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病榻授徒

寒门枭士 第一百九十五章 病榻授徒

    周侗的府宅在中牟县城内,是一座占地约五亩的中宅,在汴京,这座府宅至少价值两万贯,但在中牟,周侗五年前买下它也不过千余贯钱。

    周侗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老妻早已去世,他也没有续弦,这座宅子当然是留给长子,目前就是由长子周峙在照顾他。

    周侗武艺绝伦,但他两个儿子都是学文,长子周峙出身太学,目前出任汝州鲁山县主簿,特地请假来照顾父亲。

    众人进了院子,李延庆取出一包三百两银子递给周峙道:“这是我们几个徒弟的一点心意,留给师傅买药吧!”

    周峙不肯接受,但众人再三坚持,他才不得不收下,又连忙吩咐家仆把马匹拴好,这才请他们五人到客堂稍坐。

    “我父亲正好在午休,不过很快就会醒来,你们远道而来,便稍坐休息一下。”

    “多谢了!”

    众人坐下,周峙又吩咐丫鬟去点茶。

    “现在师傅的情况怎么样?”李延庆关切地问道。

    周峙叹口气道:“昨天家父的一个老友从洛阳来看他,他精通医术,目前为止,只有他说得比较靠谱。”

    “他怎么说?”众人异口同声问道。

    “他说父亲年初在大名府受的伤其实并不严重,问题是这次受伤引了二十年前父亲受过的另一次重伤,那次是被铁锤打伤,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年,后来虽然身体恢复了,但其实旧伤未愈,只是被强壮的体质压制住了,这次中箭又再次使得旧伤复,导致身体各个器官全面衰退,听力、视力,恐怕身体内部也到了频临衰竭的地步,昨天世叔让我开始准备....准备后事了。”

    说到这,周峙捂着脸哭了起来,众人连忙安慰他,这时,小丫鬟跑来道:“老爷醒来了!”

    周峙连忙拭去眼泪,对他们五人道:“我带你们去看看父亲,时间不要太长,他身体不行。”

    众人默默点头,起身跟随周峙向内宅走去,众人小心翼翼走进房间,房间里的光线立刻变暗了,周侗感觉到了什么,慢慢睁开眼睛,他一眼看见了李延庆,眼角露出一丝笑意。

    李延庆连忙上前单膝跪下,握住他的手,只见师傅变得骨瘦如柴,气息奄奄,脸色没有一丝光泽,李延庆心中难过,低声道:“师傅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早日康复!”

    周侗已经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了,但他能理解李延庆的心意,颤抖着手指了指床头柜子,长子周峙会意,连忙从柜子里取出一只盒子,交给父亲,周侗把盒子递给李延庆,吃力地说道:“师傅.....留给你的!”

    李延庆打开盒子,里面是两本薄薄的绢册,一本上写着‘铜弓精要’,另一本写着‘杨家枪法精选’,笔力强劲,显然是早就写好了。

    李延庆鼻子一酸,连连点头,表示他明白师傅的心意。

    周侗欣慰地笑了起来,又低声道:“好好练弓.....九月有......”

    “徒儿知道,师傅请放心!”

    李延庆起身让给其他几人,众人皆跪在师傅面前说话,这时,牛皋取出一支墨玉尺,举在周侗面前,“老爷子,您应该认识它吧!”

    周侗端详玉尺片刻,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他想起来了,这是王进离开汴京时,他送给王进的纪念,原来这个黑面少年是王进的徒弟,他曾和王进有约,王进的徒弟是他的半个徒弟,而他的徒弟也是王进的半个徒弟。

    “我....认识它!”周侗脸上露出了笑意。

    牛皋连忙跪下砰砰给周侗磕了三个响头,周侗看了一眼李延庆,李延庆连忙点头,他明白师傅的意思,以后要多多关照牛皋。

    这时,周侗觉得身体疲惫不堪,慢慢闭上了眼睛,周峙连忙给众人施个眼色,众人会意,便起身退出了病房。

    院子里,汤怀犹豫一下,把周峙拉到一边低声道:“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说,但我还是想说,我家在汴京郊外有一块风水很好的墓地,如果大哥需要.......”

    周峙轻轻摇头,“多谢贤弟好意,家父的墓地早已定好,他要回华州老家安葬在家母墓旁,父亲也不止一次说过,落叶要归根。”

    汤怀心中沮丧,只得抱拳行一礼,和众人一起告辞而去.........

    在回汴京的途中,大家心中都颇为沉重,走得也不快,在官道上缓缓骑马而行。

    这时,李延庆取出枪法精要递给岳飞道:“你回去抄录一下,应该对你和老汤都有帮助。”

    岳飞却摇了摇头,“上次我们来探望师傅时,已经给过我们了,这本枪法精要只适合你,是师傅专门为你编的,我的枪法和你不一样,师傅说我至少要苦练五年才有所成,老汤和贵哥儿也是。”

    “那好吧!就不给你们了。”

    李延庆回头看了看牛皋,见他眼巴巴地望着自己,便笑道:“我说过的,只要你给师傅磕三个头,我就会指点你骑射,言而有信。”

    牛皋大喜,“那我明天就来找你!”

    “这两天实在没有时间,我有空会去武学找你。”

    这时,李延庆忽然想起一事,对众人道:“九月要举行弓马大会,你们都应该知道吧!”

    众人都苦笑起来,王贵懒精无神道:“弓马大会武学必须要参加的,而且是全员参加,先在各州武学内部比赛,最后到汴京再进行精英赛,最后挑选出十名精锐去参加弓马大会,上次弓马大会前十名武学就有三个,其中一个你还认识,张侨,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我去年在安阳县还遇到他,他是张家养子,现在已经恢复本名,叫做何灌,在定州出任团练推官,但现在我关心你们是是否参加?”

    岳飞连忙举手笑道:“我的骑射一向不行,老汤和贵哥儿的步弓不错,或许还有机会。”

    王贵撇撇嘴,“算了吧!到现在我都做不到十靶全中,还参加步弓比赛,简直是做梦。”

    李延庆回头看了一眼牛皋,只见他目光坚定,显然他也有心参加九月的比赛了。”

    ........

    回到太学,李延庆又开始全心地投入到学习之中,每天都忙忙碌碌,内舍的课程他几乎都没有纳下,早上出门,晚上才能回宿舍,过了两天,他又利用晚饭时间去武学指点牛皋学习骑射。

    一晃过去了半个月,这天晚上,喜鹊从新桥过来,进门便对李延庆道:“小官人,老爷回来了,让你明天抽空过去一趟。”

    父亲早就该回来了,但他一心想买自己的原料庄园,在陈留一直耽误到现在。

    李延庆点点头,明天上午正好没有课,他可以明天上午过去一趟。

    次日天刚亮,李延庆便和喜鹊来到新桥店铺,店铺一早就开门了,父亲李大器正和吴掌柜说着什么?

    李大器回头看见儿子,连忙道:“你来得正好,吴掌柜想把店铺扩大一点,把里面的掌柜房打通,这样店面就扩大了四成,你觉得怎么样?”

    李延庆摇摇头,“这种事情别问我,我也不想管!”

    “你这臭小子不是说染红王家胭脂铺要拍卖吗?到现在一点消息没有,如果能拿下御街店铺,我这里就不用扩了,你懂我的意思吗?”

    李延庆苦笑无语,他也没有任何消息,不过他相信赵楷这点诚信还是有的,可能是官府做事进度太慢,也不知要拖沓到什么时候。

    这时,吴掌柜笑道:“不过确实也有动静了,昨天下午王家胭脂铺被官府查封了,今天也没有开门,大门上贴了封条。”

    李延庆精神一振,“那就快了,再耐心等两天。”

    李大器想了想道:“不过店铺还是打通吧!争取今晚就完成,不要影响到白天生意。”

    “东主放心吧!这是小工程,一个时辰就结束了,以后里屋就作为试妆间,用屏风隔开,我觉得女人试妆体验很重要,她以后就会认准宝妍斋这个牌子。”

    李延庆不由暗暗夸赞,这个吴掌柜颇有后世的经营头脑,想得比自己还周全。

    “怎么做,吴掌柜自己决定,爹爹买庄园之事怎么样了?”

    “陈留县那家百花园不行,地方小,要价还高,后来我考虑或许是陈留县土地本身就贵的缘故,后来我又去了咸平县的崔桥镇,张古老的百花山庄就在那里,结果真被我找到了,和陈留县那家同样的价钱,但庄园面积却大了一倍,而且紧靠蔡水。”

    “多大的庄园?”

    “和张古老的庄园一样大,一千亩地两千贯钱,怎么样?很便宜吧!”

    “一亩地才两贯钱?”李延庆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相州一亩地至少要五贯钱。

    “开封府的土地本来就很便宜,种地人都被汴京吸走了,到处就是荒地,而且是咸平县偏远之地,那边只有三个花农,人手很紧张,还得找几个花农才行,我准备过几天回一趟汤阴县。”

    “爹爹要带杨姨一起回去吗?”

    李大器点点头,“这次准备带她回去,不好再拖下去了。”

    这时,吴掌柜拿着一个盒子匆匆走过来,“小东主,这是你要我买的香脂,我从张古老胭脂铺买的,是市面上最好的一种。”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