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零八章 惊闻哀音

寒门枭士 第二百零八章 惊闻哀音

    宝妍斋胭脂铺的仓库内,李大器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地契,他慢慢捧起来,又仿佛烫手一般放在桌上。

    “延庆,这.....这是真的地契吗?”

    “我想应该是真的,嘉王殿下亲手给我,不至于给我一张假货吧!”李延庆笑嘻嘻道。

    旁边吴掌柜拾地契看了好一会儿,把地契递给李大器笑道:“东主,肯定是真的,下面还有备注,包括土地上的建筑一并移交。”

    “天啦!”

    李大器拍了拍额头,心中激动万分,御街上的这座胭脂铺真的归自己了吗?还不用他出一文钱。

    虽然李延庆早就对李大器说过这件事,但李大器并没有把它当回事,他心里明白,御街上的店铺都是权贵专有,轮不到他们这些平头百姓,就算有钱也买不到。

    所以他嘴里虽然答应儿子攒钱,但他依旧去买庄园,建工坊,他压根就不指望能得到御街的店铺。

    可现在,他一直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却变成了现实,让他有一种在梦中的感觉。

    “延庆,我们拿御街的店铺,会不会有什么麻烦?”李大器心中还是没有底气,没有权势作为基础,他总觉得店铺不太牢靠。

    “父亲把店牌挂在大门上方,天子亲笔手书的宝妍斋三个字,我想没有几个人敢来闹事。”

    李大器想到了天子手书的店名,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好吧!我下午就去官府办理接店手续,另外,我们新桥这边店铺怎么办?”

    “这边当然也要开,开两家铺子很正常。”

    这时,旁边吴掌柜笑道:“我昨天还和东主说到胭脂价格问题,我建议宝妍斋可以卖高价,然后我们再做一个李记胭脂,价格就偏中等,给普通民众选择,小东主觉得如何?”

    “这个方案非常好。”

    李延庆对吴掌柜的品牌意识非常赞赏,他笑道:“不过有一点要记住,尽量不要让人知道李记胭脂是宝妍斋做的,否则会影响到宝妍斋的美誉。”

    “小东主放心,我心里有数,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玉脂怎么样?”李延庆忽然想起玉脂之事,连忙问道。

    “别提了!”

    李大器十分懊恼,“昨天郑家又一下子买走了五百块,今天上午接到二十几个大单子,都是要百块以上,库存就只剩下十块了,最快也要两天后才做得出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话音刚落,门口有店员喊道:“掌柜,有人要买玉脂!”

    “我这就来!”

    吴掌柜连忙出去了,这时,李延庆问道:“父亲手上现在有多少钱?”

    “这几个月每月都能净赚两千贯,这才三个多月,获利已经突破六千贯了,当年我们辛辛苦苦做了五年的粮食生意,也不过才赚了一万多贯,真的不能比,我现在里里外外加起来有八千贯钱,接下来汤家那边要投一千贯,开大名府分店,御街新店开出来估计要花两千贯,剩下五千贯作为周转应该足够了。”

    “以后父亲尽量用银子来做生意,屯钱也尽量换成黄金。”

    “为什么?”

    “现在朝廷财政困难,我听说又要行当五钱了,以后铜钱只会越来越贬值,还是白银和黄金稳定。”

    李大器默默点头,其实他也有体会,不仅物价上涨,而且市面上钱币太混乱,他也不得不考虑专门请一个人来鉴别,儿子说得很对,还是银子和黄金最稳定。

    这时,吴掌柜在门外喊道:“小东主,贵哥儿来了。”

    王贵居然来了,李延庆连忙走出去,只见王贵独自一人站在大门外,神情十分哀伤,李延庆暗觉不妙,连忙快步走出来,“怎么了?”

    王贵眼睛一下子红了,抽抽噎噎说:“师傅....师傅去了!”

    这个消息俨如晴空霹雳,李延庆呆住了,忽然,他眼睛一红,连忙扭过头去,泪水忍不住汹涌而出。

    这时,李大器匆匆走出来,见儿子居然哭了,大吃一惊,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王贵情绪稍好一点,忍住悲痛道:“世叔,我们师傅去了。”

    “啊!是哪个师父?”李大器急问道。

    “周师傅!”

    听说不是姚鼎,李大器心中稍稍好一点,他和周侗不熟,甚至从未谋面,不过他还是安慰儿子道:“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不要太难过了,赶紧去给师傅奔丧吧!”

    李延庆抹去泪水,咽哽着声音问王贵道:“他们几个呢?”

    “他们去请假,我来通知你,我们马上就走。”

    “我也去!”

    李延庆甚至来不及去太学请假,他跑回家宅牵了父亲的马匹,翻身上马,跟着王贵向武学方向奔去。

    一刻钟后,五人离开了汴京城,加快马向中牟县疾奔而去。

    .........

    周侗最终没有能挺过这一关,他苦苦熬了半年后,旧伤作,最终油尽灯枯,病逝于中牟县的家中。

    中牟县周府大门前已搭起灵棚,周侗的家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披麻戴孝,迎接周侗从前的同僚朋友前来吊孝。

    李延庆五人来到灵棚,长子周峙便迎了出来,众人难掩内心的悲伤,抱头痛哭,旁边人纷纷劝慰,众人这才拭去泪水,跟随周峙进灵棚祭拜。

    他们是周侗的徒弟,按照风俗,他们也戴上了孝,七天后,周侗的遗体将火化带回家乡安葬,这也是没有办法,天气太热,尸体无法带回陕西,家人又不愿意就地安葬,只能带骨殖回乡。

    李延庆等人是第四天赶到中牟,这时,周侗生前的亲朋好友也纷纷向中牟赶来,甚至包括禁军也派来了官方代表。

    李延庆和岳飞、王贵等人披麻戴孝坐在灵棚内,众人已经守灵两天,今晚是最后一晚,明天周侗遗体火化后,家人将返回陕西老家安葬,李延庆他们也将返回汴京。

    灵棚内不断有人进进出出,大多是周侗几十年的老友,每人上一炷香,然后俯身下拜,这时,李延庆忽然看见一个戴着范阳帽的男子,他俯身在灵前拜了三拜,便戴着帽子匆匆转身走了。

    李延庆忽然站起身,岳飞不解问道:“老李,你去哪里?”

    “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李延庆从后面钻出灵棚,他四下寻找,终于看见了那个戴范阳帽的男子,见他向街对面的一条小巷走去,李延庆立刻追了上去。

    追出数百步,李延庆终于追上了男子,他在后面喝道:“站住!”

    男子停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过身,淡淡问道:“你追我做什么?”

    “我们应该认识吧!”

    “当然见过!”

    男子转过身,摘下范阳帽,露出一张削瘦的脸庞,赫然正是在延寿山庄里遇到的栾廷玉。

    “你是二师兄栾廷玉,对吧?”

    栾廷玉点点头,眼中充满了无尽的哀伤,他低低叹口气,“师傅活着的时候,不允许我来看他,我在他心中已经不是徒弟,可他在我心中,永远是师傅。”

    “为什么?”李延庆问道。

    “小师弟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

    “我知道,你现在是蔡京的人。”

    栾廷玉摇摇头,“只说对一半,我替蔡京做事,只是他出钱雇我而已,我替很多人做过事,包括童贯、梁师成,甚至还包括当今天子,小师弟明白了吗?”

    李延庆明白了,栾廷玉其实就是一个职业杀手,他沉吟一下道:“可就算如此,师傅也不至于不认你这个徒弟。”

    “可我确实做错了一件事。”

    栾廷玉苦笑一声,他摇摇头,便不想再说下去了,他又注视着李延庆笑道:“其实我是故意把你引出来的,我知道你会追过来。”

    “你找我有事?”李延庆愕然。

    “我确实有件事要请你帮忙。”

    栾廷玉一指前面,“这条巷子里有座小酒馆,比较安静,不如我请你喝一杯。”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