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历史军事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搬石砸脚

寒门枭士 第三百八十一章 搬石砸脚

    莫俊要回乡安排好家人,暂时无法跟随李延庆一同进京,李延庆给他写了一封推荐信。

    次日一早,周春将两名临时雇用的接生婆和一名丫鬟送到李延庆家中,杨亮也从汤北乡赶来,众人稍稍收拾一下,便启程向京城出发了。

    李延庆完全相信栾廷玉的判断,这次屠杀汤阴县是宋江针对卢俊义的一次精心策划,打击卢俊义在梁山军的威信,如果在卫州实施,影响稍小,无法引起梁山军中河北系将领的共鸣,而在大名府实施,又会影响突袭大名府的计划。

    而在相州汤阴实施,无论时机还是地域都是最佳的选择,李延庆凭此判断王英在汤阴纵兵屠城抢掠并非头脑发热,而是宋江精心策划的一次行动,但这个计划无疑严重伤害了汤阴县的无辜民众,也激起了包括李延庆在内的汤阴子弟的刻骨仇恨。

    五天后,李延庆一行抵达了汴京。

    高府大门前,早已闻讯等候在门口的高深夫妇终于见到了平安归来的小女儿,母女二人抱头痛哭,高深红着眼睛上前对李延庆道:“李参军大恩,高某铭记于心,且容后报!”

    李延庆行礼问道:“可是令婿先派人送信回来了?”

    “我昨天接到女婿的快信,心中担忧之极,几乎一夜未睡,哎!河北的战报这两天已经让朝廷沸腾了,相比之下,梁山乱匪对汤阴县暴行已经不算什么了。”

    “可是河北战局不利?”

    高深苦笑一声,向两边往来的行人看了看,对李延庆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地,我们到府中去谈。”

    说着,他吩咐管家招呼好杨亮,自己则带着李延庆向府内走去,李延庆也十分关心河北大名府的情况,只是他一路都没有得到消息,心中着实有点担心。

    书房里,两人分宾主落座,高深叹息一声道:“梁中书三万大军惨败,三万大军几乎全军覆灭,他只带数千残兵逃回了大名县,天子十分震怒,已下旨将梁中书革职。”

    “那大名县呢?被梁山军攻破了吗?”李延庆又急忙问道。

    高深摇摇头,“听说大名县提前得到了警报,大名府通判王仁易动员四千厢军上城严守,梁山乱匪的偷袭没有得逞。”

    “既然大名县没有沦陷,为何梁中书会一败涂地?”

    高深叹了口气,“梁山军在夜晚利用投石机向官兵大营内投送了上万份单子,造谣大名府已被梁山军偷袭攻破,梁中书不但没有及时避谣,连他自己都相信了,下令连夜撤军,军心开始严重混乱,大量逃兵涌现,结果梁山军趁势发动进攻,三万大军一败涂地,若不是徐州知州张叔夜率几千厢军攻打济州,实施围魏救赵之策,恐怕梁山乱匪早已攻下了大名府。“

    “那朝廷下一步决定派谁去镇压梁山乱匪?”

    “现在暂时还没有人选,朝廷内部争论得很激烈,因为南方方腊的匪患也很严重,令朝廷有点顾此失彼,余相国建议招安梁山乱匪,集中精力打击南方匪患,但很多大臣也认为现在招安梁山乱匪只会助长匪患声势,应该严厉打击匪患,我也支持后者,但官家似乎倾向于招安,我估计官家已经派人去接触了。”

    李延庆沉默片刻,起身施礼道:“晚辈想恳求太尉一事!”

    “这话怎么说,李参军大恩于我女儿女婿,只要我能帮忙,我一定尽力!”

    李延庆缓缓道:“假如有人推荐种师道为主帅去剿灭梁山乱匪,请太尉务必支持!”

    高深望着李延庆一脸坚毅的神情,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正如高深所言,梁山军在全歼三万官兵后,准备趁胜攻下大名府,但徐州知州张叔夜却率三千厢军,诈称一万精兵,攻进了梁山军的根基之一的济州,直接威胁到了梁山的安危,宋江闻此消息,不得不放弃攻打大名府的计划连夜撤军。

    尽管攻打大名府的计划再次失败,但梁山军还是取得了博州战役的巨大胜利,夺得了无数的盔甲、辎重和粮草,宋江趁机扩军,使梁山军的兵力迅猛增加到八万,宋江个人的威信也达到了。

    此时,宋江倒也不再继续继续扩大地盘,他需要整合内部,彻底在梁山军建立他绝对的权威。

    郓州须城县,这里是郓州州治,同时也是梁山军下山后设立的统治中心,是宋江的都城,为了摆脱晁盖的影响,宋江已经把梁山军的根基从梁山转移到了须城,并自称为郓公,在须城县内修建了占地约两百亩的忠义府,作为梁山军的军衙。

    这两天,一个令人愤怒的消息在梁山军诸首领中传播,卢俊义在相州背弃了替天行道的宗旨,公然纵兵屠城,抢掠民财。

    天之道,损有余而奉不足,替天行道就是劫富济贫,打击贪官,这一直是梁山聚义的宗旨,所以梁山军在攻城掠寨时绝不允许发生屠城之事,一般都是镇压贪官豪绅,夺取他们的钱财,而对贫苦民众秋毫不犯。

    但卢俊义纵兵屠城抢掠无疑违背了梁山军的起兵宗旨,令不少将领为之愤怒,不过在宋江要求团结的强压下,这件事并没有扩大化和公开化,只是不满的情绪在暗中涌动。

    这天中午时分,军师吴用找到了卢俊义,虽然卢俊义身处舆论风暴,但他依旧十分平静,对各种不满目光和指责泰然处之。

    “打扰二寨主休息了!”吴用走进房间便拱手笑道。

    卢俊义正在看书,见吴用进来,便放下书起身笑道:“哪里!军师请坐。”

    吴用含笑坐下,卢俊义又让燕青去端茶,“最近发生了一些针对二寨主的非议,宋寨主深表遗憾!”吴用稍作沉吟,便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卢俊义淡淡一笑,“我是北征军主将,军队发生了屠城抢掠的行为,我是有一定责任,不过我相信宋寨主已经调查清楚了其中的原委。”

    吴用叹了口气,“宋寨主询问过了王英,他也承认是军队攻入城后一时难以控制,本来是打击豪门贪官,不料士兵在抓捕豪绅和县官之时没有把握好分寸,误伤了一些民众,王英已向寨主认罪,寨主决定将他降为统制,虽然这件事二寨主责任不大,但事情毕竟发生了,如果没有一点表示,就怕下面弟兄不服啊!”

    吴用的言外之意就是说,宋江承认责任在王英,已经将王英处理,但作为主将,卢俊义也不能置身事外,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

    卢俊义心知肚明,他也不揭穿,便笑了笑问道:“那宋寨主决定怎么处罚我?”

    “宋寨主也难办啊!让我来和二寨主商量一下,看看用什么方法既不伤弟兄情面,也不违背梁山的宗旨。”

    说到这里,吴用目光征询地望着卢俊义,卢俊义心中冷笑一声道:“既然当事者王英已被严惩,我又岂能置身事外,这样吧!我也降一级,由将军降为都统制,然后通告全军,让大家引以为戒,军师觉得怎么样?”

    吴用心中暗喜,依旧假惺惺道:“这样不太好吧!通告全军,会损害二寨主的威望。”

    卢俊义摇了摇头,“梁山要成大事,当然要公正严明,军纪如山,就算是我,是宋寨主也不能例外,这是我的正式表态,我会写一封自责书,向三军将士认错。”

    吴用半晌道:“有通告就行了,二寨主不要再写什么自责书了。”

    “不行!”

    卢俊义斩钉截铁道:“既然寨主要公事公办,我又岂能让王将军委屈受责,必须把这件事公开,让大家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件事我心意已决,吴军师就不要再劝了。”

    卢俊义语气中充满了危险,他就在等一刻,你宋江不仁,那就休怪我卢俊义不顾大局了,把事情彻底公开,让大家看一看,到底是谁在背后策划?

    吴用这时才忽然体会到了卢俊义的凌厉反击,他心中顿时一惊,他隐隐意识到,恐怕屠城汤阴这件事搞砸了。
猜您还喜欢看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庶子风流
庶子风流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聘为妻,奔为妾。出生似乎有些尴尬,族人的冷落,不厚道的...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