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零六章 寻衅报复

寒门枭士 第二百零六章 寻衅报复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郑家寿宴终于在一片觥筹交错中落下了帷幕,众宾客开始陆陆续续离开矾楼回家了。

    李延庆摆脱了秦桧的巴结纠缠,从一个小门走出了矾楼,望着夜空一轮满月,他长长吐了口浊气,让夜晚的微风清醒一下他昏昏欲睡的头脑。

    “李少君请慢走一步。”

    秦桧象影子一样追了上来,李延庆再也忍无可忍,拔出剑怒视他道:“再敢跟着我,信不信我一剑宰了你!”

    秦桧吓了一跳,距离李延庆五六步拱手道:“下官只是想请少君替我引见一下梁太师,并无骚扰之意!”

    尽管李延庆知道,秦桧不过是宋朝传统文官势力的利益代表,只要有强大的文官势力存在,就算杀了秦桧,还会有张桧、王桧出来,可想到历史上岳飞就是死在秦桧手中,李延庆心中就忍不住杀机暗生。

    他最终克制住了内心的杀机,冷冷道:“我最后警告你一句,你如果不想死,就离我越远越好,你若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

    李延庆说完,便收剑于鞘,转身大步离去,秦桧体会到了李延庆语气中的绝然,他没有敢再跟上去,他呆立片刻,只得叹了口气,转身回了矾楼。

    矾楼四周都被官差拦住,不准民间牛车通行,李延庆一时雇不到牛车,索性步行向朱雀门外走去,太学离矾楼也并不太远,也就五里路程。

    他拿着高衙内的铁扇子俨如散步一般悠闲而行,大约走出不到一里,李延庆忽然感觉背后有人在跟着他,他迅速转身装作看月亮,后面几个人连忙躲闪,果然是在跟踪自己。

    李延庆捏了捏剑柄,转身向左边一条热闹小街走去,这条街叫做御角子街,是汴京有名的地摊夜市。

    小街两边十分热闹,摆满了各种地摊,叫卖声此起彼伏,各种廉价的小玩意应有尽有。

    走出二十余步,李延庆眼角余光向后扫去,那些人依然在远远跟着他,似乎人数还不少,他心中不由暗暗冷笑一声,十有**是高衙内派来的爪牙,他丢了扇子,咽不下这口气。

    李延庆的目光迅速向两边地摊扫去,这时,他发现有一个卖棋的地摊,他走上前蹲下问道:“有没有石头做的象棋?”

    卖棋子的是一对三十余岁的夫妻,男子头戴幞头,身着短衣,他妻子头戴铜簪,穿着粗布荆裙。

    他们生意不太好,忽然有人来问,两口子十分热情道:“当然有!我们的围棋、象棋都是用石头磨制而成。”

    “拿一副象棋拿给我看看,要大一点的。”

    李延庆一边说,目光却注视着跟踪之人,他已经看清楚了,一共有八人,最近之人在十几步外,都是家丁打扮,一个个都在装模作样买东西。

    这时,男子找出一副象棋递给李延庆,“这个行吗?”

    李延庆瞥了一眼,他有点嫌小,“更大一点有没有?”

    男子想了想,又找出一副石制象棋,每一颗都有桔子大小,李延庆拾起一颗试了试,手感极好,只可惜略略轻了一点。

    “这是你磨制的吗?”

    “是我浑家磨制的,小官人若有兴趣,只要二十文钱。”

    李延庆身上没有铜钱,便摸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子递给他们,夫妻两人吓了一跳,慌忙摆手,“我们找不出!”

    “不用你们找,不过我要再买五十副和这个完全一样的象棋,这个石头有点轻了,我要花岗岩磨制,尽量磨得浑圆一点,这个生意你们接不接?”

    “可是也用不了这么多银子。”

    地摊主人喃喃道:“最多二两就够了。”

    “多出的银子就赏给你们了,过几天我让人过来你们联系。”

    两口气感激不尽,男子连忙道:“感谢小官人信赖,小人姓王,一直在这里摆摊卖棋。”

    李延庆将一盒子棋子倒入怀中,起身快步离去,后面踪之人也连忙扔下物品跟在他身后。

    李延庆走进另一条小巷,走进去却发现是条死巷,他要退出来,但七八个人已经把巷口堵住了,每个人拔出了短刀。

    “你们是梁太师府,还是高太尉府?”李延庆笑眯眯问道。

    “把扇子扔过来,我们只取一手,否则,这里就是你的丧身之地!”

    “看来是高衙内的狗腿子。”

    李延庆刷地展开铁扇,放在胸前扇了扇,依旧笑眯眯道:“这么好的扇子不要可惜了,我这个人既贪财,又怕死,还惜身,不如这样,我送给你们每人一锭银子,你们回去交差吧!”

    这群家丁都是高衙内的随从,平时跟着高衙内作威作福,欺压民众,在汴京横行惯了,若不是高衙内再三叮嘱他们在僻静处动手,他们早就围攻李延庆了。

    此时他们听李延庆要给银子,顿时贪心炽热,为首家丁喝道:“把银子拿出来看看!”

    “那就先赏你一锭吧!”

    李延庆手一挥,一颗象棋子瞬间打到他眼前,不等他反应过来,‘啪!’地打中他的眉心,为首家丁只觉眼前一黑,顿时晕死过去。

    其他家丁大吃一惊,一起挥刀向李延庆冲来,李延庆出手如飞,七颗象棋子如暴雨般打去,颗颗打中七名家丁的眉心,李延庆出手只在兔起鹘落之间便结束了,家丁们却倒了一地,每个人都被打得昏迷不醒。

    这时,李延庆走到为首家丁面前,不轻不重地踢了他的太阳穴一下,家丁缓缓苏醒了,他睁开眼睛,只见李延庆蹲在自己面前,手中在玩一把锋利的匕首,那是自己的匕首,他眼角余光又偷偷向两边扫去,却见他的同伙躺了一地,死活不知。

    这时李延庆在他头皮上划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只听李延庆自言自语,“剥得好一点,可以得一张完整的人皮。”

    家丁吓得魂不附体,拱手哀求道:“小人错了,爷爷饶小人一命!”

    李延庆在他脸上将匕首的血擦拭干净,冷冷道:“我这人做事向来是先礼后兵,你回去告诉高衙内,朱涛是我杀的,朱勔也是我杀的,如果他也想象朱涛那样死去,我可以成全他!”

    说完,他手一挥,匕首脱手而出,隐隐听见‘吱!’的一声尖叫,李延庆便站起身扬长而去。

    过了好久,为首家丁才捂着头爬起身,他找到了自己的匕首,却惊得舌头吐出老长,只见自己的匕首将一只蝙蝠钉死在大树上。

    为首家丁慌忙把同伴推醒,八人跌跌撞撞逃走了。

    半个时辰后,数十根火把将小巷照如白昼,高俅父子在百余名家丁的簇拥下走进小巷,高俅一摆手,家丁都站在数十步外,他负手走上前,凝视树上的匕首片刻,回头问儿子道:“此人是怎么得罪你?不准你隐瞒,给我老老实实说来。”

    高松想到了好友朱涛之死,那柄匕首插入脑门,不就和现在一样吗?他双腿一阵战栗,不敢有半点隐瞒,便将矾楼发生之事细细说了一遍。

    高俅越听越火,最后他双目圆睁,怒视儿子道:“既然他能参加矾楼宴会,必有来头,他是什么背景都不知道,你就敢动手?”

    “他没有什么背景吧!应该是郑胖子的邀请。”

    “放屁!没有背景他会杀朱涛?没有背景梁太师会向他敬酒?你的脑子是被狗吃了吗?”

    高松被父亲骂得满脸羞愧,低下头不敢吭声,高俅又盯着匕首沉思良久,低声自言自语道:“看来朱涛真是此人所杀,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赵楷下的密令,难道那个跟随赵楷去江南的年轻士子就是他?”

    “父亲在说什么?”高松听得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高俅重重哼了一声,“一个酒囊饭袋,连朝中发生的大事都不知,养你有什么用?我还不如养条狗!”

    “孩儿知错,父亲请息怒!”

    高俅狠狠瞪了高松一眼,这才叮嘱他道:“此人涉及到皇权斗争,以后你离他越远越好,不准你和他有任何瓜葛,听见没有!”

    “孩儿记住了。”

    “我可不是开玩笑,我若被你惹祸牵连,看我怎么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高松吓得战战兢兢,一句话都不敢说。

    这时,高俅又对旁边一名心腹道:“给我调查一下这个太学生的底细,越详细越好!”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