成了针尖那么大……

    若是最后一点余烬尽去,便意味着祭坛就此湮灭!

    然而便在这时,黑影乍闪,魔尊的身子蓦然出现在祭坛上空,一股空前澎湃魔气疯狂涌下,正在摇曳的祭坛竟然即时稳定了下来。

    火焰亦为之一定,重新发出光明!

    这一刻,竟然连空气的流动,也在一瞬间被生生静止住了!

    玄冰一眼关七,瞬时判定当前形势,整个人如同流星陨世一般冲落下来,她极速旋转着,从上空落下来,似乎连带整个上空的无尽魔气,也随着她的旋转,连成一个整体!

    一块硕大无朋的玉石!

    白玉也似的手掌边缘,与空气摩擦得实在太快,嗤嗤的出现了一道道白烟,第二度,向着祭坛发出冲击!

    与此同时,得到无尽空间紫气援助,伤势稍愈的叶笑恍如不要命一般的疯狂挥剑,一道灿烂星河,在紫光莹然之中,刹那成型,竟是再展身剑合一之招向着祭坛上的魔尊冲将过来。

    沿途所经,所有魔魂道高手纷纷不计后果地抛下对手,以极尽疯狂之姿向着叶笑拦截过来!

    叶笑全然不闪不避,剑光恒定,一往无回,剑出誓无回!

    另一个方向,历无量亦是爆吼一声,任凭三把剑一把刀落在自己身上,不卸反借,借三剑一刀的冲击之势,将毕生修为关注横天刀之内,化作了一道连天接地的巨大刀芒,一刀横天,向着刚刚受到冲击的那个祭台冲了过去!

    三大丹成境高手,三个方向,却又相同的决心,如同三股不可阻挡的雷霆风暴,向着祭坛这边冲了过来。

    此际正在护持祭坛的魔尊自然是首当其冲承受这三股绝强威能的首要目标,一旦他闪避则祭坛魔火必灭,但若不避,那就要硬吃这三股绝强威能!

    魔尊眼神中闪出一丝惊讶之余,反而更见喜悦神情,道:“原来成丹高手竟不止一个……太好了,祭坛大成之日便在今朝!”

    说罢身子一晃,竟然现出了三个魔尊!

    魔尊此际施展的秘术却与寒冰雪的身法入微之道迥异,寒冰雪以极速身法,幻化虚影乃是身法快到极点的一种迹象,虽然号称“时时皆真,刻刻皆幻”,实则仍是只得一真,余者皆幻,而魔尊一人三化,三者却皆是实体!

    其实魔尊的这手秘术,与武法武天当日所施的分化秘术如出一辙,只是这招由魔尊施展,威力更强,三道化身各具强绝威能!

    第一道魔身腾空而上,迎击玄冰,另外两道则是一左一右,两两分开,分别对上叶笑与厉无量!

    这一刻,三个魔尊的漆黑身躯上面,同时有金光一闪!

    所有看到这一道金光乍现的人,不管敌我,无不感觉到眼睛一阵刺痛,刹那间竟是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忍不住捂着眼睛惨叫一声……

    几乎同时响起的三声爆响之后,叶笑喷着鲜血应声后退,厉无量闷哼一声,强自抑制,然而口中的血却好似喷泉一般,根本欲止无从!

    还有上空的玄冰,一拼之余,却如同被千钧巨锤猛然砸了一记,竟再也无力维系,娇躯软绵绵腾起少少,随即便再无意识地急疾落下……

    君应怜见状大叫一声,随即喷出一口鲜血,却是引爆冰宫秘传摧谷生命潜力的秘术,在人群中展开极端攻势,如同大船驶过水面,强行冲出一条血胡同,向着已经陷入昏迷状态的玄冰落下之处冲将过去。

    所谓关心则乱,君应怜虽然施展秘术威势一时无两,但她这一强行突击,破绽立显,沿途无数的刀剑,纷纷落在君应怜身上,一袭白色衣裙刹那间变作了血衣,但君应怜对此全然不管不顾,旋风一般冲了过去,总算在玄冰落地之前,将她接在怀里。

    君应怜接到玄冰的一瞬,心下一松,登时又再吐了一口血,这却是施展秘术的反噬与刚才承受的许多外伤一起发作,内外皆创,战力大损。

    魔尊分化的三条魔影,一拼之余;同时向着一个地方集中,三影归一,重新恢复成魔尊最初的装扮,黑衣罩面,但,魔尊这一拼却也非是不用付出代价,口中亦是忍不住喷出来一口漆黑的鲜血!

    显然,同时面对三大金丹高手的全力围攻,即时强如魔尊,也告受伤!

    但他的伤势与叶笑等人相比,却几乎是微不足道!

    叶笑、玄冰、厉无量,天域宗门联军最强的三大高手,联袂合力出手,竟也一败涂地,甚至还牵连一个君应怜也告受创!

    魔尊魔威,竟至于斯?!

    那一口漆黑的血,无巧不巧地落入祭坛,魔气竟然因此而稍稍升腾了片刻。

    魔尊付出的仅有代价,反而滋养了祭坛!

    可惜叶笑等人此际可是没功夫更加没心情理会这些事情!

    叶笑自然是在第一时间就掏出来针对内伤外创的丹云神丹,一口气吞了七八颗下去,这个时候最是兵凶战危,可不是节省的当口,还有另一边的厉无量也做出来同样的动作。

    君应怜也自撬开玄冰的牙关,往嘴里塞了许多丹药。

    占尽上风的魔尊并没有即时出手追击,赶尽杀绝,反而是闭上了眼睛,在祭坛上方站着;调节着自己体内已然乱作一团的魔气,从这一节不难看出,魔尊的实力固然强得超乎想象,也当得上天下无敌这四字评语,但还未至于去到绝对无敌的高度,至少叶笑等三人联袂合击,对其造成了相当的影响。

    当然,魔尊没有强行出击,而选择调息自身状态,其中也不乏有守护下方祭坛的因素,毕竟玄冰刚才那一惊艳出击,一举击溃了那七个为祭坛持续输入灵力的超强修者,魔尊在此停留坐镇,也是有观视后续的打算!

    此际魔尊未曾插手战局,然而这边叶笑也是一样,最顶端的三大战力,悉数失去了进攻的能力,甚至还要多赔上一个君应怜,君应怜刚才强行欺身接下玄冰,内伤外创也非泛泛,纵使不如三人伤重,战斗力也自大减,在照顾、给玄冰塞药的同时,也给自己塞了不少灵丹,所幸叶笑于此役准备充分,自己身边的小伙伴每个人身上都配备了N多的丹云神丹,绝传人间久矣、传说中的丹云神丹,在叶笑一干小伙伴身上,不比烂大街的大白菜稀罕多少!

    总之,无论是魔尊还是叶笑等人,大家都在想尽一切办法快速回复状态。

    “冰雪三千丈!”

    “皓月当空!”

    寒冰雪还有月宫霜寒刚才在叶笑等人展开联袂进攻的时候,尽展自身优势,将其他的魔魂道高手尽可能多的加以牵制;然而此际,却是施展自身极招,联袂合力向着魔尊发动冲击!

    向着祭坛上的魔尊狂冲而去。

    不得不说,寒冰雪与月宫霜寒他们三人选择的时机相当不错,此际魔尊正是力拼叶笑等三强合力之后状态不全的时刻,且魔尊仍旧不能闪避,若是闪避,仍旧会如之前一般,祭坛必然会被摧毁,所以魔尊只能选择硬接!

    可是机遇往往伴随着危险同步到来,寒冰雪霜寒姐妹选择向魔尊出手,顾此自然失彼,原本由他们负责牵制的魔魂道高手,自然也就随之自由了!

    寒冰雪等三人针对魔尊,固然是机会,但对于那些不再被牵制的魔魂道高手同样是——

    机会!

    红影一闪,天边一抹红好似鬼魅一般地蓦然出现在叶笑身前十丈,红绸如同恶龙,无声无息的向着叶笑缠绕过来。

    “鼠辈!”

    早已留意关注叶笑等三人动静的雪丹如与琼华月皇同时出手拦截。

    然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先于玄冰对战,后与寒冰雪纠缠的那个矮胖子高手也已疾速冲向厉无量。

    显而易见,寒冰雪三人放纵他们的对手,不但令叶笑受袭,对于除却叶笑之外的其他人,同样也是危机!

    但危机未必不是转机,受袭的危机也能转化为杀敌的良机!

    却见叶笑的眼睛猛然睁开,眸子中射出来锋锐寒光,下一刻,他手中的星辰剑径自幻化成为一道疾驰的流光飞将出去。

    那矮胖子那边还没有来得及冲到厉无量身前,骤觉胸口一凉,疾驰而至的星辰剑透胸而过,剑气更在他的胸膛之内乍然惊爆。

    矮胖子惨嚎一声,前冲的身躯登时停止,及至低下头,满眼不可置信地注视着自己胸口的透明大洞,看着大洞中,凝然入目的内脏的碎块,一直到鲜血堆满了腹腔,脸上露出来绝望的神色。

    由后急袭而来的星辰剑此际就在他的前方,剑尖插在地上,闪烁着星辰的光辉。

    矮胖子的身体重创位置,浓郁黑气疯狂汇聚,在胸腹创伤位置不住盘踞,想染是想要修复这已经被破坏的身躯;可是那紫气东来神功的氤氲紫气,却是牢牢的盘踞在那里,无论有多少黑气汇聚,全都无济于事。

    矮胖子先斗玄冰,再展寒冰雪,纵使落尽下风,始终败而不败,一身实力之强可见一斑,刚才若非急于建功,疏于自身防护,断断不至于被叶笑一剑贯身,可惜在战场之上的任何一点马虎大意都可能引发难以收拾的结果,矮胖子此例,就是最好的明证!

    “主上!”

    矮胖子惨然求救。

    自身疗复已告无效,唯有向魔尊求助,才有一线生机!

    魔尊此刻仍在调息,但强者本能骤然感觉危险临身,寒冰雪与霜寒姐妹的攻势已临。

    “一群废物!”

    魔尊满脸冰寒,喝斥出声,显然对自己手下的无作为很是不满意。

    本尊已经一举挫败了对方的最强三人组,怎地你们连其余的那些人还是拦阻不住?

    魔尊唯一在意的就只有祭坛的安危,根本就没注意到,整个魔魂谷里里外外已经乱成了一锅稀粥;无数修者都在豁命死战;然而魔尊麾下实力最强的,如天边一抹红之流,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如霜寒之一那等层次。

    只得囚笼,还未成丹。

    面对其他人,这份实力自然是绰绰有余的,但,面对如寒冰雪和霜寒联手这等强横实力,却是实实在在的拦截不住,有心无力。

    当然,正是因为这份差距,之前寒冰雪还有霜寒姐妹才敢以寡敌多,牵制住多个魔魂高手!

    魔尊深吸一口气,腾身而起,不退反进,迎击三人联袂进攻,这却是不得不为的做法,以他现在的状态,已经不敢在祭坛上迎接进攻!

    刚刚受了伤,已无十足把握可以保全祭坛不受余波冲击。

    保护祭坛的七大高手,现在俱都是重伤在身,其中一人更是濒死,积重难返。这个结果不仅让魔尊对玄冰恨到了骨头里。

    这女人!

    竟然隐藏得这么深。

    一直以来始终认为她不过就是叶笑的侍妾,一介玩物,纵使有些天赋,实力不俗,仍有其极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的真实战力,居然不在叶笑之下,战略技战术、眼光之犀利独到竟然还要在叶笑之上,青云天域何时竟多了这么一个犀利角色!

    魔气再现峥嵘,急疾卷动;魔尊已然与霜寒还有寒冰雪激战在一处。

    对于矮胖子的哀告声音、求救眼神,听而不闻,视如不见。

    “机会终于来了,魔尊已然离开了那个祭坛。”叶笑目光闪动,竟没有在第一时间收回星辰剑,反而突然发出一声听起来毫无意义的叫声:“吃!”

    …………

    <八千!今天一万二,求月票!

    我的小伙伴们来了,我们要去过儿童节了……我们几个大儿童,要去喝酒……嘻嘻。>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