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魏县救人(上)

寒门枭士 第一百四十六章 魏县救人(上)

    次日天刚亮,李延庆和岳飞热气腾腾地跑步回来,两人刚到客栈门口,王贵便慌慌张张奔了出来,“师傅回来了!”

    李延庆见王贵神情紧张,便问道:“出了什么事?”

    王贵上前低语几句,李延庆和岳飞都吃了一惊,一起向客栈内奔去。

    他们刚走到门口,一股浓烈的药味和血腥之气扑面而来,门没有关,只见师傅周侗趴在床上,赤着上身,一名大夫正在给他换药。

    这时,大夫听到脚步声,转身过来把门关上,“你们等一等再进来!”

    李延庆目光锐利,在大夫关门的瞬间,他看见师傅后背至少有三处伤口,都乌紫发黑,流着脓血,他不由心中暗暗吃惊,师傅这是遇到了什么情况?

    “师傅回来后给你说什么了吗?”李延庆回头问王贵。

    王贵摇了摇头,“师傅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问你来安阳没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找你,大夫还是客栈掌柜去请来的。”

    李延庆只能在院子里焦急地等着,他心中暗暗思忖,眼看武解试在即,师傅却匆匆赶去大名府,应该是大名府那边出了什么大事?一定是卢俊义出事了,可就算卢俊义出事也和自己没有关系,师傅急着找自己做什么?难道是.....胡大叔。

    李延庆心中顿时有种不妙之感,宋江很可能不肯放过胡大叔。

    大约等了半个时辰,门终于开了,一脸疲惫的大夫走了出来,问道:“谁是李延庆?”

    李延庆连忙举手,大夫对他道:“周师傅让你一个人进去,其他人去好好准备武举。”

    “师傅伤势怎么样?”岳飞焦急地问道。

    “伤势不算严重,但至少要卧床十天半个月,明天我会再来换药。”

    李延庆推门进了房间,房间里的血腥之气已经消淡了很多,只有一股浓浓的药味,周侗依旧趴在床上,身上盖了一床厚厚的被褥。

    李延庆走到周侗面前,见师傅闭目沉思,他便在旁边椅子上坐下,不敢打扰师傅的思绪,过了好一会儿,周侗才叹了口气道:“这个世道真的没有救了,坐在家里好好的,却会天降横祸,延庆,你知道我在说谁吗?”

    “师傅是在说卢俊义!”

    “你倒是聪明,一说就中!”

    周侗苦笑一声道:“之前燕青跑来汤阴县找我,说他义父被官府抓了,我急急赶去大名府,才发现卢家已经家破人亡。”

    “这是为什么?”李延庆惊愕地问道。

    “说起来令人匪夷所思,郓州知州汪景在围捕几名梁山乱匪时,抄查到了一份梁山乱匪名册,其中就有河北大名府卢俊义和南乐镇胡盛,汪景便将这份名单上报给了正在京西路搜刮民财的杨戬,杨戬盛怒之下便派人前来抓捕这两人。”

    虽然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但李延庆并不奇怪,他之前已经猜到了,果然是宋江在逼卢俊义和胡大叔入伙,而且既然宋江知道胡盛住在南乐镇,说明胡盛还是和宋江有过联系了。

    “胡大叔也被抓住了?”

    周侗点点头,“他没有一点准备,怎么可能逃得过,我蒙面夜闯牢城营想救两人,结果中了埋伏,身中三箭,好在我筋骨结实,才逃得一命。”

    “那卢俊义和胡大叔呢?”李延庆问道。

    “听燕青说,他们二人已被押送去了郓州,是死是活我也顾及不到了。”

    说到这,周侗咬牙恨道:“我知道宋江会在郓州救他们,但此人心肠狠毒,他只管千方百计招揽人入伙,但别人的父母妻儿会怎么样他却不管,卢俊义的兄长子侄被判了流放充军,家财被没收。”

    “那胡大叔的母亲和女儿呢?”

    “听说也被抓了,会怎么处置我没打听到。”

    李延庆顿时有点急了,胡大娘和小青儿居然被抓了,如果也被判流放充军,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我现在就去大名府!”

    李延庆心急如焚,起身就要走。

    “你等一等!”

    周侗一把抓住他,伤口被扯了一下,顿时一阵剧痛,他强忍住疼痛,吃力地对李延庆说:“扈诚的老母和女儿是被关在魏县牢城营,不在元城,你别去错地方了,还有,千万不要硬闯牢城营,你会被抓住的,你有功名在身,后果太严重了。”

    李延庆冷静下来,他点了点头,“师傅放心,我不会把自己陷于危境!”

    李延庆快步走出了房间,岳飞三人立刻围了上来,焦急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卢俊义出事了,师傅想救他没有成功,受了一点皮肉伤,情况应该不严重。”

    三人这才松了口气,李延庆又道:“我也要去一趟大名府,去帮师傅打听一下消息,过几天就回来。”

    王贵心中着实担心,将李延庆拉到一边,低声道:“好不容易才考中解元,你可别去做傻事啊!”

    李延庆敲一记他的头,“你说这话就让我失望,这么多年交情还不了解我,我李延庆是会做傻事的人吗?”

    他又嘱咐岳飞三人几句,这才返回房间,稍微收拾一下便骑马离开了安阳县,向大名府方向疾奔而去。

    ......

    两天后,李延庆抵达了大名府魏县,师傅告诉他,卢俊义一案的相关人犯都关押在魏县牢城营,他又该从何着手?

    李延庆在县衙对面的一条巷子里找到了一家客栈住下,中午喝茶时,他寻一个机会问客栈掌柜,“我有个亲戚在县牢城营,我想了解他的近况,有没有什么办法?”

    客栈掌柜一竖大拇指赞道:“小官人聪明啊!会找客栈,这种事情别的客栈还真不知该怎么?我给小官人介绍一个牙人,有什么事情他帮你解决。”

    客栈掌柜介绍的牙人是一个三十余岁的瘦小男子,小鼻子小眼,长着一对颇有特色的大龅牙,给人一种合不拢嘴的感觉。

    牙人满脸堆笑,对李延庆自我介绍道:“小人姓刘,小官人叫我刘三就行了,牢城营方面有什么事,小人帮你搞定。”

    李延庆问道:“卢俊义的家人是关押在魏县牢城营吧!”

    刘三脸色一变,压低声音道:“小官人是卢家的什么人?这可是大案,如果只是问问可以,但救人就别想了。”

    “我就问一问,其实我是想问胡盛的家人情况。”

    刘三伸出五个指头,“五贯钱,我可以安排小官人探营,想问什么情况免费奉告。”

    李延庆取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子笑道:“你去安排吧!安排好了这锭银子就归你。”

    刘三眼睛一亮,他一言不发,立刻起身走了。

    半个时辰后,刘三又找到了李延庆,“探营我已安排好了,要去现在就跟我去,不过小官人来晚了一天,卢家人昨天已经被押解去了永州,胡盛的家人还在,因为老太太快不行了,才另案处理。”

    李延庆刚刚松了口气,却又被刘三的最后一句话把心揪了起来,胡大娘快不行了,那青儿呢?

    他买了一点食物,便跟着刘三去了牢城营,牢城营就是监狱,大宋是由军队代管,但并不是每个县都有牢城营,大名府一共有两个牢城营,一个在元城县,另一个便在魏县。

    魏县的牢城营位于东城,分为男营和女营,女营的条件稍微好一点点,但也阴暗潮湿,地牢里弥漫着一股恶臭。

    一名牢子带着李延庆来到一间牢房前,恶声恶气喊道:“老胡婆,有人来看你了。”

    牢房中一盏微弱的油灯,灯光十分昏暗,李延庆还是一眼便认出了躺在角落的胡大娘,只见她骨瘦如柴,双眼无神地望着黑漆漆的屋顶,身体明显已经垮了,在她怀中依偎着一个小娘,虽然看不清模样,但应该就是青儿。

    李延庆塞了一块碎银给牢子,“我想进去和他们说说话!”

    牢子掂了掂银子,‘哗啦!’一声便将牢门打开了。

    李延庆快步走进牢房,小娘吓得连忙往祖母的怀里钻,“祖娘,有人进来了。”

    “是鬼....牛头马面拘我来了!”胡大娘气息十分微弱,已经奄奄一息。

    李延庆鼻子有点发酸,便蹲下来道:“大娘不认识我了吗?我是李文村的庆儿啊!”

    “你是索命鬼,饶我....”胡大娘异常恐惧地望着李延庆,尖利地大叫起来。

    胡大娘忽然身体一挺,浑身抽搐,口中吐出白沫,小青吓得扑在祖娘身上嚎啕大哭。

    外面牢子道:“小官人,没用的,这老婆子进来没多久就失心疯了,她说她年轻时杀了太多人,仇人变鬼来索命。”

    李延庆默默看了片刻,胡大娘眼中的恐惧让他看了心惊,他只得摇了摇头,转身便走,他刚走到门口,身后忽然传来胡大娘低微的喊声:“庆儿!”

    李延庆蓦地转身,蹲在胡大娘面前,“大娘,我是庆儿,你想起来了吗?”

    胡大娘念了几句,她眼睛里忽然闪过一道异光,腾地坐起身,一把抓住李延庆,嘶哑着声音问:“你是....庆儿?”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