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西郊狩猎(二)

寒门枭士 第一百六十八章 西郊狩猎(二)

    李延庆这才知道,这个小娘竟然是位帝姬,四年前天子赵佶改公主的称呼为帝姬,天下人也渐渐习惯了这个称呼,只是赵佶有十几个女儿,这位又是谁?

    答案没有立刻得到,赵铠见周围行人确实多了,他们拥堵在城门口,阻碍了路人通行,便笑道:“我们出城再说吧!”

    他带着狩猎队伍继续疾奔,李延庆也加入了队伍,一行人浩浩荡荡向西城外奔去。

    赵楷打猎之地位于汴京西南方向七十里外,那一带受伏牛山余脉影响分布着不少丘陵,其中最大的一座丘陵叫做马陵岗,延绵百余里,人烟稀少,森林茂盛,一条小河贯穿其中,山鸡野兔极多,麋鹿成群,野猪、云豹、黑熊以及老虎时有出没,是京城权贵们打猎的极佳去处,朝廷还因此颁布法令,严禁猎人在此狩猎。

    队伍沿着惠民河一路奔行,这时,曹晟靠近了李延庆,低声问道:“李老弟这把弓可是在良弓剑铺所购?”

    “曹兄认识它?”李延庆淡淡笑道。

    “我当然认识,我亲眼看着它制作出来,是军械所名匠郝年受良工剑铺委托制作,当时他一共制作了五把弓,龙虎豹熊鹰,龙头弓没有人敢用,目前放在宫中,虎头弓被我父亲收藏,熊头弓被种师道买走,你这把豹头弓本来我一直想要,但父亲不准,没想到被你买走了。”

    李延庆回去后仔查看了这把弓,他发现这把弓做工极为精湛,而且设计非常巧妙,虽然是两石弓,但他拉开却毫不费力,比他的铜弓轻松得多,只卖百两银子确实占了很大的便宜。

    李延庆见他一脸羡慕,便笑道:“店铺内还有一把鹰头弓,衙内可以去买下来。”

    曹晟摇了摇头,“我们曹家给良工剑铺定了一个铁规矩,叫做能者所用,无论是重剑还是硬弓,必须要能用者才能买,我虽然想要,但拉不开它,店铺也不会卖给我,我只能望弓兴叹了。”

    李延庆笑道:“等狩猎结束后,我把它送给你,剑铺虽然有规矩,但我没有,我交曹兄这个朋友!”

    曹晟大喜过望,连忙道:“多谢少君好意,我不夺人所爱,不如少君替我将那把鹰头弓买出来,我就感激不尽了。”

    “同意人可以买两把吗?”

    “当然可以,而且我陪少君去买,掌柜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一定会通融。”

    曹晟当然也想过这个办法,他认识的侍卫中也有人能开两石弓,但他父亲就是亲兵殿前司都虞候,但他害怕消息传出去会惹怒父亲,但李延庆却可以,他便可以偷偷将弓收藏起来,父亲也无从知晓。

    他连忙和李延庆约定,等狩猎结束后就去买弓,他有点着急了,他心里有数,这帮一起出猎的侍卫一定会向李延庆打听哪里买的弓,恐怕就轮不到他了。

    “再烦请少君务必保守这个秘密,千万不要说是从良工剑铺所买。”

    李延庆微微一笑,“曹兄放心!”

    曹晟心情大好,又笑道:“想不到老弟能开两石弓,居然还是太学生,恐怕说不出谁也不会相信,不知老弟是跟谁学的箭术?”

    李延庆见曹晟是个爽快之人,倒也不想再隐瞒,便坦率地笑了笑道:“我师傅是周侗,曹兄听说过吗?”

    曹晟顿时张大了嘴,半晌才惊叹道:“难怪呢!禁军弓马首席教头,贤弟真是出人意料啊!”

    “此事还请曹兄暂替我保密!”

    “一定!一定!”

    这时,前面有侍卫招手,曹晟连忙道:“我去看看,回头再和贤弟聊。”

    “曹兄请!“

    曹晟骑马向前面飞奔而去,就在曹晟刚走,李延庆身后便传来一个小娘的声音,“你们在说什么?”

    李延庆回头,却见队伍中的帝姬小娘在问自己,直到这时,李延庆才从正面看到了她的模样,她年纪看起来也就和喜鹊差不多,不过长得比喜鹊高大,至少高半个头。

    只见她肌肤雪白光洁,一头乌黑的秀发和乌溜溜的眸子,有着她这个年纪小娘特有的鲜红丰满的嘴唇,穿了一身浅黄色的武士服,披着一件大红色的大氅,格外地艳丽夺目。

    “我在问你呢?”帝姬长长秀眉一挑,有点不高兴了。

    “我们在说这把弓!”

    李延庆指了指自己马鞍上的弓,慢条斯理道:“曹兄认出这把弓是他家店里卖的,所以特地来问我。”

    “无聊!”

    帝姬哼了一声,这时她忽然想起一事,又追问李延庆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在下李延庆!”

    “哪个延?哪个庆?”

    “延州的延,庆祝的庆,帝姬觉得这个名字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她赌气地撅起鲜红的小嘴,催马向前方奔去,李延庆望着她的背影暗暗摇头,难道大宋的帝姬就这么特别,喜欢管别人的名字?

    “帝姬可是对李贤弟的名字感到不满?”蔡鞗催马上前,望着帝姬的背影笑眯眯问李延庆道。

    李延庆心中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他不能确定,便问道:“听蔡兄的语气,好像我的名字和她有关系?”

    蔡鞗点点头,“是有一点关系,她的封号就叫延庆,延庆帝姬,和你的名字一模一样,她一早听到殿下说起你的名字就大发雷霆。”

    李延庆的猜测被证实了,这小娘果然就是延庆公主,后来改封为茂德帝姬,叫做赵福金,李延庆想到了历史上她的命运,他心中便涌起一丝同情。

    蔡鞗又小声道:“这个帝姬是天子的宝贝,脾气很暴躁,动不动就要用鞭子抽人,李贤弟还是离她远一点比较好。”

    李延庆不由看了这个蔡鞗一眼,他感觉这个蔡鞗说得有点夸张了,延庆帝姬刚才的表现最多有点小赌气,但也不至于到大发雷霆的程度,其实李延庆也能理解,就像小姑娘撞衫一样,总会不太开心,假如自己遇到个马延庆、张延庆,心中也多少会有点不舒服。

    皇族子弟的狩猎不可能当天返回,也不可能只有二十几名随从陪同,他们抵达狩猎营地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营地内已经扎下了数十顶营帐,一百多名士兵昨天已提前到达准备,李延庆还意外地看见了十几名宫女和宦官,这应该是服侍帝姬的宫女。

    队伍的到来使营地内热闹起来,这时,一名侍卫跑来对李延庆行一礼道:“殿下请少君入帐休息片刻,请随我来!”

    “多谢了!”

    李延庆跟随他来到一座营帐前,侍卫笑道:“这里就是李少君的营帐,请入帐休息,具体狩猎时间会有人来通知!”

    李延庆抱拳感谢,侍卫快步走了,李延庆这才翻身下马走进大帐,进帐便愣住,大帐内竟然有个年轻侍女正在收拾物品,侍女回头,连忙上前行万福行礼,“小婢芙蓉参见李少君?”

    “你是”

    侍女脸上一红,略有点含羞道:“小婢是王府侍女,小王爷让小婢服侍李少君。”

    原来只是王府侍女,不是宫女,李延庆稍稍松了口气,虽然赵楷是一片好意,但李延庆到现在也只习惯了喜鹊,还真不习惯别的侍女服侍,尤其还不认识,让他觉得束手束脚,浑身不自在。

    侍女晚上同宿一帐,这里面当然有更深一层的意思,只是李延庆压根就不想把自己的首次给一个从不认识的女子。

    但李延庆没说什么,等会儿他要去找赵楷说一说,把这个侍女带回去,否则他今晚休想睡好。

    刚想到这,帐门口便传来了赵楷的声音,“怎么样,这顶营帐李少君还满意吧!”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