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二十章 解试科举(八)

寒门枭士 第一百二十章 解试科举(八)

    科举考诗一般是从文选或者前人诗中找出其中一句,让考生理解这句诗的含义,再赋诗一首,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佚名诗大多都是科举中的诗作,这主要是科举实行糊名制,很多诗作流传出去就无名无姓了。

    今天解试的题目是窗竹影摇书案上,野泉声入砚池中。

    考生理解它的诗意后再做新诗一首,李延庆至少想到了七八首治学读书诗,他沉思良久,最后决定从三首诗中选一首作为今天的答案。

    一首是陆游的《冬夜读书示子聿》,里面的名句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另一首是朱熹的《读书有感》,再有一首是清朝赵翼的《论诗》,里面名句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当然,李延庆还记得几首比较普通一点诗,但因为他昨天的对策题有点考虑不周,如果他不在诗上加以弥补,很可能他这次科举就会落榜,李延庆今天只能出奇兵了。

    他反复斟酌这三首,他首先淘汰了赵翼的《论诗》,一是不太切题,论诗不是治学,其次宋朝极其推崇杜诗,而这首诗的前两句:李杜诗篇万古传,至今已觉不新鲜。会让考官反感。

    剩下的是陆游的《冬夜读书示子聿》和朱熹的《读书有感》,这两首诗都非常好,根据士子们调查,主考官欧阳珣比较注重实践,那么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会更加符合他的性格。

    但从诗意上看,朱熹的《读书有感》却更加贴合题目意境,李延庆一时难以决策。

    考虑良久,李延庆决定以考题为标准,不要去迎合主考官的喜好,他最终选择了《读书有感》,李延庆便提笔在考卷上写下了这首诗。

    《读书有感》

    半亩方塘一鉴开,

    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哪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

    ...........

    就像一次异常痛苦的洗礼,历时七天五夜的科举终于结束了,除了提前黯然离去的士子外,其他无论考得好还是考不好的士子,都要痛痛快快放纵自己,安阳县的各大酒馆全部爆满,士子们觥筹交错,开怀痛饮。

    今天是李延庆请客,除了请胖子郑荣泰外,还请了张显以及周春等几名临漳士子,一行人在郑福楼包了一个大间,众人开怀畅饮。

    今天张显心情不错,他已经决定去州学读书,解开了这个心结,即使今天他的刑律题没有做出来,他也不放在心上了。

    周春喝了一杯酒,笑道:“大家都在猜刑律的出题人一定是太学教授,那道唐宋刑律对比题太学生都学过,对他们来说很简单,大家都很怀疑,出题人就是想把这次恩科的录取机会留给太学生?”

    “是吗?”

    李延庆笑着问郑荣泰,“太学教过那道题吗?”

    郑荣泰眨巴眨巴小眼睛说:“我可能上刑律课那天正好感恙请假,没有听到这节课,竟然不知道太学教过?不过那道题我也正好复习到了,答得很顺畅。”

    周春怀疑地看了一眼李延庆,李延庆是不是把祖父的笔记借给这个死胖子看了?他给李延庆再三叮嘱过,笔记绝不能外传。

    李延庆心知肚明,便笑道:“为了这次科举,郑兄家里请了不少名师,有这些名师专业押题,郑兄这次一定能考中。”

    这番话说得很中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对于郑荣泰,如果他能考中,就有了光面堂皇的借口,我家请了名师押题,为什么不能考中?

    但对周春这种人精,他便会立刻明白,李延庆是另有所指,至于张显比较单纯,他则会羡慕郑家的大手笔,居然请名师辅导押题。

    郑荣泰在别的方面比较愚笨,但在这件事上却十分油滑,他立刻顺杆上爬,打个哈哈笑道:“不怕你们羡慕,这次我家请的名师确实押中了好几道关键题,侥幸啊!”

    众人说笑几句,这时,雅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几人,霍然正是太学生赵玉书和他的同伴。

    “真巧啊!咱们又遇到了。”

    赵玉书鼻子上贴着膏药,满眼仇恨地盯着李延庆,他被李延庆一拳打断了鼻梁,导致他这次科举发挥欠佳,恐怕夺取解元无望。

    赵玉书是相州三个太学上舍生之一,考上一般举人对他已经没有意义,但考中解元却对他有极大的好处。

    如果他能考中解元,他就能直接升为中等上舍生,准予免礼部试,相当于同进士了,出仕为官指日可待。

    这届科举他本是最大的解元热门,风云榜排第一,但李延庆那一拳,将他的希望和前途彻底打没了。

    赵玉书的满腔怨恨都落在李延庆身上,积恨难忍,一考完试,他便找到了李延庆。

    李延庆见他杀气腾腾进来,也不理睬,只管慢慢喝酒,郑荣泰却恼怒了,腾地站起身,“赵玉书,你要在我的地盘撒野吗?”

    郑荣泰和赵玉书同在太学读书,而且又是安阳县同乡,按理关系应该很亲密,只是赵玉书瞧不起这个不学无术的胖子,两人一向没有交情,赵玉书瞥了一眼郑荣泰,冷冷道:“我今天要找这个李延庆,和你无关,请你不要插手!”

    李延庆淡淡道:“你要找我做什么?要再打一架,还是要我赔你医药费?”

    赵玉书恨得眼睛里要喷出来火来,“你把我鼻子打断了,我要你给我一个交代!”

    郑荣泰看看李延庆,又看看赵玉书,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竟一时不知该怎么插手?

    李延庆笑了笑,“那你想要什么交代?”

    赵玉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只恨李延庆殴打自己,却从不去想为什么被打?

    但此时,愤怒已让他失去了理智,仇恨在他心中盘旋,他又能怎么样,打架打不过,赔医药费他也不稀罕,让李延庆赔礼道歉,能挽回自己的前程吗?

    赵玉书盯着李延庆,一字一句道:“我只是让你记住,这个仇我赵玉书迟早会报,我会让你百倍的偿还!”

    说完,赵玉书转身怒气冲冲离去,几名同伴看了李延庆一眼,也快步离去了。

    “操你老母!”

    郑荣泰冲着赵玉书背影狠狠骂了一句粗话,又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洪大志便将那天发生之事给郑荣泰说了一遍,郑荣泰顿时又惊又喜,“老李还会武艺?”

    旁边张显凑趣道:“老李文才出众,武艺高强,他没有去考武举,否则状元非他不可......”

    不等他说完,李延庆又好气又好笑,用筷子在他头上敲了一记,“尽管吹!把天吹破了,看你怎么办?”

    张显捂着头嘟囔道:“本来就是吗?”

    郑荣泰显然对武艺比文学要更感兴趣,他死活不依,一定要李延庆露一手给他看,李延庆无奈,只得笑道:“那我就变个戏法!”

    他见墙壁较软,便取了一只酒杯,掂了了掂,四处看了一下,只见一只飞蛾在屋角扑棱棱飞,李延庆指着飞蛾笑道:“看我把那只飞蛾抓住!”

    郑荣泰瞪大了绿豆小眼,想看李延庆怎么抓飞蛾,李延庆手一甩,酒杯凌厉飞出,啪!的钉在墙上,却没有碎裂,郑荣泰张大了嘴,走上前把酒杯从墙内拔出来,只见飞蛾从酒杯里飞了出来,郑荣泰呆住了,这是什么武艺,他简直闻所未闻。

    众人鼓掌喝彩,纷纷叫好,李延庆笑道:“雕虫小技,给大家博一乐,来,我们继续喝酒!”

    这时,周春低声对李延庆道:“这个赵玉书的父亲在京城为官,据说官职还不小,你要小心点,赵玉书可是出了名的记仇之人。”

    李延庆笑了笑,只要有江湖就有斗争,得罪几个人还不正常吗?

    .........

    果然应了那句话,不醉不归,夜深后,郑胖子喝得烂醉如泥,周春几名临漳士子不胜酒力,早走一步了,张显也喝得酩酊大醉,瘫倒在桌下,唯独李延庆喝得酒不少,丝毫没有醉意,这让他也有点奇怪,自己在年初春社时也喝多了几杯,怎么现在居然饮酒不醉?

    他隐隐感觉是因为自己长期跑步的原因,不仅寒暑不侵,而且耐酒能力也远胜从前,李延庆结了帐,让掌柜照顾郑胖子,他自己叫了一辆牛车,扶着张显回客栈了。

    牛车在客栈门口停下,王掌柜迎了上来,扶住张显笑道:“张哥儿是我今天扶的第十四个人,看来大家都放松了。”

    “周郎君他们回来了吗?”李延庆笑问道。

    “他们回来后又出去玩了,张哥儿,有人等你多时了。”

    李延庆奇怪,谁会在等自己,他走进客栈,顿时失声喊道:“爹爹!”

    大堂桌前笑眯眯站起一人,正是李延庆的父亲李大器。...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