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接花移木(中)

寒门枭士 第一百四十二章 接花移木(中)

    【求月票!求订阅】

    ======

    李文贵顿时大喜,他正要去报官,没想到蒋知县自己就来了,简直来得太及时,但汤廉却觉得奇怪,昨天晚上才发生的案子,蒋知县中午就赶来了,应该不是为张钧保之死而来吧!

    李文贵连忙吩咐重开大门,这时,张家众人也顾不得在李府门前闹事,纷纷跑去拦路喊冤。

    整个鹿山镇都轰动了,家家户户都出门来看热闹,将蒋知县临时下榻的客栈围得里三层外三层,议论纷纷。

    汤廉挤进了客栈院子,对刚刚从轿子里出来的蒋知县躬身行礼道:“孝和乡都保正汤廉参见县君!”

    蒋知县眉头一皱,“本县是前来办案,让闲杂人员都离去,不得不干扰办案。”

    一同前来的幕僚莫俊在一旁低声道:“百姓围观办案是惯例,有利于县君青天之名形成,卑职觉得还是留下来比较好。”

    蒋大道点点头,这句话他听得很顺耳,便又改口道:“可以旁听,但不准喧哗扰乱!”

    这时,掌柜搬来一张宽大的座椅,蒋大道坐下对汤廉道:“本县这次来孝和乡,是因为孝和乡民李延庆状告乡绅张钧保强夺民田,殴打李文村民李延虎致死,人命关天,本县特来调查此案,请都保正给我召集相关人前来问话,另外,我要派仵作前去验尸,这两件事情都保正先去做吧!”

    旁边幕僚莫俊上前,将一份名单递给了汤廉,汤廉完全愣住了,原来不是为张钧保被杀而来,而是为了李文村的李延虎被杀一案,这时,汤廉忽然看见李延庆,他就在站在知县背后。

    汤廉看了看名单,连忙躬身道:“启禀县君,名单上的被告张钧保已经死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被告居然死了,这案子还审什么?蒋大道连忙问道:“张钧保可是畏罪自杀?”

    “应该不是畏罪自杀,而是在昨天晚上被人用箭射杀。”

    蒋大道顿时一阵头大,他原来是碍不过李延庆的面子,所以才来鹿山镇查案,没想到犯罪嫌疑人又被人杀了,变成了案中案,这叫他怎么调查?

    他回头看了一眼莫俊,莫俊连忙道:“这应该是两桩案子,李解元上告的案情比较简单,张钧保虽然死了,但他儿子在,让他儿子出来应诉,该抓则抓,该赔则赔,这桩案子就可以先了结。”

    蒋大道基本上都是听幕僚的主意,也觉得莫俊说得有道理,他看了看李延庆,李延庆连忙上前躬身道:“莫夫子建议,小民愿意接受!”

    蒋大道点点头,便对汤廉道:“张钧保死了,但他儿子还在,让他儿子代替父亲来应诉,名单上的人一并找来,另外带仵作去验尸!”

    这时,消息已经传开了,知县来鹿山镇办案是解元李延庆告了张家一状,李文贵正好挤过去,他听到了传言,心中顿时一阵慌乱,原来李延庆前天连夜赶回县城是去告状了,那这件事和自己有关系吗?

    他转身刚要悄悄溜走,汤廉却叫住了他,“文贵别走,知县请你过去,办案名单上有你的名字。”

    李文贵吓得腿一阵发软,连忙把汤廉拉到一边低声问道:“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啊!知县为什么要叫我?”

    汤廉看了看名单,“好像你只是证人,并不是被告。”

    李文贵长长松了口气,只是证人就好,他就生怕李延虎之死把自己也牵扯进去。

    汤廉又低声对李文贵道:“正好知县来了,把张钧保之事一并解决,也免得张家不放过你。”

    李文贵点点头,这才是让他头大之事,张钧保被杀关自己屁事,十有八九是李文村人所为,让知县审他们去。

    .........

    半个时辰后,二十几名涉案人员都被找来客栈,站了满满一院子,准备接受知县的询问,李大印听说知县要审自己儿子被打死一案,更是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这时,两名仵作也验尸回来,为首之人躬身禀报道:“启禀县君,我们奉命验查李文村村民李延虎的死因,在他身上发现大量棍棒殴打的痕迹,致命伤在头上,可以确认李延虎被乱棍殴打致死。”

    蒋大道点点头,问张钧保次子张穆道:“行凶之地是在李氏族人的土地上,经本县调查,李延虎并没有侵犯到张家的利益,你父亲为什么要带人行凶杀人?”

    张穆心中窝了一肚子火,自己父亲明明被人害死,现在却成了杀人凶犯,简直没有天理,但知县问话,他又不得不回答,他分辨道:“我父亲已经和李文贵达成购买土地契约,那片土地归我父亲所有,但李延虎等人却无理阻拦,双方发生械斗,并非是有意杀人,是在械斗误伤,请知县明鉴!”

    “李文贵何在?”

    李文贵连忙走出来,躬身施礼,“小人在!”

    宋朝审案一般是站跪悉便,没有规定必须跪下听审,一般乡民畏惧官威,往往会跪下伸冤,官员也悉听尊便,不会刻意阻拦,只有嫌疑犯在认罪时才必须跪下听判。

    所以见官不跪在宋朝是一种常识,李文贵和张穆这种稍有身份的乡绅都不会轻易下跪。

    蒋大道当然认识李文贵,还在一起喝过几次酒,但现在不是叙交情之时,他瞥了李文贵,冷冷问道:“刚才张穆说,他父亲和你达成了土地买卖契约,可有这回事?”

    李文贵取出契约,呈给知县道:“确实有这回事,这是契约,请县君过目。”

    衙役接过契约,要递给蒋大道,蒋大道翻了翻,却递给了幕僚莫俊,莫俊附耳对蒋大道说了几句,蒋大道眉头一皱,“李文贵,小红林那片土地并不是在你的名下,你有什么权利卖它?”

    这就是这个案子关键,买卖是否合法?

    李文贵连忙道:“启禀县君,那片土地是家族所有,小人目前是李氏家族的族长,有权处置那片土地!”

    旁边莫俊道:“大宋律法中从来没有土地归家族所有这种条令,只挂在具体某人的名下,我看过土地登记,那片土地应该是李文佑所有,和你无关。

    当然,乡村会有某些约定成俗,可就算如你所言,那片土地是家族土地,你作为族长想卖掉他,要么你先将土地先转到自己名下,要么拿出全体族人委托你买卖土地的委托状,这两样东西只要任意拿出一样,都可以酌情处理,你可有?”

    李文贵心中暗骂,自己逢年过节也给莫俊送礼,怎么到关键时刻却不帮自己,难道是被.....李延庆那个小王八蛋用重金收买了吗?

    越想越有可能,他纵然想拿出两倍的好处,现在也不是时候,他只得目视莫俊,踌躇片刻道:“小人正在办理,还没有完成!”

    “啪!”蒋大道重重一拍桌子,“既然没有任何证明你有权处理那片土地,那本县就可以宣布,你们这份买卖契约无效。”

    说到这,蒋大道向张穆一瞪眼,“那么李延虎之死就是你父亲带人行凶杀人了!”

    张穆吓了一跳,慌忙解释道:“我父亲没有想杀人,只是当时发生械斗,情况很乱,又是在夜间,我父亲制止不住,是那些年轻人擅自所为,和我父亲无关!”

    他这样一说,旁边跪着的十几名张家子弟顿时大叫起来,“明明是你父亲花钱让我们去抢土地,把对方往死里打也是他下的令,现在你却把责任推到我们头上,你还要不要脸?”

    “不要吵!”

    蒋大道大吼一声,众人顿时安静下来,十几名张家子弟恨恨地瞪着张穆,张钧保明明说出人命他来承担,现在可好,他儿子竟推得干干净净,令十几名张家子弟怒不可遏。

    这时,莫俊又低声对蒋大道说了几句,蒋大道点点头便道:“既然被告已死,此案就成了无主之案,作为从犯,十五名参与打人的张姓子弟每人杖一百,服苦役一年,另外张钧保家人需赔偿李延虎家人三百贯钱,作为抚恤和丧葬费,此案就此了结,原告李延庆可有异议?”

    李延庆上前躬身道:“李延庆没有异议!”

    他给李大印使了个眼色,李大印连忙磕头道:“小民李大印愿接受判决,也没有异议!”

    十几名张家子弟气得胸膛都要炸开了,指着张穆跺脚痛骂,张穆却一声不吭,等这十几人被押走,他才上前磕头道:“我父亲并没有行凶杀人,但县君既然已经判决,我们愿意赔偿,但我父亲昨晚被人害死,也恳请县君调查此案,还我父亲一个公道!”

    蒋大道一阵头痛,作为知县,有上千双眼睛盯着,不管又不行,他只得勉强问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

    “我父亲昨晚被人用箭射死,现场有衙役可以作证!”

    蒋大道一愣,怎么会有衙役在场,他感觉这里面有点问题,便立刻问道:“现在衙役何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