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奔赴西北

寒门枭士 第二百九十四章 奔赴西北

    大宋地方行政编制,最高一级叫路,如河北西路、河北东路等等,下面一级又按照地位和职能细分为:府、州、军、监四大类。

    府是指传统的地方政治经济中心,比如开封府、京兆府、太原府、河南府、应天府等等。

    而州和军主要是按照战略地位的重要性来区分,所谓‘地要不险为州,当津会者为军’,也就是说战略位置不重要,设为州,战略位置重要则称为军,朝廷会一般会在这里驻军。

    军大多设在边疆和经常爆发民众造反的地区,无论面积上和地位上都要稍逊于州,主官也同样称为知州,在北方边疆有大大小小数十个军,象顺德军、怀德军、怀化军、保安军、保德军等等。

    第四类监,则主要指矿区,比如桂阳监,那里是大宋著名的银矿区。

    但李延庆要去的保静军却不是一个地名,而是一支军队的编制名,军衙位于延安府,大宋王朝在吸取唐亡的教训和经历五代十国的军阀混战后,痛定思痛,严防割据军阀出现。

    节度使在唐朝和五代是割据军阀的代称,但宋朝的所谓节度使只是一个虚名,设有节度使官衙,但下面没有一兵一卒,节度使本身也只是一个虚官,又叫做养老官,宋太祖赵匡胤杯酒释兵权后,一众军头都被封为节度使,享受高薪厚禄,却无权无事。

    所以李延庆被任命为节度使支使,在很多人看来就是去一个闲置衙门当闲官,名义上是八品官,可实际下面没有任何事情可做,整天就在军衙内抓蚊子,宋朝的节度支使都差不多,很少有进士愿意去出任这个职务,更不用说探花,所以当李延庆出任保静军节度支使的消息传开后,跟多人都是报以同情或者幸灾乐祸的态度。

    但真正了解官场的人却不会轻易下结论,他们会更加深看一步,他们会看担任节度使的高官究竟是何人?

    究竟是一个赋闲的皇族外戚,还是一个真正有实权的高官,这才是评判一个职务是否有权的依据。

    梁师成要想把李延庆培养成他的一个秘密武器,当然不会让李延庆去军衙里抓蚊子,他之所以选择保静军节度使,是因为出任节度使的高官正是西北军主帅种师道。

    种师道真正的实权官是侍卫亲军马军副都指挥使,这是他统帅河东、陕西七路西北军的基础,而保静军节度使不过是虚职,代表他目前的官衔。

    李延庆名义上出任保静军节度支使,但他实际上是担任西北军中的机要文官,这才梁师道把他安排为保静军节度支使的真正用意。

    这天下午,李延庆抵达了太原府阳曲县,阳曲县便是今天的太原,在唐朝它是李氏的龙兴之地,被封为北都,就算到了宋朝,它的地位依旧十分重要,是河东路的首府所在地,同时也是钟师道的军衙所在地。

    李延庆骑马刚到城门前,几名士兵便拦住了他,“是哪里来人,为何携带兵器?”

    由于西北军开始北伐战备,各方面都开始趋紧,尤其各个关卡对奸细的盘查尤其严格,李延庆携带弓剑便引起了守城士兵的注意。

    李延庆抱拳道:“我是今科进士,特来太原任职!”

    “你请稍候!”

    士兵不敢怠慢,连忙跑了回去,片刻,出来一个都头,上前打量李延庆一下问道:“既是任职的进士,可有吏部文牒?”

    李延庆取出文牒递给他,都头看了看,肃然起敬道:“原来是李探花,失敬了,不过李探花出任保静军支使应该去延安府,为何来太原?如果只是路过,就当我没有问。”

    “我是来找种帅,他在太原城吗?”

    “这个不太清楚,在下官微职卑,不知道种帅的情况,不过确实好一阵子没见到他了。”

    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阵马蹄声,只见一队百余人的骑兵从官道上过来,都头眼睛一亮,连忙笑道:“真是巧了,说曹操曹操就到,那不是种帅来了吗?”

    李延庆只见骑兵中有一名头戴金盔的老将,他头顶一杆旗帜猎猎飞舞,上书一个斗大的种字,这名老将正是西北军主帅种师道。

    只片刻,先头骑兵经过李延庆身边,忽然一名年轻俊秀的小将大喊道:“延庆,是你吗?”

    这声音.....李延庆顿时认出了这员小将,竟然是杨再兴,李延庆大喜,“三郎,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在马上亲热一击掌,杨再兴道:“我是种帅的亲卫都头,当然应该在这里,倒是你.....怎么来太原了?”

    这时,旁边传来种师道笑呵呵的声音,“我就在担心李探花别真跑到延安府去了,果然没有令我失望,两年未见,李探花别来无恙乎?”

    李延庆向他抱拳行一礼,“节度使在太原,下官当然来太原报到,保静军节度支使李延庆参见种帅!”

    “不必多礼,我们先进城再说!”

    种帅道异常高兴,他麾下武将有余,而文官奇缺,大宋重文轻武,象进士这样的高层次人才一般也不会来军中任职,所以当种师道得到吏部快报,探花李延庆被任命为保静军节度支使,他顿时喜出望外,弓马大赛第一名,科举探花,这样文武双全的奇才居然成为自己的麾下,简直让他做梦都想不到。

    他当然不会让李延庆去保静军空衙赋闲,为此他还特地派一名手下去延安府蹲点,一旦李延庆去了延安府报到,就立刻把他带到太原城来。

    李延庆跟随种师道进了城,一股热闹繁华的气息扑面而来,阳曲县毕竟是河东路首府,虽然不能和汴京相比,但依旧是一个异常热闹繁华的大都市,早在隋唐时代,它闻名天下的雄城之一了。

    经历了上百年的繁华发展,这里早已成为近百万人口的大城,人口密集,商业发达,一眼望去,店铺密集,瓦肆勾栏内到处是各色各样的店铺。

    “李探花,感觉太原如何?”种师道笑问道。

    “启禀大帅,感谢很繁华!”

    李延庆又连忙欠身道:“种帅还是叫我延庆吧!探花已经过去了。”

    “好!就叫延庆,这次应该是你自己选择来保静军吧!”

    李延庆沉吟一下道:“来西北军任职是我的本意,不过我托了一点关系,才最终能如愿以偿。”

    “来军队还用得着托关系么?”

    种师道苦笑一声,自嘲地笑道:“一般都是托关系不要让自己分到军队吧!”

    “这个真的难说,如果我不托关系,恐怕就会到州学教书去了。”

    种师道连连摇头,“让你去教书,那真是埋没人才了。”

    两人边说边走,不多时便来到了都指挥使军衙,种师道对杨再兴道:“你先去安排延庆住下,就按上次我说的,现在就去!”

    “小将遵令!”

    种师道又对李延庆笑道:“一路辛苦了,今天先休息一天,明天我们再具体谈职务安排,跟杨都头去吧!他会把一切都安排好。”

    “多谢种帅厚爱!”

    “去吧!”

    李延庆这才跟随杨再兴向军衙北面走去。

    杨再兴大步流星走着,一边走一边道:“大帅接到吏部的文牒便立刻让后勤官为你安排好了食宿,看得出大帅很看重你啊!”

    “安排食宿就是重视?”

    李延庆笑道:“我千里迢迢来西北军报到可不是为了食宿待遇。”

    “不会让你失望的!”

    杨再兴停住脚步,回头肃然对李延庆道:“弓马大赛后,大帅就写信给童贯要你,但童贯却没有理睬,气得大帅大骂童贯私心误才,你不知道大帅接到吏部文牒时,欢喜得跳起来,连连说老天开眼,我们都在旁边亲眼目睹。”

    “说说你自己吧!”李延庆笑着岔开话题,“你怎么当上了亲卫都头?”

    杨再兴吞吞吐吐道:“和我是杨家子弟有点关系,大帅很敬重杨家将,他封我为亲卫副部头,去年秋天升为都头,其实我应该不叫都头,我率领三百骑兵,其实应该叫军使才对。”

    都头相当于步兵连长,而军使则是骑兵连长,为这件事,杨再兴一直耿耿于怀。

    这时,李延庆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问道:“你见到王贵和牛皋了吗?他们也来太原了。”

    杨再兴点点头,“见到了,不过他们现在不在太原,在晋宁军一带参与修筑工事去了。”

    “去修工事?阿贵不是说他家有人情吗?”

    “在西北军,从不来看人情!”

    杨再兴严肃地说道:“他们两人是武学出来实践,按照惯例,先任一年的押官,明年升为队头,如果能考上武举,则再升一级为都头,让他们任押官,也主要是让他们接触底层士兵,对他们将来发展很有好处,至于修工事,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李延庆只是笑了笑,却没有说破,若没有人情,他杨再兴怎么可能当亲卫都头?应该是王贵认识的人根本就没有帮忙。

    两人很快来到军舍,这是一片占地数百亩的建筑群,是军官宿舍,宋朝军队是职业军队,允许携带家属,所以每个重要的军队驻城都有大量的军队宿舍,西北军的宿舍条件较好,最差的队头军舍也是单人一间屋,主要是住家属,军官本人则住在大营内。

    一群群孩子从他们面前嘻嘻哈哈奔过,不远处,两个女人叉着腰在门口大声争吵,到处晾满了各种衣物被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隔夜饭菜的浓厚味道。

    走到最里面,四周稍微安静了一点,“这里是高级将领的军舍区,环境不错了。”

    杨再兴推开一扇院门,带李延庆走进了一间独院,他严肃的表情中终于透出一丝笑容,“怎么样,这是大帅特地给你安排的,三间屋的独院,有水井,各种物品齐全,你以后就住在这里了。”

    李延庆却摇了摇头,“我不喜欢这里,这一带的家属气味令我厌恶。”

    杨再兴愕然,半晌道:“那你想要住在哪里?”

    “帐篷!”李延庆淡淡笑道:“我更喜欢土地上青草的味道!”

    =======

    【向大家求月初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