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九十二章 追查疑凶(四)

寒门枭士 第九十二章 追查疑凶(四)

    一种难以言述的愤怒从李延庆心底燃起,眼睛红了,仿佛心中燃烧的怒火即将从眼睛里喷射出来。

    刘承弘被驱逐后却依旧被李文贵包庇,更名换姓躲在大名府,不管李文贵有没有参与谋杀亲兄,族长之死他都有着不可退推卸的责任。

    这时,伙计惊恐地大叫起来,李延庆这才发现锋利的短剑刺穿了他脖颈的皮肤,一缕鲜血顺着脖颈流下来,李延庆稍微松一下剑,又低声喝问道:“谁知道刘承弘藏在哪里?快说!”

    李延庆还记得白氏三兄弟的对话,刘承弘还等着分赃,因此他现在应该还在大名府,可一旦他发现白氏兄弟被杀,必然会逃离大名府,从此再度隐姓埋名,再想找到他就很难了,李延庆心中难免有些焦急,今天是他找到刘承弘的最后机会。

    “快说!刘承弘在哪里?”

    伙计脖颈被利刃割破,吓得他魂不附体,闭上眼睛结结巴巴道:“李记客栈的....孙掌柜可能知道,他们关系最好。”

    伙计说完,只觉脖子一松,等他睁开眼睛,抓他的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伙计摸了摸流血的脖子,心有余悸地慢慢离开了。

    当李延庆找到李记客栈,他才发现自己来晚了一步,客栈大门紧闭,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李延庆从后院翻过了围墙,轻轻跳进院子里,他顺着花坛奔跑了几步,却隐隐听见有人愤怒的骂声,他连躲在一丛花木背后,向声音传来之处观察。

    片刻,他发现二十几步外的一间屋子前站着两名体格健壮的大汉,刚才的骂声就是从屋子里传来。

    李延庆心中一动,慢慢后退,绕到屋子后面,后面果然有一扇窗子,窗子紧闭着,他蘸点口水将窗纸捅了一个洞,向屋里望去。

    只见屋子里有两人,一人坐在椅子上,另一人则负手来回踱步,李延庆立刻认出了这个来回踱步的人,是李文贵的小儿子李晴,年约三十岁,长得和他父亲很像,又瘦又高,象根竹竿一样。

    李晴显得有些气急败坏,怒视对方道:“刘承弘勾结悍匪杀死族长,让我父亲怎么向族人交代?你不能再袒护刘承弘,你必须告诉我,他现在藏身在哪里?”

    坐着之人年约四十岁,长着一张大圆脸,李延庆依稀也认识他,原来是李府的三管家,叫做孙安,也是李文贵的心腹之一,李文贵搬去汤阴县后,他也跟着走了,却没想到他居然在大名府当客栈掌柜。

    孙安慢慢吞吞道:“我就算说了也没有用,他现在应该离开了大名府,你们找不到他了。”

    “你只管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能不能找到他是我的事情。”

    “好!我说就是了,刘承弘有个同乡,在大名府卢家当管事,刘承弘从相州回来后就一直藏在同乡家里,今天上午刘承弘还跑来问我借了十两银子,他说中午就离开大名府去辽国,这会儿我估计他已经在北上的半路了,三公子,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刘承弘知道三老爷不会放过他,他早就给自己留好退路了,你找不到他的。”

    李晴重重哼了一声,转身便带着两名手下匆匆离去了,李延庆却比李晴更精明,他知道这个孙安还有话没有说完,就在李晴刚走,李延庆便从后窗跳进了屋内。

    孙安正好起身,却听见身后有动静,不等他回头,一把锋利的短剑已经顶在他的后颈上,“你敢乱叫,我一剑斩了你的头!”

    “是.....庆哥儿?”孙安听出了身后的声音。

    “正是我!”李延庆冷冷道。

    “你先把剑收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李延庆心中诧异,便收了剑,转到他面前,望着孙安的饼子大圆脸冷冷道:“你说!刘承弘现在到底在哪里?”

    孙安看了他半晌,问道:“我听刘承弘说,白氏三雄被人杀死了,应该是你干的?”

    李延庆点点头,孙安竖起大拇指赞道:“庆哥儿果然厉害,居然一个人杀死白家三兄弟,不简单啊!”

    “少说废话,快告诉我刘承弘在哪里?”

    孙安坐了下来,目光狡黠地打量片刻李延庆,淡淡道:“庆哥儿难道不想知道这件事前因后果吗?”

    “你知道?”李延庆目光凌厉地盯着他。

    孙安笑了笑说:“刘承弘都告诉我了,庆哥儿如果想知道前因后果,我只要十两银子,如果庆哥儿还想知道刘承弘的具体藏身之处,那就五十两银子,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如果庆哥儿一定要用剑逼我说,那得到也是假消息。”

    李延庆摸出一锭五两重的黄金扔给他,“说!”

    孙安眼睛一亮,接过黄金用牙齿咬了一下,顿时眉开眼笑地将黄金揣入怀中,他今天被刘承弘借走十两银子,心中一直懊悔,没想到又利用刘承弘的消息赚回来了。

    孙安得了好处,便笑眯眯道:“说起来,这件事的根子还是因为庆哥儿你。”

    李延庆不屑地哼了一声道:“就因为五年前我把他从李府赶走,他就一直记恨于心吗?”

    “差不多!这些年他一直深恨大老爷打断他儿子的腿,使他儿子成了瘸子,最后死在女真人手中,也恨大老爷无情无义将他赶走,每次喝醉酒,他就说自己这辈子要杀两个人,一个是大老爷,一个就是庆哥儿你。”

    “刘福儿死了?”李延庆愕然。

    孙安叹了口气,“刘承弘最初去了辽国,在辽国南京开了家铁匠铺,结果他和儿子被征兵当了随军铁匠,前年刘福儿死在女真人手中,刘承弘又逃回来找到三老爷,三老爷可怜他儿子被杀,便安排他在大名府酒馆做了管事。”

    “刘福儿是被女真人所杀,和我有什么关系?”

    “刘承弘可不这样认为,他说儿子被杀是因为跑不快,而跑不快是被大老爷打断了腿,被打断腿就是因为你的缘故,他一直说其实是你烧了宗祠。”

    李延庆哼了一声,“然后呢?说下去!”

    “几个月前,三老爷听说你们父子在李记粮行内占了三成的份子,异常震怒,便来大名府找到刘承弘谈了很久,听刘承弘说,三老爷想毁掉你们的生意,不久我就听说刘承弘向军方告密,说粮行私卖军粮,这件事好像没成,再后来刘承弘又找到白氏三雄,请他们出手,最后的结果你都知道了。”

    “杀死族长是李文贵的意思?”李延庆咬牙切齿问道。

    “应该不是,三老爷只是想毁掉粮行的生意,并不想杀兄,是刘承弘自己的意图,杀死族长给他儿子报仇,不过三老爷是知道刘承弘勾结了白氏三雄,还提供给他大量金钱,所以族长之死,三老爷脱离不了责任,你刚才看见了,三老爷现在也很着急,到处寻找刘承弘,是想杀人灭口还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李延庆终于知道了前因后果,他又盯着孙安道:“现在我想知道,刘承弘究竟藏在哪里?”

    孙安收了李延庆的五两黄金,当然就不会再替刘承弘保密,他想了想道:“小官人听说过大名府的卢家吗?”

    “我只知道大名府有个卢俊义!”

    “卢俊义是卢氏三兄弟中的老三,他手下有个船队管事,姓倪,是刘承弘的同乡,两人交情很好,今天中午卢家有支运送布匹的船队去河间府,刘承弘就藏在这支船队中,小官人抓紧时间应该还赶得上。”

    “多谢了!”

    李延庆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客栈,他离开大名城,沿着永济渠向北方追去。...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