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排名之争(下)

寒门枭士 第一百二十六章 排名之争(下)

    相州通判贾筌也担心郑荣泰点为解元会捅出大篓子,从而影响他的仕途,所以他一直不肯明确承诺郑家,直到昨天晚上,他再三权衡后,便决定放弃解元的非分之想,改为只要录取举人便可,他让郭百颂向欧阳珣表达了自己的意愿,欧阳珣便接受了他的妥协,最终把郑荣泰录为第十五名。

    郭百颂也算了结一个心思,他下一步就要替赵玉书争解元了,既然郑荣泰当不了解元,那就把这个名额留给赵玉书,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赵玉书居然只排第十名,郭百颂顿时眼睛都急红了,一拍桌子咆哮道:“欧阳学士既为朝廷选才,当以公平为准则,学优者上,却为何要颠倒黑白,埋没才俊,这又是何道理?”

    郭百颂年纪不小,但喉咙却很响,他的吼声在整个劝学楼内回荡,考官们都被惊动了,纷纷站起身,向主考官房间望去,连李纲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心中惊讶,转身折道返回。

    欧阳珣却异常平静,不理睬咆哮如雷的郭百颂,对韩宏俊道:“烦请韩副主考将所有考官都集中起来,我们把前十名的试卷公开,让大家来评判,我欧阳珣是不是在埋没人才?”

    当名次科举初排后,让所有考官参与评定也是流程之一,如果大部分考官都没有异议,那么就可以正式发榜。

    但今天这个流程却有点变味了,变成了考官们的选择题,是支持副主考郭百颂,还是支持主考官欧阳珣。

    郭百颂出乎意料地平静下来,他克制了自己咆哮的冲动,因为他发现欧阳珣的做法对自己有利,让所有考官来评定赵玉书的名次,这些考官都是自己的晚辈和下属,当然支持自己。

    而欧阳珣却是从京城来的主考,势单力孤,俗话说强龙敌不过地头蛇,有考官们的支持,他郭百颂一定能把这盘局势翻转过来。

    他唯一担心就是李纲,此人恐怕会支持欧阳珣,郭百颂眼睛滴溜溜乱转,他在考虑如何削去李纲对欧阳珣的支持。

    很快,前十名考生的试卷都贴了出去,所有考官都被请到考卷前,欧阳珣对众人道:“我和郭副主考在一名考生的名次排列上有不同的看法,彼此立场差异很大,难以妥协,所以我想请各位考官一起来评判,听听大家的意见如何?”

    郭百颂忽然插口道:“就以大家的意见为准,我和主考官都不会再有异议!”

    说完,他挑衅似的看着欧阳珣,欧阳珣淡淡道:“可以!”

    韩宏俊走出来给众人解释道:“两位主考的异议发生在赵玉书这名考生身上,欧阳主考认为他的答题一般,谈不上很优秀,不应该进入前三,所以把他定为第十,而郭副主考却认为赵玉书答题优秀,应该进前三,那么究竟应该排第十,还是进前三,还请各位来做评判。”

    众考官窃窃私语,主考官和副主考在排名上产生了重大异议,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发生,最后却把决定权交给了他们,这让他们怎么办,不论他们支持谁,都会得罪另一人,这让众人委实感到为难。

    这时,站在一旁不吭声的李纲笑着建议道:“御史办案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要求投票决定,可以简单一点,票上就两个选择,大家只要在自己的选择上打个勾,不用署名,这样大家也不为难,这个办法如何?”

    郭百颂眼珠一转,立刻道:“当然可以,那就烦请李御史替我们当监票官。”

    李纲欣然答应了,郭百颂心中暗喜,这样一来,李纲只能保持中立,不能再支持欧阳珣。

    接下来的时间比较漫长,每个考官浏览了前十名的卷子,这才在自己票上做出了选择,将票叠好交给了李纲。

    万俟卨是最后一个看赵玉书的卷子,凭心而论,赵玉书这次发挥得确实很糟糕,除了三经和刑律题比较出彩外,其他题都不怎么样,就像思路被什么东西塞住一样,这种卷子若不是写赵玉书的名字,自己绝不会让它中榜。

    不过......郭百颂可是自己的上司,得罪了他,以后日子可不好过,万俟卨心知肚明,郭百颂一定是收了赵家的重金贿赂,才会坚持让赵玉书进前三,万俟卨又偷偷看了看其他人的表情,只见一个个面无表情,神情十分严肃,他估计众人都是支持郭百颂。

    万俟卨便提笔在前三一栏打上勾,得罪欧阳珣没有什么风险,可万万不能得罪郭百颂。

    万俟卨将纸条叠好,上前递给李纲,李纲笑道:“韩主考除外,七名考官都投票了,下面我来分类,少数服从多数。”

    李纲将纸条一张张打开,分类别放置,郭百颂的心却一点点向下沉,当最后一张票打开,他彻底绝望了,七张票居然只有一张票支持他,其他六张都支持欧阳珣。

    郭百颂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万俟卨也看得目瞪口呆,竟然只有自己一人支持郭百颂啊!

    大堂上的气氛有些尴尬,所有人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倒是韩宏俊心知肚明,大家早就看不惯这个权欲熏心、贪贿无度的首席教授了,为了得到重贿而不惜颠倒黑白,这一次大家都选择了自己的良知。

    欧阳珣却神情平淡,点了点道:“时间也不早了,既然大家都表了态了,那么榜单就这么定下来了,甲榜前三名是杨度、李延庆和武邦昌,回头再仔细考虑他们的具体排名。”

    “等一等!”

    郭百颂厉声大喝,他站起身,脸都扭曲了,格外的狰狞可怖,气急败坏地指着榜单道:“我绝不同意李延庆进前三!”

    “这又是为何?”欧阳珣冷冷问道。

    “因为他父亲是捉刀人,替人代考而被除名,捉刀人的儿子怎么能中举人?还居然进了前三。”

    欧阳珣一怔,这件事他倒不知,他向韩宏俊望去,韩宏俊同时也是州学学正,这件事应该是他的管辖范围。

    韩宏俊暗暗叹息一声,郭百颂还是拿这件事来发难了。

    他走上前不慌不忙道:“郭副主考所说的这件事确实属实,李延庆的父亲李大器曾经是相州发解试的解元,但十年前,他去磁州替县丞侄儿代考而被人揭发,革去了举人资格,终身禁考,并记录在案,不过在五年前,州府对他再次审核,发现他已经痛改前非,济贫扶弱,为善一方,按照朝廷规定,州府已经消去了他的不良记录,重新视他为良善之民,这是当时的李知州亲自审核,我记忆犹新。”

    说完,他看了一眼李纲,李纲微微点头,表示他知道此事。

    欧阳珣点点头道:“既然州府已经消去了他的父亲的不良记录,这件事就不应该作为影响李延庆被录取的障碍,否则劝良制度还有什么意义?”

    “哼!你说得简单,文人把名声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就算消去了官府记录,名声也不可能恢复,李延庆有这种名声玷污的父亲,却还点他为举人,天下该怎么看我们相州?”

    欧阳珣冷冷道:“本官只按制度办事,如果他父亲在官府有记录,本官确实会酌情考虑,但既然记录已消去,那李延庆中举就不应该有任何障碍,我认为他考入前三乃名至实归。”

    “我绝不同意!”郭百颂咆哮道。

    “很抱歉,决定前三名是主考官的权限,你只是副主考,没有权力干涉我的决定。”

    郭百颂转身急对李纲道:“监察御史不会也支持这种荒诞之事?”

    李纲淡淡道:“这个规定还是太宗定下的,科举代考,革去已中功名,终身不得再考,但罪不及后代,事实上,就算官府没有消去记录,李延庆也完全不受其父影响,御史办案必须按章办事,不能无中生有,更不能罔顾先帝之规!”

    郭百颂又回头望向其他考官,所有考官都沉默了,没有一个人支持他,考官们心里都对郭百颂充满了蔑视,自己身名狼藉,居然还有脸说文人把名声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简直是莫大的讽刺。

    甚至万俟卨也只是嘴唇动了动,却不敢说出来,他善于见风使舵,这种情况下他不敢触犯众怒。

    郭百颂转了一圈,见没有一个人支持自己,他心中恼羞成怒,挥舞着拳头,气急败坏地向欧阳珣吼道:“我要去礼部弹劾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