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七百零二章 心魔消

天域苍穹 第七百零二章 心魔消

    第九座祭坛乃九大祭坛之首,想要圆满所需要的能量自然也远超其他祭坛,需得两倍其他祭坛的神魂能量,本来极难圆满,但在魔尊这般强行运作之下,竟也渐渐完满!

    空中的那个门户轮廓,也越来越见清晰;竟然快要形成实质!

    魔尊回头一见,哈哈一声狂笑,喘息道:“叶笑,就凭你们一群蝼蚁,竟也妄想阻断天魔之路的开启?!哈哈哈……”

    魔尊此际的喘息很是剧烈,强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现在,总是强如魔尊这般极限摧谷之下也已经累得快要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但他这会的状态却亢奋异常,至少比叶笑等人明显还好了许多。

    然而叶笑期待的二货发力,却始终没有动静,叶笑心思百转,再综合前面的状况不禁泛起一点明悟,第三座祭坛明明已经全毁,九大祭坛阵势不全,为何还能引动天魔之门?!

    唯一的解释就是,天魔之门的成因固然源于九大祭坛,但在九大祭坛每一座成型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攫取走了所需要的效能,即便摧毁了其中一座祭坛,影响也并不大。

    换言之,除非能够将九座祭坛全部毁掉,非如此,无法阻止天魔之门的出现!

    众人耳闻魔尊大笑声心下惊惧莫名,空中蓦然乍现轰隆一声巨响,从那扇墨玉天魔之门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这是哪里的天魔门?又有新的位面归属于魔界了吗?”

    “快些!”

    “我要过去!”

    “我已经闻到了那边新鲜的人肉味,久违的味道,令人垂涎的美味……哈哈哈哈……”

    叶笑等人即时为之色变!

    天魔!

    竟然真的存在!

    魔尊的努力没有白费,眼看着就能当真沟通彼端的魔界了。

    黑雾持续翻滚,就如同水烧开了锅一般;彼端,甚至已经可以影影绰绰地看到一群奇形怪状的生物了……

    众女在感受着那股毁天灭地的强大气息之余,一个个的浑身颤抖,遍体冰凉。

    从这样的气息,完全可以判断出来:那群魔物一旦出来,自己这些人断断就不是对手!

    那些魔物,只怕随便一个都还要凌驾于眼前的魔尊之上!

    若非亲眼所见,如何能够相信世上竟然真的存在如斯强大的魔物,那是连想象都不敢设想的噩梦!

    太恐怖了!

    太强大了!

    偏偏就挡墙的状况看来,貌似已经无法阻挡天魔之门的开启了……

    第九座祭坛之上升腾浓烟越来越多,越来越是密集;而空中的天魔门,也越来越见凝实……

    然而就在这个微妙时刻,突然间又有“咔嚓”一声响传来!

    众人初初还以为是天魔终于突破空前屏障,降临此界,不由得齐齐浑身战栗,绝望的看去。

    却意外见到那空中分明已经渐渐凝实的天魔之门莫名其妙地断了一根门框。

    来带周遭黑气,也呈现出一种渐次紊乱的状态,似乎,这天魔之门无法当真成的样子?……

    那边,怪物们随之嘶声大叫起来。

    “这怎么回事?通道怎地不稳了!”

    “赶紧打开门!打开门啊……”

    “可恶!让我过去……”

    ……

    然而声音却越来越显微弱,似乎彼此是越来越远……

    魔尊霍然回头,面目极度狰狞的看过去,却诧然看到……早已燃起魔火的第四座祭坛,竟然不知道何时,亦告熄灭了。

    连带着看守祭坛的那七位高手,也悉数变作了粉末,同步陨灭!

    非但如此,还有整个祭坛,也正在缓缓塌下去,构建祭坛的骷髅,由下而上,一点点的变成了粉末,彻底坍塌,不存于世……

    第二座祭坛,毁灭!

    叶笑见状不禁大喜过望,自己的判断于事实大致相符,九大祭坛仅毁其一,对天魔之门开启固然有影响,却未必不可挽回,但只要持续摧毁下去,天魔之门则一定无法开启,从摧毁第二座祭坛之后,天魔之门的渐渐不稳,渐行渐远,已经鼎证了这一点!

    “是谁!?到底是谁?”魔尊难以置信的大吼一声,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来了。在即将大功告成的此刻,至为关键的祭坛竟然先后毁灭了两个!

    而且还毁灭的这般全无征兆,匪夷所思,莫名其妙?!

    魔尊只感觉五内俱焚!

    他急疾冲往被毁灭的祭坛原址;叶笑等人挤榨点滴余力尽命拦住;然而此刻的魔尊,却似乎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一般,根本什么都不在乎了,什么受伤,什么可能致命的创伤……全然的不在乎了,就只是一根筋的向着祭坛那边冲过去。

    他实在太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到底是谁毁掉了两座祭坛,到底是谁!

    他一定要揪出那个毁掉他毕生大愿的罪魁祸首!

    这一刻,魔尊的惊人实力凸显无疑,玄冰,君应怜雪丹如等人一个个但凡是接触到陷入癫狂冲击状态的魔尊,都是断线风筝一般被震飞出去,口吐鲜血,再无半点战力……

    如果魔尊还有理智,只要信手给这几位随便几掌,这些位全都得一道共走九泉,不会有意外!

    然而魔尊此际半点斩草除根,灭绝强敌的念头都没有,一味咆哮着,吼叫着,嘴角点点滴落黑色的魔血,蒙面黑布早已经消失,露出来一张狰狞扭曲的脸,唯一念头,就只得要揪出那个罪魁祸首。

    叶笑与厉无量两人齐齐叹息一声,兄弟二人并肩站在前方,刀剑同时举起,各自鼓起所余无几的余力,静待魔尊近身之刻。

    最终冲撞!

    面对此刻陷入绝对疯狂状态的魔尊,可能在一次撞击之后,自己两人就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复存在了……

    但,还是要战!

    灭魔之役,不死不休,纵死无悔,不留余恨!

    两人同时一声狂吼,正面迎了上去。

    魔尊眼中露出来疯狂快意的目光:“死吧!”

    两只手带着空前强盛的澎湃魔气,恍如灭世之威的落将下来。

    然而便在这时……

    又有两道沛然剑光如同经天长虹一般极速飞来,后发先至,竟然在双方即将接触的最后一瞬间,间不容发之际挡住了魔尊的进攻!

    魔尊的意态张狂,威势优胜初初之时,实则本身的修为十不存一,但,纵使只得十一的威能,却也绝不是寻常修者所能够挡得住。

    只是,乍现的这两道白影,却也并非是寻常修者,乃是登临当世顶峰的有数强者!

    叶笑惊觉强援骤来,心神下意识的一松,即时疲倦得几乎要立即闭上眼睛,总算尚有一念清明,勉强抬眼看去。

    只见面前的两道白衣身影,宛如山岳一般站着,强势拦阻了魔尊。

    嗯,不止是拦阻住了魔尊,双剑纵横之间,竟然将意态状况的魔尊逼得节节后退。

    这两人,一个是个样貌儒雅温文的中年人,然而雅致之中却还夹杂着难以言喻的无匹霸气,另一人却是以为面目温柔,国色天香的********人,嗯,唯一看来不太圆融的大抵就是美妇人还挺着一个凸起的大肚子,貌似是怀有身孕!?。

    叶笑心神陡然一震,突然眼眶一阵酸涩,心底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来人竟是叶南天,月宫雪夫妇。

    最为意外的援手!

    他们夫妇二人竟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联袂赶到了这里。

    一侧,因为受创沉重,此际已然委顿在地的琼华月皇乍见来人,惊喜的叫了起来:“雪儿!”

    “师父!”月宫雪应了一声,手中长剑仍如如雪花一般飞出,百忙中还是回头看了一眼。

    无巧不巧,正与叶笑复杂的目光相对。

    月宫雪浑身陡然一颤,看着叶笑当前一副惨厉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心痛,还有一丝复杂情绪混杂其中……

    立即转头,与叶南天再现双剑合璧,对魔尊展开步步紧逼。

    第五座祭坛中。

    二货蹲坐在那魔火灯前,一张口,一股强劲的吸力油然而生,无尽的灵魂能量,就这么源源不断地吸入它的小嘴里。

    先后吸收了两座祭坛灵魂力量的二货,此际已经产生了一种质变的进化,速度加快了不止十倍。

    叶南天雄壮的身影,挡在叶笑面前,始终没有回头。

    但却有开始张口说话。

    他一边战斗,一边说话。

    “叶笑!”

    “我们来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但我们俩都愿意承认你,虽然又不敢承认你!”

    “相信你明白我们的愿意与不敢。”

    “还有就是,我们并没有半点恨你怪你的意思。”

    “这个是你需要明白的!”

    “此外,但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有一件事也要让你知道。”

    “当你身处危险的时刻,我们必然是站在你身边的;纵使为此付出我们的生命,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一根手指头,在我们陨灭之前!”

    “就像是,或者说,就是……”

    叶南天心情激荡不已,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停顿了片刻之后,突然一声长啸,震空响起:“在这世上,谁敢欺负我的儿子!”

    叶笑热泪盈眶!

    我明白!

    我真的明白!

    你们认可我,也接受我。

    但是……只能将这份认可接受放在心底;至于在表面上,不能。

    我明白!

    我理解。

    我的明白理解。

    叶笑一声长啸,分明已经疲累到了极点、难以维系的身体,突然间再复活力,一跃而起:“我明白!”

    “我无憾了!”

    他心中,低低的说道:“爹,娘,谢谢你们!”

    这句话,就只是在心中叙说,并没有宣之于口。

    但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一丝难言屏障,就此消失,似乎有一份明悟油然滋生,却又感觉不到什么具体的东西,总之,就是有一股真实不虚的物事蓦然升起……

    一股蓬勃的气机,在他身上猛然爆发出来。

    那是一股玄之又玄的神异力量。

    在察觉到这股力量乍现之后,所有人都是浑身一凛,转头看向叶笑这边。

    这是一种玄奥至极的大道气息。

    突破了?

    竟在这等关键时刻,突破了?!

    魔尊也是瞪着眼睛,明灭不定的向着叶笑这边看过来。

    魔尊虽则看来身处下风,实则却没有太把叶南天夫妇太当回事,甚至还要感谢这夫妇的出现,正是这俩个生力军的出现,将自己的攻势强行抑制,同时却也将自己的疯癫之势抑制住了,魔尊恢复理智,自然瞬时便洞悉了当前局势,暗自庆幸。

    若非叶南天夫妇到来,叶笑与厉无量联袂合力自爆的话,以自己当前的状态,绝对抵御不了,无论叶笑与厉无量俩人死后的神魂力量是否会圆满祭坛,自己却是注定看不到的!

    魔尊可以不惜一切大家,可以牺牲任何人来成就祭坛,唯一的例外就只得他自己,他本人,若是这个大愿不能亲身圆满,岂非荒谬!

    至于说叶南天夫妇将魔尊全面压住,不过假象罢了,只待魔尊缓过一口气,稍稍多回复一点元气,以叶南天夫妇未臻入微之境的修为,陨灭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所以说,叶笑此刻的意外突破,才是真正的救命突破!

    “所有人,都退出去!”

    “我要突破了!”叶笑深深吸了一口气:“正好利用我的雷劫,来劈死这个魔物!”

    在最后心魔一朝消除的瞬间,叶笑终于迈出了最关键,亦是最后的一步!

    金顶雷劫,破碎虚空!

    其实叶笑原本就是打得这个主意;他何尝不知,就凭自己这些人手,纵使群策群力,仍旧难抵魔尊的滔天魔威。魔尊一直都那么笃定,甚至不惜送人过来被杀……

    若是没有百分之一万的把握,魔尊又不傻,怎么会这么便宜自己?

    所以叶笑一直都有盘算好主意,布置战略:首先,以力强攻,若是能够得手自然最好,同时放出二货作为备手,至少要解决掉祭坛魔火,其三,其三就是最终仍旧不敌的话,万不得已只能由自己引爆无尽空间的力量,强行突破自身极限,引来雷劫,拼一个同归于尽!

    所以他一开始就布置了金鹰作为另一个备手;主要是害怕自己强行突破,气息不够,不确定一定能引动劫雷下来。所以才特意安排金鹰,利用风雷的天性,确定在最后关头一定可以引动雷劫下来。

    但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关键时刻,叶南天夫妇的意外入战,谆谆关慰,令到叶笑的心魔一下子消除,以叶笑当前程度,本就处在突破边缘,或者应该说已经突破,却因为一点心魔不能跨越过去。

    此刻,竟然顺理成章的突破极限了!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