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弓马大赛(八)

寒门枭士 第二百三十一章 弓马大赛(八)

    ‘啪!’李延庆射出的第一箭力量强劲,正中偶人靶眉心,四周顿时欢声雷动,为这极为精彩的一箭喝彩。

    看台上坐的十名审评官都开始关注起来,纷纷翻开刚刚送来的箭武士资料,李延庆,太学推荐,两石弓,其中太学身份格外引人瞩目。

    十名审评官都是各卫身居闲职的高级将领,其中就包括左卫上将军高深,高深是今天的三名主审官之首,他看到了李延庆的名字,心中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在他记忆中,李延庆应该是个不谙武艺的文弱书生,他二女儿对李延庆的评价更低,暴发户子弟,粗劣难容,但高深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李延庆非但不是一个文弱书生,竟然还是一个骑射高手,看他的气质器宇不凡,哪里有半点像女儿说的那种粗劣暴发户。

    “不错!”

    旁边另一名主审官曹羽笑道:“抽箭、搭箭、出箭如行云流水,典型的高手做派,太学今年派出真材实料了。”

    “看他后两箭吧!”

    李延庆第二箭已射出,不过稍稍有了一点保留,他暂时不想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第二箭略略偏下,一箭射中咽喉,引起四周一片遗憾的嘘声,第二箭只得了十五分。

    这时,李延庆已经奔出百步,抽出了第三支箭,他完全可以用左手开弓,然后倒挂铁板桥射出,但李延庆依然采取保守的射法,开弓一箭射出,这一箭去似流星,正中第三只偶人靶的眉心,三箭射完,他收弓奔了出去,四周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这时,曹羽低声问道:“高兄觉得如何给分?”

    高深想了想道:“出箭还算流畅,形象也尚可,箭速较快,可惜没有左右开弓,也没有马技射箭,给九分吧!”

    这个给分还算公允,要知道左右开弓的份量极重,至少占了八分,其他只扣三分,已经很不错了,众人一致认可了这个给分,这样,李延庆的总分便达到了八十四,等级为上上,虽然不是最高,但目前为止已经能进二十了,真正的骑射高手,最后三箭一分都不会丢,他们还会充分利用各种得分规则来赢得评审官的分数。

    李延庆刚骑马奔出赛场,便听见有人叫他,他还以为是岳飞和汤怀,回头看去,叫他之人竟然是一名宋军将领,李延庆只觉有些眼熟,再细看此人,顿时认了出来,竟然是何灌,也就是从前的张侨。

    “何兄也来了吗?”

    李延庆连忙迎上去笑道:“我昨天还在想你会不会来?”

    和上次在安阳县相比,何灌的变化很大,胡子更长更密,就仿佛一下子成熟了十岁,李延庆记得他不过二十余岁,可看起来就像三十岁一般。

    何灌微微笑道:“我是韩经略特地点名要求我参加弓马大赛,前天才赶到京城。”

    “何兄还在定州当团练推官吗?”李延庆笑地问道。

    “我现在已经不在定州了,调入河北厢军,职务尚未定下来,正好遇到弓马大赛,便想来碰碰运气。”

    “原来如此,大雁如何了,我上次寄的文书收到了吗?”

    “收到了,大雁已恢复民籍,我们夫妻对少君感激不尽,今年春天,大雁给我生了个儿子,取名何晋。”

    “那就恭喜何兄了。”

    “哪里!哪里!”

    何灌客气两句,他又低声问李延庆道:“我看刚才少君射箭,似乎颇有保留,这是为何?”

    李延庆暗赞,不愧是高手,一眼便看出自己没有尽全力,他笑了笑道:“只是初赛,不想让人注意。”

    “初赛这个策略是可以的,不过我要提醒少君,进入复赛的射手都是八十分以上,复赛中若少君再有保留,恐怕就要被淘汰了。”

    “多谢何兄提醒,明天我会全力以赴。”

    这时,远处有人在叫何灌,何灌便拍拍李延庆肩膀笑道:“进了官场,很多事情就身不由己了,以后有机会再请你喝酒吧!”

    李延庆抱拳道:“何兄尽管去忙,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聚。”

    何灌牵马匆匆走了,这时,岳飞和汤怀找了过来,岳飞笑道:“虽然我们来晚一步没有看到,但听别人说你射得不错,进复赛应该没有问题。”

    “我自己也感觉差不多,他们两个呢,还没有结束吗?”李延庆没有看见牛皋和王贵。

    “步弓那边太乱了,多少人一起射,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他俩,不过俩个人的号牌都在后面去了,估计要等到黄昏。”

    汤怀挠挠头笑道:“老李,今天去遇仙楼喝一杯吧!好久没去,有点想他们家的玉液了。”

    “我没问题,回头叫上阿贵和老牛,今晚好好喝一杯。”

    ........

    复赛的二百人名单出来了,这一次排出了名次,李延庆以八十四分的高分名列第四十七,顺利闯进了复赛。

    这份名单在汴京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好赌的宋人在汴京三大关扑店投下了三十余万注,近四万贯钱,有人赌前三,有人押第一,甚至有不少人押下上万注,想狠狠博一把。

    到目前为止,前三的名次没有变,来自禁军的花荣、关胜和张清在第一轮初赛中依然排名前三,他们也是上一届的前三,其中花荣以九十五分的高分稳居第一,关胜和张清都是九十二分,但关胜在今年的禁军内部骑射比赛中超过张清,而且他的相貌独特,颇有几分先祖关羽的气质,所以他排在第二,张清只能屈居第三。

    但名单上的变化还是存在,河北厢军的何灌异军突起,以九十分的高分排名第七,他的名字之前不在弓马争雄榜上,虽然何灌名列第七并没有改变博弈大局,但他崛起这件事的本身,就使得很多赌客担心起来,今年恐怕还会有冷门之事发生。

    遇仙酒楼位于大相国寺对面,是汴京的十大酒楼之一,它有自己的独门绝技,那就是玉液清酒。

    事实上,汴京的名酒很多,象矾楼的眉寿、忻乐楼的仙醒、遇仙楼的玉液、和乐楼和仁和楼的琼浆、高阳店的流霞、会仙楼的玉醋等等,但这些都是普通民众喝得到酒,还有更好的酒却是普通人喝不到,象皇宫的三大御酒内中酒、蒲中酒、苏合香酒。

    另外还有权贵名臣家中的私人藏酒,那更是数不胜数,他们也不轻易拿出来,都只有贵客才有机会品尝。

    所以市场上卖的名酒也只是矮子里面拔高子罢了,但就算如此,也让人流念忘返,遇仙楼他们来过一次,这里的玉液清酒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五人坐在二楼的一个角落里兴奋聊天,王贵和牛皋都顺利通过了第一轮初赛,双双杀入一千名,虽然距离登顶还远,但今天也是七人中淘汰六人,能通过如此激烈的竞争,着实让两人兴奋不已,王贵自己都记不得他是第几次描述自己的神来之箭。

    “我第一箭就射中中圈黄靶,我以为自己完蛋了,但后面却一箭比一箭好,连续九箭射中红靶,就算训练的最好成绩也是七红三黄,这次居然是九红一黄,可惜不写名次,我估计我至少在二十名之内。”

    “可以了,你已经让我们都牢牢记住一辈子了!”

    李延庆笑着拍拍王贵的后背,“你再说我就写给牌子挂在你脖子上:‘九红一黄’,人家还以为是卖菜呢!”

    众人都大笑起来,王贵摸摸鼻子笑道:“不说我了,说说老李,为什么有六个八十四分,你却排在最后一个,依据是什么?”

    “我没有名气呗!”

    李延庆笑眯眯道:“不像你那个九红一黄,众人皆知了,一站出来,大家便喊,快来看啊!这个土老帽就是九红一黄!”

    众人笑得前仰后合,王贵臊得满脸通红,从后面掐住李延庆脖子,“我现在知道了,原来你的嘴比老汤更坏!”

    汤阴悠悠一叹,“知我者,王贵也!”

    李延庆被掐得直咳嗽,“好了!好了!下次保证不说九红一黄,说一黄九红,大家就不知道了。”

    这时,从旁边走上前一名相貌英武、身材魁梧的年轻男子,抱拳对李延庆笑道:“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了李少君!”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