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盛大回乡(上)

寒门枭士 第一百二十八章 盛大回乡(上)

    贡院内张灯结彩,十五名举人沐浴更衣,每个人都穿着雪白的儒袍,头戴峨冠高帽,李延庆虽然年少,但他身材却丝毫不比其他士子低矮,甚至还要健壮几分,穿戴上峨冠高帽后,更显得他精神抖擞,器宇不凡。

    这次录取的十五名举人中,有八人是太学生,三人为本土官学士子,另外四人分别来自应天书院和岳麓书院。

    贡院文苑堂内,众人在耐心地等待着主考官以及其他官员到来,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

    从本次发解试开始之前,参加科举的几大生源便泾渭分明,互不买帐,本土士子十分敌视从京城来的太学以及四大书院学生,认为他们是来抢相州已经少得可怜的发解名额。

    以前虽然也有太学生回乡应考,但人数很少,最多也就考上三四人,在三十个发解名额中占的比例很小,也没有引起太大的反感,这种现象影响不大。

    但今年就不同了,发解名额被朝廷砍去一半,偏偏太学生和四大书院学生又蜂拥而至,最后十五个名额被他们考走十二个,怎么能不让本土士子愤怒?

    同样的道理,太学生和四大书院学生也瞧不起本土士子,就像凤凰瞧不起麻雀一样,尤其发生了酒楼事件后,赵玉书被殴打,一向比较团结的太学生就更加反感本土士子。

    而偏偏又被李延庆夺走了他们势在必得的解元,这种尴尬和不满混合成一种复杂的情绪,导致中举的太学生们谁也不理睬李延庆。

    只有一人除外,那便是太学生中的异类郑荣泰,郑胖子虽然只是第十五名,但他脸上洋溢的兴奋和激动就仿佛他中了解元。

    “我早就预料到了,解元一定是老李,所以我坚决.....坚决那个支持老李。”

    郑胖子差点说出他坚决不同意父亲安排他为解元,被李延庆及时一记肘击将他的后半句话打噎回去了。

    他又瞟了一眼不远处站着一起聊天的太学生,撇撇嘴道:“这群人眼高于顶,在太学他们算个屁,回来就一个个自以为是了。”

    郑荣泰在太学被相州士子集体孤立,现在终于有一个好朋友也要去太学读书了,让他怎么能不高兴。

    李延庆正在和另一名本土士子刘绩聊天,刘绩是安阳人,父亲是真定府的一名低级官员,他在县试考中第三名,没有上解试风云榜,但他却在解试中发挥异常出色,考中了第八名。

    刘绩是州学士子,今年只有十五岁,身材比较瘦小,性格十分腼腆内向,他害怕被太学生欺负,便一直跟着李延庆。

    “家父也是这个意思,让我直接去太学读书,以后还望延庆兄弟多多关照!”

    不等李延庆说话,郑荣泰便拍拍刘绩的肩膀,咧嘴笑道:“以后哥哥我会罩着你,跟着哥哥混,不会让你被人欺负。”

    瘦小的刘绩在肥胖巨大的郑荣泰面前就像根小草一样,他着实有点畏惧这个大胖子,只得唯唯诺诺答应,李延庆却狠狠瞪了一眼郑荣泰,“你小子整天花天酒地,别把人家带坏了!”

    郑胖子嘿嘿一笑,“食色,性也嘛!圣人的教导我怎能不牢牢记在心上。”

    这时,一旁的周春低声道:“他们来了!”

    李延庆一回头,只见杨度和武邦昌两人走了过来,而赵玉书依旧站在原地未动,远远望着李延庆,目光中充满了刻骨仇恨。

    李延庆转过身,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保持距离,却又不失礼貌。

    杨度和武邦昌都是安阳大族子弟,举止从容,看起来颇有风度,他们二人都是太学上舍生,都希望能通过这次解试拿到中等上舍生的地位。

    虽然上舍生和中等上舍生只是一级之别,但两者之间的鸿沟就像后世大学副教授和教授的区别,中间差了一个省试中榜,

    按照太学规定,上舍生升中等上舍生必须学满三年且通过极其严格的考试,一旦升为中等上舍生就可视为省试中榜,同进士出身。

    但今年太学又多了一个选择,如果三年已学满,能在发解试中考中头名解元,也可以免试升中等上舍生,所以他们二人以及赵玉书回乡参加解试目标都很明确,就是为了争夺解元。

    最后三人都没有考中,却让一个本土士子夺走了解元,着实令他们失望之极,考中举人只是对外舍生有点作用,而对他们三人已经没有半点意义了。

    杨度和武邦昌走上前,对李延庆拱手笑道:“恭喜李贤弟考中解元,我们刚才都看了李贤弟写的诗,着实让我们自愧不如。”

    李延庆见二人态度还算友善,便回礼道:“延庆本意只想中举,怎奈被主考厚爱,点了榜首,耽误了两位兄长的前程,实在是心中不安!”

    杨度和武邦昌对望一眼,杨度笑道:“我们二人从小学堂便是同窗好友,迄今已交往十五年,友情深厚,但解元只有一个,不管是谁夺走,都势必会影响交情,李贤弟夺走解元虽然令人失望,但也保住了我们的友情,说起来,我们还应该感谢李贤弟。”

    武邦昌也笑道:“我刚才就给老杨说,李贤弟夺走解元其实是最好的结局!”

    李延庆忽然敏感地捕捉到了他们二人和赵玉书之间并不像表面上那样融洽,他们两人和赵玉书似乎还存在着某种微妙的敌对关系,宁可自己夺走解元,也不希望赵玉书中榜首。

    李延庆笑着点头,“小弟以后也要去太学读书,还望两位兄长多多关照!”

    杨度看了郑胖子一眼,意味深长对李延庆道:“太学人际关系十分复杂,被称为小朝廷,贤弟交友须慎啊!”

    “多谢两位兄长好意!”

    两人向李延庆拱拱手,也不理睬郑荣泰,转身扬长而去,气得郑荣泰狠狠呸了一声,低声骂道:“两只粉面蟑螂,以为自己是上舍生就了不起吗?用得着他们来教训,什么东西!”

    这时,十几名官员从外面走了进来,里面包括这次科举的正副考官,以及知州梁逊、通判贾筌等官员。

    监察御史李纲因为县试时已经和汤阴榜首李延庆谈过,这次李延庆中解元,他认为没有必要再谈,便提前结束了相州的审察,一早便赶去真定府,这让所有人都长长松了口气。

    三位主考以及知州、通判坐了下来,众士子一起上前躬身行礼,郭百颂目光复杂地望着李延庆,他昨晚在锁院结束后特地拜访了知州和通判贾筌,想最后一刻翻盘,不料知州梁逊却毫不客气地将他批评一通,主考官是代表朝廷过来主持解试科举,和主考官关对抗就是和朝廷对抗,这是多么愚蠢的想法。

    通判贾筌更是连见都不见,直接让他吃了一个闭门羹,郭百颂这才终于醒悟过来,为了赵家那点贿赂,他再继续对抗下去,恐怕最后的后果自己承受不起,他只得接受这个事实,连夜将赵家给的三千两银子退了回去。

    主考官欧阳珣上前高声道:“政和六年的发解试已经结束,经过县试和州试的两轮选拔,最后十五名佼佼者脱颖而出,按照朝廷规定,十五名中榜者需进行唱名,移交地方州府,同时报送礼部备案。”

    唱名是今年才有的新规定,其实也就是一个交接过程,由代表朝廷的主考官将中榜举人交给地方官府,朝廷的事情便结束了,举人的管理权就算移交给了地方官府。

    “下面唱名仪式开始,第一个接受唱名者,李延庆。”

    李延庆上前躬身行礼,“学生在!”

    欧阳珣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李延庆为汤阴县学生员,县试第一名,在州试四场考试中,其兼经科为上上,三经科为上上,策论为上上,刑律和诗考为上上,书法为上上,在十五名中举士子名列第一,故取其为发解试解元。”

    说完,欧阳珣停了下来,等待反对意见,只沉寂了瞬间,通判贾筌率先鼓掌,知州梁逊也鼓起掌来,其他官员也跟着鼓掌,郭百颂也无精打采地拍了几下,虽然这是他最后一次反对的机会,但他再也没有勇气说‘不’字了。

    所有人一致通过,这就意味着李延庆唱名成功,正式成为名至实归的政和六年发解试第一名解元。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