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弓马大赛(二十)

寒门枭士 第二百四十三章 弓马大赛(二十)

    在李延庆之前已经有六人上场比赛结束,其中最高分依旧是花荣,他射中二十五只纸鹞,其中头部二十只,颈部三只和腹部两只,加上十分左右开弓,总分应是四百七十五分,但他在时间控制上计算有误,导致鼓声结束时,他距离始发点还有两步,又被扣去二十分,最后总分是四百五十五分,比第二名张清高出整整五十分。

    此时大家都意识到,时间控制才是比赛的最难点,既要心无旁骛的射箭,又要时刻计算鼓声,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这里面控制得最好的是关胜,他只差一步抵达起点,只被扣去十分,如果不算杨再兴的话,控制最差是朱岷,足足被扣去了六十分。

    李延庆执弓站在始发点上,微风吹拂着他的脸庞和盔缨,他眯起眼睛注视天空的阳光,尽量让眼睛适应明亮的光线,他们始发是从西向东疾奔,阳光是不可避免的障碍,好在现在已是深秋,阳光温暖但并不刺眼。

    四周看台上已经骚动起来,大部分观众都认出了李延庆,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摒住呼吸,注视着他的比赛。

    主看台上,童贯低声对赵佶道:“陛下,下面就是李延庆出场了!”

    赵佶点点头,他对李延庆已久闻其名,心中对这个太学生也充满了好奇,童贯又回头对一群皇子和帝姬笑道:“各位殿下,下面出场之人就是复赛和决赛的第一名,叫做李延庆,大家可以看看他的箭术!”

    十几名皇子帝姬顿时窃窃私语,赵构激动得小声对赵福金道:“阿姊,他要出场了!”

    赵福金嘴一撇,“大惊小怪,出场就出场呗,有必要这样激动吗?”

    话虽这样说,她的一双秀目却一眨不眨地注视着起发点上的年轻将领,这时,高台上红旗一挥,‘当!’出发的钟声敲响。

    李延庆纵马奔出,只奔出三步,第一记鼓声便敲响了——‘咚!’

    跟随着鼓声敲响,第一只纸鹞也被发射上天,这一次李延庆却果断坚决,纸鹞刚露出头,李延庆便刷地一箭射出,这一箭又快又狠,一箭射中了纸鹞头部,但力量并不很大,带着它飞出七八丈远落地,四周顿时欢呼声大作,看台侧面的一千多名太学生更是激动万分,挥舞着旗帜和横幅,为李延庆呐喊助威。

    这时,第二只、第三只和第四只纸鹞几乎都同时飞出,李延庆双腿控马,连抽三支箭,如连珠箭般地射去,三只纸鹞纷纷中箭落地,皆是一箭穿头。

    四周欢呼声更加声势浩大,但对于李延庆,他更重要的事情是计算鼓声,当他射下第四只纸鹞时,刚好是第七声鼓响起,他张弓搭箭,满弓一箭向第五只纸鹞射去.......

    看台上,童贯对赵佶笑道:“陛下,此子出箭如行云流水,快而不乱,从容自若,以小可见大,此子将来必可为陛下做一番大事。”

    另一边,蔡京却心怀不满,但他又不敢多说,只得阴沉着脸注视比赛,赵佶却始终捋须不语,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在后面,赵福金已经完全忘记了她假装的傲气,全身心地投入到比赛中,李延庆射中一只,她便跟着全场观众一样欢呼鼓掌,当李延庆连射五只纸鹞,她更是激动得跳起来。

    连她身边的赵构也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忍不住拉一下她袖子,低声道:“阿姊.......”

    赵福金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脸一红,坐下道:“他的输赢关系到我五百两银子的下注,我当然很关心。”

    赵佶却听到了这句话,回头奇怪地看了女儿一眼,笑问道:“四娘在他身上下了五百两银子?”

    赵福金俏脸更红了,连忙道:“女儿听三哥夸赞他箭术出众,一定能拿第一,我便托内侍去关扑店下了注。”

    今天赵楷没有来,他不知道自己成了小妹的挡箭牌。

    赵佶对这个宝贝女儿极为骄纵,便笑了笑,“早知道父皇也托你下几注了!”

    赵福金顿时娇笑道:“女儿若赢了钱,一定给父皇买个好玩的寿礼!”

    赵佶哈哈大笑,“好!朕就等着你的礼物。”

    赛场上,李延庆已经调马回头了,弓箭也换成了左手执弓,肩膀轻轻一甩,将箭壶甩到右肩,这时他越射越顺手,从铜弓铁箭上悟到的箭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时,天空飞出两只纸鹞并肩而飞,李延庆抽出两支箭一并射出,两只纸鹞同时被射中头部坠落,精彩之极的二龙出水,四周数万民众再次欢呼雀跃,花荣也骇然叹服,虽然他也能射出二龙出水,但绝对无法两箭皆中头部,李延庆这种对出箭的强大控制力令他自愧不如。

    看台另一侧的撒金慢慢握紧了弓箭,心中充满了战胜李延庆的渴望。

    ‘咚!’又一记鼓声敲响,李延庆心中计数这是第五十七记鼓声,纸鹞已经飞出二十八只,还差两只没有飞出,而他距离始发点还有十几步的距离。

    他伸手抽出最后两支箭,不料竟然只摸到一支箭,他心中一愣,怎么会少一支箭?

    但时间已不容他细想,‘咚!’第五十八声鼓敲响,他纵马疾奔,向终点冲去,他还有最后一个机会,就看在关键时刻能否抓住了。

    这时,最后两只纸鹞同时飞起,在两支纸鹞即将并拢的一瞬间,他最后一支箭射出,‘噗!’的一箭双雕,两只纸鹞被射穿头部,同时落地,四周的欢呼声已经淹没了鼓声,这是最精彩绝伦的一箭,令每个人都叹为观止!

    鼓声骤然停止,李延庆立马向东,举起了双手,他提前两步返回了始发点。

    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李延庆的最后成绩出台了,一共射下二十八只纸鹞,其中二十五只射中头部,一只颈部,两只腹部,加上左右开弓的十分,最终他以五百四十五分绝对优势提前夺得了第一名。

    尽管后面还有三个人没有出场,但大家都知道,不可能再有人异军突起了。

    连赵佶也轻轻鼓掌,叹息一声道:“想不到最后居然是太学生夺冠!”

    童贯见蔡京正好不在,便抓住这个机会对赵佶道:“陛下,太学本是大宋精华人才汇聚之地,十年寒窗,学习繁重,很多士子身体羸弱,未来不堪政务重压,微臣考虑,能否在太学生入学之初,前来军营按照军队方式训练一年,这样不仅能强健他们身体,同时也能训练纪律,培养他们对军事的理解,对士兵和军队的了解,将来带兵打仗也能涌现出更多的儒帅,不知陛下觉得如何?”

    赵佶当然明白童贯的真实目的,说得娓娓动听,实际上就是想染指太学。

    不过赵佶并不反感,挑起大臣的斗争正是帝王传统的御下之术,蔡攸死后,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相国,眼看蔡京权势日益坐大,光靠梁师成一人不行,他确实还需要再找一个心腹来压制蔡京的权势。

    童贯想染指太学倒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让童贯来牵制蔡京,赵佶便笑了笑道:“这个提议不错,爱卿写份正式奏折上来,让朕再好好考虑考虑!”

    官家的考虑考虑实际上就是准了,只是不会那么直接表示同意,需要委婉一点。

    童贯大喜,“感谢陛下理解!”

    赵佶的心情着实不错,他又童贯笑道:“去告诉西夏人,就说比武之事,朕准了!”

    这个决定却让童贯倍感压力,虽然他知道官家是想好好教训一下西夏人的狂妄,但这种事情没有绝对的把握,李延庆毕竟经验不足,失手怎么办?

    但圣意不可违,他连忙起身,向西夏人的席位走去。

    大棚内,众人纷纷围住李延庆,祝贺他登顶,花荣不解地问道:“贤弟怎么只有二十九支箭?”

    李延庆这时已经想到了原因,他有一支箭是替杨再兴挡祸了,当时他只顾关心杨再兴的病情,却忘记把箭要回来了。

    “之前我已经用掉一支箭,后来却忘记了。”

    众人顿时想起来了,何灌笑道:“不过也幸亏少了一支箭,我们才有幸看到了延庆一箭双雕的绝技。”

    张清竖起拇指赞道:“那个机会转瞬即逝,想抓住它必须事先判断箭势,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李延庆笑道:“其实大家都能做到,只是我正好遇到了,形势所迫而已。”

    这时,童贯快步走进了大棚,众人纷纷行礼,童贯摆了摆手,对李延庆道:“你准备一下吧!西夏人向我们挑战,天子已经同意了。”

    众人皆愣住了,但李延庆却事先已经想到,他连忙问道:“不知他们打算怎么挑战?”

    童贯叹了口气,“按照西夏人的规矩,各射三箭,生死由天!”

    李延庆默然,大棚内炸了锅,所有人都愤恨道:“这里是大宋,怎么能按西夏人的规矩来,就算挑战也要按大宋的规矩来办!”

    童贯高声对众人道:“庆历议和时,双方曾在西夏比剑,当时是按大宋的规矩,他们刚才就提出了对等的原则,天子也同意了。”

    大棚里安静下来,既然天子已经同意,那还有什么可说,众人都向李延庆望去,李延庆沉默片刻道:“我可以和西夏人比箭,不过我要换一把弓,请稍等我片刻。”

    童贯连忙问道:“你的弓在哪里?”

    “就在外面,我朋友替我拿着。”

    童贯点点头,“你不用去,我让人替你去拿!”

    杨再兴站起身道:“我知道他们在哪里?我去吧!”

    他快步向外走去,童贯急令两名士兵跟上,不多时,士兵将李延庆的铜弓铁箭拿了回来。

    李延庆接过沉甸甸的弓箭,他冷笑一声,既然撒金不肯死心,那就休怪他出手无情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