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八十章 可疑之人

寒门枭士 第一百八十章 可疑之人

    赵楷和李延庆一行人是在润州渡过长江,随即沿着运河南下,这天傍晚,他们进入常州,在奔牛镇驿站停歇下来,连日长途奔行,人马困乏,所有人都累坏了。

    驿丞和馆舍下人见是皇族到来,他们不敢怠慢,连忙烧水做饭,伺候这群从京城远道而来的大爷,连他们的马匹也用上好草料精心喂养。

    赵楷听到外面有惊呼声,便快步走出大堂,只见院子里李延庆正在给一张弓上弦,旁边围了一群侍卫,刚才就是这群侍卫出了惊呼声。

    “生了什么事?”赵楷走上前问道。

    一名侍卫指了指李延庆手上的弓,“殿下,这张弓”

    赵楷这才注意到李延庆手上的弓与众不同,竟然是一张铜弓,他呆了一下,“李少君,这是什么弓?”

    李延庆正在全神贯注给铜弓上弦,他没有抬头,笑了笑道:“殿下,这是我师傅的弓,现在暂时由我来使用。”

    赵楷没有听说过铜弓铁箭,他好奇地笑问道:“弓还可以用铜做吗?”

    旁边一名侍卫小声道:“殿下,这是禁军弓马班教头周侗的铜弓,天下独一无二,大家就是为这个惊讶,没想到铜弓铁箭竟然出现在李少君手上。”

    “用铜弓有多厉害?”赵楷更加感兴趣了。

    “李少君,露一手吧!”众侍卫纷纷请求李延庆出箭。

    这时李延庆装好了弦,笑道:“好吧!我来试一试!”

    他指了指院门,“我射那扇院门,你们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两名侍卫跑出院子,喊道:“院外无人!”

    李延庆便从箭袋中抽出一支铁箭,一直后退到台阶上,他拉开铜弓,喝喊道:“看清楚了!”

    弦一松,‘崩!’的一声闷响,一支乌黑的铁箭脱弦而出,疾射向二十步外的大门,只见‘咔嚓!’一声,木门竟然被射穿一个洞,整块木板从上到下都裂开了,侍卫们惊呼一声,随即响起一片鼓掌声。

    赵楷惊得合不拢嘴,一般箭只会钉在门上,而李延庆的铜弓铁箭竟然把门射一个大洞,这一箭力量实在太惊人了。

    “李少君,你练了多久?”

    李延庆淡淡笑道:“我其实只练了一年,只是比一般人多了一点天赋,还远远谈不上精深,只能说略窥门径,若是师傅射这扇,他会将整扇门都射碎,我还达不到他的境界。”

    这时,门外侍卫拿着铁箭跑了回来,赵楷连忙道:“给我看看!”

    他接过箭,手中一沉,顿时惊讶道:“这至少有两三斤吧!”

    “重两斤四两,我一共也只有十支箭,再多就是负担了。”

    “才十支箭!”赵楷眼中露出疑惑,才这么少的箭,又有什么意义?

    “殿下,铁箭不是用来对付普通目标,微臣用它来打击重要目标,而且就算不用铁箭,用普通箭,杀伤距离也能增加两成以上,可在一百二十步外射杀敌军,如果是铁箭,一百五十步外能射透敌军铠甲,比神臂弩的杀伤力还要大。”

    “原今天长见识了!”

    就在这时,青儿从驿站内后院跑了出来,低声对李延庆耳语几句,李延庆脸色微微一变,赵楷看出了端倪,立刻追问道:“生了什么事?”

    李延庆将赵楷拉到一边,压低声音对他道:“小青刚才在屋顶上现周围有形迹可疑的人,似乎在跟踪监视我们?”

    赵楷的脸色也变了,这会是谁这么大胆?

    夜幕很快便降临了,但自从青儿现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后,侍卫们再也没有现任何异常,虽然不好明说,但大家都认为是李延庆的书童大惊小怪。

    赵楷也有了一丝疑惑,或许小青真是看走眼了。

    “殿下,让大家还是不要脱衣睡觉。”

    李延庆虽然也觉得朱勔不会来得这么快,但常州已经在朱勔势力边缘了,他觉得还是应该谨慎为上。

    赵楷点点头,随即吩咐手下几句,手下快步去了,他沉吟一下又问道:“延庆认为朱勔会反抗吗?”

    “殿下得到的旨意是什么?”李延庆反问道。

    “父皇让我抓捕朱勔进京,如果朱勔有造反迹象,可就地正法!”

    “形势已经到了要杀人的程度,殿下认为朱勔会毫无察觉吗?就算是猪被杀前都会拼命反抗,何况此人还拥有三千私军,如果我没有猜错,我们刚从汴京出来,朱勔就得到了消息,从时间上算,他就算在长江中伏击我们也来得及。”

    “他为什么要伏击我?”

    赵楷不解道:“伏击我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只会把问题变得更糟糕,恐怕他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

    “殿下,话不能这么说,如果朱勔要反抗,那么对付殿下就是一种本能,殿下不就是一个杀猪人吗?况且殿下手中还有调动军队的金牌,仅凭这个就足以让朱勔铤而走险。”

    赵楷沉默了,他也意识到自己把问题考虑得太简单,他之前以为抓捕朱勔,就是当他抵达苏州后,朱勔会跪在他面前束手就擒,他还没有考虑到朱勔反抗的情形。

    就在这时,青儿跑了进来,对李延庆道:“小官人,我又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了。”

    李延庆精神一振,连忙跟着青儿向后院奔去,青儿的观察之地是在一座柴房上,房子是平顶,上面堆放着几口破缸,正好可以当做掩体。

    李延庆弯腰钻到大缸背后,青儿低声道:“在东南方向,你会看到一个黑影。”

    李延庆慢慢抬头,目光越过大缸向东南方向望去,今晚月光很好,视线可以投向很远,驿站东面是一片荒草地,大约数十步宽,都是起伏的乱土堆,上面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和灌木,再向东就是一条小河了。

    李延庆观察了片刻,果然看见一丛灌木背后慢慢站起一个人影,长得非常削瘦,象根竹竿子一样。

    “今天下午我看到的不是这个身影,下午之人是个矮个子,不跑知到哪里去了,这个人来了快半个时辰,我敢肯定他在监视我们。”

    李延庆拔出短剑,给青儿做了个手势,意思是将此人擒住,青儿立刻会意,她也拔出玉女剑,从北面围墙出去,李延庆则绕道南面,两人一南一北,向此人包抄而去。

    距离黑影还有十几步,李延庆更加看清楚了此人,他蹲在一个土坑里,手中也竟然拿着一把剑。

    忽然,东面传来尖利的唿哨声,李延庆一回头,这才现河中竟然藏着一艘小船,船上之人已经看见了他,开始出警报。

    那名监视之人也意识到不妙,转身便逃,李延庆一颗石子打出去,力量稍重,正中男子的后脑勺,男子一个趔趄,一头栽倒在草丛中,再也没有能爬起来,他竟被打晕了过去。

    李延庆顾不上倒地之人,而是向河中小船扑去,船中两人见势不妙,他们来不及行船,直接跳上对岸,撒腿狂奔而去。

    这时,青儿已经夺走了瘦高男子的长剑,她用剑顶住了刚刚苏醒过来的男子咽喉,恶狠狠道:“你敢动一下,我一剑刺穿你的喉咙!”

    李延庆从河边回来,只见侍卫领唐迁智率领十几名侍卫接应而来,“李少君,抓住了吗?”

    “一共有三人,抓住一人,逃走两人!”李延庆恨恨答道,他心中着实有点懊悔,自己明明知道黑影不远处就是小河,肯定会有船接应,这么明显的事实自己居然忽略了。

    侍卫们冲上前将瘦高男子反绑起来,又有几人跑去搜查船只。

    这时,瘦高男子终于从懵昏中反应过来,情急之下他大喊道:“我不是贼人,我是武进县都头。”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