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再上矾楼

寒门枭士 第一百六十三章 再上矾楼

    中午时分,李延庆独自一人来到矾楼,他今天特地换了一身质地上乘的襕衫,头戴士子巾,手执一把时下比较流行的日本折扇,这身打扮令他浑身不舒服,但矾楼有矾楼的规矩,若想顺利办成自己的事,就得尊重别人的规矩。

    李延庆没有受到任何阻拦,顺利走进了矾楼内,中午时分,矾楼客人比晚上略少,客人三三两两,大多是来喝茶闲聊。

    矾楼从来就有午茶夜酒之说,中午是喝茶之时,中间花园坐着二十几名美貌女妓也不再是歌舞妓,而是茶妓,她们个个是点茶高手,甚至还有女妓擅长分茶,那是一种极为高超的茶艺。

    中午喝茶的费用也要远远高于晚间吃饭,喝一次茶少则白银数十两,多则百两,茶妓的小费叫做点花茶,在矾楼喝茶,点花茶不能低于十两银子。

    当然,除非是记账,否则没有人会拿钱来付帐,一般都是付白银或者黄金,想象一下,扛着百斤重的一麻袋钱进矾楼喝茶,实在是大煞风景。

    李延庆信步而行,不多时便来到丰月楼前,门口还站着那个小童,李延庆抱拳笑道:“小哥还记得我吗?”

    小童的工作就是记得客人的脸,他立刻认了出来,欢喜道:“原来是上次的小官人,小官人不用献诗,请直接上楼!”

    他忽然想起一事,连忙看了看李延庆身后,不见郑胖子,顿时松了口气,小声对李延庆道:“小官人那首诗,我们诗官一直念念不忘,还托人去打听小官人。”

    “今天诗官可在?”

    李延庆今天就是来找李师师的,若李师师不在,他只能改天再来了。

    “师师姑娘一般中午都在,小官人请跟我来!”

    李延庆跟随小童上了二楼,出乎他的意料,丰月楼的陈设布置一点也不奢华,还远远不如外面的富丽堂皇,但非常清雅,一丛竹,一幅画都极有品味,仿佛置身于学堂,而不是酒楼。

    小童请李延庆到一座偏堂坐下,偏堂内只有一张长桌,三张坐榻,其他便没有什么陈设了,旁边站着两名极为美貌的侍女,令李延庆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来宋朝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

    两个侍女抿嘴一笑,笑容如花朵绽放,两人一人给李延庆铺上软坐垫,另一人则提瓶献茗,给李延庆倒了一杯香茶,李延庆连忙掏出银子准备付点花茶,小童在一旁笑道:“她们不是茶妓,只是侍女,不用给银子。”

    李延庆的脸腾地红了,自己当真不懂,一进来就出丑了,小童微微一笑,“小官人稍坐,我去请师师姑娘!”

    旁边两名侍女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师师居然要陪这少年喝茶,这可是从来没有过之事,这个少年是什么人?看他样子稍显粗壮,口音也是外地人,真让人不懂了。

    李延庆勉为其难地在榻上坐下,他着实有点不习惯,宋朝正好是椅榻交替之时,中下层民众基本上都是坐椅子或者矮凳,只有上流文人才偶然保留着坐榻的习俗,李延庆坐榻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他着实跪坐得很难受。

    侍女看出了他的难受,一名侍女忍不住掩口一笑,便走上前跪在李延庆面前,将他面前坐榻上一块木板拉开,腿便可以放进去,坐榻变成了坐凳,一下子舒服多了。

    李延庆心中感激,也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他掏出两锭五两重的银子,塞给面前的侍女,又指了指旁边的另一名侍女,给她俩一人一锭。

    两个侍女又惊又喜,连忙上前施万福行礼,感谢李延庆的慷慨,她们也能得小费,但要陪酒才行,象李延庆这样出于一种谢意,一种尊重,她们还是第一次遇到,两人心中对李延庆立刻充满了好感,觉得这个少年才是真正的君子。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环珮之声,还不等李延庆起身,一个穿着雪白长裙的女子便在几名侍女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李延庆头脑顿时‘嗡!’的一声,如果刚才两个侍女是他从未见过的美貌,那眼前这个女子就是美得令他窒息了,什么叫做倾国倾城,什么叫做沉鱼落雁,什么叫做不染人间气息,他终于体会到了。

    那种难以言述的清丽出尘的气质,就算比喻为仙女也不足以描绘,相比之下,旁边两个侍女立刻变成了凤凰身边的黄雀。

    这时,屏风后面又煞风景地走出一个老者,不过他的作用很大,立刻将李延庆从恍惚中惊醒,他连忙起身,躬身施一礼,“相州李延庆很荣幸见到师师姑娘。”

    李师师也盈盈施个万福,轻启朱唇,声音如天籁之音,“师师终于等到少君了!”

    周邦彦上前笑道:“小官人那首诗让师师姑娘梦萦魂牵近一个月,老夫也很好奇,究竟是哪位高人写出如此动人心魄的诗,想不到竟然是如此年轻的士子,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不服老不行了。”

    李延庆脸上有点发热,那可不是他写的,那是号称‘少妇杀手’的纳兰性德的作品,他本来想说是一位隐居高人所写,但在美貌绝伦的李师师面前,他没有勇气承认,他实在不想破坏自己在李师师心中的形象,况且他还有求于李师师。

    “过奖了,延庆不敢当!”

    李师师见李延庆还站在坐榻匣子里,便抿嘴一笑,“少君请坐!”

    她年纪也只比李延庆大几岁,称李延庆小官人有点不妥,她便直接称呼少君,这也是宋朝对年轻贤者的一种尊称,如果是普通读书人,称为秀才,尊重一点称为夫子。

    李延庆坐了下来,李师师如一片云似的在他对面轻盈坐下,周邦彦则坐在上首,他是这间屋的主人,本来李师师想请李延庆到自己屋中就坐,但周邦彦却考虑得周全,那样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非议,去自己屋中最好。

    周邦彦向李延庆介绍了自己,李延庆这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个老者竟然就是北宋著名词人周邦彦,他连忙再次起身行礼。

    周邦彦请他坐下,笑道:“我托一个礼部熟人帮忙打听小官人的消息,结果他一听小官人的名字,就说小官人是去年相州发解试解元,我还有幸拜阅了小官人的卷子,我就给师师说,小官人没有参加省试真是可惜了,以小官人的那份卷子,完全可以高中进士,不光诗写得好,书法也好,问策更是大作,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女真人的可怕。”

    李师师低低叹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令人何等凄婉无奈,读了少君的诗,我还以为东京又将走出一个柳七郎,但看了少君的问策,我才知道自己错了,少君并不是悲花叹月之人,而是忧国忧民的志士,令师师更加敬重,师师无礼以敬,愿给少君献茶一杯。”

    周邦彦顿时鼓掌赞道:“老夫今天要沾小官人的光,第一次见识师师分茶之技!”

    李师师淡淡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醉翁不要让少君见笑了。”

    李延庆微微一笑,“延庆愿欣赏师师姑娘的高妙之技!”

    这时,两名李师师的侍女端一只玉盘上前,里面放着一壶滚水和茶碗,宋朝的茶叶和今天不一样,成品是团茶,喝茶前需要细细研磨成茶粉,放在杯底,然后用沸水冲泡成茶汤,并用茶筅快速击拂茶汤,使之产生泡沫,这就叫点茶,就和今天冲泡咖啡差不多。

    点茶也对于普通人家很简单,但对于上层人家则极为讲究,茶叶的质量,茶末的细腻,水质、火候、茶具,任何一环都不能马虎。

    水要用山泉水,火候则两沸时最恰到好处,否则‘未熟则末浮,过熟则茶沉’,茶水应呈白色为佳,茶具一般用建盏,也就是建安茶盏,绀黑,坯厚,纹如兔毫,盛茶则久热难冷,而且白茶黑盏也相得益彰。

    点茶发挥到了极致,就形成了一种分茶的高超技术,也就是在沸水冲茶后,茶面上会形成种种栩栩如生的图画,虽然时间极为短暂,却是茶技中的极致了,李师师不仅歌舞名动天下,分茶之技也极为高超。

    李延庆也见过一次分茶,那是在考中解元之时,知州摆宴招待,专门请了一名茶妓给大家分茶,他是从那时候才见识了分茶的技巧。

    李师师拎起玉壶,薄袖滑落,露出纤纤玉手和一段雪藕般的皓腕,她先给李延庆分茶,周邦彦笑道:“小官人看好了!”

    李延庆目不转眼地盯着茶碗,只见一股滚热的清泉从壶嘴中细细流出,冲进了茶碗中,茶水翻腾、茶末飘香,沸水时快时慢,时多时少,白色的茶末在水面上盘旋打转,当水流停下时,一幅江山明月图出现在李延庆的面前,只见夜空如黛,山峦起伏,一轮圆月挂在山峦之上,栩栩如生,令人叹为观止。

    李延庆情不自禁赞叹道:“今天若不见,真不知世间还有如此高明茶技!”

    李师师浅浅一笑,“令少君见笑了!”

    片刻,白沫消散,图画消失不见了。

    周邦彦鼓掌大笑,“下面轮到老夫了!”

    李师师却摇了摇头笑道:“若醉翁少喝两杯,填一首让师师心动的词,师师也愿意给醉翁分茶。”

    周邦彦愕然,大呼不公平,“我给师师填了那么多首词,难道还不能享受一次分茶吗?”

    李师师嫣然一笑,“可师师也曾经为醉翁献过舞了,想要分茶,醉翁就得振作起来。”

    近一年周邦彦沉溺于美酒中,李师师屡屡劝他也没有什么效果,今天便接机再劝一次,周邦彦当然也知道李师师的好意,怎奈他根本戒不掉酒,只得挠挠头皮道:“可惜老夫喜欢酒不喜欢茶,下次师师给我酿好酒吧!”

    李师师见他不听自己劝,心中暗暗伤感,她和周邦彦情同父女,眼看他年事已高,却不顾及年迈身体嗜酒,这让她极为担忧。

    李延庆喝了茶,下面就该谈及正事了,他从随身皮囊中取出一只小瓷瓶,轻轻拧开瓷瓶,顿时一股馨人香气扑面而来,李师师虽然不施粉黛,但她却喜欢香水,对香水也极为敏感,顿时惊讶道:“是蔷薇水,不对,是朱栾,也不对,朱栾没有这么香!”

    李延庆把瓶子递给她,“这是我亲手配制,送给师师姑娘。”

    李师师微微一怔,心中略有些失望,“少君怎么也喜欢女流之物?”

    李延庆不慌不忙道:“我不是喜欢,我是刚刚开了一家胭脂铺,叫做宝妍斋,准备挽袖大干一场。”

    李师师和周邦彦对望一眼,两人都有点糊涂了,周邦彦问道:“小官人不是准备上太学吗?怎么开始经商了。”

    “太学是主业,经商是辅业,两者并不矛盾。”

    李师师冰雪聪明,她已经猜到了李延庆的来意,她心中着实失望,便淡淡问道:“少君就这么喜欢经商赚钱吗?”

    李延庆注视着她的美眸,缓缓道:“我想师师姑娘也应该看过我的问策,将来总有一天女真豺狼会大举南侵,河北首当其冲,必然生灵涂炭,我的家乡也会惨遭异族铁蹄蹂躏,那时,李延庆就是想帮助那些流离失所的老弱妇孺也将无能无力,所以我必须要积攒一笔钱财,未雨绸缪,就是为将来那一天做准备!”

    “你说得可是真心之言?”李师师美目变成异常明亮,深深凝视着李延庆。

    “延庆所言句句是实!”

    李延庆创办实业虽然未必是为了救助孤老,但也确实是为了那一天做准备,自古很多诗人长叹,‘空有报国之志,却无报国之门。’

    但李延庆却不相信那一套,所谓没有报国之门只是托词罢了,门永远都有,就看你想不想去推开它,对李延庆而言,强大的财力就是推开门的一种有力手段,可以招募军队,可以购买兵甲战马,如果不及早准备,事到临头当然会茫然不知所措。

    李延庆虽然只是第一次见到李师师,但李师师却是为了自己的问策而献茶,并不是为了那首‘何事秋风悲画扇’,也足见她是一个忧国忧民之人,他相信李师师能理解自己的志向,能够帮助自己。

    李师师低头沉思片刻,抬起清丽绝伦的俏脸注视着李延庆道:“那你再写一首诗,以明心志。”

    李延庆低头想了想,他诗词较弱,虽然也能应付,但在周邦彦面前他实在拿不出手,为了打动李师师,他只能再借助历史上的名作了。

    李延庆提笔写了一首诗,随即放下笔,起身抱拳道:“师师姑娘如果愿意替宝妍斋宣传,延庆感激不尽,如果姑娘觉得延庆诚意不足,那延庆也非常感激师师今天的茗茶,先告辞了!”

    他又向周邦彦抱拳行一礼,转身便扬长而去。

    李师师拾起桌上的诗作细细读了一遍,顿时娇身一颤,美目中迸射一种从未有过的复杂情绪,她慢慢走到玉廊前,默默凝视着李延庆离开丰月楼远去的背影。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一首千古绝唱的诗怎么能不让她思绪万千,百感交集。

    【四千字大章再求票求订阅!】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