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玄幻魔法 > 天域苍穹 > 第四章 你们没完了吧?

天域苍穹 第四章 你们没完了吧?

    这一次飞升上来的当然就是玄冰。

    玄冰这边才刚刚飞升上来,登时被浓郁的白雾裹住周身,跟着就“咻”的一声,整个人进入了另一侧的洗尘池。

    两个接引使者见状登时眼睛一亮。

    “是女的?”

    “你说的都是废话,当然是女的,肯定是女的,要不然,怎么会到了女子那边的洗尘池?”

    “怎么是废话呢,对方是女的,那边咱们可是过不去的,只能在门口等候。”

    “我听你说这话的意思怎么好像想过去看看?你就不怕天雷击粉碎了你!流氓!”

    “我哪有想看了,被上一个奇葩整的还不够么……我跟你说,这话你可别随便说,要是传出去,我全家老小都完了……”

    两个使者继续悲催地静候着。

    所幸玄冰并没有让他们等太久,且及至玄冰出来的时候,见到玄冰真容的两个使者第一时间就看傻了眼睛!

    “好漂亮!倾国倾城啊!”

    “太出色了,风华绝代啊!”

    玄冰现在就一个感觉,自己从洗尘池出来的瞬间,浑身轻松,似乎以往的自己,已经遗弃在了那洗尘池之中,现在剩下的,乃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这种感觉,大抵只有在自己当日重创之后,灵元尽敛,叶笑输入自身修为,帮助自己梳理经络之时,才有类似的大自在大解脱的感觉!

    甚至于此刻的感官更为清晰真实,浑身轻盈欲飞,宛如至清至纯之身,自己此番脱胎换骨,将过往的自己放下,丹田基本等同虚无真空,而四周的灵气,却以一种空前澎湃地速度,向着自己这边涌过来,不,应该是强行灌注到自己体内去。

    以玄冰的眼力见识,自然可以轻易辨别出这些灵气,较诸青云天域的灵元,有着本质的区别!

    更加强大,更加浑厚,更加……贴合道,也就略略逊色于往昔叶笑灌注入自己体内的紫气!

    真正走出洗尘池的一颗,玄冰分明感觉,自己的修为竟然又进了一层!

    分明只得这么短的时间,竟有如斯变化,如此进境,当真是超脱之境,不同凡响。

    及至看到两个接引使者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玄冰淡淡的笑了笑,道:“小女子初临上界,这厢有礼了,两位想必就是古老相传之中的接引使者?”

    两个使者愣愣的点头:“是啊,我们就是。”

    心中却在想,这个女子美是真美,眉目如画,超凡脱俗,相信纵使是整个红尘天外天,也没有几个女子能有这般的绝世姿容;反正咱们是从没见过的。

    但是……这个女子也实在是太冷了些,纵使在笑,纵使言谈中礼貌自持,却仍是透着一股子沁人骨子里的冰寒。

    反正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身处雪山的冰寒……

    这样的女子,欣赏一时自然绝佳,但若说常常为伍,还是算了吧,绝逼的能把人冻死!

    “嗯,麻烦姑娘报一下的名字?”左面接引使者公事公办的说着:“还有你所属门派的一应讯息说来,我们给你制作身份牌,然后你就可以进入天外天了。”

    玄冰点点头,知道这是必要的程序,所谓的身份牌大抵就是自己在此地的身份证明,当下便将自己的信息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

    显然两位使者对于身份牌的制作极之轻车熟路,就快就制好了属于玄冰的身份玉牌,右面接引使者更递过一个小包袱,道:“这是仙尊大人为每一个初初飞升本界的修行者准备的基本盘川,来到天外天,下界的寻常物事,在本界只是废物,你须得逐步适应,慢慢习惯。”

    左边的接引使者亦开口道:“给你一个忠告,你既有飞升的实力,想必在你原本的位面亦是叱咤天下,笑傲一界的高阶修者,但你高阶修者的身份仅止于你所在的位面,登临红尘天外天的你,现在只是一个小修士,最普通不过的小修者,你所遇到的随便一个修者都可能拥有轻?灭杀你的实力,千万不要妄自尊大,招惹杀身之祸,切记切记!”

    玄冰闻言再三道谢,接过包裹。

    “你从此地出去,有一条四通八达分岔路口,你可以自由选择其中一条,至于最终去到什么地方,就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那接引使者好心的说道:“最后的忠告,偏左面的那几条尽量不要选,风险会少很多。”

    要不是看在这是个超级大美女的份上,两个接引使者绝对不会说这么多的。

    爱选哪一条选哪一条。

    玄冰再度点头道谢,旋即问道:“敢问两位使者大人,二位是否知道三天前飞升上来的那个人他选的那一条路?”

    两个接引使者一脸黑线:“三天前的那个人?”

    敢情你们竟是认识的?

    “对啊,那人乃是我夫君。”玄冰有些急切道:“二位能否告知他去了哪里?”

    两个接引使者相对无语了好久。

    半晌后才期期艾艾的说道:“玄冰姑娘,我们跟你说实话吧,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或者应该反过来说,我们现在也在致力于寻找他的下落,我们想要找到他的心情,未必你比少多少……可是现在的种种迹象,就好像他压根就没到这里来…………”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人那叫一个憋屈啊。

    这等奇葩事情,实在是万年难得一见。好好的飞升者,居然失踪了。

    玄冰大奇:“这……不是每个飞升的人都必须要到这里么?”

    “是啊。”两个使者一齐无语。

    “那为何尊使说法他压根没来?”玄冰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两个使者一脸悲愤欲绝:“玄冰姑娘,你若是见到夫君,一定要赶紧让他回到这里来补办手续……要不然,我们就被他害死了……”

    “……”玄冰。

    玄冰走了。

    在经过那处四通八达,至少有千百条岔路选项的岔路口之时,玄冰并没有多做犹豫,径自选了一条笔直的通路走了出去,当真就是随便找寻一条。

    不管这是什么路,但只要我走上去,就是我的路!

    那边玄冰的身影都已经消失了,这边的那两个接引使者还在长吁短叹。

    “求人不如求己,还是赶紧去找是正经!”

    两人正要离开,继续寻找失踪的某人,却惊觉仙铃竟是再一次响了起来。

    “怎地又有人飞升了?”

    两个使者顿时惊讶了:“这几天飞升的频率怎么这么频繁?本界虽然是诸天之巅,往昔可没有这么频繁的出现下界飞升之人啊!”

    过不多时……

    “怎地又是个女的?”两个使者一脸诧异。

    这是咋了?阴盛阳衰啊……

    红尘天外天非是等闲位面,乃为诸天之巅,唯有高阶位面攀至顶峰的修者才能进入的超阶位面,这样的飞升修者等闲三五年也未必能有一个,而女修更是稀缺,至于说连续来两位女修的频率,不说低得令人发指,大抵也差不多,可是眼下,这个低概率,生生的出现了!

    君应怜来了。

    照例,两个使者如是说了一通之后,而就在君应怜要走的时候,居然也很突然地问了一句。

    “敢问两位使者大人,数日前飞升上界的那个男修,他选的那一条路?……”君应怜彬彬有礼地问。

    两个使者闻言登时又懵了。

    “那人是你什么人?”两个使者瞪着眼睛。

    君应怜脸上一红:“那人乃是我的夫君……敢问两位使者,他去了哪里?”

    “……”

    两个使者只感觉自己被天雷劈中了。

    那个天杀的混账东西!

    两个使者心中悲愤欲绝,泪流满面!

    你坑了我们兄弟两人就已经是天理不容,居然还找了这么两个在红尘天外天也足足可以称之为绝色美人的女人当老婆!

    连着飞升两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居然都是你的老婆!

    这混蛋,你还让不让红尘天外天的男人活了!

    接连两棵好白菜竟然被同一个奇葩给拱,果然是天理不容!

    那家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花花公子呢?

    两个使者送走了君应怜,继续寻找叶笑,然而真的很遗憾,他们两个注定是要做无用功、根本就没可能找得到。叶笑现在身在的区域,距离这里……最最保守的估计,也得有十万八千里以上的距离,总之就是远得不像话……

    两个接引使者找不到人,此后的好长一段日子,尽都愁眉苦脸,长吁短叹。

    但身为接引使者的工作还是得做,马虎了,可就损失更多——

    “又有人飞升了……”两个接引使者这会已经对当前飞升之人的频密度有些害怕了。

    “这次应该不会还与那个家伙有关吧?”

    事与愿违。

    一个浑身冰冷冷的家伙,如同一座玉雕一般,从洗尘池走了出来。

    白衣胜雪。

    长剑如霜。

    生人勿近。

    偏偏貌美如花。

    这个貌美如花之人正是寒冰雪,寒大帅哥昂然飞升。

    介绍完了一应注意事项之后。寒大帅哥亲切问道:“敢问两位使者;半月飞升上来的那一男两女,走的那一条路?他们三个肯定是走得同一条路吧!”

    “……”两个接引使者闻言登时一阵无语。

    我靠,你能不能问点别的问题?

    怎么一个两个全都问这个问题?

    “他们走得不是同一条路,你到底想问男的还是女的?”一个接引使者道。

    接引使者真没说瞎话,虽然某人至今下落不明,但肯定没有与两女同路,还有就是,两女也没有同路,玄冰走了直路,君应怜则走了一条偏右方向的同路。

    “不是同一条路吗?怎么会,不应该啊,算了,您告诉那男的走那条路就好,我去追他!”寒冰雪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二位使者听闻这个答案再度懵比,我靠,这什么情况,这个帅哥怎么也要找那个不着调的奇葩,还要自承要去追他?难道那奇葩竟然神通至此,男女通吃?!这也太霸道了吧?

    另一个使者愣愣的问道:“难道那男子也是你的夫君,下界的风气竟至如斯?!”那使者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腿肚子都有些转筋,真心的不敢想象。

    寒冰雪闻言也是一蒙,不过旋即就想明白这俩人是误会了,赶紧解释:“您误会了,您说的那男子乃是我大哥,另外两女都是我的两位嫂嫂,他们于日前先后飞升此界,我才有此一问。”寒冰雪理解释一番,又道:“二位当真确定他们是各行各道,没有同行吗?”

    “……”

    两个接引使者无力的说道:“你大哥失踪了,并没有到我们这来……你的那两个嫂嫂,走的路亦不一样……”

    “原来如此竟是如此!”寒冰雪潇洒的打了个招呼:“那我便走了!多谢二位使者告知,等我成为天外天的一方霸主,必然回来看望你们。”

    说罢,寒冰雪潇潇洒洒的扬长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两个使者满心的无语,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这些个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狂人?

    纵使你在下界称王称霸,一方豪雄,但在天外天这边,你不过就是个小虾米好不好……等你成了天外天的霸主?

    你以为你是谁?

    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一方霸主?一方疤猪还差不多。

    又是半月后。

    厉无量与雪丹如两夫妇同时飞升,联袂来到了这里。

    “敢问使者,跟我们同一位面、前面到来的那几个人去到了哪里?他们应该是走得同一路线吧?”

    对于这个问题,两位使者真心是不想回答了。

    这他么的一个个的,排队玩飞升么……

    又半月后。

    又是两位绝色美女,来到了洗尘池中,接引台前。

    月宫霜寒。

    “敢问两位使者……”

    月霜问出这句话来的时候,两个使者只感觉脑袋都疼了。

    日前已经颁下法旨,两人的千年俸禄,已经化作乌有。

    两人正在狂郁闷中,居然这些飞升者还是不断的前来问这件伤心事。

    你们没完了吧?
猜您还喜欢看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大主宰
大主宰
作者:天蚕土豆
大千世界,位面交汇,万族林立,群雄荟萃,一位位来自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