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九十章 吏部授官

寒门枭士 第二百九十章 吏部授官

    周春确实和当初大不一样了,穿一件质地考究的深衣,头戴纱帽,中间镶嵌一块上好的羊脂玉,腰束一条金丝锦带,腰间挂着玉佩,面颊也养得白胖起来,看起来颇有几分官员的派头。

    周春脸一红,略有点尴尬道:“你自己不愿意就别再嘲笑我了。”

    “我可没有嘲笑你,只是和你开个玩笑。”

    李延庆在他对面坐下,笑眯眯问道:“是不是有消息了?”

    周春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点点头说:“今天上午得到吏部通知,我被授予汤阴县县尉!”

    李延庆有点惊讶,他只是提个建议,居然成真了,高家还真的有人脉。

    “那就恭喜兄长了!”

    “哪里!哪里!以后还要请贤弟多多关照。”

    “应该是我请你关照。”

    李延庆笑道:“你是我家乡父母官,以后很多事情都要请你帮忙,你可不准推却。”

    “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会尽力帮忙。”

    这时,一名丫鬟给他们上了茶,李延庆喝了口茶问道:“贤弟什么时候去报到?”

    “吏部要求我一个月后去汤阴县就任,我打算先去吏部报到,然后回家办一下婚事,成婚后就立刻去汤阴县。”

    “婚事在老家办?”

    周春摇摇头,“就在京城办,我要把父母接到汴京来,祖父可能来不了。”

    这时,周春想起一事,又笑道:“还有一件事可能会吓你一跳,我刚刚得到消息,我祖父可能要去鹿山学堂任教了。”

    李延庆真的吓了一跳,“你祖父去鹿山学堂.......”

    “我也没有想到,听说鹿山学堂的教谕是祖父从前的学生,他请了几次祖父,祖父才终于答应了。”

    鹿山学堂的教谕是姚万年,原来他是周春祖父的学生,出人意料啊!

    “那以后就要烦请周县尉多多关照鹿山学堂了。”

    “应该的!应该的!”

    两人对望一眼,一起大笑起来。

    这时,管家在堂下道:“启禀小员外,郑小官人来了。”

    是郑胖子来了,周春立刻起身道:“我不见他,先告辞了,下次再请贤弟喝酒!”

    李延庆知道是周春抢了郑胖子的汤阴县尉的缘故,两人见了面是比较尴尬,他连忙让管家带周春从侧门离去,管家会意,向前摆出一个请的姿势,便带着周春匆匆离去了。

    李延庆快步来到前堂,只见郑荣泰正东张西望打量着房子。

    “你好像不是第一次来吧!”李延庆笑道。

    “本官正在视察民情!”郑荣泰一本正经地晃头道。

    李延庆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敢再说一遍,看我乱棍将你打出去。”

    “大胆刁民,竟敢见本官不拜?”

    李延庆伸出去拿棍子,吓得郑荣泰连忙摆手,“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老李千万不要当真!”

    “看样子,郑兄是得了一个好差事!”

    “好差事谈不上,不过倒可以混混日子。”

    郑荣泰摸摸肚子,“正好中午了,不如我们去喝一杯如何?”

    “好!就去街头的同德酒楼喝一杯。”

    两人步行来到街头的同德酒楼,这家酒楼规模只能算中等,酒一般,菜还不错,李延庆几乎每天都来这里吃饭。

    中午吃饭人不多,整个酒楼里显得冷冷清清,只有一楼有几个客人在喝酒,大门外也没有了迎客的酒保。

    李延庆带着郑荣泰走进酒楼,正在拖地的酒保连忙扔下拖布迎上来,“原来是探花郎,中午来喝酒啊!”

    “带朋友来喝一杯,二楼可以上去吗?”

    “可以!可以!二位楼上请。”

    两人上了二楼,在靠窗处拣了一个位子坐下,李延庆点了一壶酒和几个小菜。

    “说说吧!得了什么美差?”李延庆笑问道。

    郑荣泰压低声音道:“出任从八品通直郎,具体在工部掌铁案。”

    铁案原本是三司下面盐铁副使管辖的八案之一,掌管天下冶铁和生铁供应,权力极大,元丰改制后,撤三司,将三司职权重新还给户部和工部,生铁也就归口工部管理,但工部只颁布生铁的各种规则制度,具体政策执行者是少府寺。

    由于铁案可以直接批条子给商人去矿山购置生铁,油水极大,李延庆暗暗惊讶,这小子居然得了这么一个肥差?

    一般进士都是九品官开始做起,只有前三名才能授正八品官,前二十名可授从八品,郑胖子显然是因为太子的缘故,破格授官了,而且还是授实职官。

    郑荣泰叹了口气,“其实我家里还是希望我能在相州为官,一直看好汤阴县尉,只是太子殿下不太愿意,他更希望我能留朝廷,结果汤阴县尉被人抢走了,令人遗憾啊!”

    “遗憾个屁!”

    李延庆骂道:“你现在是从八品,进士出身也不过如此,你还居然怀念县尉,我看你的脑袋被门夹扁了。”

    “我不喜欢在朝廷里做事情,我更喜欢威风八面地带着随从去乡下巡视,看见哪个老农不顺眼就抽一顿鞭子,管什么铁案,我什么都不懂,只能去坐冷板凳。”

    “你知足吧!”

    这时,酒保给他们上了酒菜,李延庆给郑荣泰倒了一杯酒,笑道:“别再说官职之事了,我还没消息呢!听着难受,聊聊汴京的消息,最近有什么花边消息。”

    “能有什么花边消息,无非就是捉婚呗!”

    郑荣泰停了一下,忽然想起一事,连忙压低声音道:“知道吗?李师师出事了。”

    李延庆一脸惊讶,“她出了什么事?”

    “这个是绝密消息,你可千万别出去传,要被抓的。”

    “我不传,你说就是了。”

    郑荣泰向两边看看,确定二楼无人,才用更低的声音道:“她被几个盗匪劫走了,已经快十天了,下落不明,生死不知,盗贼也抓不到。”

    “那府中人呢?没人看见盗贼吗?”

    “听说她的两个贴身侍女也一并被劫走,其余九人全部被杀,没有一个活口,上面不准立案,只能秘密调查,但根本查不到任何线索。”

    这个消息和李延庆五天前得到的消息一样,没有任何进展,不过李延庆也不得不佩服梁师成手段狠毒,只要有一个不死,恐怕现在死的就是他李延庆了。

    在这件事上,他犯下了不少错误,盲目、冲动,也是他运气好,遇到了梁师成的私心,才得以暂时脱身,只是他又会在好几年中被梁师成所控制。

    “老李,你说既然李师师是天子的女人,他为什么不派军队来保护?最后白白送给了盗贼,太可惜了!”

    “派兵来保护不就承认民间的传言了吗?天子严禁大臣养别宅妇,他自己却干这种事,天下人都知道了,他的颜面往哪里搁?”

    “我就不在意这种事!”

    郑荣泰又低低叹口气,“说实话,我还没见过李师师什么样子,真是遗憾啊!”

    两人又聊了片刻,李延庆结了帐,郑荣泰便告辞而去,李延庆慢慢向府宅走去,这时,后面忽然传来马蹄声,李延庆回头,只见几名年轻的官员背着红布公文袋,正骑马从自己身边飞驰而过。

    李延庆心中一动,连忙追了上去,果然,这群官员在自己的府门前停下了,正和管家说着什么?

    “喂——这边!”李延庆挥手大喊。

    管家看见了他,连忙指着李延庆对几名官员道:“我家小员外在那里!”

    几名官员立刻上前问李延庆道:“可是探花李延庆?”

    “我正是!”

    “我们是吏部从事,奉命向你宣官!”

    李延庆大喜,他的官职终于来了,令他又期待又紧张,他连忙问道:“需要什么仪式吗?”

    “不需要,这不是圣旨,你只要听宣就行。”

    李延庆连忙指着府门道:“这里不方便,请到府中宣官。”

    三名官员跟他进了府,为首官员打开文书高声宣读,“殿试甲榜第三名李延庆,经审官院核定,其身世清白,德行上佳,符合授官条件,特提请吏部授官,按照朝廷例制,可授正八品官职,特授给事郎之职,派遣为保静军节度支使,听宣后请三日内前往吏部就职,宣和元年二月十八日。”

    节度支使也就是节度使助理,在军中属于中级文官,和节度掌书记并称为节度使的左膀右臂,据李延庆所知,保静军节度使正是种师道。

    李延庆连忙给管家使个眼色,管家早已准备好了三十两银子,递给三名官员作为茶水钱。

    三名官员眉开眼笑收下,为首官员笑道:“今天上午给第一批十名进士授官,连状元郎都还没有着落,要恭喜李探花了。”

    “三位辛苦了!”

    三人告辞而去,李延庆长长松了口气,他知道梁师成发挥作用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