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弓马大赛(十八)

寒门枭士 第二百四十一章 弓马大赛(十八)

    上一届的最后十名武士由八名禁军士兵和两名武学士子组成,而这一次的代表却广泛得多,除了禁军和武学外,还多了厢军系、乡兵系甚至还有太学,就算是禁军也是派系众多。

    也正是代表性广泛,才使这次弓马大赛牵涉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虽然国子监张邦昌偏向蔡京,对太学参加弓马大赛极为反感,但国子监和太学的其他官员可不是这样想,太学生居然在复赛和决赛中连续夺得第一名,对于国子监的官员和太学师生当然是欢欣鼓舞的事情,在观战台旁边也出现了大群太学生,足有一两千人,他们打出了巨大的横幅,上写四个大字‘太学必胜’,格外地引入瞩目。

    十名箭武士在休息大棚内进行最后的抽签,李延庆第一个抽出纸条,他打开看了一眼,上面是‘七’,他将在第七个出场。

    众人纷纷抽出各自的纸条,但谁也没有吭声,这时,一名官员跑来问道:“谁是第一个出场?”

    张清举起手,他抽到了一号,李延庆不由看了他一眼,他不知道这个张清是不是梁山好汉中没箭羽张清的原形,此人是禁军登州指挥使孙立的部将,骑射超群,但不会打石子。

    宋朝人取名大多是两个字,而且普通人家取名字不太讲究,顺口就行,所以象张顺、王顺、张清、李英、王英这种名字比比皆是,光太学就有四个张顺。

    不过关胜肯定是梁山大刀关胜,长得很像关羽,卧蚕眉、丹凤眼,也使一把青龙偃月刀,武艺超群,骑射出类拔萃,才二十七八岁,官已至马军副指挥使,是所有箭武士中官职最高的一人。

    除了花荣、关胜、张清、杨再兴、何灌等五人外,十名争霸赛的武士还有一对兄弟,叫做朱岷和朱峨,两人一个排名第五,一个排名第九,还有一个叫冷超,是一名宫廷侍卫,排名第八,最后一人李延庆也认识,来自西北军的王英杰,在矾楼,他在壶箭比赛上输给了撒金,他排名第十。

    这时,张清已经立马在出发线前,由于今天天子出席弓马大赛,天子信奉道家,十分讲究‘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官员们便不敢用鸽子作为活动靶,只好纸鹞来代替,也就是用硬纸扎成的鹞子,比鸽子稍大,用强弩发射上天,能飞数十步。

    这原本是宋军的一种火器,叫做火鹞子,用火油布或硬纸扎成,尾部有火药竹管,用强弩射上天后,火药再接力发射,会在半空中点燃,最远可飞出千步,宋军利用它来烧营,有很强的实用性。

    今天的火鹞子去掉了火药,也不用油纸制作,就是一只普通的纸鹞,不用为了便于天子观看,纸鹞被涂成赤红色,在空中十分醒目。

    时间延长为五十声鼓响,不过今天鼓并不计分,而是在五十记鼓声中发射出三十只纸鹞,十名箭武士以射中数量和准确性计分,再加上十分的左右开弓附加分,最后以总分多寡来定成绩,这就要求箭武士们不仅准确,而且出箭要快,这就相当于在大战中不仅要杀伤敌军多,而且还要一箭毙命。

    比赛跑道安排在校场中间,由于时间充裕,所以要求箭武士奔跑一个来回,必须在五十记鼓声中回到出发点,这对武士们的要求更高了,不仅要射击目标,还要记住鼓声,否则晚回会扣分,早回则浪费了时间。

    ‘当!’一声钟响,张清纵马奔出,四周顿时沸腾起来,在缓慢而有力的鼓声中,第一只纸鹞子飞出,由西向东飞去,其实时机并不多,在纸鹞飞起的瞬间,张清的第一支箭疾射而出。

    ........

    在休息大棚内,其他九人都在默默地各自准备着,有的在一支支地检查箭矢,有的人适应弓力,毕竟要在短时间内射三十支箭,这对每个人的臂力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李延庆双臂抱在胸前,注视着飞行的纸鹞子,他在寻找纸鹞飞行轨迹的规律,这时,何灌走上前低声问道:“老弟发现了什么?”

    “我发现这些纸鹞子飞行路线都比较笔直,不会轻易偏离,最高也只有十丈,基本上都是冬天太阳在天空的运行轨迹。”

    “真正的军中的火鹞子可不是这样直线飞行,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何灌笑道。

    “为什么?”李延庆不解地望着他。

    “因为要保证天子的绝对安全,纸鹞子绝不能飞向天子那一面。”

    李延庆点点头,“原来如此!”

    这时,张清已经结束了,他射下了二十四支纸鹞,成绩相当不错,下面是朱岷上场。

    李延庆却感觉少了点什么,这个时候杨再兴应该上前和自己聊两句,但他却没有出现。

    李延庆忽然想到了什么,他连忙向两边看了看,却不见杨再兴,再细找,才发现杨再兴坐在一个角落,用手支着额头,神情略有点痛苦,李延庆连忙向何灌道声歉,快步走到杨再兴面前。

    “你怎么了?”李延庆发现杨再兴的脸色比大帐内更加苍白了,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我没事,只是有点紧张。”杨再兴低声道。

    李延庆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只感觉他的额头滚烫,顿时吃了一惊道:“你生病了!”

    杨再兴勉强笑了笑,“只是昨晚喝了酒,夜里发冷,可能有点受凉了。”

    李延庆连忙道:“要不你放弃吧!反正前十昨天已经定下来了,今天你不参加,至少也是第十名。”

    杨再兴坚决摇的摇头,“杨家子弟不会放弃的,我若放弃,就无颜去见先祖了。”

    “那你是几号?”

    杨再兴展开纸条,上面写着‘五’,还有一点时间,李延庆连忙让考官去找军医来,比赛都有军医跟随,也是怕出万一,不多时,军医匆匆赶来,给杨再兴扎针外敷。

    这时,朱岷也结束了,下面是花荣上场,四周顿时欢呼声一片。

    “李少君!”

    一名考官匆匆走到李延庆面前,低声对他道:“外面有人找!”

    “是谁?”李延庆眉头一皱,这个时候谁来找自己?

    “李少君还是去见一见吧!”

    李延庆若有所悟,若是一般人,考官早就把他赶走了,他只得转身来到大棚外,只见大棚外站着两人,一个小娘和一个少年,后面还跟着一群侍卫。

    李延庆立刻认出了这个小娘,正是延庆帝姬赵福金,她今天穿了一件红石榴罗裙,上身着黄色襦衣,头梳双环髻,脸上略略画了淡妆,容颜异常俏丽,脖子上挂了一串七彩宝石项链,更显得她神采飞扬,气质不凡。

    只是她略有点骄傲地仰着头,等着李延庆给她见礼,但眼角却偷偷瞄着李延庆。

    李延庆都快忘记她了,连忙上前行礼,“李延庆参见帝姬殿下!”

    “哼!”赵福金轻轻哼了一声,“听说你蛮风光的,估计你早把我忘记了吧!”

    “小民身份卑微,不应该记住帝姬!”

    赵福金一跺脚,怒道:“这么说,你真把我忘记了?”

    “忘当然没有忘,只是.....”

    “只是什么?”赵福金狠狠瞪了李延庆一眼。

    “只是我怕遇到帝姬,又再让我改名。”

    赵福金脸上想笑,却忍住没笑出来,不过脸色却和缓不少,她瞥一眼李延庆,徐徐道:“改名就不必了,我来是想告诉你,这次我在你身上押了五百两银子,这是我攒了一年的体己钱,你可别让我输了。”

    李延庆笑问道:“帝姬怎么知道我也要参加弓马大赛?”

    “这个你别管,我自有办法知道!”

    这时,她身后的少年皇子胀红了脸,吱吱呜呜道:“阿姊....我.....”

    “你急什么,我会给你介绍。”

    赵福金回头瞪了他一眼,这才给李延庆介绍身后的少年,“这是我兄弟,广平郡王赵构,他很崇拜你的箭术,一定要跟我来见你。”

    ======

    【家里有点事,今天只有两章】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