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盛大回乡(中)

寒门枭士 第一百二十九章 盛大回乡(中)

    忙忙碌碌过了三天,李延庆觉得自己就像个木偶一样,吃饭、走路样样都要人安排,光宴会就赴了三场,极尽荣耀,也极尽疲惫,当这一切都结束,也终于到了返乡之时。

    天还没有亮,王掌柜便将他们父子送出客栈,李延庆翻身上马抱拳道:“多谢王掌柜这一个多月照顾,我们后会有期!”

    王掌柜笑道:“应该是我感谢小官人,让我这次发了一笔小财,十贯钱赚了八十贯钱,等小官人去京城科举时叫我一声,我再押一百贯钱!”

    “一定会通知掌柜!”

    李延庆大笑,便纵马向南城门奔去,李大器也连忙催马跟上,王掌柜一直望着他们走远,这才回头对几名伙计笑道:“把小官人留的字送去裱糊起来,这可是解元的墨宝,咱们挂在正堂上,以后还发愁没有生意吗?”

    “还是掌柜精明!”

    王掌柜急急赶去后院发送鸽信,他刚走到后院,忽然又想起一事,连忙跑回来对几个伙计喊道:“你们几个把小官人住过的解元房好好收拾一下,尽量保持原状,刚才好几个参加州试的士子抢着要住,若他们问起价格,就告诉他们价格涨了,要翻三倍,少一文钱都不行!”

    ........

    这次汤阴县一共有一百二十七名士子参加州试,考中了四名,除了李延庆外,其他三人都是太学生,包括羑里镇的杨羽,另外两人是县城士子,读书底蕴最深厚、也是参考士子最多汤北乡却一个也没有考中,但孝和乡却大放异彩,他们乡的李延庆夺得了解元。

    这个消息不仅令孝和乡上下欣喜若狂,也让汤阴县为之沸腾,李延庆中解元的消息传来后,汤阴县的炮仗声整整响了一天。

    四十年来,汤阴县只有两次夺得相州解试第一名,说来也巧,除了李延庆外,另一人便是他的父亲李大器,李大器十年前已经陨落了,令汤阴县和孝和乡蒙羞,但十年后,他的儿子却再度崛起,重新替汤阴县和孝和乡争回了荣誉。

    李延庆父子刚离开安阳县,王掌柜便给汤记客栈的东主汤正宗发送了一封鸽信,把李延庆的行程告诉了汤正宗,下午,汤正宗带着一百多名孝和乡父老在北城外等候,岳飞、王贵和汤怀也赶到了北城外迎接。

    等了近半个时辰,王贵有点急了,“老李是不是考上解元后开始摆架子了,怎么现在还不出现?”

    汤怀用描金小扇敲了敲他的头,“若是我妹妹嫁给你,我的外甥不知该多有愚蠢,气都要把我气死了。”

    王贵回头怒视他,“你这话什么意思,在骂我蠢吗?”

    岳飞连忙打圆场,“老贵只是性急了一点,不过老贵刚才那话千万别再说了,若老李听见了不知该多伤心,这么多年的交情,老李不是那样的人。”

    王贵挠了挠头,“刚才我那话是不对,我会当心,不过你这个臭小子......”

    王贵狠狠瞪了一眼汤怀,“你小子以后再敢用扇子敲我头试试看!”

    汤怀撇撇嘴,扇动他的小扇子,就当什么都没有听见。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指着远方大喊:“那是不是他们?”

    众人一起向北方官道望去,只见远处官道上出现两个骑马的人,正一前一后向北城门这边奔来,奔至近前,众人一起欢呼起来,前面之人正是他们等了近一个时辰的李延庆。

    汤正宗兴奋地大喊:“锣鼓敲起来!”

    李延庆归心似箭,父子二人中途只休息了一个时辰,他们一路南奔,眼看到了县城北门,前面忽然锣鼓声大作,一百多名乡民敲锣打鼓迎了上来,奔在前面的李延庆不由勒住了马匹,他一眼看见岳飞三人,顿时心中大喜,连忙翻身下马迎上去。

    三人一个多月不见,格外亲热,王贵重重给了李延庆肩窝一拳,竟把李延庆打个趔趄,王贵得意洋洋道:“怎么样,我的力量可不比你差了,我现在练大刀很有心得,明天我们再比一次!”

    汤怀一把将他推开,“去!现在谁听你炫耀,又不是来迎接你。”

    王贵被汤怀一句话噎住了,半天说不出话来,岳飞走上前拱手笑道:“恭喜老李考中解元,我们汤阴县的骄傲啊!”

    李延庆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大家过誉了,这次只是侥幸而已!”

    王贵终于又插上口,连忙抢着道:“哪有那么多侥幸,童子会第一、县考第一、县试第一、现在解试也是第一,若是老李去参加武举,一定也是第一。”

    “会不会说话?你自己整天想着武状元就把老李也拖下水,人家是去考状元,不会考你的武状元,再说武状元已经姓汤了!”

    说着,汤怀摇摇小扇子,不屑地瞥了一眼王贵。

    “师父怎么样?”李延庆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师父姚鼎。

    岳飞笑道:“师父听到你的消息,激动得都流泪了!”

    “我要去见师父,明天一早就去.....”

    锣鼓声越来越响,掩盖了他们的说话声,一群后生冲上前,不由分说,将李延庆高高抬了起来,城外爆发出一片欢呼声,很多路上听说是解元来了,也纷纷涌上前欢呼鼓掌。

    李延庆十分感动,双手高高抱拳道:“感谢乡亲们的厚爱,延庆受之有愧!”

    “庆哥儿太谦虚了!”

    汤正宗牵着一匹披红挂彩的马走上前笑眯眯道:“上次县试没有骑马游街,这次应该没问题了!”

    “没有问题!”

    后生们早已急不可耐,替李延庆回答了,在一片笑着声中,众人簇拥着李延庆上马,前面前面十几人敲锣打鼓开道,打着解元回乡的横幅,百余名孝和乡人簇拥着李延庆向县城而去。

    李大器在后面看见这一幕,又不禁想起自己当年自己的骑马夸街,可不也是被乡亲们扶上马匹,敲锣打鼓地进城去吗?

    这两天他着实心情复杂,想着想着,他的眼角又有点湿润了,汤正宗走到李大器面前,和他并肩站在一起,望着远去的李延庆背影笑道:“大器是不是想到当年自己了,我还记得当年我就和这群后生一样,把你扶上马,敲锣打鼓进城去,这一晃就过去十几年了,我们都老了。”

    李大器连忙拭去眼角泪水,有点不好意思笑道:“是啊!一晃就十几年过去了,现在是孩子们的天下,不服老不行啊!”

    “对了,昨天我在鹿山镇遇到你们族长了,你们族长想在宗祠摆酒为庆哥儿贺喜,他托我问问你的意思,如果庆哥儿能出席,那他就定日子了。”

    李大器冷笑一声道:“恐怕他还是为了自己!”

    李大器早有所耳闻,李文贵当族长后,私下将家族积攒多年数千石义仓粮食卖掉,卖粮钱又不知所踪,无帐可查,结果惹怒了全体族人,导致他威望大跌。

    李文村和潜山村的李氏族人已经公开表态,正月初一将不参与李文贵主持的族祭,而是准备自己祭祖。

    现在李文贵又想利用庆儿中解元的机会来挽回自己的威望,他想得倒美,庆儿又怎么可能答应?

    虽然家族中发生的事情他还没有对儿子说,但他已经决定替儿子挡住一切令人心烦的应酬。

    李大器摇摇头道:“烦请大郎转告李文贵,我会在李文村给庆儿摆酒祝贺,多谢他的好意了!”

    汤正宗也很清楚李家的问题,他只是转话,并不会劝李大器,他便笑了笑,“好!我今天就告诉李文贵的儿子。”

    ........

    此时汤阴县城内已是一片沸腾,上万汤阴县民众聚集在大街两边欢迎他们年轻的解元归来。

    大宋王朝重视读书人并不仅仅体会在朝堂上,而是深入每一个大宋平民的内心,读书才有出路,读书才能当官发财,读书才能光宗耀祖,只有读书中榜才能享受民众的夹道欢迎......

    李延庆考上解元不仅是给自己挣了前途,也给汤阴县带来了极大的惊喜,去年解试汤阴县一个都没有考上,临漳县却考上十二个,还夺下了第二名和第三名,令汤阴县人极感屈辱,而这一次李延庆考中了解元了,所有汤阴人都扬眉吐气,他们发自内心的欢呼。

    噼噼啪啪的炮仗声此起彼伏,彩带和铜钱如雨点般投向李延庆,欢呼声、鼓掌声响彻了县城,这一刻不仅是李延庆的荣耀,也不仅是孝和乡的荣耀,而是整个汤阴县的荣耀。

    .............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