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殿试前夕

寒门枭士 第二百七十六章 殿试前夕

    此时西面的乙考场榜单下面已经略有些骚乱起来,乙考场榜单张贴较快,已经贴完了一半。

    榜单下的世态百相便渐渐显露出来,有士子顿足捶胸,嚎啕大哭,更多士子却是潸然泪下,掩面而去,也有中榜士子激动得跪地大哭大叫,将多年积蓄的情绪宣泄出来。

    更有两名多年落榜的中年士子再次失利,情绪控制不住,冲上去要撕扯榜单,下面的士兵早已准备,几名士兵上前将他们一拳打翻,直接拖了下去。

    东面榜单下却比较安静,这时,两名考官在木板上刷满浆糊,将第五张榜单贴上去,第一个名字依然是二十五巷,赫然便是二十五之八十四号,太学李延庆。

    李延庆只觉心中蓦地一松,鼻子发酸,眼角忍不住湿润了,他低头用手捧住了脸,当初他发解试考中第一,也比不上此时此刻的激动和震撼,省试中榜,意味着他的新人生大门终于打开了。

    这时,周春挤过来,他也看见榜单上李延庆的名字,心中更加激动,紧紧拥抱他一下,笑道:“先出去吧!”

    李延庆点点头,两人快步向小路走去,这时,后面忽然有人喊道:“延庆!”

    李延庆一回头,只见身后匆匆追来一人,头戴士子巾,穿着一身淡青色的儒袍,容貌俊秀,李延庆一下子认出来,正是嘉王赵楷。

    “原来是......”

    不等李延庆说穿自己身份,赵楷便抢先笑道:“我是开封府王楷!”

    李延庆立刻醒悟,连忙笑道:“王兄应该也中了吧!”

    赵楷笑着点点头,“我是第二十八巷,我刚才也看见贤弟的名字了。”

    他又看了一眼周春,“这位是......”

    李延庆连忙给他介绍道:“这是我的同乡周春,岳麓书院士子,刚中了省试!”

    他又对周春笑道:“王楷,京城人,官宦子弟。”

    赵楷和周春见了礼,正好这时,几名岳麓书院的中榜士子跑了过来,拉着周春激动得又蹦又跳。

    “走!喝酒庆祝去。”

    众人欢喜地拉着周春便走,周春连忙对李延庆道:“一起去吧!”

    赵楷急给李延庆使了个眼色,李延庆会意,便笑道:“你们去吧!明天我再请你喝酒。”

    “那我就先走一步。”

    众人簇拥着周春快步奔跑而去,等他们走远,李延庆这才抱拳笑道:“恭喜殿下了!”

    赵楷见后面又来了一群士子,便笑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地,我们找个地方坐一坐。”

    两人从小街出来,对面果然是大相国寺,这里是比较繁华的商业中心,又紧靠贡院,周围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家客栈,两人走进一家十分安静的小酒店坐下,要了一壶酒几个菜,赵楷沉默片刻道:“我平时没有机会这样无拘无束的出来。”

    李延庆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殿下参加科举是天子默许的?”

    “不是默许那么简单,就是父皇暗示我参加科举,你说我父皇究竟是怎么想的?”

    “其实殿下已经猜到了答案,不是吗?”

    “你是说和我皇兄有关?”

    “我不敢这样说,但如果殿下考中状元,恐怕心中最不舒服的就是他了。”

    “你说得没错,他确实希望某人阻止我考中科举,只可惜他没有成功。”

    虽然没有明说,但李延庆很清楚他说的某人是谁,除了梁师成外没有别人,只是梁师成施压竟然没有成功?

    赵楷冷笑一声说:“我化名王楷,又是糊名考试,就算余深想拍东宫的马屁,他也找不到我的试卷,我早就防着他这一手.....”

    这时,酒保将酒菜送上来,赵楷立刻沉默了,等酒保走了,他才压低声音道:“你知道李彦吗?”

    李延庆怎么会不知道李彦,自己干掉了杨戬,最大得益者就是这个李彦,出任大内总管,在皇宫中的权势仅次于梁师成。

    “我听说过此人,大内总管,好像是梁师成的人。”

    “哼!过去或许是吧!”

    李延庆听出了赵楷话中有话,但他并没有急切地问下去,而是给赵楷斟了一杯酒。

    赵楷毕竟还年轻,只比李延庆大两岁,城府并不深,他久居深宫,没有知心朋友一吐心胸,虽然他有不少侍卫好友,但毕竟这些人不懂宫廷权力斗争,而唯有李延庆跟随他一起去苏州铲除朱勔,曾是他的军师,所以今天在发榜时遇到李延庆,赵楷内心压抑了很久的话便忍不住要说出来了。

    “自从杨戬死后,父皇已经不太信任梁师成了,虽然他从不提及此事,但我感觉得出来,父皇已认定杨戬是梁师成所杀,正是这个缘故,他已渐渐冷落梁师成,把不少权力都移交给了李彦,李彦现在的局面是权势大而资历低,不得不对梁师成低头,或许是父皇对他暗示了什么,他现在对我格外热心,我说这些话,不知道延庆能不能明白?”

    赵楷心中很乱,有些话他又不好明说,只能含糊其词。

    李延庆微微一笑,“殿下的意思是说,李彦已不再服从梁师成,反而要取代他,梁师成既然烧太子的香,那么李彦或许就会来烧殿下的香,是这个意思吗?”

    赵楷点点头,“是这个意思,你觉得李彦此人如何?”

    李延庆沉默片刻道:“我只给殿下一个忠告,殿下可以用他,但绝不能信他,否则殿下迟早会栽在他手上。”

    .........

    下午时分,五百八十六名中榜士子聚集在贡院集贤大堂内,听取主考官宣布殿试事宜,大堂内鸦雀无声,一名官员快步走到余深身边低声道:“全部已到齐!”

    余深点点头,这才缓缓对众人道:“首先我要恭喜各位士子考中了今年省试,虽然接下来还有殿试,但不管殿试结果如何,各位已经获得了同进士资格。”

    旁边几名官员带头鼓掌,数百士子一起跟着鼓掌,余深摆了摆手,大堂又再次安静下来,他继续道:“虽然省试不公布名次,但并不等于没有名次,相反,我们已经根据各位的考卷情况拟定了一份名次表,不过这不是最终的名次,还要结合各位的殿试成绩进行细微调整,所以这份名次表暂时不会公布。”

    说到这里,余深停了一下,他见众人都表现很平静,便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道:“殿试时间每次都一样,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但我还是强调一遍,具体时间是后天上午辰时一刻开始考试,地点是在大庆殿内,那是皇宫主殿,是举行重大朝会之地,下面我再说集中时间和地点,大家听好了。”

    大堂内异常寂静,所有人竖起了耳朵,唯恐自己听漏了,误了殿试,余深微微笑道:“大家不用紧张,朝廷有制度,不会让大家误了殿试,今天晚上大家回去和亲友庆贺中榜,切记不要贪杯,更不可喝醉了酒,然后明天辰时正之前,大家还是来贡院集中,在贡院内住一天,后天凌晨,大家一同前往皇宫参加殿试,记住了不要带任何东西,我看你们不少人带有指环佩玉,这些都不能带,要沐浴更衣后才能进行考试,在天子眼皮下,不要有非分之念,反正我明天还会再强调,记住了,明天辰时正之前来贡院报到,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呢?”

    余深向众人一一望去,见前排的一名士子欲言又止,便笑道:“你想问什么?”

    士子躬身道:“学生荆州襄阳县商英,请问余相国,不知殿试要考什么内容?”

    这其实也是所有士子想问的问题,大家都紧张地看着余深,余深却笑着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殿试是天子亲自出题,只有开考之时才会宣布考题,不过有一点大家放心,因为只考一个时辰,所以不会象省试那样量大,根据前几次殿试的情况,题目应该对各位而言比较简单,天子酷爱书法,书法上佳会有优势,另外,前十名天子要亲自面试,以决定三甲名次。”

    停一下,余深目光落在队伍中的郑荣泰身上,他冷冷道:“我要再劝各位一句,每次科举都会有乐极生悲的士子,今晚切不可喝醉,不可去风月场所寻欢作乐,更不可染上风寒,如果失去了殿试的机会,就无法再弥补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