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零九章 抢先收网

寒门枭士 第三百零九章 抢先收网

    事情的变化并没有像李延庆想的那么漫长,次日一早,严九龄便来军营找到了李延庆,他带来一个重要的情报,主事杨槐刚刚去了清源县。

    李延庆暗叫不妙,他们将赵源严密监视,却忽略了赵源的爪牙杨槐,很可能和西夏联系之人不是赵源而是杨槐。

    “他去清源县做什么?”

    “他来官衙见了赵源后,便说他舅舅病了,请一天假去清源县探望,但我们从未听说他在清源县有个舅舅。”

    “他出发多久了?”

    “刚走没多久,他是骑一头毛驴去的,估计现在走了最多十里,至少要中午才能抵达清源县。”

    李延庆当机立断,既然种帅不愿再等下去,那今天就是收网的时机了。

    “你继续回官衙做事,不要让赵源看出任何异常。”

    将严九龄打发回城,李延庆当即从杨再兴那里借了三十名骑兵,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清源县。

    清源县位于阳曲县南部五十里处,一条宽阔的官道将两地联系起来,但除了官道外还有沿汾水的一条江边小路,李延庆亲自率领三十名骑兵走小路一路疾奔,不到一个时辰,他们便赶到了清源县,此时天色离中午还早,杨槐应该还没有到清源县。

    李延庆索性上了城,站在城楼上等候,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李延庆终于看见身材瘦高的杨槐骑着一头毛驴晃晃悠悠来了。

    李延庆低声吩咐两名手下几句,便随即走到城头另一面的女墙边,不多时,杨槐骑着毛驴从城洞里进了城,他却不知道,此时就在头顶上,他的上司李延庆正冷冷望着他的背影。

    一辆牛车随即跟上了杨槐,大约又过了一刻钟,负责监视杨槐的士兵跑了回来,低声禀报道:“他进了一家叫做银川堂的皮货店,离这里大概有两里。”

    听名字就是西夏人所开,李延庆几乎可以肯定了,杨槐就是来这家店和西夏探子碰头。

    李延庆当即立断道:“堵住前后门抓捕,一个都不能放过。”

    银川堂皮货店位于清源县的闹市区,距离县衙不足百步,占地大约两亩,是一名西夏商人所开。

    大部分时间内,宋夏两国都是和平相处,两国商人往来不绝,西夏的药材、皮毛、牲畜以及毛织品大量输往宋朝,而宋朝的丝绸、瓷器、胭脂、纸张等物资深受西夏人欢迎,在宋夏边境一带的城市内,到处可见西夏人开的店铺。

    只有在战争期间这些西夏店铺才会暂时关闭,可一旦战争结束,店铺又会重新开张,至于西夏探子假装商人趁机渗透进宋朝,其实也是很正常之事。

    这时,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突然出现在银川堂的门口,几名伙计还没有发应过来,士兵们便冲了进去,将大堂内的三名伙计按倒,迅速捆绑起来。

    李延庆带领十几名士兵冲进了内堂,突来的事件使店铺门口一阵大乱,人人纷纷向两边躲闪,但很快又聚拢起来,将大门口围得水泄不通,一个个探头向里面张望。

    宋军士兵很快遇到了抵抗,三名大汉堵在一间房子的大门口,正挥刀和后门冲进来的士兵激战。

    尽管这三名大汉武艺高强,十分强悍,但这些士兵却是种师道的亲兵,一个个也骁勇善战,双方势均力敌,宋军很快便占了上风,渐渐压制住了三名大汉。

    李延庆却没有时间耽误下去,他手一挥,三颗石子迅疾无比地接连打出去,正中三名大汉的额头,顿时打得他们头破血流,难以继续作战,士兵们一拥而上,将三名大汉按倒捆绑起来。

    李延庆一脚踢开大门,只见房间内一片狼藉,两名男子正惊慌失措地焚烧文书,其中一人正是杨槐。

    不用李延庆吩咐,士兵们冲了上去,将杨槐和另一名男子按倒,扑灭了刚刚燃烧不久的火堆,从中挖出了大批文书。

    “杨主事,想不到我们在这里见面了!”李延庆冷冷笑道。

    杨槐顿时脸色变得惨白,腿一软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完蛋了,任凭士兵将他反臂捆绑,但浑身却开始颤抖起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延庆走到另一人面前,见他年约三十余岁,应该是店里的掌柜,典型的西夏人模样,一脸狡黠,李延庆又翻了翻桌上厚厚一叠文书,竟然就是自己上个月写的麟州巡查报告,李延庆恨得牙根直痒,反手便是几记耳光狠狠抽去,打得杨槐口鼻流血。

    “出卖自己的国家,你这次死定了,给我统统带走!”

    士兵们用黑口袋将所有人的头罩住,将他们押出了店铺,这时,县尉带着十几名衙役闻讯赶来,李延庆在他面前出示了军牌,“奉种帅之令前来抓捕西夏奸细!”

    吓得县尉浑身一哆嗦,连忙让衙役让开一条路,李延庆随即对他道:“这家立刻查封,给我掘地三尺,找到的物品封存起来,送往太原军营。”

    “遵令!”

    士兵们将七八名奸细关进了几辆驴车内,而杨槐则单独关押在一辆牛车,士兵们押送着大车返回太原军营。

    ......

    军衙内,录事参军赵源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手下杨槐去清源县已经大半天,却没有任何消息,一种莫名的不安令赵源心中十分担忧,其实阳曲县也有西夏的细作据点,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选择了清源县的西夏细作点。

    赵源负手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的一株杏树,他不由想起了三年前那不堪回首的一幕。

    三年前,他还在任石州司士,结识了一名豪爽的西夏大贾,这名西夏大贾出手阔绰,经常带他来太原花天酒地,过着奢侈无度的生活,不久他便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西夏大贾源源不断给他提供金钱,使他越陷越深,最终负债累累。

    这时,西夏大贾才露出了真面目,逼他成为西夏奸细,在金钱美色的诱惑以及巨债的重压下,他不得不屈服了,最终沦为西夏安插在边境官场中的一名细作,提供了大量石州的情报,但西夏人看中他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石州的情报,而是他和种师道的关系。

    赵源低低叹了口气,李延庆的到来固然打乱了他控制兵、铠、骑三司的计划,更重要是,李延庆给他带来巨大的威胁,连京城的权贵也找到了他,他们居然知道自己和西夏的关系,着实令赵源深感恐惧。

    这时,一阵脚步声打断了赵源的思路,他一回头,只见一名士兵站在他门口,“什么事?”赵源有些不悦地问道。

    “赵参军,大帅请你过去一下。”

    赵源心中一紧,连忙问道:“大帅有说什么事吗?”

    “好像是一份报告大帅有疑问。”

    赵源顿时想起前两天交给大帅的一份司军的报告,或许是这份报告大帅有什么疑问,他点点头,“我马上就去。”

    赵源稍微收拾一下,跟着士兵快步向大帅官房走去。

    可走进官房,赵源便立刻觉得不对劲,两边站满了士兵,种师道披甲戴盔,正坐在帅椅上,满脸怒气望着他。

    赵源双股开始颤栗,上前躬身道:“属下参见大帅!”

    种师道将桌上厚厚一叠文书扔到他面前,“这是在清源县一家店铺里找到的八司报告,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些绝密文书怎么会在西夏人的店铺中?”

    赵源头脑里‘嗡!’的一声,后背惊出一身冷汗,终于事发了,他咬紧牙关,硬着头皮道:“这这个卑职也不清楚。”

    “哼!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种师道一挥手,“带上来!”

    几名士兵将杨槐押了上来,后面跟着李延庆,手中拿着几封信件,杨槐一进门就指着赵源大喊:“是他拉我下水,他是西夏的奸细!”

    赵源惊惧得说不出话来,李延庆走到他面前,将几封信展示在他眼前,“你应该认识这几封信吧!”

    这是赵源几个月前写的信件,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信件居然没有被送走,这是他的亲笔信,铁证如山,赵源再也无法抵赖,扑通跪了下来,砰砰磕头,心中悔恨交加,泪流满面道:“我有罪,我辜负了大帅的期望和重托!”

    种师道忽然一下子感到疲惫异常,他愿本还抱一线希望,赵源或许不是细作,现在真相大白,那就意味着赵源真的将大量情报提供给了西夏,是自己用错了人,这个天大的责任自己也不可推卸。

    半晌,种师道冷冷问道,“你老实交代,欲陷害李参军的主谋是谁?”

    赵源低下头小声道:“是高俅,高太尉!”

    【老高向各位书友求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