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九十章 一夜逆转

寒门枭士 第一百九十章 一夜逆转

    就在宋江率主力刚刚离开苏州,方肥也意识到了宋江的企图,他也毫不犹豫,随即兵分两路,令部将刘岩率领三百士兵守住南面吴江一线,防止船队回撤嘉兴,他则亲自带领三百精兵向无锡方向赶去。

    就在宋江和方腊军队北上的同时,码头广场上的处斩也到了高潮,二十余万人将附近十几条街都挤得水泄不通,虽然绝大部分人都看不到行刑现场,都他们都能感受到那种欢喜鼓舞的气氛,也算见证了罪恶滔天的朱氏父子被诛杀。

    码头广场上挤满了上万民众,人人情绪高涨,不少人眼中含泪花,迸射出极为仇视的目光,在高高的行刑台上,朱勔父亲朱冲,妻子王氏、侄子朱平被双手反绑,跪在高台上,嘴也被堵死,而朱勔的人头也悬挂在高台的一根木杆上,鲜血淋漓,面目格外狰狞。

    主持处斩的主官便是知州赵霖,他对台下密集的人群高声喊道:“天子本只想取天然之石,并没有扰民之心,但恶吏朱勔却欺上瞒下,以取石为借口杀人夺财,中饱私囊,其罪大恶极,令天子震怒,特命嘉王殿下南下苏州将朱勔抓入京中受审,天子之意本想在京城处死朱勔,以儆天下,但昨晚朱勔已畏罪自杀,嘉王殿下便决定在苏州处死朱勔家人,血祭无辜的受害百姓。”

    赵霖一指木杆上的人头大喊:“大家都认识,这就是朱勔的人头!”

    人群开始沸腾起来,上万人振臂高呼,“杀死他,将他们千刀万剐!”

    从数万人迅蔓延到二十余万人一起高呼,声势极为浩大壮观,朱冲惊骇万分,浑身瑟瑟抖,他回头看了一眼大船,向船上的李延庆投去了极为仇恨的目光。

    李延庆明明答应保他平安抵达京城,可一转眼就把自己交出去了,这人哪里还有半点诚信,自己做鬼也不会放过他,朱冲当了一辈子老狐狸,最终被李延庆这只小狐狸玩死,他心中恨得滴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时辰已到,开斩!”

    随着赵霖一声高呼,刽子手高高举起了斩头刀,数十万民众激动得一起大吼起来.......

    大船上,赵楷和李延庆默默注视着人犯被杀,两人的感受却完全不同,赵楷多少有点愧疚,他明明亲口答应把他们平安押回京城,最后却不得不把他们交出去,这叫言而无信啊!

    李延庆心中却异常平静,他并不为自己的出尔反尔有任何愧疚,如果事事都讲承诺,那他什么事都别想做了,历史上真正做成大事之人,有几个是信守承诺的?象朱氏父子这种罪大恶极之人,信守承诺就是助纣为虐。

    他瞥了一眼赵楷,见他眼中充满了愧疚,李延庆心中略有点失望,赵楷连这点小事都看不透,将来何以成为铁血君主?

    “殿下何必为这种人伤感?”

    赵楷叹了口气,“我不是为他们伤感,只是我曾经答应过他们.......”

    李延庆淡淡道:“殿下是答应过他们,可朱勔偏偏要畏罪自杀,殿下又有什么办法?”

    赵楷有些不满地瞪了李延庆一眼,让自己背上违约之愧疚,可不就是他李延庆干的吗?

    这时,他又想起一事,便对李延庆道:“我昨天考虑再三,决定接受你的第二个方案,我会立刻上书父皇。”

    李延庆的第二个方案就是朱勔被数十万苏州民众包围,惊骇之下畏罪自杀了,至于侍卫领唐迁智,为保护财物和乱匪方腊激战,不幸死在方腊手中,将朱勔定为畏罪自杀,父皇也就不好再责怪自己了。

    “殿下英明!”李延庆笑了笑赞道。

    赵楷又叹息一声,“杀了朱勔父子,满足了苏州百姓的心愿,明天我们也可以再上路了。”

    “殿下,宋江和方腊在前面已经布下天罗地网,殿下为何还要自投罗网?”

    赵楷愕然,“那该怎么办?”

    李延庆低声对他说了几句,赵楷连连摇头,“这样不妥,还不如直接退回嘉兴!”

    “殿下,退回嘉兴的沿途风险同样很大,苏州一共只有千余乡兵,根本不是悍匪的对手,我们没有虎符,王子武也不敢跨境出兵,如果等朝廷的调兵令过来,只怕宋江和方腊早已经铤而走险了,殿下,我反复考虑过,人为财死,他们绝不会轻易罢手,只有采取断然措施,才能从彻底断了他们的劫财念头。”

    “我想形势危急,应该可以从权调兵吧!”

    李延庆叹了口气,“如果可以从权调兵,天子为何不索性把虎符也给殿下?我出汴京的时候就给殿下说过了,涉及军队的事情,殿下能不做就尽量不要做,用我的办法,既不用调动军队,也能保住财富,殿下何乐而不为?”

    赵楷低头不语,他知道李延庆说得对,父皇的猜忌之心极重,不管自己有什么理由,只要调动了军队,而且还是违规调动军队,父皇都绝不会一笑了之,父皇不给自己虎符显然就是留了一手,自己何必再去触动这个禁忌?

    “好吧!”

    赵楷心乱如麻,还在为如何向父皇解释而烦乱,他没有细想便答应了李延庆的方案,“那今晚就动手,回头烦请李少君再和赵知州再好好谈一谈,让他安排一些人手。”

    .........

    夜渐渐深了,二十余万百姓早已返回了各自家中,枫桥和码头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船队开始缓缓启动了,在岸上监视船队的戴宗立刻向宋江去鸽信,让他提前做好拦截准备。

    但出乎戴宗的意料,船队并没有前往无锡,走了三里后,却驶入了山塘荡内,山塘荡是一片占地数百顷的洼地湖泊,它最大特点是水深,在湖心最深处达两丈,而最浅的地方也过了一丈。

    戴宗暗叫不妙,他已隐隐猜到对方的企图,急忙再派人去通知宋江,情况有变。

    千余乡兵和数百衙役将山塘荡两岸封锁,不准民众靠近,同时用官船拦截住水荡进出两头,不准当地的民船进入。

    这时,一艘驶入湖心的大船开始倾斜侧沉,用侧沉的办法,最大好处就是当水足够深时,船只沉没后会倒扣在湖底,再想打捞船上的大箱子,工程量就相当巨大了,更何况朱勔的箱子都是铁皮大箱,小民想偷偷来捞点好处也无从下手。

    这无疑是极为狠辣的一招,除非方腊大军攻占了苏州,动员数万民力来疏浚山塘荡,否则根本无法将船只内的三百八十余口大铁箱搬运出来。

    当然,在种种方案中,沉船方案远远谈不上为上策,甚至还是一种下策,毕竟还要耗费大量人力才能把箱子挖出来。

    其实李延庆至少想到了其他好几种办法。

    比如他们宣布将朱勔押送去嘉兴处斩,相信还是会有数万人会无偿充当他们的护卫队,护送他们南下。

    再比如他们也完全可以把箱子卸下,运到城内保护起来,除非宋江的数百人想攻打姑苏城。

    再比如驶入太湖,太湖三万六千顷,波光浩淼,宋江他们去哪里寻找他们的踪迹?

    这些可以称为中策的方案李延庆都不想使用,他千方百计说服嘉王接受沉船方案是因为他还有更深一层的想法,这些财富运送回京,也一样被赵佶享乐挥霍掉,如果留在苏州,赵佶有大量朱勔的不动产为底子,或许不急于使用这批财物,当将来战事紧张时,这批财物就会在真正需要它的地方挥作用。

    当然,如果赵佶非要急不可耐地要把财富重新挖出来挥霍,那李延庆也没有办法了,这种事情他也只能尽力而为。

    就在五十艘大船沉没后,李延庆和赵楷便在侍卫们的护卫下离开了苏州,李延庆推断宋江一定正沿着运河向苏州匆匆赶来,他便反其道行之,绕过宋江等人,走东北方向的常熟县北上渡长江,迂回返回了汴京。

    宋江是天亮时赶回了苏州,他站在山塘荡北岸的一片芦苇丛中,目瞪口呆地望着空荡荡的湖面,五十艘大船已全部沉入湖底,这着实令宋江心中充满了失落,他本来对这批财富势在必得,可现在他连一口汤都喝不到了,还白白耗费了那么多路费。

    阮氏三兄弟已经下水去探查情况了,宋江只能焦急地在岸上等待,大约半个时辰后,阮小五跳出水面,宋江急问道:“怎么样,有办法捞起来吗?”

    阮小五摇摇头,“大哥,船都是倒扣在水底,船舱入口还被铁链锁死,估计还不止一个舱门,我们根本进不去。”

    “那能不能把船壁凿开?”旁边吴用问道。

    阮小五苦笑一声,“这五十艘大船都是千石海船,船壁非常坚固,还是内外两层,里面估计还有压舱石条,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派百余个水鬼来,弄上一两个月,或许能把一两艘船破开,可是.....这里不是梁山泊啊!”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向宋江望去,宋江的脸上苦得可以拧出水来,半晌,他只得长叹一声道:“我们身份已经暴露,久呆江南不安全,回去吧!”

    众人兴趣萧索,一腔热血被冷水无情地泼灭了,一个个无精打采,只得跟着大哥宋江离开苏州,返回了梁山泊。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