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弓马大赛(十二)

寒门枭士 第二百三十五章 弓马大赛(十二)

    决赛虽然只有四十人参加,但因为辽国、西夏、大理、吐蕃的骑射高手也要参赛,各种规则又稍稍有些不同,天还没有亮,四十名箭武士便聚集在大帐中。

    枢密使童贯缓缓对众人道:“大宋和辽国、西夏虽然已有数十年未战,但我们的较量并没有停止,不在战场,却在各个层面,包括今天的弓马大赛。

    辽国武士和西夏武士都是他们从国内挑选出来的骑射高手,其目的是压制大宋,打击我们以骑射强军的计划,所以对于你们而言,个人的胜负是次要的,维护我大宋的上国荣誉才是你们应时时铭记之事。

    你们中间有禁军、有厢军、有乡兵、有武学生,甚至还有太学生,但从现在开始,你们都是大宋最顶级的箭武士,你们代表着大宋的骑兵,要让辽国和西夏人知道,他们面对的是大宋最精锐之军。”

    众人一起轰然应诺:“绝不让太尉失望!”

    童贯点点头,“先去统一盔甲,你们要以骑兵的形象和他们对垒,这也是天子的意思,天子虽然不能亲来,但他时时刻刻在关注你们,去吧!”

    说到这,童贯给李延庆使了个眼色,让他单独留下来,众人被士兵领取大帐换装,李延庆却没有走,童贯笑道:“我派了几个士兵保护你,你看到了吧!”

    李延庆连忙行礼,“多谢太尉厚爱!”

    “这没什么,你昨天异军突起,已经被很多人关注了,我只是希望不要有人打扰你的后续比赛。”

    童贯之所以关注李延庆,倒并不是因为他箭术超群,而是因为他太学生的身份,童贯沉吟一下问道:“郑家矾楼宴会时,听说你和西夏第一箭手撒金比试过,这是真的吗?”

    “回禀太尉,只是比试壶箭,我侥幸胜了他。”

    童贯笑了起来,“以后不要再说‘侥幸’两个字了,至少在我面前不要说,谦虚是美德,但过于谦虚就是矫情了。”

    “学生记住了!”

    童贯点点头又道:“昨天焦彦坚找到我,特地提出让撒金和你较量一番骑射,我没有答应,但我估计天子可能会答应,你自己要有心理准备。”

    “学生有准备!”

    “有准备就好,去吧!全力以赴,争取今天杀进前十。”

    李延庆行一礼便告辞退下了,士兵带他去换盔甲,刚走到门口,这时,一名身材矫健魁梧的年轻骑士从帐内走出来,两人险些撞个满怀。

    “原来是李少君,抱歉!抱歉!”

    李延庆却没有见过他,只见他长一张方脸,剑眉星目,鼻直口方,长得十分英武,从面相就可看出此人是个正直之人,而且他年纪似乎也不大,和自己相仿,李延庆顿时对他有了几分好感,笑问道:“请问兄台是”

    “在下太原杨再兴!”

    “原来你就是杨再兴!”李延庆顿时惊呼一声。

    “李少君认识我吗?”

    杨再兴心中有点奇怪,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个乡兵,可以说默默无闻,李延庆怎么会认识自己。

    李延庆笑道:“我听种帅说起过你”

    “啊!”

    杨再兴顿时惊喜交加,他虽然年少,但也心怀满腔热血要报效国家,也希望被人赏识,他最渴望之事就是能加入种家军和西夏决战,他做梦也想不到种师道居然知道自己。

    他犹豫一下道:“要不李少君先去换盔甲,我在这里稍等片刻。”

    杨再兴当然想知道种帅是怎么评价自己,

    李延庆点点头,“那杨兄就稍等片刻。”

    不得不说李延庆用了一个小小的手腕,一句话便将杨再兴留住了。

    他快步走进大帐,大帐里已经没几个人了,花荣正在不慌不忙地扣系丝绦,看见李延庆,他笑着指了指后面一张桌子。

    李延庆向他抱拳行了一礼,快步走到一张小桌子前,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原来每个人的盔甲都准备好了,每张桌子旁边还有一名士兵帮他们穿戴盔甲。

    “让你久等了!”李延庆歉然对年轻士兵笑道。

    “没关系,小人名叫王沾,今明两天的比赛都是小人负责伺候李少君,还请李少君多多关照。”

    李延庆可是懂人情世故之人,他摸出一锭五两重的银子塞给他,笑道:“这两天就辛苦你了。”

    王沾大喜,收下银子连忙道:“先试试盔甲,看看大小是否合身,不合身小人去换。”

    李延庆去年这个时候参加发解试时,身高是五尺五,他此时正是发育迅猛之时,一年时间他又猛长了十一厘米,身材达五尺八出头,也就是一米八五了,却不是虎背熊腰型,而是肩宽细腰型,每一块肌肉都充满了爆发力,但穿上士子衫却看不出他的体型粗壮,依旧显得文质彬彬。

    李延庆看了看盔甲,和上次士子军的盔甲一样,朱漆山字甲和凤翅兜鍪,这是天龙禁军的盔甲,也是宋军最好的一种盔甲,不过没有骑兵的绣衫,这主要是怕绣衫妨碍他们射箭。

    李延庆报名时有身高,这套盔甲非常合身,他活动活动肩膀和胳膊,也十分自如,没有影响到他使用弓箭,李延庆穿好盔甲,便对王沾笑道:“麻烦把我的马牵过来,弓袋中的弓比较重,你不要碰它就是了。”

    “我这就去牵马!”

    王沾跑出帐去了,这时,花荣也已离去,大帐内只剩下李延庆一人,他快步走出大帐,只见杨再兴还在帐门口等自己,李延庆笑道:“让杨兄久等了。”

    杨再兴的身高和李延庆差不多,但长得比李延庆雄壮,年纪也比李延庆大一岁,杨再兴虽然是乡兵,但并不代表他出身贫寒,他可是出身望族,是大宋赫赫有名的杨家将子嗣,他目前在太原府学读书,加入了乡兵,因为弓马出众,便被太原知府推荐来京城参加弓马大赛。

    他身上流着祖辈的忠义热血,一心要报效国家,上阵杀敌,他有点急不可耐地问道:“李少君是什么时候见到种帅的?”

    “杨兄可以叫我延庆,我是在一个多月前,在矾楼夜宴上认识了种帅,我们聊了很多,说到西北军骑射后背人才时,他提到了你的名字。”

    杨再兴顿时信心大增,如果这次回去,种帅招募自己从军,他一定毫不犹豫参加,就算父亲反对,他也要参加。

    这时,王沾牵着李延庆的马跑来,李延庆和杨再兴翻身上马,杨再兴发现李延庆的弓袋中的弓似乎体型巨大,便好奇地问道:“延庆的弓似乎和昨天不一样?”

    李延庆便从马袋里取出铜弓,杨再兴顿时惊呼起来,“铁箭铜弓!”

    “杨兄也知道?”

    “我当然知道,这是铁臂周侗独步天下的神弓,莫非贤弟是”

    “周侗正是我的师傅!”

    “难怪!”杨再兴这才恍然,原来李延庆是周侗之徒,难怪骑射如此厉害。

    “我还说怎么太学也有如此骑射高强的读书人,现在我知道原因了。”

    李延庆微微笑道:“杨兄现在还在读书吗?”

    杨再兴脸一红,“我还在府学读书,去年发解试我没有考过,便直接进了府学读书,听说贤弟是太学上舍生,真令人羡慕啊!”

    “我只是发解试发挥得不错,考中解元,便直接进了太学读书,其实在去年我也是县学士子,还不如杨兄。”

    杨再兴听说李延庆是解元,心中更加敬佩,他低低叹息一声,“是啊!考中了科举,命运一下子随之改变。”

    两人边说边走,不多时便来到了抽签台前,这时,李延庆笑道:“杨兄,不如晚上和我们一起去喝酒,我的几个朋友都是武学士子,大家年纪都差不多,我们认识一下,交个朋友!”

    杨再兴也是豪爽之人,便欣然笑道:“那好吧!晚上一起去喝酒。”

    “你们两个,最后是你们抽签了。”抽签的考官见他们两人迟迟不过来,急得喊了起来。

    【今天三章,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