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七十八章 李张之争(二)

寒门枭士 第七十八章 李张之争(二)

    “五郎,你和庆哥儿他们去!明天再继续。”岳飞的父亲岳和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对远处正在挖渠的儿子喊道。

    岳和今年买下了十亩荒芜的旱地,这几天天气不错,儿子也在家,他便抓紧时间把土地深耕一遍,让它晒上大半年,秋天就可以种小麦了。

    岳家有一头大黄牛,耕田还不算费力,麻烦的是挖渠,他们需要挖一条渠,连接上附近的灌溉渠,这样才能把水引过来,但最近的一条水渠也要在数十丈外。

    岳飞看了看天,便对帮他挖渠李延庆道:“反正今晚也挖不完,我们收拾一下走!”

    李延庆伸展一下胳膊笑道:“体力还行,就是胳膊有点酸了。”

    两人跑去小河边洗了脸,稍微收拾一下,便一起向王贵家去了。

    果然不出汤怀所料,一进门,王贵便吞吞吐吐对李延庆道:“我和祖父谈过了,但结果不是太好,恐怕会让你失望。”

    这个结果在李延庆的预料之中,他见王贵满脸沮丧,便安慰道:“没关系,你已经尽力了。”

    王贵叹了口气,“祖父说我太小,不懂人情世故,让我们不要干涉大人的事情,我都已经十四岁了,在他眼里还是小孩子,我真的无话可说。”

    李延庆笑道:“多接人待物,少舞刀弄棒,在祖父眼里,你就慢慢长大了。”

    “算了!我和那些人谈不下去。”

    李延庆看了一圈,却不见汤圆儿,便笑问道:“小娘子居然没有跟着你,少见啊!”

    提到汤圆儿,王贵就感到一阵头痛,他皱着眉头道:“那小娘子今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就好像给她庆祝一样,到哪里都跟着我,好多人都开我的玩笑,我便请妹妹帮忙,把她绊在内宅了。”

    李延庆知道王贵其实也很喜欢汤圆儿,只是他不太好意思,这时,李延庆忽然看见王贵的父亲从客堂匆匆出来,正东张西望,便笑道:“你爹爹好像在找你呢!”

    王贵吓了一跳,连忙躲在李延庆身后,“帮我挡挡,千万被别我老爹看见。”

    但已经晚了,王贵大红的袍摆在李延庆身后露出来,王贵父亲先是看见李延庆,随即看见了王贵的红袍,他眼睛一亮,冲上前一把将王贵拖了出来,“到处在找你,快跟我来,祖父要发怒了。”

    “爹爹,我实在不想和那些人打交道了!”

    “少废话,快走!”

    王贵无奈地看了李延庆一眼,被父亲拖走了,王贵刚走,族长李文佑从院子侧门走出来,向李延庆招招手,李延庆快步走了上去,李文佑把他拉到一个角落,急声问道:“怎么样,王贵给他祖父说了吗?”

    “已经说过了,但还是不行!”

    李文佑眼中露出极度失望之,这是他唯一寄托的希望了,他昨晚又找了几户有船的人家,要么是船被征收了,要么就是不敢出航,现在也只有王家的船队可以出入永济渠,现在连最后一线希望也断绝了,让他怎么能不失望。

    “族长,要不然让我和去王贵祖父谈谈!”

    李文佑叹了口气,“我已经给王贵祖父反复交涉过了,他的态度很明确,除非是张钧保自己放弃,否则他只能保持中立,以张王两家的关系,这就是他最大的让步了,我怎能不知好歹。”

    沉默片刻,李延庆问道:“族长是不是可以找张钧保协商一下?”

    李文佑鼻孔里重重喷出一股气,就仿佛张钧保这个名字使他耳朵受到了严重亵渎。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曾经软弱过。

    “我怎么可能不去找他呢?我一早就去找他了,张钧保开出的条件太苛刻,让我们把小红林那边的一百顷上田卖给他,那可是祖产,我怎么能答应!”

    李文佑已经绝望了,与其说他在安慰李延庆,不如说他在安慰自己。

    “实在不行,我就去一趟京城,向曹记粮行解释原因并道歉!双倍赔偿粮行的定金,只希望这个大主顾能保住。”

    刚说到这,李文佑立刻闭上了嘴,脸上阴云浮现,李延庆一回头,只见张钧保出现在侧门旁,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们。

    李文佑重重哼了一声,拉着李延庆要走,张钧保却走上前阴阴笑道:“不好意思,我要告诉李兄一个好消息,万豪已经答应把船队借给我了。”

    “你——”

    李文佑勃然大怒,心中恼羞难当,一跺脚转身便走,李延庆大急,连忙追了上去,“族长,等一等!”

    张钧保就要这个效果,他得意地大笑起来,这次为了船队之争,他和李文佑已经撕破了脸皮,表面上的交好也荡然无存,张钧保又想了起十年前的族争,最好李家能倾家荡产,李文佑铛锒入狱,才解他心头之恨。

    李延庆追到门口才终于拉住了疾步匆匆的李文佑,“族长,别急着走,听我一言。”

    李文佑气得满脸胀红,怒不可遏道:“王万豪不给我面子,我还在呆在这里受辱做什么?”

    李延庆见旁边不少人都向这边望来,连忙将族长拉到一边,低声劝道:“王万豪或许答应了张家,但也绝非本心,相信他心中对族长也很歉疚,下次再借船他就会很痛快地答应,可族长今天负气一走,不光李张交恶,李王两家的关系也完了,汤家也会站到王家一边,以后李家在孝和乡就会被孤立,族长三思啊!”

    李文佑稍稍冷静下来,他知道李延庆说得对,但他心中憋得慌,他咬牙道:“这口气我咽不下!”

    李延庆低声道:“我倒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试一试。”

    他便对族长低声说了几句,李文佑眉头一皱,“这样可行吗?”

    “族长若想借到船,这就是最后一个机会了。”

    李文佑想到张钧保那丑恶的嘴脸,又想起他们这几年的艰辛,便慢慢咬紧牙关道:“罢了,反正已走到绝路,死马当活马医!”

    这时,王万豪听说李文佑被气走,急得他奔了出来,拉住李文佑道:“哥哥千万别走,小弟给哥哥置酒赔罪,船队的事情我还是上午的立场,我只是给老张说,船我会借给他,但绝不是指现在,我不会撕哥哥的面子。”

    张钧保也走过来,假惺惺赔罪道:“刚才小弟说话言语不周,还望兄长不要往心里去。”

    李文佑见李延庆给自己使个眼,他心中会意,重重哼了一声,对张钧保道:“我着急赶回去,是要准备摆酒给我们李家儿郎庆贺县考第一,过两天老汤家也会摆酒,老汤对不对?”

    汤怀的祖父汤廉点点头,对众人抱拳笑道:“我家汤怀县考第十名,我也准备过两天摆几桌酒庆贺,请各位务必赏脸光临啊!”

    众人纷纷笑着答应,“一定来!”

    李文佑又轻蔑地对张钧保道:“我们李家、王家、汤家都要摆酒庆贺,我就想问问张员外,张家打算几时摆酒庆贺?”

    李文佑在故意羞辱张钧保,张钧保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本想将族中子弟张侨拿出来炫耀,可他却有难言之隐,张侨虽然名义上是相州武举第三名,但今年相州一共只有三人参加武举解试,实在不值得炫耀。

    张钧保脸极为难看,无言以对,转身便悻悻走了。

    王万豪和汤廉连忙将李文佑劝进内堂喝茶,众人却议论纷纷,谁都看出来李张两家有翻脸的迹象了,却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有些老人却知道十年前的旧事,便拿出来悄悄给众人说,一时间,王府内外到处都在谈论十年前的抢水恶斗。

    内堂上花梨木宽椅上坐着七八名乡中望族长者,其中有一把椅子没有人坐,那是师父姚鼎的位子,他身体不太好,不能前来赴宴,为了表示对师父的尊重,王万豪特地将他的位子保留。

    众人喝着王万豪特地从京城买来的白眉茶,热茶上翻滚着茶泡,就像一条条白的寿眉。

    两名从县城专门请来的美貌乐姬正抱着琵琶咿咿呀呀地唱着小曲,没有人关心她们唱什么,几名宾客却很关心她们的容貌身材,一边装模作样喝茶,眼睛却贼亮贼亮地向她们偷偷瞄去。

    闲聊了几句,李文佑笑着对众人建议道:“王员外的孙子箭法出众,不如让我们大家见识一下,助助兴,各位觉得如何?”

    众人纷纷赞同,“好主意,王员外请令孙给我们表现一下,助一下兴致。”

    王万豪虽然有点担心孙子会表现失常,但碍不过众人的一再劝说,况且他自己心中也有意让孙子表现一番,便欣然道:“好!我就叫拙孙给各位射上几箭。”...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