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凌晨急变

寒门枭士 第三百七十五章 凌晨急变

    次日五更,屋外还是一片漆黑,李延庆便起身穿鞋梳洗,准备出去奔跑一圈,他从进军营后便停止了每天清晨的跑步,开始了正常生活,不过,偶然他也会早早起来,呼吸一下凌晨的新鲜空气。

    “忠叔,我跑步去了!”

    “带把匕首,路上现在可不安全。”忠叔追到大门口又叮嘱他一句。

    “我带了!”

    李延庆话音远远传来,他已消失在黑暗之中,忠叔摇了摇头,关门回屋去了。

    冬季的清晨格外寒冷,但空气也格外清新,吸一口气仿佛穿透了肺腑,李延庆一口跑到北面二十里外的杨村,又调头向回跑。

    他穿过鹿山镇,这时,鹿山镇上已经有店铺开门了,开始准备新一天的生意,鹿山书院还是一片漆黑,年轻的学子们都还在沉睡之中,还没人起身。

    李延庆想起姚万年打算请自己给学生们上一堂课,他一时还想不到该讲些什么,现在他想到了,关于早晨起床的问题,这样赖床可考不上太学,也考不过发解试,没有恒心和毅力,怎么可能出人头地。

    跑过了鹿山书院,两边店铺消失,又渐渐变成了被白雪覆盖的原野,四周再一次荒凉起来,尽管头顶上依旧是漫天星斗,但天空已经隐隐出现了一丝青明,晨曦开始一点点渗透进了浓浓的夜色中。

    不多时,李延庆又回到了村口,虽然已经跑了四十里,但李延庆丝毫没有疲惫之感,他决定继续向前再跑十里,但他只跑出不到一里,忽然停止了脚步。

    他发现前面出现了一条火龙,上下起伏,正沿着官道向这边飞来,当然不会有什么火龙,这是一支正拿着火把奔跑的军队。

    李延庆的脑海里顿时‘嗡!’一声,他立刻反应过来,这极可能是梁山的军队,他们居然杀到相州来了。

    李延庆立刻冲进路边雪地,直接向村里奔去……

    眼看着拿着火把的军队越来越近,李延庆就站在百步外村道上,注视着这支从他面前列队跑过去的军队,军队大约有七千人,前面五千人都是穿着禁军盔甲,扛着长矛的正规步兵,而后面两千人却是穿着布衣、扛着木棍锄头的青壮农民。

    从这一点,李延庆便已经能肯定这支军队不是厢军,也不是乡兵,就是那支攻打黎阳仓的梁山军队。

    只是梁山军队来相州做什么?相州虽然是重要的产粮区,但官府库存粮食数量远远不如黎阳仓,更不是财富集中区,大名府的财富还差不多......

    想到大名府,李延庆的脑海俨如一道闪电掠过,他顿时想通了,这支军队的目的地应该就是大名府,周春给自己说过,梁中书率三万大军在博州一带和梁山军主力对峙,那么此时大名府空虚,梁山军绕过相州杀入大名府,就是从背后突袭梁中书的大后方。

    他们攻打黎阳仓不过是个迷惑官府的幌子,在黎阳仓虚晃一枪,直接北上杀入相州,穿过汤阴县就能直接沿着东北方向的官道杀入大名府。

    李延庆当机立断,这个消息他必须要立刻通知大名府官府,他可以通过汤家的鸽信,发鸽信到大名府的汤家客栈。

    李延庆迅速奔回了家中,忠叔迎了出来,“小官人有什么要紧事吗?”

    “帮我把马牵出来,我有急事出门!”

    李延庆一边说一边奔出自己房间,拿了石棋子布袋、短剑以及弓箭便返回院中,这时忠叔已经将马牵了出来,李延庆翻身上马,握住缰绳对忠叔道:“外面来了很多梁山乱匪,麻烦忠叔去告诉族长一声,大伙儿千万不要出门。”

    忠叔吓了一跳,“我马上就去!”

    他上前开了院门,李延庆催马奔了出去,但立刻又勒住了战马,在他对面十几步外来了两名骑马之人,一高一矮,其中一人指着自己的屋子道:“爹爹,就是这里!”

    是个少女的声音,李延庆心中一惊,这声音.....

    对面两人走近了,果然是多年未见的扈诚和他女儿扈青儿,三双眼睛对视,扈诚满脸惊讶,“庆哥儿,你怎么在这里?”

    李延庆克制住了内心的紧张,淡淡一笑,“扈大叔,青儿,好久不见了!”

    女大十八变,扈青儿和在苏州分手时完全变样了,李延庆依稀她今年是十四岁还是十五岁,但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长了一张秀美的鹅蛋脸,细细的长眉,一双动人的杏眼,高高的鼻梁,容颜十分俏丽,但她的目光却十分犀利,身穿软甲束腰,脚穿长筒马靴,头戴一顶鹰棱盔,更显得她英姿飒爽。

    扈诚拍了拍额头,歉然笑道:“我糊涂了,这里是你家,你当然应该在这里!”

    “不对吧!”

    扈青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的神情,疑惑地问道:“李大哥应该在西夏作战才对,怎么回家乡了?”

    李延庆笑道:“原来青儿也知道大宋在对西夏用兵,西夏战事已经结束了,双方议和,我特地回来祭母,倒是大叔和青儿怎么来汤阴了?”

    扈诚略有点尴尬,勉强笑了笑道:“我们路过汤阴县,顺便回故地看一看,毕竟我在这里住了五年,青儿也是在这里出生。”

    “很抱歉,以前的老宅没有了。”

    “没事!村子还在,我种的老槐树也在。”

    扈诚又一指旁边的空地笑道:“这里应该是原来大门,你看,青石门槛还在呢!”

    “大叔进来坐坐吧!”

    扈诚犹豫了一下,这时一名士兵飞奔而来,附耳对扈诚低声道:“卢帅有急事和将军商量!”

    扈诚点点头,“我马上就去!”

    扈诚对李延庆笑道:“我有急事要回去,下次吧!庆哥儿保重,有机会我们再见。”

    李延庆只是说两句客气话而已,哪里希望他们父女进屋,他心急如焚,恨不得他们立刻离去。

    李延庆连忙抱拳,“扈大叔保重,青儿保重!”

    “青儿,我们走吧!”

    扈诚调转马头向村口而去,扈青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李延庆,也调转马头跟随父亲而去。

    李延庆倒不能急着赶路,至少等他们父女离开村子再说,李延庆便催马远远跟在后面,这时,他见扈诚父女离开了村子,他立刻调转马头向村东头的另一条小路奔去。

    小路直通三里外的永济渠,他沿着永济渠北上也能抵达汤王村,但他刚奔出数十步,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娇斥,“你站住!”

    李延庆停住了战马,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小娘太精了,自己还是没有能瞒过她,他慢慢调转马头,对奔上前的扈青儿笑道:“青儿还有什么事吗?”

    “李大哥急匆匆骑马出门,是想去通风报信吧?”扈青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李延庆叹了口气,“我只是想去汤王村通知几个好朋友赶紧逃命!”

    “如果是这样,那就完全没有必要了,我们梁山军替天行道,只杀贪赃枉法的狗官,对普通百姓秋毫无犯!”

    李延庆冷笑一声,“说得好听,滏山的陶俊和贾进也是你们的人吧!**烧杀,抢夺民财,残害百姓,这也叫替天行道?”

    扈青儿眉毛一扬,“还有这种事情?请李大哥放心,我一定会禀明宋寨主,查清真相,如果他们真的残害百姓,我们一定会严惩不贷!”

    李延庆只是试探一下扈青儿,没想到她真的承认陶俊和贾进是他们的人,他便笑了笑道:“我都不知道你们来汤阴县做什么,当然不会去通风报信,我只是去看看朋友,你不要胡思乱想!”

    扈青儿微微叹息一声,“李大哥,我是为了你好,二寨主若知道你坏了他的大事,他是绝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是回去吧!不要蹚这趟浑水了。”

    李延庆哼了一声,“你说的二寨主就是卢俊义吧!你不要拿他来压我,我不想管你们的事情,但你也不要管我去做什么,后会有期!”

    李延庆调转马头便走,刚走两步,只觉脖子一凉,一条如蛇一样的软鞭无声无息缠住了他的脖子,他刚要用劲挣脱,扈青儿急喝道:“你千万别动,一动喉咙就断了。”

    李延庆用手摸了一下软鞭,这才发现软鞭里暗藏着利刃,果然是厉害的兵器,李延庆笑了笑道:“这就是一丈青吗?”

    “我只问你回不回去?”

    李延庆沉默片刻,平静地说道:“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是去偷袭大名府吧!”

    扈青儿浑身一颤,暗暗咬了咬牙,“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你们这点小伎俩当然瞒不过我,不过你用鞭刃缠住我脖子,要割断我的喉咙,这就是你对我的报恩?”

    扈青儿咬了咬嘴唇道:“我......我只是为了你好,我绝不会伤害你。”

    “那就对了!”

    李延庆伸手慢慢解开了脖子上鞭刃,扈青儿心乱如麻,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她分心之时,李延庆忽然双臂用力,猛地一扯,一下子将鞭刃夺了过来,随手向远处扔去,随即双腿一夹战马,战马疾奔而走。

    “我走了,青儿,我们后会有期!”

    扈青儿顿时又气又急,奔去捡了鞭刃,再抬头,李延庆早已经消失不见了,气得她狠狠一鞭向旁边一棵大树抽去。

    “为你好还不领情,随便你吧!”

    她也调转马头向鹿山镇奔去......

    =====

    【求月票、推荐票!】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