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相国蔡京(下)

寒门枭士 第一百七十二章 相国蔡京(下)

    不多时,一名身着紫色官服的中年男子快步走进了书房,此人便是蔡京的长子蔡攸,历史上的蔡攸是蔡京的政敌,恨不得置父亲于死地才后快,不过那是后来的事情,目前他们父子没有利益冲突,蔡攸的权势还远远不能和父亲相提并论,此时也是他们父子二人关系最好的时期。

    蔡攸目前只有四十岁,他长得更像母亲,眉目清秀,皮肤白皙,看起来非常精明能干。

    虽然父子二人长相不一,但性格却完全一样,一样地工于心计,一样地迷恋权力,一样巧媚天子,在天子赵佶还是端王之时,他时任裁造院监守,只有二十出头,每次都能遇到百官退朝,他便每天观察赵佶的下朝路线,然后准时出现赵佶途径路旁,向他躬身行礼,时间久了,赵佶便记住了这个聪明伶俐的年轻人。

    蔡攸跪下,恭恭敬敬给父亲行大礼,“孩儿参见父亲大人!”

    “起来吧!”

    蔡攸站起身,垂手站在父亲面前,蔡京问道:“你二叔病情怎么样?”

    蔡攸的二叔便是蔡京的兄弟蔡卞,只比蔡京小一岁,也是朝廷宰相,但为人正直,和蔡京关系势同水火,兄弟二人早已反目,从不往来,蔡卞年初请假回乡祭祖,结果病倒在半路江宁府,蔡京得到消息,他便让长子替自己去兄弟府上探问情况。

    “回禀父亲,二叔病势沉重,太医已经让府中安排后事了。”

    蔡京哼了一声,“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我活得好好的,他却不行了,也罢,他如果去了,你替我去拜祭。”

    “孩儿遵命!”

    蔡京喝了口茶又问道:“说正事吧!元妙先生怎么说?”

    元妙先生便是道士林灵素,去年入宫,他自诩能窥天地之妙,擅炼仙丹,赵佶虽然是初见他,却觉得他极为面熟,似前世曾见,他便告诉赵佶是神霄玉清王者,长生大帝君下凡,自己是大帝座下的炼药童子,又给赵佶讲了神霄仙境的种种妙处,令赵佶悠然神往,便从此极为信任他,林灵素又奉承蔡京、童贯等权贵前世皆为仙官,一时间,林灵素得满朝称颂,号称金门羽客。

    今年二月,林灵素受命在上清宝箓宫宣讲青华帝君夜降宣和殿之事,与会道士多达二千余人,就在上个月,赵佶自称‘教主道君皇帝’,林灵素升为温州应道军节度,开始奉命为赵佶寻找长生之术。

    蔡京曾派人暗访林灵素旧地,得知林灵素极好女色,尤其喜好处子之身,蔡京便送了八名极为美貌的少女给林灵素为炉鼎,又让蔡攸和他交往,两人关系便开始密切起来。

    蔡攸道:“父亲所料极准,元妙先生说官家确实后悔立太子过早。”

    蔡京呵呵一笑,“果然不出我所料!”

    “父亲觉得官家真的有意再扶持一个实权王以牵制太子?”

    “这个很难说,虽说帝王之术在于平衡,但本朝并没有先例,官家就算有这个心也未必会表露出来,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会一点一点扶持嘉王,让嘉王慢慢坐大,至少要三四年后才能看出一点端倪。”

    “那我们该怎么做?”

    蔡京淡淡道:“夺嫡之争最忌讳站队过早,我们冷眼旁观就是了,等到形势明朗后我们再站队也不迟。”

    “孩儿明白了。”

    这时,蔡京又想起一事,连忙对长子道:“我得到消息,苏州官员联名告状,朱勔父子有僭越之举,这件事恐怕有点严重,我已经建议官家严查此事,你没有没什么把柄落在朱勔手上?”

    蔡攸暗暗吃了一惊,他想了想道:“朱勔倒是给孩儿送了不少财物,这个算是把柄吗?”

    “你立刻回去把所有的东西清点一下,把它们都捐给内库。”

    蔡攸心中着实有点肉疼了,朱勔送给他的财物价值几万两银子,就这么捐出去,他怎么舍得?

    “父亲,朱勔可是贿赂不少人,朝廷五品以上,几乎家家都有他送的太湖石,为什么别人不捐,非要我们捐?”

    “你放屁!”

    蔡京有点怒了,“我怎么有你这样愚蠢的儿子,别人能和我比吗?朱勔是我提拔的人,他出了事,我当然要承担责任,而且他是僭越,私养军队,你还不明白?我们若不和他划清界线,天子会放过我们蔡家吗?”

    蔡攸见父亲怒,吓得他战战兢兢道:“就怕财物数目太大,我们捐出去,会有坐赃之嫌!”

    “这个你不用担心,官家不怕你坐赃,就怕你造反,你贪得越多,他就对你越放心,你回去清点一下,然后把清单和财物一并交给我,这件事不能再耽误,今晚就必须把清单给我。”

    “孩儿遵命!”

    无奈,蔡攸只得行一礼匆匆走了。

    ......

    入夜,几艘小船满载着数十口大箱子以及其他物品抵达了蔡京府邸的码头,十几名壮汉将大箱子搬进了府内。

    书房内,蔡京仔细看着儿子送来的财物清单,黄金一千五百两、白银一万两,珠宝一箱,奇石十尊,名贵家具两套,另外还有江南良田百顷,苏州房宅三座,这些财物加起来至少价值五万贯钱。

    蔡京看了片刻,便问站在一旁的大帐房道:“我们的清单呢?”

    大帐房姓华,府中人都称他为华翁,今年约六十岁,他跟随蔡京已有五十年,从十岁开始便是蔡京的书童,一直到今天,他成为蔡京最信任的人,掌管蔡府的全部财富。

    大帐房取出两份清单,一起呈给蔡京,“按照老爷的吩咐,我把房宅、良田和金银财富都分开了。”

    蔡京接过清单看了看,他接受朱勔贿赂的财物更是令人咋舌,光京城的美宅就有五座之多,一座宅子就价值十万贯,更不用说还有良田数百顷,名贵奇石百余尊,至于金银珠宝更是不可计数。

    蔡京看完便对大账房道:“金银珠宝之类别管了,把房产、良田和奇石一并添加在大衙内的清单下面。”

    大账房心中暗暗叹息,这实际上就是让儿子来替他背锅了,也只有老爷才做得出这种事,人说虎毒不食子,可在老爷的眼中,只要能保住权力,就算是亲生儿子也照样可以牺牲。

    大账房万般无奈,只得答应下来,接过清单退出去了。

    ......

    李延庆是中午时分返回京城,回京后他便和赵楷分了手,回到了太学。

    李延庆先去太学牲畜棚寄存了马匹,这才返回宿舍,刚到宿舍门口,便听见身后有人叫他,李延庆回头,叫他之人是太学的一名知杂管事,姓钱,平时主管太学后勤杂务,他身后还跟着两名斋仆。

    “钱管事找我有事吗?”李延庆笑问道。

    钱管事身体颇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气喘吁吁道:“我是来告诉小官人,你的宿舍已经换到锡庆院,是第七十四斋三院,月租每月两贯,郑衙内已经替你付了两年,小官人现在就可以搬过去了,然后把旧房间的钥匙给我就行了。”

    说着,他将一串铜钥匙递给了李延庆,“这两位斋仆来帮你搬家,小官人先去收拾东西吧!”

    李延庆着实感到意外,郑胖子居然已经把自己新宿舍安排好了,他还准备过两天再交申请,这郑胖子虽然花天酒地,不学无术,但对朋友却很讲义气,乐于助人,李延庆心中感动,回头再请这个胖子喝酒答谢。

    李延庆东西并不多,只有几口箱子,他简单收拾一下,这时,斋仆赶着一辆驴车来了,将箱子搬上车便向锡庆院驶去。

    太学一共由五块地盘组成,最早是国子监旧地,叫做锡庆院,后来又逐渐把周围的武成王庙、马军都虞候公廨、朝集院划给了太学,使教学和太学生住宿条件大大改善,十年前,蔡京主持太学改革,又在南城外建立占地数千亩的辟雍,作为太学的新校舍,又叫住外学,目前三千下舍生基本上都住在辟雍。

    锡庆院又叫做梅园,也是上舍生的宿舍区,一共有十斋,每斋五座独院,这也是蔡京为笼络太学生而给的福利,考虑到学生的实际情况,很多太学生已经成婚且有了孩子,所以内舍和上舍都各有两种宿舍,一种是单身宿舍,一种便是独院宿舍。

    不过这种福利只有内舍生和上舍生才能享受,下舍生则没有,下舍生依旧住两人一间的宿舍,条件要简陋得多。

    李延庆的新宿舍是一座独院,有点像后世的联排别墅,长长的一排房子,用砖墙隔出一间间小院,每间小院大小不一,李延庆的院子属于中等偏小,实际上是两个套间组成,院子一角种了一株梅树,另一角是口水井。

    这座独院最令李延庆最满意的地方便是独立性极好,不用与别的太学生合用水井,而且刚才他现别的院子里也生活着丫鬟,这说明郑胖子说得没错,太学允许学生携带家眷和丫鬟,他也可以将喜鹊和青儿也一并接过来。

    这时,两名斋仆已经将他的行李搬进了房间,李延庆赏给两人二十文钱,两人行一礼便赶驴车走了。

    “老李,这座院子怎么样?是哥哥我专门给你挑的院子。”李延庆身后传来了郑胖子那熟悉的声音。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