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零七章 反客为主

寒门枭士 第三百零七章 反客为主

    次日一早,李延庆离开乌龙寨返回太原,孙清得到一百多匹上好战马,又立下了功劳,着实感激李延庆,便亲自率一千人护送李延庆过黄河。

    这次他们运气不错,遇到几艘运送粮食的千石大船,很平稳地渡过了黄河,一行人策马继续向太原府而去。

    当天晚上,他们抵达了石州方山县,在方山驿馆住了下来,驿馆没有别的客人,房间几乎都空着,他们一行人住了三个院子,杨槐和严九龄住一个院子,三名军士住一个院子,李延庆单独住一间小院。

    入夜,李延庆正在小院里来回散布,这时,院门处传来了敲门声,李延庆上前开了门,外面竟然是严九龄,这让李延庆有点感到意外。

    “严公,这么晚有事吗?”

    “我我”严九龄脸胀得通红,目光闪烁,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请进来坐!”

    李延庆将严九龄请到房内坐下,又给他倒了一杯茶,笑问道:“杨主事不在吗?”

    “他他去找女人去了。”

    严九龄鄙夷地撇撇嘴,“他家婆娘管得严,所以一出门他就到处逛妓院,而且不止找一个,至少要半夜才回来。”

    李延庆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他知道严九龄不会无缘无故来找自己,他耐心地喝茶,等待严九龄继续往下说。

    严九龄叹了口气,“我已经五十岁了,这辈子从未做过任何亏心事,可这一次”

    李延庆喝口凉茶,淡淡一笑,“莫非严公也参与了西夏人伏击我的计划?”

    李延庆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在严九龄的耳中却俨如一声惊雷,他一下子呆住了,原来李参军心中清楚得很啊!

    羞愧和害怕令他一时仓皇失措,情急之下,他‘扑通!’跪了下来,“我是有罪,但我没有参与害参军,我不想背这个黑锅!”

    李延庆冷笑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杨槐留在乌龙寨不走,我便知道你们心中有鬼了,如果不是你们暗中通报西夏人,西夏人会这么清楚我的路线?这次巡查的线路也是你安排的,你觉得自己能脱身事外?”

    严九龄羞愧地低下头,“是杨槐去通知西夏人,应该是前天晚上,你出发的前夜,乌龙寨里面有他们的人。”

    “他们是谁?”李延庆追问道。

    “这个我不能说,他们会杀了我。”

    “你不说,他们同样会杀你灭口,我没有被除掉,你又知道得太多,你信不信,回去后你很快就会死于非命。”

    严九龄低头沉思片刻,身体陡然间颤抖起来,对方承诺给他五百两黄金,并升他为司兵主事,他才鬼迷心窍答应了,现在想起来,对方怎么可能给他五百两黄金,必然是杀了他更省事。

    “是赵源,还有他上面的人要杀你。”

    “上面的人又是谁?”李延庆有点不耐烦了,怎么总是一点点挤出来。

    “我不知道,听说也是京城高官,具体是谁赵源不会告诉我,但杨槐知道,我的任务是安排线路,路上再配合杨槐。”

    “莫非是种帅?”李延庆试探着问道。

    “不是!绝不是种帅,有一天杨槐给我说过,他们最终要对付的人,其实其实就是种帅。”

    李延庆立刻想起了王贵给自己说的话,西北军不仅有种师道的势力,还有童贯和高俅的势力,他大概已经隐隐猜到了一点。

    “你回去吧!表现得自然一点,就当什么都没有对我说过。”

    “可是可是他们要杀我灭口怎么办?求李参军救我一命!”严九龄苦苦哀求。

    “如果我什么都没有发现,他们自然也不会杀你灭口,以免引起不必的怀疑,而且他们一定会再利用你,继续找机会除掉我,只要你不提五百两黄金之事,我想他们暂时还不会杀你灭口,甚至我还会更信任你,让他们觉得你还有利用价值,关键是你自己要咬住口风,明白了吗?”

    严九龄默默点了点头,他觉得自己不仅没有从上条贼船中下来,而且又同时上了李延庆的贼船。

    李延庆又笑眯眯对他道:“事成之后,我会赏你一千贯钱,再让种帅把你调走,总之,不会让你吃亏。”

    严九龄只得无奈地暗暗叹息一声,躬身行礼,“多谢李参军的关照!”

    过了石州后便是太原府了,第二天傍晚时分,一行人终于返回了阳曲县,在城外路口,李延庆对杨槐和严九龄道:“你们一路辛苦,先回家休息吧!给大帅的报告我来写,还有三名阵亡弟兄的抚恤,这件事你们就不用管了。”

    “李参军直接去军营吗?”杨槐问道。

    李延庆点点头,“今晚就必须把报告交给大帅,你们回城吧!若遇到大帅,就说我会向他详细报告。”

    “属下明白了,请参军也早点休息。”

    李延庆向他们拱拱手,带领三名军士向军营方向飞驰而去。

    望着李延庆远去的背影,杨槐阴**:“似乎他没有怀疑?”

    严九龄冷笑一声,“勾结西夏人,这种事情谁能想得到?”

    杨槐脸顿时一沉,“这种话以后不准乱说,你记住了,连家人都不准说,当心祸从口出。”

    严九龄沉默了,杨槐瞪了他一眼,这才道:“走吧!先回去汇报此事,这次算他走运,下次就休想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杨槐狠狠抽一鞭马匹,两人一前一后向城内疾奔而去。

    中军大帐内,种师道异常震惊地听完了李延庆的汇报,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件,两百西夏骑兵在宋境内伏击军队重要官员,以李延庆掌握的各种情报,一旦西夏军得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很庆幸李延庆没有被抓走,成功突围出来,但种师道毕竟身经百战的老将,他很快就发现了这个事件的蹊跷之处:伏击地点并不是边境,西夏军怎么可能有两百骑兵深入宋境,而且正好伏击了李延庆,这显然是一次事先有预谋的袭击,又是谁把李延庆的行踪泄露出去?

    种师道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了一眼李延庆,“李参军是不是还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要对我说?”

    李延庆点点头,“我只是细思极恐,这件事显然是我们内部有人和西夏有勾结,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人,至少这个人非常了解我的巡视计划,掌握我的行踪,大帅觉得会是谁?”

    种师道沉吟一下道:“莫非是乌龙寨的人?”

    李延庆笑着摇摇头,“乌龙寨可不知道我的巡查计划,他们事先根本不知我要来,而且我在乌龙寨只呆了一天,西夏骑兵就算长翅膀也飞不过来。”

    种师道的脸色顿时变得格外难看,他明白李延庆的意思了,也知道是谁在陷害李延庆,赵源几次三番说李延庆是童贯的人,劝自己把李延庆调走,只能是他所为,而且也只有他最清楚李延庆的巡查线路。

    种师道的后背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赵源真的和西夏军有勾结的话,那西北军的老底不就早就泄露给西夏了吗?

    他心急如焚,再也忍耐不下去,厉声喝道:“来人!”

    李延庆却淡淡道:“如果早知道大帅这么急着找赵源,我就不会急着向大帅汇报此事了。”

    这时,进来两名亲兵,躬身道:“请大帅吩咐!”

    种师道摆摆手,“你们先下去!”

    两名士兵下去了,种师道这才问道:“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大帅,我并没有确凿证据,他是不会承认,大帅现在问他,只会打草惊蛇。”

    种师道愕然,什么叫打草惊蛇?难道赵源背后还有什么人不成?

    “大帅,我已经审问过严九龄了,他告诉我,赵源只不过是受人指使罢了,他上面还有人,但具体是谁严九龄也不知道,恐怕这个人不光是针对我,最终目标还是大帅,有人想夺西北军的军权。”

    种师道沉默片刻,“如果你不幸身死,会怎么影响到我?”

    “如果我不幸身亡,一定会有人在天子面前弹劾大帅轻视新科进士,第三名探花不幸身亡,大帅难辞其咎,如果有人存心想夺大帅的军权,这件事的后果便可以被无限放大,诸如边境防备荒弛,两百西夏士兵深入宋境等等,天子也未必保得住大帅。”

    种师道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他知道李延庆说得是实话,在大宋,战死十名武将也比不上死一个文官,尽管很不公平,但这却是铁的事实,如果李延庆身死,那童贯岂不是抓住了自己的把柄?

    沉吟片刻,种师道缓缓问道:“有传闻说,李参军很被童太尉赏识,这次李参军来西北军任职,可是童太尉在背后运作?”

    李延庆摇了摇头,“我从来就不是童太尉的人,童太尉是希望我能进朝廷户部为他效力,但我没有答应,自从两年前他把我赶出府门后,我们便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你此言当真?”种师道疑惑地看着李延庆,他一直以为李延庆是童贯安排来西北军,没想到李延庆竟然和童贯没有任何关系。

    李延庆知道自己和童贯关系破裂的消息迟早瞒不过种师道,还不如趁这个机会说出来,不管种师道是否相信自己,但只要自己这次真的帮助了他,便至少可以将不利影响降到最低。

    李延庆笑了笑道:“人人都想往脸上贴金,象我这样把脸上金子扯掉的,恐怕没有几个吧!”

    种师道凝视李延庆片刻,他知道李延庆说的是实话,童贯不缺武将,缺是的朝廷势力,象李延庆这样的探花进士,童贯不把他安插进朝廷,却把他打发来西北军,确实不可思议。

    而且如果当初自己当初不用他,他也变成了一枚闲子,童贯不会做这种事情,那么只有一个解释,李延庆确实和童贯没有关系。

    想到这,种师道心中的疑虑稍稍缓解,他点了点头,“那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延庆缓缓道:“某些人想除掉我,光面堂皇说起来也是内部权斗,一点点处罚也无关痛痒,可如果是和敌国勾结而出卖大宋利益,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大帅可以堂堂正正的处斩这些浑蛋,我想与其被动等待,不如主动出击。”

    “怎么个主动出击?”种师道饶有兴致地问道,他对李延庆开始刮目相看了,不仅箭法了得,而且谋略也那么厉害,说不定可以让他也加入军事参谋。

    李延庆冷冷道:“他们在乌龙寨给我设了个陷阱,那我就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让他们也尝尝落入陷阱的滋味。”

    种师道知道李延庆的能力,两百西夏军队都拿他没有办法,那他也一定能将此事妥善处理好,种师道沉吟片刻道:“这件事我就让杨再兴来助你,需要什么帮助,你直接给他说,我会全力支持。”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