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九十八章 再度合作

寒门枭士 第九十八章 再度合作

    过了端午后,天气便一天天热了起来,县学的生员们开始到了一年中最难熬的时刻,和乡下的凉爽相比,县城的一间间屋子就像蒸笼一样,闷热难当,而且蚊子又多,让人难以忍受。

    夜里,喜鹊和菊嫂点燃了绳艾,不多时,一股青烟开始弥漫到房间的每个角落,绳艾便是宋朝的驱蚊之物,用蒿草和艾草编织成草绳湿润后点燃,燃起的青烟便会驱赶蚊虫,效果还不错.

    这是一般寻常人家用的驱蚊之物,两文钱一根,一根可以管一夜,不过麻烦的是,不能一直点燃,隔段时间就得挥赶一次.

    而富贵人家则是用熏炉,点燃混合有艾草粉的香料,既芬芳房间,又能驱蚊,除了熏香,富贵人家还装了锦窗,床上有绡帐,蚊帐在宋朝已经普及,只要家境不是太贫寒,几乎家家都有几顶蚊帐。

    “小官人,我们那边已经没有蚊子了,我来给你驱驱蚊!”喜鹊探头进来,笑嘻嘻道。

    李延庆正坐在床上苦研《毛诗义》,四周一顶十轴大帐将整个床罩住,就像一顶帐篷,帐内灯火通明,帐上爬满了蚊虫。

    “好啊!听着它们叫就心烦。”

    虽然蚊子已经咬不到人,但满屋嗡嗡声也着实影响学习。

    喜鹊跑进来,手中拿着一根燃着青烟的艾绳围着蚊帐挥舞,很快房间里充满了艾草为气味,蚊虫也渐渐消失了。

    “小官人,好像没有蚊子了。”

    “嗯!除了一只特大的蚊子在飞来飞去外,别的都没有了。”

    喜鹊白了他一眼,“没良心的,人家好心帮你驱蚊,还说人家是大蚊子,不理你了!”

    喜鹊转身气鼓鼓地要走,李延庆连忙对她道:“肚子有点饿了,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吃的?”

    “知道了!”

    不多时,喜鹊端来一盘包子,是菊嫂自己做的肉包子,味道十分鲜美,令李延庆赞不绝口。

    李延庆一边吃一边问道:“岳哥儿那边怎么样?”

    “他和你一样钻在一顶大帐里,但人家看书比你专心,既没有叫人赶蚊子,也没有喊肚子饿,更没有笑话别人是大蚊子。”

    喜鹊还在为小官人刚才开的玩笑耿耿于怀。

    这时,远处隐隐传来王贵的吼叫声,“打死你们这些该死的蚊子,咬死老子了!”

    喜鹊捂嘴笑出声来,对李延庆低声笑道:“小官人,贵哥儿在院子里练举重呢!汤哥儿也是,被蚊子咬得可惨了。”

    自从决定考武学后,王贵和汤怀便彻底放弃了学业,他们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练武之上,就算晚上也十分勤奋,一个在院子里苦练举重,一个腿上绑着铁砂袋在一尺高的木桩上来回行走。

    李延庆笑道:“没办法,自己选的路子,再苦也要走下去,不过.....他们比较笨,完全可以在屋子里练嘛!干嘛非要在院子里喂蚊子?”

    “他自己说的,要让师傅看见他身上有多少蚊子包,才知道他有多勤奋。”

    李延庆撇撇嘴,什么时候王贵也学会搞面子工程了?

    这会儿艾烟散尽,蚊子又重新覆满了蚊帐,喜鹊气得一跺脚,转身向厨房跑去,她刚刚才掐灭艾绳,这会儿又得去找打火石重新点燃了。

    李延庆望着帐上的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心中却在蚊香怎么做,其实很简单,用碳粉、雄黄粉混入干菊粉,然后造型烘干就成了。

    虽然做蚊香简单易行,但自己哪里有时间考虑这些琐碎之事,还有五个月就要科举了,他把诠释仔仔细细理一遍,至少就要半年时间,还要花时间去练书法,写论作策,巨大的学业压力使他恨不得晚上就不睡觉了。

    李延庆低低叹息一声,要是粮行没有解散,这倒是粮行的一条新路子。

    ......

    次日下午,李延庆四人从县学回来,天热得就仿佛地上着了火,动一下就浑身大汗,四人就像被烤焦的麦叶,耷拉着头无精打采,谁也不想说一句话。

    李延庆翻身下马,刚走进大门,只见喜鹊一路小跑迎上来,李延庆只觉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他苦笑道:“我的小姑奶奶,你就别跑了,你一跑,整个热气都上来了。”

    喜鹊笑嘻嘻给李延庆扇了扇蒲扇,小声道:“小官人,我舅舅来了。”

    喜鹊的舅舅便是李冬冬,李延庆也有一两年没有见到他了,正好昨天晚上还想到他,他就来了,就这么巧。

    “他人在哪里?”李延庆连忙问道。

    “在书房喝冰雪甘草汤呢!”

    听说家里有冰雪甘草汤,王贵和汤怀顾不得浑身大汗,一起争先恐后向厨房里奔去,“菊嫂,冰雪甘草汤在哪里?有没有冰雪冷丸子?”

    “老弟,好久不见了。”

    李冬冬从内院快步走了出来,他穿一件轻绸做成的直裰,头戴汗巾子,模样和几年前没有什么区别。

    李延庆笑问道:“冬哥这是从哪里来?”

    “当然从京城来呗!特地来看看小老弟。”

    李延庆擦了额头上的汗,又拉一下被汗水浸透的内裳,对李冬冬道:“这里太热,我们进屋里坐,喜鹊,倒两碗冰雪甘草汤来,这天真是热死人了!”

    “是啊!京城也热,相比之下,汤阴县还好一点,整个京城就像大蒸笼一样,再呆几天,人都要蒸熟了。”

    两人走进李延庆书房坐下,喜鹊笑吟吟地给他们端来两碗冰雪甘草汤,李延庆端起碗一饮而尽,一股冰凉之气从脚底透出,顿时浑身都凉爽下来。

    “小官人,再来一碗!我们买了一坛子。”

    “好!再来一碗。”

    “舅舅也要再来一碗吗?”

    李冬冬连忙摆手,“我够了,给你家小官人倒就行了。”

    喜鹊快步出去了,李冬冬望着她背影,摇摇头叹息道:“以前在家里,她动不动就被父亲打骂,整天担惊受怕,从未见她笑过,跟了小官人后变得这么快乐,可见小官人待她很好,也是她的福气啊!”

    李延庆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李冬冬沉吟一下道:“我和你父亲已经把粮行解散了,这件事贤弟应该知道!”

    李延庆点点头,“其实我觉得你们不应该解散粮行,好不容易才打开局面,就这样关掉,五年的心血白费了。”

    “这个没有办法,没有族长,我们就没有了主心骨,粮行迟早会亏掉,与其赚的钱都赔进去,还不如及时收手,我和你父亲都认为这是最好的决定。”

    停一下,李冬冬又问道:“你父亲到哪里去了?安阳分手后就没有了他的消息。”

    “他现在去了cd他写信给我说要在巴蜀游玩一两个月,然后坐船去江南。”

    “真令人羡慕啊!”

    李冬冬长长叹了口气,“你父亲单身一人轻松自在,不像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天都歇不下来,还得继续养家糊口。”

    “冬哥打算以后做点什么生意?”

    “我浑家一心想开家酒馆或者客栈之类,本钱已经够了,但我总有点不甘心,我就想请教一下贤弟,看看贤弟能不能帮我指点一条赚钱的路子。”

    李冬冬对李延庆很是崇拜,他今天之所以能有几千贯的身家,全靠当年李延庆的指点,所以当他再一次陷入迷途时,他便又想着来请教李延庆了。

    李延庆笑了笑道:“其实开酒馆就不错,市口选对了,稳赚不赔,另外眼下还有一个小买卖,我觉得你可以做一做,应该能发一笔小财。”

    “贤弟请说!”

    “就是眼下让人心烦的蚊子啊,我们只稍微动动脑子,里面就有钱可赚。”

    李冬冬精神一振,连忙道:“有什么路子吗?”

    “其实很简单,富贵人家是用熏香,贫寒人家是用艾绳,那普通人家呢?把熏香和艾绳结合起来,不就是普通人家用的驱蚊之物了吗?”

    李延庆昨晚想到了蚊香,只是他没有时间搞这些营生,正好李冬冬来了,他便可这个创意送给李冬冬,说不定他们以后还可以继续合作。

    李冬冬低头沉思良久,摇了摇头道:“我实在想不明白,还是贤弟教我!”

    李延庆笑道:“我们平时也烧香,香很便宜,一文钱可以买两支,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艾草粉和香混在一起,然后插在香炉上烧一夜,不就可以安心入睡了吗?”

    李延庆发现了艾绳的不方便,一个是烟味太重,刺激人眼睛,其次是燃得太快,每次驱蚊一会儿就必须熄灭,然后过段时间再点燃驱蚊,这样一夜要折腾三四次,睡觉也睡不好,而蚊香就解决了这个不停起夜的烦恼。

    李冬冬眼睛一亮,“对啊!这么简单的办法,为什么就没有人想到?我们可以把香做长一点,点一夜没有问题。”

    李延庆笑道:“香不用做得太长,太长容易断,可以做成旋涡形,一圈圈的绕着,把时间算好,正好可以点一夜,另外,除了用艾蒿粉,还可以用干菊花研磨成粉,混合在碳粉和雄黄粉中塑香,点燃后,驱蚊效果也非常好,而且还很清香,比艾绳要好得多。”

    “菊花也能驱蚊?”

    “当然可以,效果比艾草好得多,不信你今晚就试试看。”

    李冬冬激动得直搓手,他正好认识几个做香的匠人,可以请他们做几支驱蚊香试试看,如果卖得好,一个夏天至少可以赚几百贯。

    李延庆又笑着提醒他,“招牌很重要,我看就叫李记牌蚊香,以后我再教你做防蚊露,富贵人家夏天必备,说不定以后皇帝也离不开,那时候我们的名声就出来了。”

    李延庆几句话便仿佛给李冬冬打开了一扇发财致富的窗子,使他眼界大开,远处就仿佛堆积着闪闪发光的金山和银山。

    他哪里肯等以后再说,拉着李延庆的手恳求道:“我的小财神爷,求求你现在就告诉我防蚊露怎么做,不要等以后了。”

    李延庆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告诉李冬冬发财的路子,他其实还是想给父亲找点事情做,虽然粮行开不成了,但他们可以做别的生意,他们已经合作了五年,完全可以再继续做下去。

    既然李冬冬已经上路,李延庆便笑眯眯道:“一个人发财不如大家发财,我们再次联手如何?”

    李延庆的建议说到了李冬冬心坎上,他虽然可以一个人做生意,但他们夫妻都不识字,总是被人欺骗,如果李大器能继续和他一起做生意,那么凭他的头脑和李大器的帮助,相信他们一定能成功。

    李冬冬脸上笑开了花,“其实我来找你,就是有这个想法,虽然我们做不了粮食生意,但我们可以做别的营生。”

    李延庆微微笑道:“驱蚊香只是我的初步想法,你可以先回去试一试,如果能成功,我们再谈合作,以后时间长了,还会有很多机会。”

    “贤弟能不能把防蚊露的配方告诉我,我想两样东西一起做,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李延庆想得很多,他将来还可以做香皂,做香水,做洗发液、沐浴露等等,当然,路得一步一步走。

    驱蚊产品只是他昨晚一个念头,市场能不能接受还是一回事,可以让李冬冬先试一试,如果市场能接受,那他们就可以继续合作,把生意一步步做大。

    李延庆当即把防蚊液的配方告诉了李冬冬,其实也很简单,用野菊花和金银花压榨浸泡后,将水涂在皮肤上,蚊子就不会叮咬,这是一个非常有效果的偏方。

    李冬冬如获至宝,连晚饭也顾不上吃,便连夜赶回京城,开始找工匠着手制作李记牌蚊香和防蚊露,其实李延庆也知道,蚊香想着简单,但制作起来却不容易,关键是要点燃超过三个时辰,保证不起夜。

    不过让李冬冬去试试也好,多试几次,终归会成功。

    另外两人约定,如果这两款驱蚊产品能成功,他们就联手开办新的商行,将更多的新潮产品推向市场。

    李延庆随即给父亲写了一封信,把自己和李冬冬的想法告诉了父亲,请他尽快前往京城,准备成立新的李记商行。...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