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二十章 军职难争

寒门枭士 第三百二十章 军职难争

    李延庆目瞪口呆地望着两个好友,这两个家伙的态度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他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种师道把武学士子调回太原,就是给这两人一个转型的机会,不料这两个混蛋居然不领情。

    “你们到底在想什么?”李延庆不高兴道。

    王贵看出李延庆不满,连忙道:“老李先别生气,其实今天下午我们来军衙报到时,曹书记就给我们谈过了.......”

    “这关曹庆什么事?”李延庆不满地打断了王贵的话。

    “他负责武学士子,我们去哪里都是他安排的。”

    李延庆也知道曹庆负责军中考评及人事调动,他只是恼火曹庆多事,还不知这混蛋说了什么?

    “然后呢?”他又继续问道。

    “曹书记告诉我们被调来太原的原因,说实话,我们十个武举士子几乎有一半都不太愿意从事文官。”

    “可你们俩年初还向我抱怨!”

    王贵苦笑一声说:“此一时,彼一时,如果年初你提出这个方案,保证我和老牛会高兴得跳起来,可现在我们已经适应了目前的职位,孙知寨待我不薄,我乌龙寨也赫赫有名,受人尊重,我真的不想离开乌龙寨,老牛也是一样。”

    李延庆瞪了牛皋一眼,“你刚才才说自己只是个小押官!”

    牛皋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俺在神泉寨也是武艺第一,一对双锏打遍全寨,俺临行之前,张知寨特地置酒给俺践行,他劝俺留下,并答应尽快给俺表功,升俺为队头。”

    “阿贵是有杀敌之功,你小子又有什么功劳?”

    “俺在修建防御工事时,带领弟兄在后山打出了第一口深井水,结束了神泉寨需要下山运水的困扰,张知寨说这是保全神泉寨的第一大功,功劳已经递上去了,俺还要带领弟兄寻找山泉,俺知道有井水一定就有隐蔽的山泉,只要找到泉眼,神泉寨真的就名符其实了。”

    虽然这两人态度坚决,一心想回去,李延庆也不甘心,他一心想着至少能留下其中一人。

    这时,丰盛的饭菜送来,还有透心凉的冰镇酸梅汤,李延庆请他们二人大吃一顿,这才送他们回帐去了。

    次日上午,李延庆来到客帐区,这里是专门给出差官员或者将领居住的一片帐区,有三十余顶大帐组成,李延庆找到了王贵和牛皋住的大帐,只见王贵正在帐门口洗刷他心爱的乌骓马。

    “怎么只有你一个,老牛呢?”李延庆探头看了看帐内,却不见牛皋的身影。

    “他一早就回去了。”

    李延庆一怔,“回哪里了?”

    “当然是回神泉寨。”

    “这个浑蛋,居然不给我打声招呼就跑掉了?”

    王贵笑了笑道:“他是怕你强行留他下来,正好另外三人也要离去,他们便结伴上路了,他说以后再向你赔罪。”

    李延庆恨得半晌说不出话来,他确实是想利用职权把王贵和牛皋强行留下来,没想到牛皋这家伙外粗内细,居然抢先跑掉了,着实令李延庆深感无奈。

    “那你怎么不跟他一起走?”李延庆没好气问道。

    王贵慢悠悠道:“昨天是因为老牛在,有些话我不好说,其实我觉得你可能是有什么难处想让我们帮忙,你毕竟才刚来几个月,没有信得过的人,如果你真需要我帮忙,我可以留下来帮你,孙知寨那边我会去解释。”

    李延庆顿时喜出望外,关键时候还是发小靠得住,不象牛皋那混蛋,只想他自己,李延庆连忙道:“我确实需要你帮忙,本来我是想你和牛皋一人掌军,一人为我的副手,现在只剩你一个了,你自己选吧!想替我掌军还是做我的文职副手。”

    王贵眼睛一亮,立刻问道:“掌什么军?”

    李延庆轻轻给他肩窝一拳,笑道:“我就知道你对掌军感兴趣,是这样,大帅答应调给我五百精锐,主要对付河东路的西夏细作,本来我想让杨再兴来帮我带兵,但大帅不肯,我就想到你们了。”

    王贵嘻嘻笑道:“我只是队头,怎么能掌五百军队,那至少要都头才行。”

    李延庆明白他的心思,便微微笑道:“你肯留下来帮我,我会亏待你吗?我会说服大帅升你为都头。”

    “此话当真?”王贵笑得嘴巴都合不拢。

    “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们谈这件事,结果牛皋那臭小子跑了,那是他没有福气,我这就去找大帅谈这件事。”

    ........

    李延庆虽然给了王贵承诺,但其实他也没有把握,按照元丰四年范仲淹的军队改革,大宋实施将兵法,五百人的军队属于营,主将应该是指挥使。

    一营有五都,每都一百人,主将才是都头,就算有特殊情报,比如杨再兴作为种师道的亲兵都头,他也最多统帅了三百亲兵。

    升王贵为都头还要费一番口舌,更不用说让王贵掌五百士兵了,何况种师道还是那么坚持原则之人。

    虽然感到不现实,但李延庆还是想去争取一番。

    中军大帐内,种师道耐心听完李延庆的汇报,种师道并没有一口否决,而是沉吟一下问道:“这个王贵是你什么人?”

    “启禀大帅,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从县学出来后,我参加了发解试考试,他参加了州武举考试,后来我进了太学,他进了武学,他来河东路从军,还是我劝他的结果。”

    种师道从箱子里找出一份文书,笑道:“这是孙知寨给我的一份报告,就是上次你被两百西夏骑兵包围的详细报告,报告中夸赞王贵沉着冷静,指挥十名士兵毙敌百人,将参军李延庆从危难中救出,建议我提升王贵为队头,但我觉得,应该是你把功劳让给他,我说得没错吧!”

    李延庆脸一红,只得硬着头皮道:“光凭卑职一人,是无法杀敌百人,他确实立下大功。”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也是从底层带兵过来,都希望手下将领是自己信得过的人,就算我答应让他指挥五百人,他也没有这个能力,况且他的资历远远不足,这样吧!我们找一个折中方案,你兼任指挥使,下设左右两都,我让王贵出任其中一个都头,统帅两百五十人,你看这样如何?”

    李延庆心里明白,以种师道的坚持原则,他能破格提升王贵为都头已经是给足自己面子了,他不能不知好歹。

    李延庆躬身行一礼,“大帅厚爱,延庆感激不尽!”

    种师道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是在还你一个人情,梁太傅暗示过我,赵源一案我之所以没有被罢免,你也是出了力的。”

    李延庆半晌才呐呐道:“我给父亲写了信,请他帮忙......”

    种师道微微叹道:“这年头在官场里没有钱可是寸步难行吧!梁师成没有得到你父亲的好处,他怎么可能替我说话,让你父亲破费了。”

    李延庆脸上发热,他此时已经骑虎难下,只得顺着种师道的思路道:“钱可以再赚过来,以宝妍斋的实力,花点钱问题不大,关键是种帅倒了,我也没有前途了,保种帅其实就是保我自己。”

    沉默片刻,种师道问道:“你和梁师成很熟悉吗?”

    李延庆极为敏感,他立刻知道,种师道已经在怀疑自己和梁师成的关系了,如果他们之间不熟悉,就算再有钱,梁师成也未必肯帮自己这个大忙,以种师道数十年的官场经验,这个道理他不会不懂。

    沉吟片刻,李延庆道:“种帅应该认识栾廷玉吧!”

    种师道笑了起来,“当年他可是西北军第一猛将,是刘仲武的手下偏将,听说他在西京养了一名妓女,结果被高永年的手下大将张宜抢走,他便怀恨在心,大观二年,宋军在积石军大胜,在庆功酒宴上,栾便借比武助兴的机会,假装失手杀了张宜,还是刘仲武保了他一命,将革职赶出军营,从此就没有他的消息了,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往事了,你怎么提到他?”

    “栾廷玉是我的师兄!”

    种师道顿时恍然,“对了,他也是周侗之徒,和你一样。”

    李延庆又继续道:“大概在两年前,因为我和嘉王私交很好,我协助嘉王南下除掉了朱勔,结果得罪了梁师成。”

    种师道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嘉王除掉朱勔之事他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李延庆也参与其中,他心中对李延庆的能力更加好奇了。

    “然后呢?”

    “然后梁师成便暗中指使宫廷购买三万贯胭脂,却不肯付钱,眼看宝妍斋岌岌可危,我只能去求梁师成放过宝妍斋,梁师成便提出了一个条件,让我替他杀死杨戬。”

    “啊!原来杨戬是你杀的。”种师道大吃一惊。

    李延庆摇摇头,“只能说关键的一箭是我射的,我还没有单独杀他的能力,是师兄栾廷玉全力助我,这件事后,梁师成对我倒刮目相看了,说以后我有什么难处,他可以帮忙,所以这次种帅危机,我就硬着头皮请他帮忙了,至于父亲给他多少钱,父亲不肯说,我也不知道。”

    李延庆不敢提李师师之事,更不敢说他和梁师成有协议,他也相信梁师成绝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只要把这个秘密守住,种师道也不会太反感自己,事到如今,他只能赌这一把了。

    先是朱勔,紧接着又是杨戬,种师道心中异常震惊,李延庆年纪不大,身后却隐藏着这么多重大事件,着实让他意想不到,他瞅了李延庆半晌,问道:“你怎么把这么隐秘的事情告诉我?”

    李延庆单膝跪下,“大帅如此信任我,我又岂能心怀二志!”

    种师道缓缓点头,“由此可见我没有用错人,能诛杀朱勔和杨戬这两个国贼,足见你有过人之处,本来我怕你经验不足,想给你派个副职,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从今天开始,参谋帐由你全权负责。”

    李延庆心中长长松了口气,至少眼前这一关自己过了。

    李延庆正要开口请他保密,种师道却微微笑道:“你就放心吧!梁师道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这种事情不需要你嘱咐。”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