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三十章 盛大回乡(下)

寒门枭士 第一百三十章 盛大回乡(下)

    今年姚鼎病了一场,原因是他外孙岳飞不肯按照他设计的人生路线走,放弃了州学,转而要去考武举了,令姚鼎极为失望,郁郁不乐之下便病倒了,一直到夏天病情才渐渐好转,但身体却变得更加虚弱。

    他现在基本上已经不上课,只是给一些优秀学子做个别指导,但他依旧留在鹿山学堂,有他在,鹿山学堂的金字招牌就不会褪。

    自从李延庆考了县试第一后,鹿山学堂的名气再次大振,蒋知县欢喜之下,拨给鹿山学堂三百贯钱,让鹿山学堂扩大规模,同时提拔李大光为教谕。

    现在鹿山学堂已经有学子近四百人,师父也增加到六人,规模比原来扩大了两倍,很多贫寒人家虽然上不起县学,但也会花几贯钱让孩子来读两年蒙学,学会读书写字。

    这两天,李大光简直要忙昏头了,当他侄子李延庆考上解元的消息传来后,鹿山学堂再一次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尤其蒋知县亲自敲锣打鼓来学堂报喜,更是令李大光惊喜万分,而这时,李大光再次沾了侄子的光,蒋知县已经承诺明年春天把他调到县学当副教谕。

    房间里,李大光正和姚鼎商量怎么扩大招生之事,这两天,汤阴县无数人家都在托关系、塞红包,想把自己孩子送来鹿山学堂,拜在姚鼎门下,大家眼睛都是雪亮的,李延庆能考中解元并不是县学的功劳,而是鹿山学堂,确切说是师父姚鼎的功劳。

    李大光现在把姚鼎当做菩萨一样供着,正因为有姚鼎在,他才财源滚滚,红包收到手软,假如姚鼎离开鹿山学堂,以后谁还给自己送好处?

    “现在要来我们学堂读书的学童已经超过百人,但学堂条件有限,最多只能再招五十人,我的意思是说,可以让那些只读两年的学子回家,把名额腾出来,我统计了一下,大概有六十人,这是名单。”

    李大光将一份名单放在姚鼎面前,虽然他现在是学堂教谕,但这种大事他不敢擅自做主。

    姚鼎半眯着眼,静静听李大光说完,李大器的话让他感觉吃了苍蝇一样恶心,要是五年前,他早跳起来指着李大光的鼻子痛骂了,居然把贫寒学子遣送回家,亏他有脸说得出口。

    只是现在姚鼎年事已高,他的火爆脾气已被岁月磨砺得干干净净,但又多了几分岁月留给他的睿智,姚鼎知道李大光想要什么,李大光这个人只要能达到目的,他是不会在意学堂里有多少学生,姚鼎便慢慢吞吞道:“这些孩子虽然是贫寒人家子弟,但只要进了学堂,都是圣人的子弟,不能嫌贫爱富,更不能半途把人家赶走。”

    李大光脸一红,连忙解释道:“我并非嫌贫爱富,我是为鹿山学堂的长远考虑,只有培养的优秀学子多,学堂的名声才会长远保持,我觉得关键在于生源,好生源多,优秀学子才会多。”

    虽然姚鼎知道李大光的出发点是嫌贫爱富,想从富家子弟身上捞取私利,不过姚鼎也承认李大光能说会道,会用光面堂皇的理由掩盖住卑劣龌蹉的想法。

    创业难,守业更难,鹿山学堂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但要长久保持学堂的名声可不能光靠李延庆一人,还得不断培养新的优秀子弟,优秀子弟的关键还是在生源。

    这是姚鼎曾经一再说过的话,现在却被李大光现炒现卖了。

    姚鼎不由陷入了沉思,自己在鹿山学堂已呆不了几年,但他半生的心血都倾注在这座学堂上,他当然希望鹿山学堂能一步步成为汤阴县乃至相州赫赫有名的学堂。

    姚鼎沉吟良久道:“我觉得也不用把他们遣返回家,可以在镇上租几间院子,办一个鹿山分学堂,专门教蒙学,我们这边只教中学房和大学房,还有县学备考学子,这样地方就大了。”

    这就是姚鼎的迂回之计,既不能把贫寒孩子遣送回家,也不能和李大光翻脸,唯一的办法就是将鹿山学堂一分为二,把李大光嫌厌的小学房分出去。

    李大光一拍脑门,这么好的办法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他连忙答应,“我现在就去找地方。”

    就在这时,鹿山镇忽然传来了激烈的炮仗声,就仿佛娶亲人家上门了一样,一名学子气喘吁吁跑来禀报道:“师父,新科解元来了。”

    姚鼎一下子站起身,又慢慢坐下,苍老的眼睛里迸射出难以掩饰的惊喜和期待,而李大光却像打了鸡血一样,弹跳起来,飞奔而去。

    李延庆的归来使整个鹿山镇都沸腾了,商人顾不上做生意,主妇顾不上做饭,孩子们也不想上学,纷纷跑到学堂门前迎接李延庆到来,学堂门前窄窄的小道上竟里里外外挤满了上千人。

    “庆哥儿,恭喜高中”

    “庆哥儿,这次真给我们孝和乡长脸了!”

    乡人们拼命向李延庆招手,就希望李延庆能看到自己,和自己打个招呼。

    热气腾腾的人气卷裹着李延庆,虽是冬天,但他的后背都湿透了,他眼睛已花,耳边充满了无数人的叫嚷声,使他已无法一一对应,只得团团抱拳笑道:“谢谢各位父老乡亲,有大家的支持,延庆一定会更进一步。”

    这时,李大光费劲地分开众人,冲上前一把抱住李延庆,就像抱住自己儿子一样,激动不已道:“庆儿,我早就知道你会有今天,老族长说得对,你是我们李家最大的希望。”

    李延庆有点无语,半年前,李大光还不认识自己是谁,这会儿他又这么夸张,李延庆用力推开李大光,淡淡道:“听说四叔要成婚了,小侄恭喜四叔!”

    “呵呵!你爹爹嘴真快,不过今天不谈这个,我代表鹿山学堂欢迎我们的新科解元回家,大家欢迎啊!”

    在李大光的鼓动下,鹿山镇民众一片鼓掌欢呼,这时,跟在儿子后面的李大器实在看不下去了,有这个李大光在,今天儿子休想好好孝敬师父。

    他上前把李大光硬拽出来,李大光急道:“我还有组织学子欢迎解元呢!”

    “我这里有更要紧的事,我和你商量一下怎么给庆儿摆酒庆功!”

    李大器的一句话便将李大光吸引过去了,摆庆功酒比组织学子迎接解元更有意义,他连忙笑道:“大器有什么打算?”

    李大器指指对面酒楼,“这里太闹,我们去酒楼一边喝酒一边谈。”

    李大器也不管李大光愿不愿意,便强行将李大光拖走了。

    .........

    李延庆在自己十分熟悉的书房内,跪下给师父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姚鼎脸上笑开了花,“好孩子,快起来!”

    李延庆站起身,姚鼎笑着打量一下他,“比年初长高了,也长壮了,再过两年,恐怕师父在街上见到你的背影,都不敢认了。”

    “师父一定会认出我!”

    “是啊!就像你六年前夺魁时,我就相信你一定会在少年时考上举人,真被我猜中了,但结果却没有猜对,我没想到.....你居然能考上解元!”

    说到这,姚鼎忽然老泪纵横,哭了起来,李延庆连忙握住师父的手,单膝跪下,“学生铭记师父的教诲,我还会向上考,等学生考上进士时,师父再痛痛快快哭!”

    姚鼎点点头,抹去眼泪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将来的成就会更大,延庆,师父一辈子没有求过人,今天师父求你一件事。”

    李延庆肃然点头,“师父请说,延庆一定会给您办到!”

    姚鼎指了指周围,“我一生碌碌无为,后半生的心血都在这座学堂上,这也是我唯一的事业,我做梦也希望有一天鹿山学堂能成为鹿山书院,我的名字能刻在书院入口处,让所有学生都知道,鹿山书院是一个叫做姚鼎的乡村夫子创办起来的,延庆,这个要求是不是过分了?”

    李延庆轻轻摇头,“师父的要求一点都不过份,我一定会满足师父的心愿,让鹿山书院成为天下最有名的书院,让人们一千年后都还记得师父的名字。”

    姚鼎咧嘴笑了起来,笑得像孩子一样灿烂,虽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他却感受到了徒儿那颗赤城滚烫的心。...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