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新官上任(下)

寒门枭士 第二百九十七章 新官上任(下)

    “呵呵!这么快就把房间收拾好了。”曹庆笑眯眯打量一下房间,“房间还可以吧!”

    “房间很宽敞,比我预想的要好得多!”

    这时,张曲起身告辞而去,李延庆望着他背影笑道:“刚才和张曲谈了谈政务,心中的担心消了很多。”

    “事情其实不难,慢慢就熟悉了,李支使不用太担心。”

    曹庆回头一招手,两名士兵将两个大包裹放在桌上,“这是李支使的官服和军牌,我们之前已经准备好,另外还有一百贯会子是安家钱,李支使先试试衣服,如果不合适我再去换。”

    李延庆打开其中一个包裹,里面是四套官服,两套厚服和两套夏秋的单裳,然后就是军牌和十张会子,十贯钱一张,军牌和他在箱子里看到的铜牌一样。正面是职务,背面是姓名。

    另一个包裹则是帽子、皮靴和革带,看起来和文官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襕衫式样,两边开叉,颜色是青色,这是八品官的服色。

    李延庆直接脱去外裳,将官服穿上,曹庆在后面给他拉了拉,笑道:“杨再兴将军说你的身材很高,我们便准备了最大号的官服,没想到还正好。”

    “还正合适!”

    李延庆穿上鞋帽,系上革带,最后把军牌挂在腰间,顿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格外的精神抖擞。

    这时,种师道也快步走了过来,“李支使准备好了吗?”

    他一抬头,正好看见了换了一身官服的李延庆,不由大笑道:“佛要金装,人要衣装,李支使换了这身衣服,感觉完全不一样,既然已经换好了衣服,我们就可以出发去军营了。”

    种师道率领的西北军主力一共有近十万人,分布在陕西路和河东路,主要部署在紧靠西夏的各个险关要隘内,这十万人是西北禁军,另外还有地方厢军、乡兵和番兵,林林种种加起来也有十万人左右,虽然是由各州统领,但都由种师道一并节制,事实上,西北军总兵力已接近二十万人。

    李延庆要去的军营位于太原城北,叫做河东大营,是一座占地数千亩的板墙式军营,最多可容纳十万大军,但目前军营内只有三万人,军营从高空俯瞰呈长条形,向北延伸十余里,目前有大帐五千余顶,大大小小的训练校场有十余座。

    军营按照功能划分又分为两大部分,南面是中军大帐和仓库区,北面则是士兵营地。

    军营距离阳曲县约五里左右,众人一路催马疾奔,不多时便抵达了军营南大门,这时,种师道对李延庆笑道:“军营的规矩比较严,有专门的军纪宪兵,执行军规时六亲不认,回头我再慢慢给你说,但在军营门口要记住三点,第一凭军牌出入军营,就算认识也必须给守门士兵查验,我也不例外;第二进出军营时要下马,因为军营太大,在军营内可以骑马,但必须走马道;第三,进出军营必须穿正装,不能穿便服,你是文官,穿官服就行了;对了,再补充两点,军营内不准带女人入内,军妓也不行,军营内不准饮酒,把这几点做好,我觉得就差不多了。”

    说着,他们便来到了军营门口,迎面上来几名士兵,向种师道躬身行一礼,“请出示军牌!”

    众人纷纷取下军牌递给士兵检查,这时,李延庆注意到种师道的军牌居然是银牌,并不是他一直以为的金牌。

    种师道明白他的惊讶,淡淡笑道:“我的官职也不高,散官阶也才四品中大夫,至少三品以上才能用金牌。”

    李延庆听出了这句话的亮点,惊讶道:“莫非种帅也是文官!”

    种师道呵呵笑起来,“我是文武兼任,但根底却是文官,否则大宋哪会有武将掌军队正印?”

    李延庆暗笑自己糊涂,种师道是西北军主帅,当然是文官,怎么会是武将呢?

    这时,士兵已查验完军牌,向两边闪开,众人纷纷下马,牵马进了军营,过了大门后,大家又再次上马,沿着一条马道缓缓向中军大帐方向驶去。

    “那边就是文官的军务区!”

    种师道指着靠近中军大帐不远处的一片帐篷苦笑道:“去年我就安排好了,可大家都不愿搬进军营,我也没有办法,延庆去看看吧!”

    李延庆点点头,催马向军务区奔去,军务区大约有百余顶大帐,每座大帐门口都挂着一块牌子,李延庆一眼便看见了自己的大帐,牌子上写着左主事参军。

    他将马匹拴在大帐门口,掀开帐帘走进了大帐,只见大帐内异常宽敞,至少有两百多个平方,比他在军衙内的官房还要大数倍不止,光线柔和,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十分柔软舒适。

    种师道也走了进来,笑道:“还没有来得及摆放桌椅,不过已经准备好了,李支使稍等片刻。”

    种师道吩咐一声,只片刻,士兵们便将各种桌椅橱柜搬进了大帐内,种师道又和他谈了几句,便回中军大帐了。

    李延庆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下,面前是一张厚重宽大的桌子,背后还放了三只大书橱并在一起,就像一座屏风将大帐一隔两半,右边还有几口箱子,另外左首边还有一只木架式的小橱柜,用来摆放各种文书。

    这时,大帐外有问道:“李支使,卑职可以进来吗?”

    “请进!”李延庆回头道。

    从外面走进来一名四十余岁的官员,李延庆已经能从官服上来区别对方的职务了,这名官员穿着一件白色官服,这表示他连从九品的主事都不是,而只是一名从事。

    “你是”

    男子躬身行一礼,“在下严久龄,任司兵从事!”

    “你怎么会在这里?”

    “卑职是来验查损弓入库,听说李支使也在,所以特来见礼。”

    李延庆顿时有了兴趣,连忙问道:“已经查验了吗?”

    “还没有,卑职刚到,正准备去仓库。”

    李延庆连忙笑道:“正好没事,我和你一起去!”

    仓库不用骑马,就在他们办公区的背后,走一百多步就到了,仓库群占地数百亩,用高木栅栏围起,里面有数百顶巨型长条形营帐,整齐排成二十几列,门口有士兵把守,李延庆交验了军牌,便跟随严久龄进了仓库区。

    仓库区按照八司划分,放置着各种军用物资,其中最大仓库群是粮草库,由一百多顶巨型大帐组成,每顶大帐至少占地一亩。

    “我们兵司是第二大仓库群,有三十五座大帐,除了盔甲和骑具以外,其他所有兵器都在我们这里。”

    “今天要办什么事呢?”李延庆问道。

    “是这样,昨天去陕西行军演练的三千士兵刚刚回来,有两百五十二张弓损坏了,他们申请领用新弓,但按照规定,训练损坏的兵器更换必须以旧换新,这是为了防止士兵偷偷把兵器拿出去卖,现在一张上好的弓可以卖到三千钱,旧弓已经入库了,我现在就是去查验。”

    他们快步来到一座巨帐前,大帐旁竖有一块牌子,上写‘弓库’二字,有两名士兵负责具体看管仓库。

    两名士兵见严久龄到来,连忙上前行礼,严久龄笑着给他们介绍道:“这位就是新任左主事李参军。”

    两名士兵连忙单膝跪下行礼,“参见李参军!”

    “不必多礼,请起!”

    李延庆让两名士兵起身,又对严久龄点点头,示意他开始工作。

    严久龄抽出一张单子,对李延庆道:“这时当初申请弓箭的底单,一共领走三千把弓,上面有弓号的范围,今天我要清点损坏的弓,然后再抽一成的弓核对弓号,只要数量一致,弓号吻合,就算查验通过,回头李支使在审批新弓箭申领书时,就会看到一份由我签印的损弓入库查验单,其他刀、剑、矛、盾牌等其他兵器都是一样,必须李支使审批通过,军方才能来仓库领新的弓箭,流程比较简单,但很严格。”

    “不要给大帅审批吗?”

    “不需要,只要李支使签字同意就可以了,不过到了月底盘库后,李支使需要给大帅写份报告。”

    李延庆点点头,这和张曲说的完全一样,他大概已经明白自己每天要做什么事情了。

    “如果我不在,或者我请假了怎么办?”李延庆又追问道。

    “如果李支使不在,可以授权给各司主事,他们可以临时审批办理,等李支使回来后,再集中补签字,一般都是这样操作的。”

    “我明白了,先进仓库查验吧!”

    李延庆跟着严久龄走进了存放弓箭的库房。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