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章 乌龙军寨

寒门枭士 第三百章 乌龙军寨

    职责所在,李延庆不可能因为有西夏探子就止步不前,两天后,风浪减小,已经适合渡河,李延庆一行在二十名克胡寨士兵的护卫下乘坐巨型羊皮筏子渡河。

    河面上水流浑浊而平缓,但河面下却暗流湍急,四名船夫紧张地撑着长篙,一点点向对岸前行,他们都是经验极为丰富的老船夫,在黄河上摆渡数十年,但他们依旧神情高度紧张,注视着水流的任何细微变化,他们知道只要稍不留神就会筏毁人亡。

    所有人都明白此时船夫在和死神搏斗,连筏子里的几匹战马也格外安静,士兵们默默坐在筏子里,没有人说话,也没有抱怨,两名从事脸色惨白,瘫在角落里。

    李延庆则站在半人高的皮筏边缘,注视着河面浑浊的泥水,虽然河面看起来十分平缓,但他能感觉到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撕扯着皮筏,没有人能和这股力量抗衡,连船夫也只能是顺流而下,然后一点点向西南斜向前进。

    这次渡河足足用了两个时辰,当他们抵达对岸时,几乎所有人都瘫软地坐在地上,休息了半个时辰,喝了水吃了干粮,众人这才启程继续出发。

    对岸便是今天榆林地区,黄土丘陵沟壑纵横,到处是起伏的丘陵山脉和巨大的断层,这里没有官道,只有如蛛网一般的羊肠小道,一名向导带着他们向西北方向前行。

    他们还要去三处宋军的后勤重地,乌龙寨、神泉寨和通秦寨,这三处都是去年才修建的防御军城,每城驻军两千人左右,在边境地区,这样的城寨很多,大大小小有数十个,他们要去的乌龙寨、神泉寨和通秦寨是最大最坚固三座军城。

    在荒凉无人的丘陵和山峦中又大约走了一个半时辰,李延庆发现周围居然没有一处村庄或者民房,荒凉得令人心惊胆战。

    他便问向导道:“我发现这一带基本没有人烟,一直都这样吗?”

    向导叫做莫五郎,是个三十余岁的汉子,皮肤黑亮,长得十分健壮,他是虞侯张卫介绍给李延庆,原来是晋宁县的放羊娃,对这一带地形十分熟悉。

    莫五郎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他用很浓重的当地口音说:“官人不知道咯,从去年开始就赶人,搬去河那边,剩下的赶进军寨,树砍光,房子也烧掉,这叫坚坚什么?”

    “叫坚壁清野!”

    “对的,上面就是这样说,要打仗了嘛!”

    “还有多远?”李延庆大声问道。

    “莫远啦!再走十几里咯!”

    这时,从事严九龄催马上前对李延庆低声道:“参军,我和老杨年纪都大了,要不我们就留在乌龙寨吧!”

    李延庆看了看他,又回头看了一眼从事杨林,见他俩脸色异常苍白,还没有从渡河煎熬中恢复,说他们年纪大,其实都三十余岁,只是平时养尊处优,才承受不起长途跋涉。

    李延庆也能体谅他们的难处,上有老下有小,万一小命丢在这里,一家人就悲惨了。

    他便点点头道:“好吧!你们两人就留在乌龙寨,盘点结束后就自己回去,我们可能从北面渡河,就不回来和你们汇合了。”

    “多谢参军体谅!”

    李延庆又指着二十名克胡寨士兵道:“我让他们护卫你们回去,他们也正好回克胡寨。”

    严九龄大喜,再次感谢李延庆的关照。

    一行人又走了半个时辰,远处出现了一座白色的城寨,依山而建,居高临下,地势十分有利。

    “那就是乌龙寨了!”

    向导指着远处的城寨笑道:“里面很热闹,就像一座小县城一样。”

    穿过一条三里长的山沟,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乌龙寨下,名义上叫做寨,实际上就是一座军城,外围是用石头砌成围墙,高约一丈,房子也基本上是砖木结构,层层叠叠向上蔓延,一共有三层防御线,即使敌军攻下了外围一层,向上还有第二层和第三层,背后是悬崖峭壁,防御十分严密。

    一名士兵飞奔上前,将巡查公文绑在箭上,射进了军寨内,不多时,军寨大门吱吱嘎嘎开启了,一名当值都头上前躬身行礼,“欢迎李参军前来乌龙寨!”

    “孙知寨可在?”

    “知寨在内城,请随我来。”

    乌龙寨是大寨,除了两千驻军外,还有三千平民,主要是随军家眷,但军寨并不是临时驻军,而是长期防御的军城,里面的主官叫做知寨,和知县同级,皆为从八品官,由粗通文墨的武官出任。

    寨中街道很窄,都是石板路,盘旋而上,最多只能两人并行,紧靠山体一侧修建了密集的房舍,大多是民居,他们无法骑马,只能牵马缓缓而行。

    走进第二层寨中,迎面出现了一片开阔地,前面有木制大门,上面牌子上写着‘乌龙瓦肆’四个大字,令人忍俊不住,居然还有一座小型瓦肆,里面便是寨子的商业中心,有杂货铺、布店、小吃铺、有酒馆、茶馆、客栈、妓院等等,大小二十几家店铺。

    “回头有时间李参军可以来逛逛,不过还是先见知寨,请这边走!”

    都头带着他们转向另一条向上的道路,就在这时,李延庆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大喊:“老李!”

    李延庆一愣,这不是王贵的声音吗?

    他回头望去,只见一名年轻将领正向上面狂奔而来,稍稍奔近,李延庆一眼便认了出来,正是王贵。

    他连忙将马缰绳扔给自己,快步迎了上去,两人激动万分,紧紧拥抱,忍不住喜极而泣。

    李延庆给了王贵肩窝一拳,“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直在这里啊!这就是我的驻地,倒是你你怎么来了?”

    王贵上下打量他,又惊又喜,“你当官了?”

    “你不知道我考上科举了吗?”

    “不知道!这里消息闭塞,什么都不知道。”

    “牛皋呢?”李延庆又问道:“和你在一起吗?”

    “他在北面的神泉寨,距离我这里有八十里,我也好几个月没见到他了。”

    这时,都头走过来笑道:“李参军和阿贵认识?”

    “我们是同乡,一起长大的。”

    “那就巧了,他乡遇故知啊!”

    王贵经过两年的武学生涯和半年的军旅生涯,已经成熟了很多,他点点头,“老李先去忙公务,回头我请你喝酒。”

    “好吧!回头我来找你。”

    “我在山脚军营内,说找神箭阿贵,大家都知道我。”

    李延庆忍不住笑了,两人再次拥抱一下,这才暂时分手,王贵返回了军营,李延庆继续向上,不多时便来到了内寨。

    内寨是仓库和官衙所在地,知寨孙清已经在大门口等待多时了,李延庆两个月前在太原见过他,两人还比较熟悉。

    两人见了礼,又寒暄几句,孙清请李延庆和两名从事到官衙就坐,其他士兵去则安排去别处休息吃饭。

    李延庆和两名从事在大堂坐下,有丫鬟进来给他们上了茶,孙清笑道:“李参军这趟过来不容易啊!”

    “没办法,职责在身,我不来也是别的同僚来,要不没法向大帅交代。”

    “这也是,大帅是认真的人,定下了各种制度,就一定要执行,这就名将和一般将领的区别。”

    “这次就只巡查晋宁军吗?”

    李延庆点点头,“上个月去麟州,这个月就巡查晋宁军,前两天在克胡寨,然后是你们乌龙寨,再向北去神泉寨和通秦寨,我估计今年就不会再来了。”

    孙清关切地问道:“李参军知道什么时候开战吗?”

    李延庆摇摇头,“恐怕连大帅都不知道,这要天子决定的,按照惯例,我们八司在各地巡查结束后,把物质和各地备战状态写报告给大帅,大帅认为备战已经完成,就会向朝廷提交备战完成报告,天子就根据报告决定何时开战了,所以至少还要等几个月。”

    孙清叹了口气,“迟迟不战,士气都有点受影响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