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奇兵破城

寒门枭士 第三百四十四章 奇兵破城

    从昨天晚上开始,峡谷中的葫芦水已经断流,西夏军改变了葫芦水的流向,截断了宋军的水源。

    水源对宋军比粮食还要重要,一旦截断水源,数万宋军和十几万厢军一天都呆不下去。

    一大早,数百名士兵集中在靠近悬崖的一块洼地前,旁边不远处就是一片占地约两亩的水塘,但光靠这片水塘是无法维持十几万人的生存,宋军必须寻找新的水源。

    士兵们分为十组,每隔十丈挖掘一口井,他们已经挖掘了大半夜,水井已达一丈,但还没有出水。

    种师道注视着士兵们忙碌挖掘水井,他并不担心,这么多年他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水源被断,最后总是能解决问题,关键就在驻军之地,只要驻军不在山岗上,无论如何都能掘井取水。

    况且他事先还准备了几亩地的水池,至少够他们用十天没有问题。

    “大帅,情报司李参军求见!”

    种师道一回头,只见李延庆站在数十步外,怀中抱着一个南瓜模样的黑疙瘩,后面一名士兵也抱了一个。

    他心中一动,快步走上前笑问道:“莫非就这就是你说的……..”

    “回禀大帅,这就是属下所说的奇兵!”

    “这是什么东西?”种师道摸了摸生铁铸造的外壳笑问道。

    “是一种火器,准确说是一种威力更大的霹雳炮,属下认为足以将银川城墙炸一个大洞!”

    种师道眼睛一亮,“这是你制作的火器?”

    “是属下提供的火药配方,是火药匠和铁匠制作,属下已经做过试验,效果非常好,属下有把握能破城!”

    李延庆在夺取水坝之战中给种帅道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做的承诺,种师道几乎深信不疑,种师道沉思片刻道:“既然你如此有把握,那今晚就可以尝试一下。”

    这时,掘井的士兵忽然同时高呼起来,“大帅,出水了!”

    种师道大喜,这真是个好兆头啊!

    ........

    夜色将黑之时,一名骑兵飞奔至城下,对城头大喊道:“李良辅将军可在?”

    李良辅正好在城头巡视,听见喊声,便探头问道:“我是李良辅,下面有什么事?”

    “我们还有数百名士兵尸首未找到,估计是沉入护城河底,我家大帅请李将军准许我们打捞!”

    李良辅沉吟一下,便道:“可以打捞,但打捞人数不准超过十人!”

    “多谢李将军!”骑兵催马疾奔回去。

    在宋军大营内,数千顶帐篷已经拆除,宽阔的空地内,三万士兵已经整装就绪,他们排成三个方阵,五百工事兵在最前面,他们将负责搭建五座浮桥。

    在五百工事兵身后是六千重甲骑兵,宋朝骑兵包括战马在内几乎都有甲胄,但并不是全身披甲,而是护卫在要害之地,骑兵手执长矛,杀气腾腾,他们将是第一批杀进银川城军队。

    后面两个方阵则是两万四千重甲步兵,前面是长矛军,后面是刀盾军,他们在种师道的长期训练下,他们早已经适应了夜战。

    不过今天大家却有点困惑,难道主将夜攻银川城吗?可是......准备骑兵又有什么意义?而且不需要弓弩手,怎么攻打城池?无数的疑问萦绕在众人心中,几乎所有将士都一头雾水,即便如此,第一次攻城的惨败给众人心中留下了阴影,士气略略显得有些不足。

    在板墙上部署了三千弓弩士兵,种师道负手站在营墙上,远远注视着三里外黑漆漆的银川城,今晚真的能破城吗?他心中也没有一点把握。

    种师道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李延庆,只见他面色沉静,看不出任何表情,这让种师道心中暗暗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己当年少年张狂,可眼前这位少年却深藏不露,和他在一起时,根本就无法想象他的年纪。

    这时,战马疾奔而至,马上骑兵喊道:“大帅,对方准许河中捞尸,但不准超过十人。”

    种师道点点头,回头对李延庆道:“可以出发了!”

    李延庆背上弓箭,他的箭是十支火油箭,用于点火专用,跟在他身后的是郝大和郝二,他们二人各背了一只轰天雷,设置引线也要求有很好的技巧,尤其要保证两颗雷同时引爆,一般的工匠也做不到,只有轰天雷的制作大匠才会明白其中的微妙之处。

    另外七人则是掩护他们的水军士兵,军营大门开启一条缝,十人推着一辆大车出了军营,向银川城快步走去。

    种师道捞尸的借口十分巧妙,夜间捞河尸是党项人的风俗,死在河中之人为水鬼,水鬼为阴暗之鬼,忌阳,尸体必须在夜间出水,魂魄才不会散去正是有这个忌讳,李良辅才答应了种师道的要求。

    即便如此,李良辅依旧站在城头冷冷观察着宋军在河中捞取尸体,十名宋军士兵在河边点燃纸烛,摆上鸡鸭、南瓜祭品,拜祭了河中的阵亡将士后,便开始下河捞尸。

    “找到一具!”有人在东面大喊一声,第一具尸体开始出水了。

    这时,有人的目光都向东面望去,郝大和郝二却将祭品中的两只大南瓜悄悄移到城墙跟下,他们将几块破碎的城砖掏出来,分明将两只震天雷塞了进去,二人小心翼翼卡准了引信线的长度,将两根引信线结在一起,最后一根长引线搁在一只装满火油的小桶边缘。

    他们这才潜入水中,游过了护城河,其他几名士兵已经捞起了二十几具尸体,扔上大车,这是要运回去第一批尸体。

    走到百步外,李延庆却停了下来,他拾起事先放在一块大石后面的弓箭,抽箭上弦,慢慢拉开了,远远瞄准了百步外的墙根脚的小桶,“可以点火了!”

    李良辅并没有发现郝氏兄弟在城墙根下面的动作,但他却看出了远处李延庆的射箭姿势,他顿时吃了一惊,这是在做什么?

    百步外,一团火苗突地燃起,随即一支闪烁着火点的箭矢腾空而起,在空中变成了一支火箭,异常准确地射进了装满火油的小桶,小桶轰地燃烧起来,随即点燃了引线。

    李良辅望着城墙下正在燃烧的火焰,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他心中愤怒之极,回头大吼:“快去取水来!”

    几名士兵飞奔而去,包括李良辅在内的所有西夏士兵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将要面对什么?

    李延庆在射出一箭后,调头便狂奔,郝氏兄弟也其他士兵也顾不上推车,撒开腿狂奔,只奔出五十步,郝氏兄弟便大喊:“要爆炸了,快趴下!”

    十人纷纷趴下,李延庆趴在一块巨石背后,双手紧紧捂住耳朵,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城墙,这时,营墙上的种师道以及所有大将都摒住了呼吸,盯着远处的城墙,只见连续两道极为刺眼的红光迸射闪过,紧接着惊天动地的两声爆炸,如在地面打响的惊雷,大地开始颤抖起来,白烟弥漫,数十丈内什么都看不见了。

    军营内的士兵都被这两声震耳欲聋的爆炸惊得心都要跳出来,很多士兵蹲下来,紧紧捂住耳朵,尽管战马事先已堵上耳朵,但还是有不少战马受惊,前蹄高高扬起,稀溜溜暴叫。

    种师道脸色大变,仅凭这爆炸声,他便知道银川城不保了,他心中异常震惊,这是什么火器?大宋可没有这么强大的火器,难道真是李延庆刚刚捣鼓出来的奇兵吗?

    宋军大营还感受不到这种爆炸威力,但一百五十步外的十名宋军士兵却体会得异常深刻,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漫天尘土和石块扑簌簌落下,每个人都几乎被泥土盖住,一个个变得灰头灰脸。

    这时硝烟终于散去了,只见城墙被炸开一个二十丈宽的大口子,旁边百余丈长的城墙也坍塌了,数百名西夏士兵被炸飞或者被掩埋,距离爆炸点百步内的上百名士兵也活活被震死,连主将李良辅也不见了踪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种师道大喜过望,立刻喝令道:“出击!”

    五百名工事兵扛着木板冲出营门,向银川城狂奔而去,后面六千骑兵也发动了,一队队骑兵疾奔而出,在旷野里全速疾奔。

    “杀啊!”

    三万宋军喊杀声如雷,如潮水般向银川城涌去......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