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抓住把柄

寒门枭士 第二百八十五章 抓住把柄

    在梁师成府门前,李延庆把请柬递给了守门的侍卫。

    侍卫不敢怠慢,立刻转身进了府中,不多时,一名大院管事迎了出来,抱拳笑道:“太傅有请李探花!”

    李延庆点点头,跟随大院向府内走去,不多时,两人来到梁师成的外书房,大院躬身笑道:“请李探花稍坐片刻,我这就去通报太傅!”

    李延庆又一次走进了梁师成的外书房,和上一次所见基本上没什么变化,墙上挂满了苏轼的书法真迹,一名侍女给他上了茶,只片刻,外面响起了脚步声,穿着一身宽松深衣的梁师成负手走进了书房。

    李延庆连忙起身行礼,“学生参见太傅!”

    “呵呵!李探花太让我惊讶了。”

    梁师成满脸堆笑,“象李探花这样的文武大才,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太傅太过奖了,学生实不敢当!”

    “一点也不过奖,你当之无愧,快请坐!”

    梁师成笑眯眯地请李延庆坐下,又重新让侍女上了茶,梁师成又笑道:“上次弓马大赛,李探花勇夺桂冠,令很多人念念不忘,昨天广平郡王殿下还向我打听你,我告诉他,你考中了探花,他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他想向你学习骑射,不知李探花有没有时间教一教他?”

    原来梁师成是为这件事来找自己,李延庆心中一松,连忙欠身笑道:“略微指点无妨。”

    “也不是让李探花专门教他,就是稍微指点一下,他也只是崇拜李探花,今天下午如何?”

    李延庆发现这个梁师成颇为心急,上午给自己请柬,中午要见自己,刚刚提到赵构想学骑射,就立刻安排在下午,一天都等不了吗?

    无奈,李延庆只得答应道:“学生听太傅安排就是了。”

    梁师成呵呵一笑,“其实我是很有耐心的,只是广平郡王殿下太急了,一心想今天见到你,我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他了。”

    “无妨,反正这三天我都有时间。”

    “我也知道啊!”

    梁师成喝了口茶,又淡淡笑道:“大庆殿面试之时,李探花说想参加西夏之战,不知你怎么知道朝廷要对西夏发动战争?”

    李延庆可以找到无数个理由,比如他自己的分析之类,但他知道梁师成在问什么?和这个人打交道,他得千万小心才行,李延庆沉默片刻道:“我是听童太尉提到过此事。”

    梁师成眯眼笑道:“和李探花说话真的很舒心,我就喜欢这样坦诚以待。”

    李延庆没有说话,他心中暗骂梁师成阴险毒辣,上次暗杀杨戬一案,一直令他耿耿于怀。

    梁师成看了他片刻又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童太尉是希望你进户部,他最薄弱的一环就是财权,他一直想安插人进户部,我说得对吗?”

    虽然这个梁师成阴险毒辣,但李延庆也不得不佩服此人精明无比,把童贯看得非常透彻。

    李延庆点点头,“确实如此!”

    梁师成的笑容变得有些意味深长了,“但李探花似乎想走自己的路,并不想听从童太尉的安排。”

    李延庆沉默了,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

    昨天梁师成虽然没有参加面试,但有人在面试后就立刻向他详细汇报了,和蔡京一样,梁师成立刻发现了蹊跷之处,这个李延庆并不打算做童贯的棋子,这便让梁师成也生起了笼络之心,

    梁师成很清楚李延庆的价值,居然单枪匹马干掉了杨戬,还挑起了梁山军和杨戬的对抗,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一个极为有能力之人,又高中科举探花,这样的大才着实罕见,只是童贯并没有意识到李延庆的真正价值。

    梁师成喝了口茶,又不慌不忙道:“恕我直言,既然童贯想安排你进户部,那么从科举一开始,他就应该着手安排了,但到今天为止,他都没有任何安排,我感觉他其实并不看重你,或许,他也发现李探花并不好控制,所以他很犹豫,我说得对吗?”

    李延庆笑了笑,“可能是我和童太尉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看法不一致,他希望联金灭辽,我却认为这是引狼入室,应该联辽抗金,结果我们发生了冲突,我坚决不肯认错,他便在暴怒之下把我赶下马车,不过这是前年腊月发生的事情,然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一年多都没有和你联系吗?”

    李延庆摇摇头,“没有!”

    “这就对了,我听人说,今年科举童太尉安排副主考张文轩录取三个名额,三个人都考中了,但这其中并没有你,我就觉得奇怪,他怎么会把你给遗忘了,万一你没有考中怎么办?现在我才明白了原因,我想李探花也应该心里有数了吧!”

    李延庆也登时明白了,童贯一年多来对自己不闻不问,科举也不管,原来他是已经放弃了自己。

    李延庆不由苦笑一声道:“我觉得太傅说得对,他其实并不看重我,或许我这人天生不适合做棋子。”

    梁师成呵呵一笑,“真是有趣了,官家本想点你为状元,但蔡相国以为你是童贯之人,坚决反对,最后你才委屈为第三,若他知道你其实并不是童贯的人,他会很有可能会把自己孙女嫁给你。”

    “太傅说笑了,学生现在并不想考虑婚姻之事。”

    “是吗?”

    梁师成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延庆,“你这话恐怕会让师师姑娘伤心了。”

    李延庆顿时脸色大变,吃惊地望着梁师成。

    梁师成喝了茶,淡淡道:“连我都佩服李探花的勇气,师师姑娘可是官家的女人,汴京人人皆知,那么多皇亲国戚谁也不敢打她的主意,唯独李探花昨晚居然留宿师师绣楼,李探花真是非常人也!”

    说到这,梁师成目光凌厉阴冷地注视着李延庆。

    李延庆的后背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师师府中一定有人在暗中监视她,否则梁师成怎么会知道?这才是梁师成找自己来的真正原因。

    这时,梁师成眯眼笑道:“李探花,我们从前合作得很愉快,我不喜欢拿别人当棋子,我更喜欢做交易,不如我们再做一次交易?”

    难怪梁师成在北宋末被称为隐相,此人心机手腕确实非一般人所能及,每次都能恰到好处地掐住自己的脖子。

    李延庆苦笑一声,“无论如何,我要感谢太傅的一番苦心。”

    “呵呵!举手之劳罢了,周邦彦和师师姑娘走得太近,官家也不放心啊!我这样告诉你,李师师府中上上下下都是我安排的人,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其实你和李师师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若不是你昨晚越过了底线,或许我会继续保持沉默。”

    “官家知道吗?”

    “若官家知道了,你还会坐在这里吗?我不说,官家永远不会知道。”

    李延庆沉默片刻,“太傅希望我做什么事?”

    梁师成摇了摇头,“李探花,你太小看自己了,你别把自己当做刺客,这种粗鄙之事不需要你去做,我觉得你能做一番大事。”

    梁师成负手走到窗前,望着窗外冷冷道:“自从杨戬死后,官家已经怀疑我了,开始对我冷淡,还不惜把李彦扶持起来和我打擂台,可笑的是,这个李彦还是我亲自看中的接班人,杀了杨戬,他成为大内总管,现在他却要成为我的对头,我是不是做了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

    “太傅是要我杀了李彦?”

    梁师成摇了摇头,“我刚才说了,不需要你做刺客之事,杀了李彦只会让我彻底被打入冷宫,虽然我恨不得把那个杂种碎尸万段。”

    停了一下,梁师成注视着李延庆道:“我很清楚你想要什么?我会让你心想事成,让你成为种师道的左膀右臂,保护你不受童贯的报复,但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报答我,有一天我需要军队保护之时,你和你的军队能及时出现。”

    李延庆沉默片刻,平静道:“若太傅现在需要军队,应该有人也会挺身而出吧!”

    “是有人会挺身而出,可只要官家说一句话,这个人就会反手剁了我的脑袋。”

    梁师成冷冷笑了起来,“但你就不会了,你不明白夺走官家的女人意味着什么,你就算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也会毫不犹豫杀了你,我之所以和你做这个交易,是因为你已无路可走。”

    李延庆默默点点头,又问道:“太傅需要我什么时候出手相助?”

    “我也不知道,或许有一天太子和官家兵戎相见之时,我就需要你的帮助了。”

    “那现在呢?太傅打算怎么帮我?”

    梁师成注视着李延庆,缓缓道:“我这样给你说吧!再过三天,师师姑娘就十八岁了,官家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一旦他发现师师已非完璧之身,你们俩都活不成,所以你只有三天时间,你把她带走,剩下的后事我来处理,怎么样?我没有把你当棋子吧!”

    李延庆低低叹了口气,“我们是各取所需!”

    “这就对了,人和人之间就是这么回事,说得好听点叫互相帮助,说白了就是互相利用,只是很可惜啊!童贯看走眼了,你失去你这个人才,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梁师成走上前拍拍李延庆的肩膀,“跟我进宫吧!去指点一下广平郡王殿下练箭。”

    李延庆沉思片刻道:“能不能让我先回去,我想安排一下,回头我直接去皇宫。”

    “你要安排什么?”梁师成不解地问道。

    “安排师师立刻离开京城。”

    梁师成没想到李延庆居然这么果断,他不由赞许地笑道:“你果然是一个能做大事之人。”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