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石州探查

寒门枭士 第三百二十四章 石州探查

    考完试后,太原府学还要花五天时间进行阅卷,然后选出一百名优秀者由情报司进行面试,最终才能确定录取的十人名单。

    虽然情报司急需人手,但也急不来,只能耐心等待,或者从其他方面着手。

    和动辄数月的筹建期不同,李延庆筹建情报司的时间只有短短十天,他同时还要兼任参军司的录事参军,不过种师道也体谅他的难处,特地给他安排了一名从事助手,替李延庆整理文书,极大地减轻了李延庆的压力。

    即使只有十天时间,但很多事情还是等不了,必须要先着手做起来。

    傍晚时分,在情报司议事大帐内,李延庆挂起了一幅河东州县地图,王贵、罗平以及参军武贤良在坐,李延庆指着地图的红点对众人道:“地图上标注的十个红点便是之前西夏细作在河东路的十个情报点,目前已经被端掉了四个,还有六个被他们逃掉了,从常理判断它们应该还在河东,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挖出这六个西夏情报点,彻底摧毁,大帅希望我们能尽快着手调查。”

    武贤良低声道:“可是要有线索才行,否则就是大海捞针了。”

    “线索倒是有一点。”

    李延庆取出一本册子,“这是前录事参军赵源整理的西夏人店铺大全,在河东路一共有八十四家,虽然赵源已经被处死,但在处死前给我交代了一些秘密,这八十四家西夏店铺有三十三家和西夏军方有关系,赵源已经把清单给我了,由于之前的十家情报点都在其中,这样我们的范围就缩小成二十三家,也就是说,这二十三家店铺至少有一半会成为新的情报点。”

    王贵在一旁道:“那把他们一锅端掉就是了。”

    罗平和武贤良一起摇头,“这样范围太大,很容易打草惊蛇。”

    “我们五百名士兵,二十人端一家,约定好时间同时行动,反正是西夏人嘛!就算抓错了也不冤。”王贵坚持自己的主张。

    李延庆摆摆手笑道:“王都头的办法不是不可以,关键是要有效果,我考虑再三,制定了一个方案,大家商讨一下。”

    李延庆又将二十三家店铺的清单挂了起来,对三人道:“这是二十三家店铺的清单,一共涉及五个州府、十二个县,我们可以从中挑两家暗中观察,如果确实有情报点的嫌疑,那么我们就按照王都头的方案同时进行抓捕。”

    罗平道:“不知指挥使选哪两个店铺?”

    “我考虑一个石州离石县的四方酒楼,一个是岚州娄烦县长顺干药铺,就选这两家进行暗中观察,只有七成的嫌疑,那么就说明这张清单可信,就可以部署全面抓捕行动了。”

    王贵和罗平迅速分了工,王贵负责四方酒楼,等罗平和武贤良离去,王贵不好意思地问李延庆道:“这种事情我经验不够,你说说看,怎么观察对方是不是情报点?”

    李延庆笑道:“你观察酒楼伙计,看他们是不是个个身体强壮,看他们手掌是不是布满老茧,一般酒保都是由士兵装扮,一个人是这样不足为奇,但大部分酒保都是这样,是情报点的可能性就很大了;其次是要有传送情报的工具,一般是信鸽或者鹰,这方面有两种可能,一种就设在后院,而另一种是设在城外,你可以派人跟踪酒楼派出城的人,比如买菜或者别的什么,只要发现他们有信鸽或者鹰舍,那这家酒楼十有八九就是情报点。”

    王贵连连点头,“我明白了,我明天一早亲自率兄弟赶赴离石县。”

    李延庆再一次嘱咐他,“带的手下不要多,两三人就够了,而且你要切记了,就算发现了确凿证据也不能动手抓人,以免打草惊蛇!”

    “放心吧!我就憋着劲等一锅端了他们。”

    ..........

    石州位于边疆州晋宁军和太原府之间,是太原府的重要缓冲地带,一旦战争爆发,这里也将成为后勤重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离石县是石州中部,是石州州衙所在地,但从县城规模和人口而言,最多也只能算一座中等规模城池,和汤阴县大小相仿。

    县城内也有一条商业街,一里长的街道上集中了大大小小数十家商铺、妓院、酒楼和客栈,四方酒楼在五家酒楼中只能算中等,它和别的酒楼也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不是李延庆搞到西夏店铺清单,谁也想不到这家店铺竟然是西夏人所开,酒楼掌柜、酒保、厨工共计二十余人中,没有一个党项人的影子,全部都是西夏汉人。

    他们有的是被抓去的奴隶后代,有的是被占领地区汉人后裔,虽然长得汉人的面孔,但他们的心已经归属西夏,认为自己是西夏人,而不是宋人。

    不过四方酒楼内并不存在这个问题,酒保热情招呼,饭菜口味地道,物美价廉,使酒楼生意十分兴隆。

    这天中午,一名年轻的富家子弟出现在酒楼前,这名富家子弟当然就是王贵装扮,他穿一身考究的湖绸紫衫,手执一把折扇,头戴纱帽,脸上裹了一层薄粉,看起来就像一个远道而来求学的富家士子,身后跟着两名手下也是家丁打扮,肩头挑着书箱。

    “欢迎官人来鄙店用餐!”酒保热情地迎了出来。

    王贵说一口浓厚的相州口音,问道:“你们这里二楼还有位子没有?”

    “二楼没有了,官人不妨坐一楼,其实一楼更凉快一点。”

    “我就要凉快!”

    王贵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道:“那就一楼吧!”

    “好咧!官人里面请。”

    酒保将王贵请进了一楼,给他找张单桌坐下,两名家丁放下书箱,也跟着坐了下来。

    “听官人口音好像不是河东道人?”

    “呵呵!我是相州人,来你们这里找个朋友,明后天去太原府学读书。”

    “难怪!听起来就是河北那边口音,不知官人想吃点什么?”

    “来几盘大鱼大肉,再来两壶好酒!具体你自己看着上,五两银子左右。”

    “官人稍候,马上就来!”

    酒保转身去了,王贵眼睛很毒,他看出这名酒保双臂强壮有力,双手虎口处长满老茧,步履矫健,一看便是练武之人,不过想起老李的再三嘱托,他还是决定耐心继续观察。

    “都头....不!不!是官人。”

    一名士兵低声对王贵道:“那个掌柜满脸凶相,脸上还有横肉,没有哪个东主会聘请这样的人当掌柜。”

    王贵也看见了,站在大门处柜台里的一名三十余岁男子,确实是满脸凶相。

    “你们稍坐一会儿,我去上个茅厕!”

    王贵起身向院子里走去,茅厕一般都在中庭,王贵走进院子迅速观察了一下,他发现后面还有一扇小门,里面还有几座建筑,这座酒楼至少一半的土地都没有被利用赚钱,这对一般酒楼绝对不可思议,只能说明这家酒楼另有作用。

    后院围墙修得很高,他暂时无法看到院子里的情形,这时,他忽然发现中庭水池里泡着一只很小的死老鼠,王贵眼珠一转,迅速捞起死老鼠快步回到大堂。

    这时,酒菜已经上来,王贵喝了两杯酒,忽然重重一拍桌子,指着一盆红烧肉怒吼道:“这里面是什么?”

    大堂上所有人的目光都一齐向这里望来。

    王贵的怒吼声惊动了掌柜和几名酒保,掌柜和几名酒保快步走上前,立刻看到了目瞪口呆的一幕,一盆红烧肉内居然有一只死老鼠,身体已被酱汁染得通红。

    食客们纷纷围上前,都恶心地叫嚷起来,大骂酒楼肮脏无良。

    王贵怒吼道:“我已经吃掉几块肉了,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掌柜拎起鼠尾看了片刻,忽然恶狠狠向王贵瞪去,“这老鼠根本就没有熟,还有鼠毛,是你从外面捡来的。”

    酒保们大怒,七八个人撸起袖子,准备要狠揍这个恶客。

    王贵大喊道:“胡说八道,你想诬陷我讹诈你吗?你欺负外乡人,我要告官,要告官!”

    掌柜忽然冷静下来,摆摆手让酒保们不要乱来,他对王贵冷冷道:“你走吧!这酒钱不要你出了。”

    “不行!我被恶心到了,你们必须赔钱。”

    掌柜眯起了眼睛,满眼杀机地盯了王贵半晌,转身对一名酒保道:“去拿五两银子来!”

    酒保满腔怒火去取了五两银子,往桌上重重一拍,掌柜这才冷冷对王贵道:“这五两银子拿去吧!”

    王贵拾起五两银子掂了掂,得意洋洋道:“算你们走运,县尉可是我舅舅,你们敢动手,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他一挥手,“我们走!”

    他带着两名手下挑着书箱扬长而去,掌柜这才对众人道:“这人是专门惹事的食霸,小店本小利薄,得罪不起这种人,请大家相信小店,已经开店二十年了,绝不会做这种黑心事。”

    酒客们都看明白了,老鼠是生的,说明确实不是红烧肉里面的东西,这三人极可能是掌柜说的食霸,居然还搬出了县尉压人,着实令人不齿,众人纷纷坐下继续喝酒。

    掌柜黑着脸让酒保收拾了酒菜,他脸眼杀机,若不是怕官府上门,他非宰了这个混蛋不可,居然打秋风到他头上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