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河边救人

寒门枭士 第一百五十三章 河边救人

    天黑之前众人终于找到了汤记客栈,汤记客栈在外城,位于一条叫做白井巷的小街上,距离汴京著名的州西瓦舍很近,它是汤家十三座客栈中最小的一家,占地只有一亩,几乎没有院子,只有一个小小的天井,三层楼,二十几间屋。

    虽然占地很小,但这家客栈却耗费了汤家近万贯金钱购置,它对汤阴县极为重要,它同时也是汤阴县在京城的同乡会馆,从掌柜到伙计,几乎所有的客人都是汤阴人,进了客栈就仿佛又回到了家乡。

    就连汤阴县官员进京办事也是住在这里。

    李延庆四人受到客栈掌柜和伙计的热烈欢迎,他们的房间已经提前准备,热水也已烧好,还给他们收拾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虽然掌柜的周到安排让他们一洗旅途劳累,不过也消灭了他们准备外出大吃一顿的计划,吃完饭,洗了澡,四人疲惫地爬上床,倒头便呼呼大睡了。

    次日五更时分,精准地生物钟将李延庆唤醒,他简单梳了头,披上一件外袍便悄悄下楼了,但在客堂却遇到了刚刚起来的岳飞,两人相视一笑,出了客栈大门,在还没有苏醒的京城大街上奔跑起来

    回到客栈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不少客人已经起床,坐在大堂上吃面,客栈自己做的羊肉面片很有特色,味道十分鲜美,再配上几碟小菜,只要十几文钱便可饱餐一顿,可谓物美价廉。

    李延庆洗了把脸,便和众人在一张小桌前坐下,片刻,掌柜亲自给他们端来四大碗热腾腾羊肉面片和几盘小菜,李延庆吃了几口羊肉面问道:“你们今天要去武学报到吗?”

    岳飞点点头,“二月初一就开始登记报到,二月初八截止,今天是二月初四,必须要去了。”

    “老李,你今天有什么打算?”王贵嘴里吃着面,含糊不清地问道。

    “当然去父亲那里看看!”

    李延庆又回头问掌柜道:“掌柜知道莲池街在哪里吗?”

    罗掌柜抬头想了片刻,“好像在城北吧!”

    旁边一名同乡商人笑道:“确实在城北,就在天波桥下面,紧靠金水河南面的那条路就叫莲池街,那里是陈州人的地盘,你若问京城本地人,十个有八个都会摇头。”

    “为什么?”

    “出了名的乱呗!那一带原是陈州流民安置地,官府搭建了几千间简单的棚舍当做公房出租,人员混杂,几乎天天都有打架斗殴,不过那边月租很便宜,每间公房比城南低一百文。”

    “多谢了!”

    吃完早饭,李延庆稍微收拾一下便独自骑马向北而去,掌柜告诉他,顺着卫州街一直向北走,大约走四五里便到天波桥了。

    卫州街是条贯穿南北的要道,两边是密密麻麻的民居,沿街都是各种各样的商铺,宋朝已经没有了隋唐时的坊墙,商铺和民居混杂在一起,使得宋朝的商业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到了汴京,几乎有全民皆商的感觉,这里的商包括商业和手工业,生活在京城的人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融入到了极为发达的商业之中。

    由于街上行人太多,李延不得不放慢马速,缓缓而行,四五里路足足走了半个时辰,穿过大佛寺,前面出现一条大河,那便是金水河,它从西北水门进来,连通了内中外三道护城河,这一带的房舍明显低矮破旧,污水横流,十分破败肮脏,各种粗鲁刺耳的叫骂声不绝于耳,使李延庆有一种坠入贫民窟的感觉。

    李延庆眉头紧皱,他不明白,父亲怎么会把商行的经营地址选在这里?

    他一直走到河边,河边是一条和金水河平行的街道,也是这片平民窟的边缘,这里就是莲池街了,和里面脏乱的棚户区相比,条件稍稍好一点,河边有一排大树,使这一带稍微显得有点生机盎然。

    就在这时,面前传来一阵大吼大叫,只见十几名地痞无赖手执木棍绳索,正狂呼乱叫地追赶两名年轻人,两名年轻人跑得跌跌撞撞,其中一人满脸是血,皆惊恐万分。

    “柱子!”

    李延庆忽然认出了其中一人,竟然是顾三婶的儿子顾铁柱,另一人虽然满脸是血,但李延庆还是认出来了,是李大印的儿子李延彪。

    两人也看见了李延庆,同时大喊道:“庆哥儿救救我们!”

    李延庆心中大怒,他毫不迟疑,伸手从马袋中掏出十几块石头,如连珠弹般地打去,他下手稍重,打得一群地痞无赖头破血流,纷纷翻倒在地上,一片惨叫哀嚎。

    最后一名无赖见势不妙,转身要逃,铁柱连忙大喊:“庆哥儿,不能让他跑了,李冬冬在他大哥手上。”

    李延庆打出一块石头,正打中此人的后脑勺,只听一声惨叫,此人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竟被打晕了过去。

    铁柱和李延彪心中恨急,冲上去对这群无赖拳打脚踢,发泄心中的愤怒,李延庆喊住他们,“把为首之人捆起来就是了,其他人让他们走!”

    顾铁柱找了根绳子,和李延彪一起将为首之人捆绑起来,其余无赖呻吟着爬起身,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了。

    “柱子,今天是怎么回事?”

    顾铁柱叹口气,“昨天有人告诉李冬冬,天波桥头的老刘酒馆要转让了,那个铺子就在桥头,地段极好,冬冬早就看中了,今天一早,李冬冬带我们去看铺面,结果是个圈套,冬冬被开酒馆的刘大扣住了,我们两个转身逃跑,结果被刘二纠集一帮无赖追打。”

    顾铁柱一指被捆得象粽子一样的无赖,“他就是刘二,前两天还和我们一起吃饭喝酒,今天就翻脸打人了。”

    “一起喝酒?”

    李延庆忽然意识到事情可能不是他想的那样单纯,又追问道:“他们扣住李冬冬做什么?”

    李延彪已经在河边洗干净了脸上的鲜血,他走过来解释:“应该是他们想要驱蚊香液和蚊香的配方,之前刘大找过李冬冬多次,想和他一起开店卖蚊香和驱蚊香液,被李冬冬一口回绝了。”

    “我父亲呢?”李延庆忽然想起了父亲,连忙问道。

    “五叔前几天去蔡州了,去请去年一起做事的两名香匠。”

    李延庆稍稍放心,便对两人说:“押着这个人,我们去换李冬冬!”

    “庆哥儿,他们来了。”

    李延庆一回头,只见前面快步一群人,为首是个黑胖汉子,长得膘肥体壮,满脸横肉,顾铁柱低声道:“那个黑胖汉子就是刘大,是这一带有名的无赖头子。”

    停一下,顾铁柱又补充一句,“他也是李冬冬的妻兄,卖私酒蹲了几年班房,去年才放出来。”

    李延庆顿时想起来了,李冬冬曾经说过,他参与卖私酒赔得倾家荡产,原来就是此人,居然还是李冬冬的内兄,难怪之前还在一起喝酒。

    这时,李延庆看到了李冬冬,被人推攘着跟在后面,满脸愤恨之色。

    “这位小官人,我们可能有点误会了!”

    刘大看起来模样长得很凶狠,但为人却十分油滑,他打个哈哈,满脸堆笑道:“我们不是想打人,只是怕这两个小家伙不知轻重跑去报官,所以想把他们追回去,冬冬是我妹夫,我怎么会害他呢?不如我们商量一下。”

    李冬冬狠狠向地上啐了一口,“谁是你妹夫!”

    李延庆笑了笑,“既然是自己人,那就把冬冬放了,我把你兄弟还给你。”

    李冬冬大急,喊道:“庆哥儿别放,一放人他就翻脸。”

    “我不怕他的翻脸!”

    李延庆指着二十步外一棵枯死的小树对众人道:“看见那棵小树了吗?”

    众人不解地向小树望去,不知这少年想做什么?

    李延庆忽然打出一块石头,这一击劲力十足,正打在树干上,只听‘咔嚓!’一声,手腕粗的小树折成两段,倒在地上,所有人一阵惊呼,且不说精准,居然用石头打断了小树,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刘大脸上一阵发白,眼中露出了畏惧之色。

    李延庆笑眯眯道:“为表示诚意,我们先放人!”

    他一挥手,“把人放了!”

    李延彪割断了刘二身上的绳索,刘二瞪了李延庆一眼,快步跑了回去,李延庆取出一块石头,在手上掂了掂,冷冷地看着刘大。

    刘大见过一点世面,他知道自己遇到了惹不起的人,若自己不识相,就算不死,也会被打残了,他连忙回头喝道:“把人放了!”

    李冬冬也同样狠狠瞪了刘大一眼,跑了回来,刘大抱拳陪笑道:“今天实在是个误会,不如我摆一桌酒席给冬冬赔罪,请小官人务必赏光!”

    “改天吧!以后有的是时间,刘东主就不用客气了。”

    刘大见他不肯赏脸,便抱拳拱拱手,带着兄弟和一群无赖转身走了。

    李冬冬叹了口气,躬身向李延庆施一礼,歉然道:“想不到用这种方式来迎接小官人,真是抱歉了!”

    李延庆微微一笑,“这就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冬冬不觉得是天意吗?”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