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零二章 遭遇伏击

寒门枭士 第三百零二章 遭遇伏击

    李延庆主管骑司,他知道黄河以西的宋军战马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两三百匹,哪里可能出现上百骑兵,不用说,这肯定是西夏骑兵截断了自己的退路,他有一种落入陷阱的感觉。

    但现在他没有时间细想,策马向东北面疾奔,他只奔出三里,迎面便遇到了一名王贵的手下,士兵喊道:“李参军这边来!”

    李延庆抓住他,“快上马!”

    士兵被拉上战马,他向前方一指,“我们在前面的山丘上,押官让我去乌龙寨求援!”

    “除了我们的来路,别的路你知道吗?”

    “我知道,还有两条小路。”

    “那就走小路,我们的来路被西夏骑兵截断了。”

    李延庆带着士兵来到一处沟壑,士兵道:“从沟壑下面也有条小路可以前往乌龙寨,李参军和我一起去吧!”

    李延庆摇摇头,战马带两个人就跑不过西夏骑兵了,迟早会被抓住,“你快去报信,自己小心一点。”

    士兵跳下马,奔下了沟壑,李延庆随处策马继续向前奔跑,但后面的追兵并没有加速追赶,而是不紧不慢地盯着他,这就是典型的变成了猎物,只要夜幕降临,他这个猎物就很难逃脱群狼的追捕了。

    这时,他看见前方一座丘陵顶上有旗帜挥舞,他立刻催马向丘陵奔去。

    这座丘陵就是刚才他们被伏击的那座丘陵,只不过被伏击时他们在最西面,现在是在最东面,李延庆牵马顺着一条蜿蜒的小道向山顶走去。

    不到山顶,王贵便迎了上来,“我刚才派了一名弟兄,你遇到了吗?”

    李延庆点点头,“他走一条小路去报信了。”

    停一下,李延庆又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王贵咬牙切齿道:“他娘的,东面也有弓箭手伏击,又死了两个弟兄,实在过不去,我们只好上山了。”

    李延庆眉头皱成一团,“真是奇怪了,我们的退路也有至少百名骑兵拦截,我感觉我们好像进了埋伏圈,西夏探子都是这样伏击的吗?”

    “瞎扯蛋,西夏探子从来不会超过十个人,我也不知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上百骑兵?”

    “他们来了!”有士兵大喊。

    李延庆连忙走上前,将马匹交给一名手下安顿,他走到一块大石背后,探头向山脚下望去。

    只见两支西夏骑兵从东面和西面汇合而来,足有一百五六十人,王贵脸色都变了,怎么会有这么多西夏敌人?

    李延庆回头看了一下他们的兵力,王贵的手下死了三人,去报信一人,只剩下六人,自己的手下重伤一人,死一人,只剩下四人,加上他和王贵,一共只有十二人。

    “什么时候援军才能赶到?”

    “这要看秦二能不能逃过西夏人的拦截。”

    “他是走小路,应该可以逃脱!”

    王贵想了想道:“这里距离乌龙寨大概四十里,最快也要明天中午援军才能到来。”

    李延庆一阵头大,便向众人招招手,“大家都过来!”

    十名士兵围了上来,李延庆对众人道:“他们想抓的人或许是我,可一旦我被抓,西夏人就不会留活口了,若不想死,大家就拼一把,只要撑到援军到来,我们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王贵又连忙补充道:“大家可能还不知道,李参军可是前年弓马大赛第一名,连西夏第一箭手也败在他的弓下,有李参军在,我们一定能撑到援军到来。”

    听说李参军居然是弓马大赛第一名,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一线希望,都捏紧了拳头。

    李延庆又清点了一下兵器,每个人都有一副弓箭和一口刀,不过王贵把两名阵亡士兵的弓箭和兵器也收集起来了,一共有十五壶箭,一壶箭二十支,将近三百支箭左右。

    李延庆又四周看了一下地形,只有两条路,要么从山脊那边过来,要么就从自己走的小道上山,对他们很有利。

    李延庆便对王贵道:“箭不多,大家一起射箭就有点浪费了,不如挑几个人箭法准的弟兄射箭,其他人用石头砸。”

    说到石头,王贵猛地想起一事,“老李,你不是会打石吗?”

    李延庆点点头,“我的马袋里还有一副石象棋,三十二枚,本来是路上无聊大家下下棋,现在我打算在最危急的关头用它。”

    王贵俨如被注射了一记强心针,他很清楚李延庆打石的强悍,顿时变得兴奋起来,“听说我说,我有一计,可以让我们增加不少弓箭兵器。”

    他在李延庆耳边低语几句,李延庆又好气又好笑,在他头上拍了一记,“你又拿我当鱼饵了!”

    王贵笑嘻嘻道:“他们明显就是来抓你的嘛!”

    李延庆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王贵这句话说中了要害,近两百名西夏探子来抓自己,他们怎么知道自己是谁?他们又怎么知道自己的路线,还有,西夏人必然是提前得到消息,才派两百人潜伏过来,又是谁告诉了他们?

    李延庆想起了找借口留在乌龙寨的两个从事,他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从一开始,他就落进了陷阱,有人想借西夏人的手来铲除自己。

    “怎么样?”王贵问道:“我的办法是否可行?”

    李延庆咬紧了牙关,缓缓点头道:“既然他要玩,我们就陪他玩倒底!”

    .........

    半个时辰后,二十名西夏士兵沿着羊肠小道向山顶缓缓爬去,每个士兵一手执盾牌,一手提长矛,格外地小心翼翼。

    山顶上,李延庆对王贵笑道:“人家拿着盾牌上山的,你觉得他们会让我得手吗?”

    王贵有点呆住了,他本想让李延庆用石头近距离打击试探进攻的西夏士兵,可人家并不笨,手握盾牌上山,这可怎么办?

    李延庆笑道,“还是按照原计划行动,至少能搞到几套盔甲和盾牌。”

    王贵点点头,向几名手下一挥手,“跟我来!”

    他们从山顶的另一方向潜伏下去,埋伏在半山腰处,小山并不高,大概三十丈出头,也就是百米左右,半山腰六十米处有一片平地,长满了灌木。

    这支西夏骑兵是西夏左厢神勇军司下面的一支擒生军,擒生军臭名昭著,这是因为党项人历来就有掠夺汉人当奴隶的传统。

    到了李元昊时代更是变本加厉,随着李元昊的各项改革的实施,党项社会对于奴隶的需求日渐增长,为了满足党项社会大量需求,李元昊专门设立了一支十万之众以掠夺奴隶为直接目标的军队,这就是擒生军。

    李师师的祖父就是被擒生军掠夺到西夏当盐奴。

    西夏军队最低一级的军官叫做小首领,百人则有正首领,再上面则是正副佐将,今天这两百擒生军是精锐中的精锐,也是抓捕奴隶最多的一支队伍,立功累累。

    而统帅这支西夏精锐骑兵的首领正是一名副佐将,叫做野利安,是一名党项人,他奉命捉拿西北军重要文官主事参军,他得到的命令是,这名文官价值五千名奴隶,令他务必擒拿回西夏。

    大多数党项人并不识字,尤其是各部落中的党项人,他们的财富概念就是骆驼、牛羊和奴隶,价值五千奴隶的大宋文官,野利安怎么可能不重视,他按照事先得到的情报设下埋伏,果然将这名文官围截住了。

    野利安有着极为丰富的捉拿汉人奴隶的经验,多年来,他率军闯进宋境数十次,从未失守,甚至很多宋人猎户也被他抓住。

    他的经验就是不要急于下手,只要盯死猎物,等猎物跑累了,自然就是他们下手的时候,只是这一次野利安没有想到,猎物居然跑到山顶上去了,这便让他们的骑兵优势失去了用武之地。

    “佐将,从西面上山,可以直接杀到他们藏身之处!”一名正首领低声建议道。

    野利安望着山岗摇了摇头。“不要急,先试探一下他们的武力,汉人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也是一样嘛!”

    “就怕他们向西面跑了。”

    “不会,那边有我埋伏的二十名暗哨,他们过不去。”

    “就怕这二十名兄弟凶多吉少啊!”

    野利安冷冷一笑,“这正是我希望的。”

    在每支西夏军中都会携带部分族外兵,也就是非党项族的士兵,他们又叫撞令郎,以汉人奴隶以及其他民族的奴隶为主,他们在军队都是用来冲锋陷阵,杀死一定数量的敌军,他们就能获得自由,这对这些奴隶士兵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二十名士兵正是撞令郎,他们身披重皮甲,一般箭矢射不透他们身上的双层皮甲,何况还有还有盾牌保护。

    这时,二十名突袭士兵已经爬上山腰,正向山顶爬去。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