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器藏娇

寒门枭士 第一百五十六章 大器藏娇

    李延庆刚回到客栈,韩掌柜便迎面上来道:“小官人,他们三个已经被送去城外军营集训了,行李也搬去了武学。”

    李延庆愕然,不是二月初十才开始集训吗?怎么提前了。

    “他们要集训多久?”

    “好像一两个月吧!具体我不太清楚。”

    李延庆一阵头大,他还有好几件事要和大家商议,没想到他们就这样被隔离集训了。

    无奈,李延庆只得摇摇头向楼梯走去,走到楼梯口,他忽然想起一事,连忙对掌柜道:“如果我想在外面租房,怎么认定等级?”

    韩掌柜笑道:“这件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不过小官人的解元就是一等户,可以住五间房,还免税免役,这就是读书人的好处啊!”

    “这件事一定要自己亲自办吗?”

    “这种事不能亲自办,必须找牙人,你付佣金给牙人就是了,认定一等户要一贯钱,官府抽两成牙税,你等会儿把举人文证和钱给我,我来帮你办妥。”

    “那就麻烦掌柜了!”

    李延庆上楼去了,掌柜在后面喊道:“小官人若想租房子,我再给你找个宅房牙人!”

    “谢了!”

    .......

    没有了三个好朋友,李延庆独自一人在客栈也索然无趣,他见时间还早,便雇了辆牛车再次出门了。

    在汴京,雇辆牛车就像后世坐出租车一样,满街都是牛车、驴车,招手即停,非常便利,而且价格很便宜。

    大约走了一刻钟,李延庆又回到了上午来过的大佛寺,这时,牛车在一条巷子前停住了,车夫指着巷子笑道:“这就是二槐巷,前面还有三槐巷、四槐巷,一直到九槐巷。”

    “多谢了!”

    李延庆摸出十文钱给了他,笑道:“要不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我等小官人没关系,但我要说清楚,过一刻钟再加五文钱,过半时辰我就不等了。”

    “我很快就出来。”

    李延庆走进了巷子,这一带是公租房集中之地,大部分人家只能住一间屋,使得小巷内人口爆满,十分嘈杂吵闹,到处是一群群奔跑的孩童,几次差点撞着了李延庆,妇人们在门口忙碌地做晚饭,

    几天前刚刚下了一场雨,地上污水横流,空气中弥漫着油烟和一股刺鼻的酸臭味,使李延庆皱紧了眉头,父亲怎么会选这么一个地方?

    李延庆一直走到底,最顶头是一户私宅,大约一亩地大小,种了一棵大槐树,象伞盖一样笼罩院子上空。

    大门虚掩着,李延庆推门进去,里面是另一番热闹景象,五六个孩童蹲在地上斗草,院子四周是一圈屋子,被分割成七八间屋,院子角落还有一口水井,几个女人蹲在井边洗衣服。

    李延庆现每扇门上挂了一块木牌,正面写着名字,背面则是住户等级,从左面数第三间屋的木牌上,李延庆看到了父亲的名字,李大器,木牌背后写着五等户。

    “你找谁?”身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延庆回头,是刚才在井边洗衣的女人之一,只见她年约二十五六岁,皮肤白皙,眉眼颇为清秀,脸上没有丝毫粉黛,头上插了一根飞凤铜簪,只是长年的操劳使她容颜显得有些憔悴。

    她穿着布衣荆裙,双手很粗糙,手中端着一盆刚刚浆洗好的衣服,正目光疑惑地望着李延庆。

    李延庆笑了笑,“你是杨姨吧!”

    他指了一下木牌上的名字,“这是我爹爹!”

    “你是....延庆!”

    女人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她有点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旁边屋子里走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妇人,睡眼惺忪,穿着睡裙,头蓬乱,手中捧着一把甜瓜子,一边磕一边问道:“秀娘,这个小官人是谁啊?”

    “他...他就是大器的儿子。”

    妇人终于缓过神来,连忙道:“延庆,快进屋坐!”

    李延庆把手中的包裹递给她,“这是给杨姨买的礼物,两匹缎子。”

    旁边年轻妇人伸长了脖子,口中啧啧赞叹,“哎哟哟!好像是湖绸,秀娘你真有福气啊!”

    “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干嘛买东西!”

    妇人心慌意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旁边还有个添乱的,她只得把李延庆先让进屋子,“你爹爹这两天正好不在,家里挺乱的,你别见怪!”

    李延庆走进房间,只见屋子开间虽然稍窄,却很长,足有两丈,中间放了几扇木屏风遮挡,算是一隔为二,这就是租私房的好处,总有一些变通的办法。

    房间陈设十分简陋,外面正中摆放一张方桌,旁边是一只大木箱,另一边则是一张小矮桌,桌上放些碗筷之类,透过屏风的缝隙,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张床,床尾还有一只衣箱。

    虽然房间和家具都很简陋,但收拾得非常整洁,让人感觉主人是个极爱干净之人。

    “延庆,我去给你点茶!”

    “不用麻烦,我喝一碗水就行了。”

    “那...那也行,你一定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买点吃食。”

    李延庆笑道:“杨姨别忙了,我吃过了,我就过来看看,坐一会儿就走!”

    这时,隔壁年轻妇人热情地端了一杯热茶过来,笑眯眯道:“我听大器说过,小官人考中了举人,举人得喝茶,不能喝白水。”

    李延庆见杨姨端着一碗水,颇为尴尬,便笑道:“我渴坏了,杨姨把水也给我吧!”

    李延庆面前出现了一杯茶和一碗水,他笑着问年轻妇人,“大姐怎么称呼?”

    “哎呦!叫我大姐呢,我小名叫三娘,小官人叫我三娘就行了。”

    李延庆见对方似乎和父亲很熟,又给自己倒了茶,不表示一下总有点不好意思,偏偏他今天没有准备多余的礼物。

    他伸手在怀中摸了一下,无意中摸到一个银镯子,这是他准备给李冬冬浑家的见面礼,但今天没有去他家,也忘记给李冬冬了。

    不过银镯子给这位女邻居当见面礼似乎有点昂贵了,虽然他不是小气之人,但圣人的教诲他还是铭记于心,‘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李延庆便稍微犹豫了一下。

    这时,年轻妇人一屁股在小方桌旁边坐下,上下打量李延庆,笑嘻嘻道:“庆哥儿长得一表人才,又是举人,一定让多少小娘子着迷,要不我来安排一次相亲吧!”

    “三娘——”杨姨有点不高兴了。

    “这有什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上次大器不是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给儿子娶个好媳妇,你忘了?”

    虽然李延庆知道父亲最大的心愿是自己考上进士,他还是觉得有必要把这个热情过头的女邻居立刻打走,他不再考虑圣人的教诲,摸出银镯子递给她,“初次见面,这算是给三娘的见面礼。”

    年轻妇人吓了一跳,居然是白花花的银镯子,她连连摆手,“这怎么使得,这么昂贵的饰我怎么能要,你给秀娘吧!我不能要。”

    旁边杨姨道:“三娘,这既然是延庆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主人开了口,年轻妇人这才欢天喜地收下,也顾不得说媒,施个万福便美滋滋地走了。

    杨姨叹了口气,“一来就让你破费了,刚才那位是我弟媳,人倒是不错,就是喜欢给人做媒,一天到晚总没个正经。”

    “那就不是外人了。”

    李延庆又取出一只玉盒,盒子里是一支镶着蓝宝石金簪,这支金簪也是从白氏三雄那里抄来的战利品之一,非常名贵,至少价值数百贯,是所有饰中最好的一件。

    他将玉盒放在桌上笑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感谢杨姨这几年对我父亲的照顾,我从相州专门带来,千万请收下。”

    妇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她很害怕李延庆是来兴师问罪,可现在又送绸缎又送饰,她虽然不是贪财之人,但至少说明大器的儿子对自己没有恶意,她整整担心了三年,直到这一刻,她才长长松了口气。

    妇人叫做杨秀,巴蜀简州人,从小父母双亡,五年前又死了丈夫,膝下也没有儿女,她无依无靠,三年前便去相州投靠兄弟,在码头一带给人浆洗衣服为生。

    李文佑见她为人贤惠,而且很守妇道,便将她撮合给了李大器,她从此便死心塌地地跟了李大器。

    这几天杨秀颇有点紧张,她听大器说,延庆很快会来京城,虽然大器再三安慰她,会给儿子说清楚,但杨秀怎么也想不到,大器还没有来得及给儿子说,延庆就上门了。

    “延庆,你现在住在哪里?”

    “我住在汤记客栈,杨姨去过吗?”

    “我没有去过,但听你爹爹说起过,不怕你笑话,我来京城大半年了,就在周围这一带活动,别处都没有去过,哎!你爹爹太忙了。”

    李延庆喝了口水,又打量一下房子道:“这里居住条件太糟糕,我已经托人找房子了,明后天把房子定下来,你和爹爹就搬过去,当然,如果杨姨愿意,也可以去汤阴老宅居住。”

    杨秀慢慢低头,眼睛有点红,她心中着实感动,延庆居然让她去老宅居住。

    “多谢你的好意,我还是和你爹爹一起,他一个人生活,没人照顾不行。”

    “也好,我明后天就把房子租下来,杨姨就先搬过去。”

    杨秀犹豫良久,“还是....等你爹爹回来再说吧!”

    李延庆便不再坚持,既然杨姨来京城已经大半年了,也不在乎再多等几天。

    “那好吧!我先回去了,我爹爹回来后,让他来汤记客栈找我。”

    李延庆随手将一锭二十两银子放在桌上,他对父亲着实有点不满,就算请个丫鬟婆子,也不至于穿戴得这么寒酸。

    李延庆走了,杨秀望着桌上的一堆财物呆,这时,她弟媳偷偷溜了进来,异常兴奋道:“秀娘,大器的儿子出手阔绰啊!这银手镯足足重三两,还刻有牡丹花纹,至少值三四千文.....”

    她忽然张大嘴,望着桌上的银子和金簪呆住了,半响她才惊叹道:“我的娘诶,秀娘,大器不穷啊!你怎么说他是个穷书生?”

    杨秀茫然道:“我也不知道,他的事情我从来不问,我.....”

    “秀娘,你是在故意隐瞒我和二郎吧!”三娘大为不满地瞪着她。

    “我真的不知道,三娘,我怎么会隐瞒你们。”

    “那就是他在故意隐瞒你!他儿子居然还有黄金,天啦!这上面是宝石吧!我还是一次见到,这是二十两银子,他家这么有钱,还住这个破地方做什么?秀娘,你真的太老实了。”

    杨秀摇摇头,“他穷也好,富也好,我都不在意,只要能跟着他,就算吃糠咽菜我也愿意。”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三娘望着桌上金光闪闪的蓝宝石金簪,眼中闪过一丝醋意,“秀娘,我先给你说了,要是大器真是有钱人,你可别不管我们!”

    【求月票!求订阅!】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