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西郊狩猎(三)

寒门枭士 第一百六十九章 西郊狩猎(三)

    李延庆连忙上前见礼,“营帐很好,感谢殿下的安排!”

    赵楷给侍女使个眼色,侍女知趣地退了下去,赵楷这才忧心忡忡道:“前天晚上我和父皇谈过关于女真人的事情了。”

    李延庆没有接茬,他人微言轻,有些话他可以听,但不能随便表意见,他请赵锴坐下,赵楷叹口气道:“父皇斥责我是妄想,他说我有这个精力胡思乱想,不如替他做点实际的事情。”

    “实际事情殿下是指什么?”

    “有地方官员密告朱勔父子在苏州仿皇宫营造府宅,有僭越之举,养私兵数千,蔡相国也说朱勔在东南动静太大,导致方腊造反愈演愈烈,严重影响到了江南粮食北运,使汴京粮价上涨三成,民间颇有怨言。”

    李延庆听出了一点端倪,便笑道:“天子是想让殿下去处置朱勔吗?”

    “父皇没有明说,但他给我说这些事情,我觉得父皇不会无的放矢,延庆觉得我是不是该主动请缨去东南?”

    李延庆心中略感意外,赵楷竟然向自己问策,难道他没有值得信任的幕僚吗?

    李延庆沉吟片刻道:“殿下问过别人吗?”

    赵楷摇摇头,“皇子不能和大臣交往,这是祖训,这种事情我不能随便问人。”

    停一下,赵楷又继续道:“正常情况下皇子不能干政,但也有特殊情况,那就是天子主动把事情交给皇子,我劝说父皇不要信任女真人其实已经是在违反祖训了,父皇虽然斥责我胡思乱想,却没有责怪的干政,反而给我详细讲了朱勔之事,我觉得这就是一种暗示。”

    李延庆负手走了几步,他已经意识到这也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他头脑开始迅旋转,这时,他心中忽然一动,便问道:“蔡鞗和殿下谈过这件事吗?”

    赵楷一怔,“延庆这话什么意思?”

    “因为刚才我听殿下说起蔡相国,所以就联想到了蔡鞗。”

    “蔡鞗和这件事应该没有关系吧!他虽然也是昨天才临时请求和我一起出猎,但我觉得他应该是为了皇妹,父皇曾答应过蔡相国,将来招他的一个儿子为驸马,这个蔡鞗就像苍蝇一样盯住皇妹了。”

    赵楷眼中露出厌烦之色,自己皇妹才十岁,只要有出宫机会,这个蔡鞗就会出现在她身边,偏偏他又是蔡京之子,若是寻常侍卫,自己早就下令乱棍打他个半死。

    李延庆沉思片刻道:“这件事殿下能否让我再想一想?”

    赵楷笑了起来,“我并没有让你现在就答复,明天答复也行!”

    赵楷也主要是没有人和他商议此事,曹晟虽是他的挚友,但也只是个武人,不懂得这些厉害关系,而李延庆虽然年少,却博古通今,眼光深远,看问题很透彻,令赵楷十分佩服,他便自然而然地将李延庆视为可以商议大事的朋友。

    这时,远处传来钟响,赵楷顿时兴奋道:“出猎时间到了,延庆收拾一下,我们出吧!”

    李延庆倒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他出帐牵了马跟随赵楷向集合地而去。

    “殿下,那个侍女你还是把叫回去吧!”

    “你不喜欢她么,那我给你再换一个。”赵楷笑道。

    “这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我实在不习惯陌生女子服侍!”

    赵楷笑着拍拍他胳膊,“等过了今晚就不陌生了,你是我的客人,怎么能没有侍女服侍?”

    这时,有侍卫在远处叫赵楷,赵楷便对李延庆笑了笑,快步走了上去,李延庆无奈,赵楷的盛情着实让他有点吃不消。

    “喂!书呆子。”

    帝姬赵福金忽然出现在李延庆身边,瞥了他一眼道:“有没有想好把名字改掉?”

    “我没有想好,要不帝姬替我想一个吧!”李延庆没好气道。

    赵福金狡黠的眨眨眼道:“我看就叫李庆吧!又大气又好听,如果你觉得让我改名有失尊严,那我就和你爹爹商量一下,让你爹爹帮你改名,那就名正言顺了,你看怎么样?“

    “帝姬应该关心天下大事,这种芝麻小事就不用挂在心上了,操心太多会老得快。”

    李延庆懒得理睬她,便牵马向集合地而去,赵福金刚要开口,却见蔡鞗急匆匆向这边奔来,赵福金眉头一皱,“他怎么又来了,真是烦死人,要不要我安静一会儿了。”

    李延庆哑然失笑,“或者帝姬给他改个名字,他一定会很喜欢!”

    “谁稀罕给他改名!”

    赵福金小嘴一撅,挥鞭打马,便向另一个方向走了。

    蔡鞗匆匆赶到,望着帝姬远去的背影,他着实有点恼羞成怒,满腔的不满向李延庆泄而去,“帝姬又找你做什么?你们在聊什么?”

    李延庆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理睬他,翻身上马向狩猎集合地奔去

    狩猎之地是一片占地数千亩的荒野草场上,其中还布满了一簇簇灌木,一条溪水从草原边缘流过,将这片土地分割成草场和森林两部分,皇子和帝姬出猎,安全是第一重要,士兵已经先一步清理过了草场,将可能躲藏在草丛中的野兽悉数赶走,草丛中目前只有野兔、野鸡和野鸭。

    参加狩猎的人有二十余人,除了赵楷兄妹和李延庆、曹晟、蔡鞗等三名客人,其余二十人都是武艺高强的侍卫。

    众人一字排在旷野的高处,帝姬赵福金格外兴奋,她换了一身大红色的武士服,披着绣有金边的大氅,手执画眉小弓,胯下一匹漂亮的胭脂马,这虽然不是她第一次参加狩猎,却是她第一次上场行猎,不过她不会骑射,最多停下马射几只野鸡野鸭。

    “皇兄,鹿群在哪里?”她东张西望问道。

    “别急!很快就会出来。”

    这次出猎虽然打不到虎豹这样的猎物,但至少可以猎杀鹿群,众人都在等待森林那边的情况。

    这时,低沉的号角声在森林中吹响,森林内顿时金鼓声大作,只见一群群麋鹿从森林内惊慌地奔出,越过浅浅的小溪,向草场上奔来。

    赵楷大喊一声“出击!”

    二十余人同时出动了,催马向草场上疾奔而去,数十支箭如雨点般向离他们最近的一群鹿射去,几只鹿倒在血泊中,其余鹿群则惊恐地四散奔逃,赵楷大喊一声:“保护好帝姬,大家分散追击!”

    四名侍卫和蔡鞗跟随赵福金,其余猎人则分散追击鹿群,李延庆虽然也是第一次打猎,但他表现得极为出色,雪剑疾奔如飞,他骑在马上从容不迫箭,箭无虚,每一箭都有一只猎物被射中,或是肥鹿,或是飞起的野鸭和逃窜的野兔。

    “好箭法!”侍卫们都忍不住大声喝彩起来,他们都是识货之人,李延庆箭法的精准和力量强劲,都让他们自愧不如,就连赵楷也有点呆住了。

    这时,赵楷一箭射翻了一头大鹿,他心中的斗志也被激荡起来,挥剑大喊道:“大家努力射猎,射得最多者本王给予重赏!”

    忽然,森林内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只见从森林内跳出了一只吊睛白额的猛虎,它身上插了几支箭,野性大,咆哮着向草场奔来,森林内也奔出数十名士兵,在后面追赶猛虎,离小溪边最近的十几名侍卫见势不妙,纷纷向两边奔逃。

    猛虎窜进了草场,它忽然看见一身红衣的帝姬赵福金,再次低吼一声,向赵福金扑去,赵福金正在河边不远处休息,她骑马跟不上众人的度,一赌气索性不跑来,让侍卫去给她找野鸭窝。

    蔡鞗找到一个兔子洞,他连忙叫赵福金过来,拔出剑献殷勤地挖掘地洞,赵福金毕竟年少,她也看见了洞中的小兔子,欢喜得直拍掌。

    这时,蔡鞗也听见了猛虎吼叫,他抬头四处张望,却见一头吊睛白额的猛虎向这边奔来,吓得他大叫一声,丢下赵福金便跌跌撞撞地怆惶逃走。

    赵福金刷地脸色惨白,她吓得呆住了,站在草地上一动一动,它的马匹也吓破了胆,稀溜溜一声暴叫,撒腿便逃。赵福金转身奔跑了十几步,脚下却被草根绊了一下,顿时摔倒在地上,这时,猛虎已经奔至,瞪着血红的眼睛向赵福金扑来,腥风扑面,赵福金吓得高声尖叫起来。

    在这千钧一之时,李延庆已从侧面疾奔而至,他侧身一把将赵福金从地上拦腰抱起,救上了自己的马,打马奔逃,四周顿时响起侍卫们一片欢呼声。

    猛虎扑了一个空,却愈加愤怒,在后面紧追李延庆不舍。

    “抱住我的腰!”李延庆低头喝令。

    赵福金本能地死死抱住李延庆的腰,她象小鸟一样吓得浑身抖,她虽然贵为帝姬,但在危难面前,她和一般的小娘子没有任何区别。

    李延庆却不慌不忙,拉弓如满月,拧身一箭向猛虎射去,这一箭力量极为强劲,‘噗!’射穿了猛虎的头颅,猛虎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摔倒在草丛内一动不动了。

    侍卫从四面八方赶来,一起向猛虎放箭,猛虎瞬间便被射中了二十几支箭,这时,赵楷惶恐万分,奔来大喊道:“皇妹,你怎么样了?”

    李延庆翻身下马,将赵福金从马上抱下,低声安慰她道:“没事了,老虎已被射死,伤不了人了。”

    赵福金这才从极为惶恐中回过魂,‘哇!’地一声大哭,扑进兄长的怀中,放声痛哭起来。

    蔡鞗一把推开侍卫,冲上前焦急地问道:“帝姬没有伤着吧!”

    所有侍卫都向他投来鄙夷的目光,在危难时刻把帝姬丢下,自己逃命,充分暴露出了他胆小、自私的本性。

    赵楷冷冷道:“幸得李少君舍命相救,我皇妹无恙!”

    “当时当时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蔡鞗着实尴尬,却无法解释自己的行为。

    这时,赵福金被扶上马,被侍卫们严密保护着回营地去了,她忽然想到什么,四下张望,却见李延庆在远处望着自己,脸上带着一丝关切的笑容,赵福金脸一红,连忙低下头,心中涌起一种难以言述的感激之情。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